第284章 :船屋试炼--为shadowbane打赏满200元加更

    娘这句话一出口,我顿时眼泪就止不住了,我早就从三爷的话语之中。猜到爹娘为了我的未来,一直潜伏在深井之中,凶险难测。如今三年过去了。终于和爹娘见面。哪里还忍得住,噗通一下跪在娘面前,一下抱住娘的腿,刚喊了一声:“娘......”已经泪如雨下。

    我这一哭。娘的眼泪也如同珍珠一般滑落,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眼泪簌簌落下,谁家的孩子谁不疼,爹娘被迫离开我三年多,三年多来,未见一面。如今相见。自然是又悲又喜。

    我们娘俩这一哭。其他人的笑声也收了起来,陌楠陪着直抹眼泪,三爷眼圈也红了。转头对爹道:“大哥,这事我得说你两句,就算再为了计划,你这三年多来,自己不见楼儿也就罢了,让大嫂也一面不见,也有点太过了。”

    爹苦笑道:“我又何尝不想见,只是那深井老大,疑心深重,我费尽心思,至今无法知晓其真面目,鲁胜先和谢连城对我又甚是提防,我也不得不小心行事,身在深井之中,事事都得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不然行迹一旦败露,别说深井老大了,雷震出手,我和你大嫂也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我们生在三十六门,就应该知道,这就是我们的宿命,楼儿年纪虽小,同样也是三十六门中人,你为了这事,错儿七岁时就被丢下,花三娘至死也没见到你一面,还有王齐远,眼看着女儿却不能相认,人生大好年华,全都葬送在打探消息中,谁不是抛妻弃子,谁家没有儿女,我徐聆风又怎么能独善其身。”

    “如今即将水落石出,又获得张宗师深明大义,鼎力支持,我才敢来此与楼儿、与你们一聚,事情商谈之后,我还是得继续隐藏踪迹,什么时候大破天宫,什么时候才是我们三十六门中人,真正可以摆脱宿命,修生养息的时候,至于现在,却仍旧不是享乐天伦的时候。”

    张宗树也说道:“别哭了别哭了!一家团聚,本是喜事,哭哭啼啼的做什么?来来来,小子,让我试试,看看你金鳞真龙第五成力量是个什么样子?”

    萧朝海却忽然跳了出来,说道:“慢着,张宗师,人家一家好不容易见回面,就算天塌下来了,你也得让人家叙叙旧吧!咱们先说正事。”

    说到这里,一转脸对朱达盛道:“在谈正事之前,朱老四,你五块钱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朱达盛顿时就气笑了,转头出了船舱,在外面吆喝了一句,听声音是去向那些黑衣汉子要钱去了,不一会真的拿了张五块的进来,劈头摔向萧朝海,笑骂道:“我终于知道你萧家那么大产业都怎么来的了!你说你有意思吗?不就五块钱嘛!给你,我权当打发要饭的了。”

    萧朝海也不以为意,嘿嘿一笑,将五块钱接住,揣进口袋里,这才干咳一声道:“朱老四,我再和你打个赌,徐镜楼对张宗师根本没可比性,要赌输赢,就没意思了,我们来赌这小子能撑几招,赌不赌?”

    朱达盛哈哈一笑道:“徐镜楼能过了韩老六,那是韩老六手下留情,就算他有金鳞真龙五成力量,要是张宗师不留手的话,他也撑不过三招,我就赌三招,三招之内徐镜楼输了,算是你输,三招之内徐镜楼没输,就算我输。”

    萧朝海顿时一拍巴掌道:“赌了!还是五块!”

    两个字一出,一转身就到了我身边,伸手一拍我肩头道:“小子,你海爷能不能发财,可就全靠你了,你无论如何,也要撑过三招啊!”

    我顿时哭笑不得,萧朝海这家伙,也不知道是真喜欢赌博,还是怎么的,逮谁跟谁赌,还只赌五块的,也是够了。

    随即萧朝海就说道:“张宗师,镜楼已经来了,你总得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遍吧!这小子被蒙在鼓里这么久了,如今身怀金鳞真龙五成力量,更得到了五块金乌石,也该知道点底细了。”

    张宗树却一摇头道:“还没得知他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之前,说与他听,并不合适,这事可不是我们在座的几位生死这么简单,而是事关千万苍生,成则一劳永逸,永绝后患,败则生灵涂炭,我们这一着棋,走的实在凶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更是一步都不能错。”

    一句话说完,就对爹递了个眼色,爹扬声说道:“楼儿,你先用九亟,和张宗师过几招,不用留力,张宗师守护灵的进化,已经达到了完全体,你不可能伤得了他的。”

    娘也说道:“楼儿,去!让张宗师看看,也让娘看看你成长到什么阶段了。”

    我一点头,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四周,疑问道:“就在这里吗?“

    朱达盛大笑道:“怎么?这里地方不够宽敞吗?”

