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身中乌骨

关灯
护眼
    听这老头说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过来,一弹而起。闪身后退,看了看那老头,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小铲子。诧声道:“盗墓一门点龙铲。你是阴阳生死谢连城?有意思吗?兜这么大一圈。就为了找个借口找我麻烦?其实你大可不必,深井和我们三十六门,好像一直也没交好过。”

    那老头嘿嘿一笑,爬起身来。一点头道:“不错,我就是谢连城。不过我不是来找你的麻烦,而是来找你帮忙的,你帮我将他们引过来,我就放过你们!”

    “至于和你兜这么大一圈,有两个用意。一是凡事说理。他们杀了我外甥。我来杀他们,天经地义,与理。我不缺,事情说清楚了,你们的长辈也就用不着说我以大欺小了。”

    “二来,我知道你是徐镜楼,身怀金鳞真龙五成之力,苏出云已经全都告诉了我们,所以我并不想和你硬拼,能多拖点时间,就多拖点时间,到时候你自己就倒下了。”

    我伸手掏出刚才买的两个小药包,随手丢了,冷笑道:“怎么?苏出云没告诉你,我还是绝毒之体?”

    一句话说完,我已经悄悄调试了体内力量,没有一丝障碍,心里顿时放下了心来。

    那谢连城嘿嘿一笑道:“当然说了,我也知道一般的毒药对你没用,所以,我特地去求了一点乌骨粉来,涂抹在小药包的上面,只要你一接过去,就会身中乌骨粉,乌骨粉对别人来说,其实算不了什么,不痛不痒,也不算剧毒,但你们徐家的人中了,会怎么样,就不要我告诉你了吧?”

    “我兜兜转转的讲了这么大一圈,估计现在乌骨粉也该发挥作用了,不能使用九亟的你,也就是个废物,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杀你的,但我会将你们拿了,引其余四人出来,我也不要求多,他们将我外甥大卸八块,我也将他们四个分别卸成八块,来慰藉我那可怜的外甥。”

    我顿时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这谢连城竟然在药包上涂抹了乌骨粉,我仗着自己百毒不侵,这次可是吃了大亏,中了乌骨粉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当然清楚,可我到现在,最好的手段,也就是九亟,如果不能使用九亟了,那我还怎么和他斗?

    刚想到这里,谢连城已经挺直了腰杆,随手将脊背上的小竹篓子丢了,一手缓缓伸出,将手中小铲子上的泥土一点一点的弄掉,一点一点的露出铲子上的寒光来,一直将点龙铲上的泥土全都弄光,才双手一捧点龙铲,对我们扬声说道:“深井九煞,排行第五,隶属盗墓一门!阴阳生死谢连城,向你讨教几招。”

    我面色一沉,这家伙当真是老奸巨猾,先扮成耍嘴皮子的卖药郎中,哄我中了乌骨粉,又故意拖延时间,待到乌骨粉完全发作,现在的我,只要已使用九亟,必定阴阳交汇,冷热交加,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丢了我自己的性命,这才出言讨教,实在是奸诈无比。

    就在这时,陌楠一闪身就到了我的身边,一伸手就拉住了我的手,对谢连城一笑道:“谢前辈,我想你可能忘了一件事,我们可是两个人同行的,你是不是应该将你的计划调整一下,毕竟这还有一个幻影玉兔在呢?”

    就在陌楠说话之间,我就觉得自己被陌楠一把拉住,身形陡然倒退,一瞬间已经退出十来步远,而我的眼睛,却分明看见自己和陌楠正站在谢连城的面前。

    谢连城哈哈大笑道:“十二生肖守护灵,各有所长,和十二金乌石对应,同样都是分为三组,一组四个,开头的一个最强,末尾的一个最弱,你幻影玉兔,在鼠牛虎兔之中,排行最末,力量也是最差,所擅长的,也就是速度,拿手绝活也就是个幻影......”

