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三爷的担忧

    爹娘一走,萧朝海带着翔子也告辞了,说襄樊那边的事。出了点纰漏,在襄樊的几个,好像都摊上了麻烦。他们必须尽快赶回去。并且和三爷交谈了几句。大意是让我也尽快赶过去,毕竟金乌石除了我,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个祸害,虽然他们还没得手。具体情况却也摸清了,不得不早做打算。

    随后萧朝海和张宗师、朱达盛告辞。刚才赌我和张宗树过招的事,张宗树自己都说了,我连第二招都出不了,所以也就是他输了,却绝口不提了。我真怀疑他那庞大的家业。都是这么赚来的。

    萧朝海走后。三爷也没留下的意思,带着我和陌楠,张昊海也向张宗树和朱达盛告辞。四人向南而走,行得一段,我将几天来发生的事情都和三爷说了,三爷听后,沉吟许久,也不说一句话,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

    四人一路缓行,一直走到龙溪口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三爷特地去龙溪口看了一下,龙口珠已碎,王气尽散,那个入口也被炸塌了,完全封闭了起来,三爷看了许久,才转头对我说道:“楼儿,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你现在的手段,已经超过了我,往后的路,三爷已经没法带着你走了,只能回去青石镇,给你看好大本营,许多事,你也该知道了。”

    我想了一下,忽然笑道:“三爷,之前我一肚子都是疑问,可是现在,很多问题都已经解开了,还有一些问题,其实已经不用问了,如果让我问,那我倒是想问,爹的手段,究竟有多高?比起深井九煞来如何?”

    三爷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安慰的笑容来,说道:“你是担心你爹娘的安全吗?放心好了,大哥做事,一向稳妥,他能在深井之中藏身,自然有他的法门,深井老大当然知道大哥就在深井之中,可这么久了,还不是找不到大哥。”

    “至于深井九煞,如果在你没说出九亟真正的奥妙之前,大哥可能不是张宗师对手,但张宗师想赢大哥,也不容易,至于现在,我都从你的话中获益良多,大哥本就比我聪慧,天资也比我好,只怕已经在张宗师之上,朱达盛那般说,只是以大哥之前的实力来衡量的,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就算大哥暴露了,也有十足的把握安全逃生。”

    张昊海这时接了一句道:“我的手虽然废了,可眼睛没瞎,我能看出来,三哥这一趟,受益颇多,只怕功力已经超越了之前的我,但和韩老六比起来,应该还差一点。”

    三爷一点头道:“不错,我也受到了许多启示,但没真正的较量过,究竟能到什么程度,却也不清楚,楼儿,你要明白,切磋和决斗,是两回事,切磋只比高低,决斗却分生死,真正打起来,比的并不全是力量高低、手段高明与否,还有心狠、手辣、胆气、杀意等等。”

    “所以张宗师才敢说,他与你敌对,一招就可以要你的命,并不是你的功力太差,而是你的各方面综合,还没达到一个真正的高手应该有的层次,现在你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你的历练,你在今后,要对这方面注意加强。”

    “高手之争,只差毫厘就可分出生死,别说将来你要对阵的是深井老大了,像他这种级别的高手,动手往往也只需要一招了,生死存亡之际,双方必定都会倾尽全力,没有留后手之说,一招赢了,即是生,一招输了,只有死,没有第三条路选择。”

    三爷这番话,说的我悚然心惊,之前我所遇到的打斗,全都是纠缠良久才分胜负,今天听三爷这么一说,才明白自己确实差的远呢!

    这时陌楠忽然问道:“三爷,三月之后,天宫出现,这个消息,是谁告诉你们的?”

    三爷摇头道:“这并不是谁告诉我们的,是一个必然的规律,天宫之门,并不是轻易就能找到的,每一甲子会出现一次,上一次出现时,还是一甲子之前,上次你们走后,没多久张宗树就秘密找到了我,说是已经见到了大哥,并将三个月后,天宫之门将会出现的事情说了出来。”

    “深井想在三个月之后借镜楼一用,镜楼一落入他们手中,我们也只有乖乖听候调遣的份,实际上就是要借我们打开天宫之门,要开天宫之门,必须十二金乌凑齐,十二生肖到场。”

