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狠话丢命--为 叶子 飞机加更第一章 !感谢支持!

关灯
护眼
    其实陌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点毛毛的,三十六门在历史的长河中。曾出现过许许多多不得了的大人物,只是三国时期年代太过久远,无法考证究竟诸葛亮是不是三十六门的。我情愿他不是。不然这隆中之行。必定会和他扯上关系。

    诸葛亮是谁?被世人誉为夏、商、周以后第一人杰,是历史上著名的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野史中更是将他传的神乎其神,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但能玩转流牛木马、机关箭弩。排兵布阵、奇门遁甲也是样样精通,一句话概括就是,凡事一般人会的,他都会,一般人不会的。他也会!如果我们此行。能和他扯上任何一点关系。只怕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刚想到这里,忽然有歌声传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唱的是电视剧山国演义的主题曲。在诸葛亮的故居唱三国演义的主题曲,确实满应景儿,只是唱歌的人,和这磅礴大气的歌曲有点不搭。

    唱歌的是个老头儿,花白头发,一双小细眼,满脸的皱纹,面色呈现出一种死人一般的青灰色,额下留了一小捏山羊胡子,身材矮小,干瘦枯瘪,身后背着个小竹篓子,手里拎着把小铲子,小铲子上满是泥土,小篓子里装了几根草药。

    现在这年头,进山采药的人已经不多了,吃中药的都少了,大部分中药都是成规模的养殖了,谁还费这事,何况这老头个头不大,嗓门不小,所以这老头一出现,我就多了个心眼,小心提防着。

    老头一见我们俩,顿时笑道:“哎呦,今天有人比我还早啊!游客吧!内行啊!没跟旅游团单溜的啊!我跟你们说,现在啊!景区都是人工造景了,有啥可看的,要想看点山山水水啊!就得单溜,往大山沟子里钻就对了。”

    一边说话,一边还在我们前面坐了下来,从小竹篓子里掏出一个小包出来,伸手向我递了一下道:“小伙子,不是我见人就兜售,是你们这装备确实太简陋,这是哪啊!大山啊!看你们细皮白肉的,城里人吧!你们城里人哪见过这么大的山,对吧!何况这深山老林的,毒蛇毒虫子多了去了,你看看你,还穿个皮鞋,这要一被咬中了,你说你咋办?在这大山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还以为一个小姑娘家能将你背出去啊!你看看你这一米八几的大个,一个小姑娘家的也背不动啊!”

    “所以,我每回进山采药呢,都带点祖传的驱虫散,你可别小看这玩意,你买一包装在身上,保证你玩遍天下名山大川,都不带被蛇虫咬一口的,为什么呢?我这药粉啊!好几十种中草药配制的,那是专克虫蛇,我们人类闻着没什么味道,可这蛇虫一闻,离你十步远掉头就跑了,你想想,虫蛇再毒,它不敢接近你还有什么危险呢?对不对......”

    紧接着这老头一口气吧啦吧啦讲了有五分钟,全是向我们兜售他那小药包的,我和陌楠一见,顿时放下心来了,敢情也就是蹭着旅游区发游客财的,当下我就问道:“老爷子,你这一包卖多少钱?”

    那老头一听我问价,顿时眼睛都亮了,急忙一亮巴掌道:“五十!五十块钱现在能干啥?对吧!出来玩,不就是图一乐嘛?万一被蛇虫咬了,还能乐起来吗?对吧!五十块钱买个心安,值啊!”

    我一听就乐了,这嘴把式,都快赶上唱大书的了,当下就掏了一百块钱,从他手里接了两个药包,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口问道:“老爷子,问你一下,对面那个山,叫什么山?也是景区吗?”

    那老头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一看,哦了一声道:“你是说虎头岭子啊!那里听说也快搞旅游了,还没上马呢!现在还是野岭子。”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当下就往那老头身边一坐道:“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这些还没被开发的荒山野岭了,老爷子你歇着也是歇着,给我们讲讲呗。”

    也许是我买了他两个药包起了作用,老头真的给我们聊了起来,一指对面山岭道:“你们看看,这形状像什么?像不像一头上山的老虎?虎入山林,那就是王啊!所以说襄樊出人才啊!又是卧龙又是藏虎,人杰地灵。”

    我看了看,怎么看怎么都像一头趴着的老虎,不过虎头的方向,确实是向上的。

    那老头继续说道:“关于这虎头岭子,传说可还真不少,最出名的一件,莫过于有关于诸葛亮的故事了......”