    一说到这里,忽然面色一变,脱口而出道:“幻影之术!想跑?”几个字一出,一伸手就打向站在他面前的我和陌楠身上,嘭嘭两声连响,我们两个的影子,已经像两个气泡一样破碎。

    刚看到这里,就觉得身形被陌楠往下一按,已经伏身在一山石之后,而刚才我们退过来的山道上,又多了两个身影,正在顺着山道逃窜,看身形,分明又是两个幻影。

    那谢连城却没看破,大吼一声道:“哪里跑!”身形一纵,已经追了上去。

    谢连城这边一追出去,逃跑中的那两个幻影忽然一起闪动,纷纷一裂为二,二分为四,瞬间幻化出四对身影,分四个方向,往山下逃窜而去。

    那些幻影一现,陌楠立即拉着我逆向逃窜,我身中乌骨,不敢使用九亟,当下也不敢逞能,跟着陌楠奔逃,我只是不敢使用九亟,本身力量还在,所以奔跑起来,速度倒是一点不慢,两人迅速下山,越过山谷,找了处水源,拼命洗手,希望能将乌骨粉的效用减低一点。

    其实,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我心里清楚的很,中了乌骨粉,绝对不是洗洗就能好的,如果洗洗就好,那我们徐家人随身带一瓶矿泉水就好了。

    陌楠比我更清楚这一点,一见我拼命洗手,立即上前拦住我道:“不要无谓的耽误时间,我们现在,只有尽快的和蓝若影她们汇合才安全,蓝若影、豁牙子、钟炎和白小娜四人应该在一起,就算谢连城找到我们,也不一定就能对付得了他们四个。

    我苦笑道:“谢连城都找好几天了,都没找到,我们去哪找去?”

    话刚出口,我忽然听到前方有脚步声传来,顿时心头一紧,只当是谢连城追来了,急忙对陌楠打了个手势,两人一闪身,已经潜伏在一片杂草丛中,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随即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听声音有三四个,其中一人沉声说道:“怎么回事?我明明看他们往这里跑了,怎么到了这里,不见人影了呢?”

    这声音一起,我心头就是一沉,虽然我没看见这人的面目,却听出了他的声音,正是那个就未露面的麻三。

    麻三的声音一起,就听苏振铭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麻三哥,你确定你没看花眼?”

    话一出口,叶知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振铭哥你说什么呢?麻三哥咋会看花眼呢!既然麻三哥说他们几个来了这里,就一定是来了这里,我们找找,他们四个受的伤都不轻,跑不远的。”

    随即苏出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对!大家分开找找,这山间草深林密的,容易藏身,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不能就这么让他们跑了。”

    我听的心头一沉,不用问,他们是在找蓝若影几人,听他们话中的意思,蓝若影四人好像已经受了伤,不过以蓝若影四人的手段,遇上他们四个,确实不是对手,能逃得性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刚想到这里,就听麻三忽然冷声说道:“苏出云,找人可以,你别在往我身边凑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雷鸣,也不是朱国富。”

    这话一入耳,我顿时又惊又喜,麻三这话里的意思很清楚,苏出云好像又想暗算他,被他看出来了,所以出声警告苏出云,而且话里还提到了雷鸣的名字,难道说麻三已经知道了雷鸣是被苏出云等人害死的?如果麻三已经知道了,那雷震知道不知道?

    刚想到这里,苏出云已经干笑道:“麻三哥说笑了,我们打伤朱国富,实在是因为他欺人太甚,不把我们兄弟当人看,言语之中,颇多侮辱,但不管怎么说,我们以下犯上,确实是我们不对,但雷鸣兄弟可真的和我们一点关系没有啊!”

    麻三冷笑道:“是吗?你们可能忘了,在你们杀了雷鸣之前,还有三个黑袍勇士被十来个天宫阴兵追进了通道里,很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死,三人联手,还将那十来个天宫阴兵给宰了,然后他们三个返回洞穴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些你们原本没准备让他们看的场景。”

    我听的一愣,确实有这么回事,当时我出通道的时候,还看见过那十来个天宫阴兵的尸体,只是当时一心只想着去洪湖救陌楠,就没注意找那三个黑袍人的尸体,如今听麻三这么一说,好像那三个黑袍人都逃出去了,还将事情经过都告诉了麻三。

    随即麻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三个,不用往我身边靠,如果我想揭穿你们,你们根本活不到现在,只需要将那三个黑袍勇士交给雷震,什么后果你们自己应该很清楚,但我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替你们将那三个黑袍勇士给杀了,现在再也没有人能够证明,杀死雷鸣的是你们三个了。”

    这话一出口,苏出云就冷声问道:“你为什么帮我们?”

    麻三冷笑一声道:“不是我要帮你们,是师父要我这么做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