    “当然,张宗师的意思,门能不开就不开,天宫之内到底有什么,谁都不知道,目前我们对天宫的了解,仅仅只有年熙临死前说的那一番话,是真是假也无从考究,但我们却可以借这个机会,在天宫门前,将深井老大等企图打开天宫的人尽数除了。”

    “之后张宗师就会解散深井,还三十六门一个太平,办法是不错,可实行起来,哪是这么简单的,何况我没见到大哥,也不敢全部相信张宗师,所以才有这一次的聚会。”

    “凑巧的很,苏出云三人从地穴逃出来时,被朱家的眼线发现了,张宗师下去发现了你们,就悄悄将陌楠劫了去,引小楼去洪湖,一来是想看看小楼究竟成长到了什么阶段,二来,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毕竟张宗师等人,表面上和我们还是对立的。”

    “小楼出来之后,朱家已经将那地下的进出口都封了起来,地穴中的青铜鼎,就放在那里吧!既然已经无法出进了,倒也算安全。”

    陌楠一听就说道:“既然必须十二金乌凑齐,十二生肖到场,深井却只想借镜楼来挟持我们,那就说明,十二生肖之中,剩下的凤羽彩鸡和阴心毒鼠也出现了,都在深井之中,另外几个金乌石,他们就算没拿到手,也掌握了踪迹,对不对?”

    三爷一听,脸上顿时显露出一丝担忧来,点头说道:“凤羽彩鸡,我知道是谁,阴心毒鼠我却不知,但你说的有一点可以肯定,十二生肖守护灵,已经全部出现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抢在他们的前面,将襄樊那一块金乌石得了,每多得一块,小楼才可以提升一次。”

    说倒这里,三爷长叹一声道:“不过,我不这样认为,金鳞真龙几千年不认主,这次却认主了,十二生肖一齐出现,十二金乌石也接二连三的出现,要依我看,情况不容乐观,老天爷这回的意思,很有可能是要将天宫之门打开了。”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刚才小楼所言,那些天宫阴兵极有可能和我们三十六门有关联,如果我们三十六门真的是源自天宫,只怕这次天宫之行,没有几个能活着回来的。”

    三爷一提天宫,我顿时想起那个梦境来,急忙说了出来,当我说到那巨大宫殿上五人的相貌,以及那文士装扮的人暗示我们不要喝水时,三爷陡然一愣,随即面色大变,眉头直接拧成了川字,似是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确定,沉吟许久才说道:“这事我要回去和长歌商议一番,对于天宫的事情,他懂的比我多。”

    一句话说完,又转头对我说道:“楼儿,我和萧朝海说好了,你和陌楠,也前去襄樊,但你们尽量潜伏在暗处,这样也好在有突发 情况的时候,有个照应,他们得到了金乌石,会交给你的,我们就此分开吧!”

    我一听说三爷也要走了,顿时一阵不舍,但也没办法,三爷现在已经成了青石镇的主心骨,苏写意则一直在暗处对青石镇虎视眈眈,他必须回去主持大局。

    当下三爷带着张昊海就和我们分开,我和陌楠站在那里,看着三爷那削瘦的背影一直消失在晨曦之中,心里忽然没有了主意,看了一眼陌楠道:“楠楠,我们现在去哪?直接去襄樊吗?”

    陌楠却一摇头道:“不,我们先回县城,这一去襄樊,只怕再也没时间回来了,临走之前,得确保黄局长已经倒台了。”

    我一点头,陌楠说的对,做事得有始有终,黄局长的事我们既然插手了,那就一定要管到底,钱丽华也是个可怜人,如果黄局长不倒,迟早会要了钱丽华的命。

    当下两人走上公路,拦了辆车,一路到了县城,我们自从进入地穴,就一直没有停歇过,连续激战,两人都十分疲倦,打了个电话,确定钱丽华安全之后,就先开了个宾馆睡了一觉,一觉醒来,一天又过去了,看看窗外,夜色已经降临,当下就打了个电话给钱丽华,约她见面,想详细谈一下怎么对付黄中华。

    谁知道电话一通,钱丽华一听是我们,顿时又哭又笑,搞的跟神经病似的,说几句笑一会,说几句又哭一会,断断续续说了半个多小时,才将事情讲清楚。

    放下电话,我和陌楠面面相觑,刚才钱丽华给我们讲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这个好消息来的,似乎太突然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