    我一听这老头又要扯淡,说什么诸葛亮的故事,我哪有心思听啊!要听他扯又不知道要扯到几时,当下急忙打断道:“老爷子,我们对年代太远的故事,说实话也没啥兴趣,你看可有最近几十年发生的啥稀奇事?”

    这老头一听,顿时笑道:“你别说,还真有一件,而且不是几十年内发生的,就是前几天发生的,这事还真是邪门。”

    这一打开话匣子,这老头可就收不住了,这家伙估计是到处坑蒙游客,练就了一副好嘴皮子,连说带比划,就将整件事情给说了出来。

    说在那虎头山下面,原本有几户人家,原本姓什么不知道,这里是古隆中嘛!姓诸葛的赚钱都比别人好赚点,所以现在都姓诸葛了,村子都改叫诸葛村了。

    现在老百姓有钱了,旅游业发达,村上一叫诸葛辉的小伙,有点头脑,带着村上那几户人家自己凑钱,搭建了个小农庄,接待些小旅游团,生意做的还挺红火。

    在搭建小农庄的时候,有一间老房子,房主早就不知道去向了,正好碍事,这几家人就将老房子给拆了,在原地址上盖了个小食堂,将整个院子都用水泥给浇筑了起来,方便停车。

    可就在前一段时间,农庄里来了一个人,是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说她姓白,一到农庄,就说那农庄小食堂原来是她家的老宅子,想要回去,说的有根有据,也确实容不得村上人抵赖。而且这小姑娘还有个神奇之处,不管其他人想什么,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句句都直戳心窝,将几家人堵的一句话都没有。

    这人家村上人哪能同意啊!这个农庄就是人家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啊!就千方百计的和这姑娘软磨硬泡,那诸葛辉更是好话说尽,甚至要分股份给那小姑娘,可那小姑娘就是软硬不吃,非要拆了食堂不可。

    这一下诸葛辉不同意了,仗着现在手里有两钱了,又是本地的,就打了那小姑娘两巴掌,不但打了那小姑娘两巴掌,还撂了狠话,说你要想拆了这食堂,除非将我的脑袋塞在老虎嘴里面,将我两条腿丢老虎尾巴上,总之,不将我卸成八块,想拆了这农庄食堂就没门!

    老虎嘴就是指虎头山上的一个洞口,里面黑沉沉的也不知道深浅,由于就在老虎头部,所以大家都叫那山洞为老虎嘴,老虎尾巴也就是山脚下那块翘起来的大石头。

    可就这句狠话,撂的坏事了!

    当时那姓白的小姑娘被打了也没报警,甚至眼泪都没掉一滴,只是淡淡的对诸葛辉说了一句话,说你说的话,不要后悔!然后也就走了,大家并没有在意,一个小姑娘家,能怎么地呢!何况这小姑娘的要求也确实过分了点。

    这小姑娘走后,也没发生什么事,天天农庄里客来客往的,大家也就给忘了,一直到前几天,又来了三个客人,一个是个十分美艳的女人,拎着个大吉他盒子,看着挺漂亮,只是瞪人一眼都让人从心里冒寒气,一个是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三十来岁,整天像没睡醒一样,另外一个倒正常一点,和大家嘻嘻哈哈的说笑都挺好,就是豁了一颗门牙。

    这三个人一到这农庄,要了个大包间,点了一大桌酒菜,啥贵上啥,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主子,还说这里风景好,要给朋友们都拉来,到时候全住农庄里,非要诸葛辉出来陪酒。

    诸葛辉一个做生意的,这些场合也见多了,有肯花钱的讲究个面,去陪两杯也正常,也没在意,真的就去了,一进包间,包间门就被关上了。

    包间门一关上,里面就传出来劝酒的声音,听声音还很热闹,没一会,三个人就出来了,说吃好了,还说诸葛辉喝醉了,趴桌子上睡呢!服务员推门一看,还真是,也没在意,那睡不醒的小伙子把钱一给,三人出门就走了。

    等三人一走,服务员就上前去想叫醒诸葛辉,准备让他回房间去睡去,谁知道随手一推,诸葛辉却一点重量没有,就像个空心人一样,一下就摔到在地上,整个人都摔碎了,更奇怪的是,碎的还不是尸体,全都变成了木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