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处处受制

    苏振铭一听见声音,就陡然往横里一闪,转头看清楚状况。顿时大笑道:“好险,差点就着了徐镜楼的道儿,多谢谢五爷搭救!”

    谢连城则阴森森一笑道:“这可好。都到齐了。杀我外甥的。就是这四个吧!麻三,别说五爷抢你们的功劳,我用徐镜楼和陌楠,换他们四个人的命。你们不亏吧!”

    麻三也森然一笑道:“自己人,亏不亏的无所谓。不过,谢五爷,这徐镜楼身怀金鳞真龙五成力量,又领悟了九亟奥秘,可不大好对付啊!我们这边四个。则都是伤兵残将。谢五爷打四条落水狗容易。可我们要想收拾下徐镜楼,只怕拢不住啊!”

    听他这意思,好像还不知道我已经中了乌骨粉。不能使用九亟了。

    几人说话间,陌楠已经闪身飘了出来,和我站在了一起,与此同时,豁牙子也喊道:“徐兄弟,陌家妹子,你们来的正好,快过来,再晚一步,你们可就见不到我了。

    话刚落音,谢连城就嘿嘿一笑,对麻三说道:“看你们那点出息,徐镜楼已经中了乌骨粉,九亟之术根本无法施展,和一条落水狗,也没什么区别了。”

    苏出云一听,顿时双目一亮,嘿嘿笑道:“那敢情好!既然都成了落水狗,打哪一条不是打,我倒更愿意收拾收拾我这个弟弟。”

    叶知秋也嘶声叫道:“对!我要先毒烂了陌楠的脸,再挑了徐镜楼的手脚筋,为我自己报仇,若不是因为他们,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她说的话里,就可以听出她对我们的怨恨有多深,当下我转头看了一眼叶知秋,故意用了一种特别鄙视外带十二万分厌恶的眼神,她既然越在乎,我就干脆让她恨我入骨。

    结果一眼看过去,倒把我自己吓了一条,叶知秋的半边脸上,用银色面具遮挡了半边,银色面具又被长发遮盖了一半,估计是伤重尚未复原,看上去现的很是诡异,原先那种娇媚可人的模样,如今在她身上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全是怨毒之色。

    说实话,我情愿看她原先的蜜里藏刀,虽然明知道她心如蛇蝎,可起码看着还养眼一点,如今的叶知秋,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女魔头。

    我和陌楠一起闪身,到了蓝若影等人身边,一眼看过去,我就暗暗担心了起来,蓝若影的胳膊上,一条一尺多长的伤口,划的极深,就用布条随便扎着,血顺着胳膊往下流,从手腕上流到了手中的锯齿刀上,将半个身子都染红了,一张俏脸煞白,却一声不吭,目光之中,尽是狠辣。

    豁牙子的大腿上钉着一把小弯刀,深及刀柄,一看就是苏振铭的杰作,站在哪里,都是一条腿担力,受伤的那条腿,只能用脚尖轻轻的担一点重量。

    白小娜倒是没有外伤,只是嘴角隐有血迹,小脸煞白一片,一看见我们,先是一喜,随即眉头就皱了起来,苦笑道:“你们已经自身难保了,又何苦出来!”想必是一眼就看出了我们内心的担忧,知道谢连城说的不假。

    还有一个完全没受伤的是钟炎,只是身上染了不少血迹,面色一片蜡黄,额头冷汗直冒,显然也快撑不住了。

    我们六人往一起一站,我就苦笑道:“既然你们都在这,我又哪有不出来的道理,再说了,就带你们逞英雄,不带我耍威风,你们觉得,我会愿意吃这大亏吗?”

    我这话一说,蓝若影四人一起苦笑,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回咱们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麻三等人当然也清楚,一起放声大笑了起来,麻三边笑边说道:“本来我们只是奉师父的命令,铲除几个小虾米,没想到引了两个守护灵出来,这样也好,先将两个守护灵擒了,也省得日后麻烦。”

    话刚出口,谢连城就说道:“这四个人是我的,我外甥被他们大卸八块,我必须得一块都不少的卸了他们,才能解去我心头之恨。”

    豁牙子一条腿一跳,破口大骂道:“老龟孙,你那外甥是我杀的,你有本事冲我来!”

    谢连城却丝毫不为所动,一张死人一样的青灰色面孔一沉,一双小眼睛死死的盯着蓝若影,森然道:“如果我没看错,将我外甥分尸的,就是你手中的刀吧!蓝若影,到时候我也用你这把刀,将你一块一块的卸了。”

    就在这时,从我们逃来的方向,忽然响起一声霹雳般的暴喊声来,喊声一起,我们几个就一起面色一变,这声音,竟然是拼命四郎王炎林的,这家伙怎么也跑来了这里?