    我点头道:“地方是小了点,我若尽力施展,自然是伤不着张宗师,但这里物件,只怕难免损坏。”我一见到爹娘和三爷与张宗师等人同座,已经猜到了点大概,所以言辞之中,客气了许多,只是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清楚。

    朱达盛大笑道:“你尽管施展,洪湖朱家别的没有,建几艘船屋的钱还是有的。”

    我又一点头,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必要客气,当下身形一定,气势陡起,浑身散出金光,直接将九亟的前四式应用到极致,劲、气、势、威齐出,对张宗树道:“张宗师,得罪了!”

    几个字一出口,我抬手就是一记侵魂扰魄,这一次全力施展,顿时狂风大作,狂风所过之处,桌椅茶具,打翻一地。

    这一招一出,萧朝海就大喊道:“一招了!”

    张宗师却忽然咦了一声道:“不对啊!你使的确定是九亟?怎么和徐家的九亟不一样呢?”

    爹也诧异出声道:“楼儿,是谁教你这么使用九亟的?”

    说话之间,那一道狂风已经直接旋到了张宗师面前,张宗师倒是不慌,随手一挥,旋到他面前的风柱,顿时四下分散。

    这时爹已经一闪身就到了我的面前,沉声道:“楼儿,谁教你如此九亟的?”

    一句话说完,已经一转头,瞪了三爷一眼道:“老三!”

    三爷也有点傻眼,急忙说道:“我没教他这么使用啊!楼儿,你快说说,是谁教你这般使用的?”

    我一见爹和三爷的面色,顿时知道自己应该是练错了,急忙说道:“是我自己领悟的。”当下就将当日怎么见到徐家先祖,徐家先祖怎么教的我,我自己在洞穴之中,怎么领悟到以五行之力施展九亟的方法等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等我说完,爹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连声说道:“怪不得!怪不得!我还以为是楼儿练错了,原来是我自己练错了,怪不得自从徐家先祖之后,再也无人能将九亟之术练至登峰造极,我们只知道按部就班,却不知道其中变通的原理,要不是徐家先祖指点,只怕我们永远也无法明白其中奥妙。”

    一句话说完,就对着船舱外跪下,对着南方磕头道:“徐家一脉徐聆风,谢徐家先祖指点!”

    爹这么一说,我也放下心来了,刚才倒是将我吓了一跳。

    张宗师也点头说道:“原来这才是徐家九亟的正确使用方法,借五行之力而施展,确实巧妙,镜楼,你且尽数对我施展一遍。”

    我立即说道:“镜楼愚钝,对大地无疆和苍天之怒,尚无法领会,前面七招,倒是可以施展。”

    萧朝海一听就笑道:“七招足够了,只要四招就成。”

    张宗树沉声让爹和萧朝海退开,又对我一招手道:“来!时间不多了,让我看看,你是否能承担得了此次重任。”

    我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但也不敢怠慢,当下再度凝神聚气,再度一挥手就是一记侵魂扰魄,狂风再起,但这次我没有再停手,接连又打出守元固神,洞若观火,接连三招,使用起来不但行云流水一般,而且借助五行相生之理,一招更比一招凶猛。

    按五行相生,火生土,下一招应该是大地无疆,土生金,大地无疆之后就是苍天之怒,金生水,苍天之怒之后就是侵魂扰魄,如此循环,无休无尽,五行之力越催越大,威力也会越来越强。但我并没有完全领悟大地无疆和苍天之怒的奥秘,所以只能使用到洞若观火,就停了下来。

    可这三招,已经足够了!

    三招过后,整个船屋之内,已经狼藉不堪,所有的桌椅家具,尽数碎成木屑,就连船屋的顶部,也被张宗师挡飞我洞若观火的火球之时,生生给炸出了一个大洞,明月清辉,顺着破洞撒了进来。

    在场的众人,则一个个目瞪口呆,过了许久,三爷倒是第一个出声,颤声道:“大哥!楼儿成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