    要知道我们虽然身陷重围,但也不完全就没了生机,何况江长歌说过,我们不会有事,可老四却是江长歌指明了不能来的人,他这忽然出现在这里,这吼声之中,又充满了愤怒,显然是遇上了劲敌,只怕拼命四郎也有了危险。

    刚想到这里,两道人影呼的一下已经从密林之中蹿了出来,一眼看见麻三等人,顿时一愣,随即又看见了我们,顿时如同两道闪电一般,向我们冲来。

    两人一现身,我们已经看清楚了,正是拼命四郎和陶莉莉,陶莉莉一条胳膊耷拉着,不知道是断了还是脱臼,反正使不上力了,拼命四郎则一身是血,有别人的,也有他自己的,他就这脾气,一打架不见点血,不受点伤,浑身都不自在。

    在他们两人的身后,则跟着四个黑袍人,清一色戴着一个雪白的面具,每人胸前,都绣着一个字,分别是甲乙丙丁。

    我一看心理顿时就凉了半截,刚才麻三才和苏振铭说过,深井老大为了将深井九煞的位置完全接下来,还训练的四个家伙,就以甲乙丙丁为代号,没想到这就来了,能被深井老大看重,并准备委以重任的家伙,那身手一定不会差。

    而我们,则又多了两个伤员。

    谢连城等人并没有阻拦拼命老四和陶莉莉,任由他们俩跑到了我们面前,蓝若影上前一步,扶住陶莉莉,急忙问道:“莉莉,你怎么样?”陌楠和白小娜也急忙上前观看,他们几个女孩子,本来感情就好。

    我们几个则迎上了拼命老四,拼命老四受的都是外伤,不算重,起码精气神还很足实,钟炎一看清楚了之后,顿时目光一怒,愠声道:“老四,谁让你来的?”

    拼命四郎哈哈大笑道:“我偷跑来的,不管怎么说,襄樊也是我的地头,要是因为担心丢了性命,就缩在云南不露头,我也别叫拼命四郎了,改名叫乌龟四郎好了。”

    一句话说完,又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家伙一向爽朗,对生死看的也开,虽然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式,却仍旧不惧,就好像谢连城等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陶莉莉这时对蓝若影说道:“蓝姐,我没事,老四非要来,说不来的话,以后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我担心他出事,也只有跟了来,不过我给老六留了信,刚才在对面山峰,被这四人攻击,不小心折了一条胳膊。”一句话说完,还对蓝若影递了个眼色,示意我们尽量拖时间。

    我一看就明白了,陶莉莉毕竟是女人家,心思细腻,肯定是在路上留下了什么信号,所以让我们尽量拖时间,可就算有人来救,我们这和人家的悬殊也太大了,而且青石镇路途遥远,根本也赶不及。

    随即我就想到了萧朝海和翔子,也是,目前执法九人组之中,除了铁口神算江长歌远在云南,还有一个老九不知道是谁之外,其余七个之中,有六个在这里,萧朝海一定也在附近,如果萧朝海和翔子能及时赶来,也许还能和对方抗衡一下。

    刚想到这里,麻三就笑道:“怎么?你是指望青石镇派人来救你们呢?还是指望萧朝海来救你们呢?你们这样让我很是为难,我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将实情告诉你们,以免你们还抱有一丝希望,这样的死法,其实是很残忍的。”

    “你们其实没和我相处过,我这人很善良的,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些事都告诉你们,也免得你们还抱有希望,死也死的安心一点。”

    “如果不出意外,萧朝海和翔子,现在应该被鲁胜先困住了,虽然说萧朝海也算是个猛人,可这次出手的,不单单是鲁胜先,还有霹雳雷家的雷轰,徐镜楼,这祸其实是你引的,你要不杀了雷鸣,雷轰也不会卷进来,雷家一门三霹雳,雷震、雷轰、雷鸣,雷轰仅次于雷震,雷轰和鲁胜先对萧朝海和翔子,胜负应该可以预料得出来。”

    “至于青石镇,你们就更别想了,雷震已经亲自去了云南,估计一个都不会活下来!张宗师那边,你们最好也别抱希望,我的师父,已经将他们全都召回深井了。”

    麻三此话一出,我顿时大吃一惊,几路出击,深井这是想一举灭了我们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