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野果红了

关灯
护眼
    就在这时,追着拼命四郎和陶莉莉的那甲乙丙丁四人也到了苏出云几人身边,根本就不用打招呼。迅速分开,和原先五人一起,将周围每一个缝隙都堵了起来。这一下四面八方都围了个结实。

    我看了看他们几人。谢连城不用说。深井九煞排行第五,功力深厚,麻三早在三年前,手段就在三爷之上。现在更不会差,苏出云和苏振铭进展神速。叶知秋的毒术防不胜防,这几个,就已经够我们受的了。

    何况,新出现的甲乙丙丁四人,一个削瘦精干、一个健硕强壮、一个高瘦沉稳。一个结实矫健。个个气度如山。明显也都是高手。

    反观我们,我九亟无法使用,其余几人除了陌楠。个个受伤,虽然人数上,并不算吃亏,可这实力上的差距,却是太大了,我们几个,只怕注定难逃一死了。

    我们这可是八条命,八个人一死,不但执法九人组就算完了,青石镇也等于损失了一半的实力,鲁胜先和雷轰去对付萧朝海和翔子了,估计萧朝海两人也危险,雷震去了云南,青石镇也没人能挡得住,苏写意一定会趁机落井下石,这样一来,我们这边也就剩不下几个了,深井老大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放开手脚收拾了张宗树等,整个三十六门,再也无人能和深井抗衡。

    深井老大的目的很明显,他要入主天宫,天宫之内到底有什么,我们还不知道,但我相信,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玩意,单从那个可以令人感染的泉水上,我就完全有理由相信,一旦天宫落在深井老大手中,只怕苍生百姓,都将身陷浩劫。

    一想到这里,我更是心急如焚,急忙对钟炎递了个眼色,叫他转移一下注意力,钟炎虽然平时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可实际上他比谁都精明,一见我的眼色,立即往前跳了一步,大喇喇的往那一站,手一指刚追过来的甲乙丙丁四人道:“你们几个,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来,有种的和你钟二爷挑一场。”

    一听说要开打了,拼命老四第一个就响应了起来,也往钟炎身边一站道:“对,或者找我打也行!”

    我则趁机往后退了一步,用最低的声音,急速的和陌楠说道:“陌楠,听我说,一打起来,你立刻先走,你速度最快,他们追不上你,你逃离之后,立即打一个电话给三爷,告诉他深井的计划,让三爷等人赶紧离开青石镇,告诉三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陌楠面色陡然一阵煞白,随即一咬牙,也轻声道:“行!如果你死了,黄泉路上走慢点,我通知了三爷就来找你。”

    我没有再说什么,陌楠的脾气我也了解,我们两人现在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如果我真的死了,这个打击她真的承受不起,换做是我,我也接受不了。

    这边刚交代清楚,那边麻三就对钟炎和拼命老四阴声笑道:“怎么?你们是想死快一点,免得等一下看见你们心爱的女人死在你们面前,怕承受不住打击?”

    这话一出口,拼命四郎就手一指一圈,对那甲乙丙丁四人道:“你们先等等,我等下再收拾你们,我先将这个嘴巴比较贱的收拾了。”

    麻三看了他一眼,哑然失笑道:“拼命四郎,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也知道你恢复机能比较厉害,巧的很,我也想试试,将你脑袋拧下来,看看你能不能恢复!”

    一句话说完,正要抬步上前,钟炎忽然一挥手大喊一声:“都慢着!你们一打起来,我们肯定会上,我们一上,你们也都上了,那就成群架了,多没意思!我看这里风水挺好,各位要不赶时间的话,我们何不就在此较量较量,赢也赢的舒心,死也死的痛快,不知道你们可有这个胆子?”

    我一听暗暗叫好,我就知道钟炎不掉链子,这个时候,和他们单挑,绝对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起码我们的人,也可以恢复一下,如果群架的话,说实话,我估计我们连三十分钟都撑不了,就会被团灭了。

    现在,就看麻三等人上不上这个当了。

    麻三哈哈一笑,扬声道:“谢五爷、各位兄弟,他们现在知道输定了,想和我们拖延时间,你们说,我们该不该给这个机会?”

    苏出云笑道:“何必呢!直接一涌而上,将他们一齐送上路,留下师傅要的守护者就行了。”

    苏振铭也道:“我看就不要耽误时间了吧!”

    谢连城则冷哼一声道:“我无所谓,只要将杀我外甥的那四个人留给我就行。”

    我听到这里,心已经凉了半截,我们想拖延点时间,都被他们看破了,看他们的态度,估计是准备一涌而上了。

    谁知道就在这时,却忽然出现了转机。

    面具人甲说道:“临来之前,师父有话,说他们之中,颇多好汉,让我们满足他们临死之前一切要求,只要是合理的就可以。” 这人说话声音十分低沉,分明是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嗓音。

    面具人乙嗡声说道:“师父说,我们杀了他们几个之后,也不急着回去,就在附近转转,免得再有漏网的,与其我们去找他们,倒不如将打斗的声音弄大点,将他们的人都引过来。”

    面具人丙则细着嗓子笑道:“我倒觉得,他们这个提议挺好,闲着也是闲着嘛!权当拿他们练手了。”

    面具人丁则闷声说道:“反正他们也跑不掉,让他们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其实也是件挺赏心悦目的事情。”

    麻三脸上那张人皮面具,制作的当真精巧,喜怒哀乐,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甲乙丙丁四人的话一出口,麻三顿时就目光一阴,面现不快之意,沉声道:“早就听师父说,暗中教了四位师弟不短时日,只是师兄我一直在外面奔波游走,苦无见面机会,今天四位师弟大概是首次出山,想一试身手,师兄我也可以理解,只是,你们确定这样做不会惹的师父不高兴?万一有什么损伤,师父倒时候怪罪下来,受责罚的,可是师兄我啊!”

    这话说的,分明是不愿意单挑,其实给我我也不愿意,毕竟人家占着绝对的优势呢!既然已经看出了我们的心思,还能答应才是怪事。

    而且,这话说的,已经分明开始摆起了自己大师兄的谱来,拿深井老大来压这甲乙丙丁了,言辞之中,更是透露出我才是师父最亲信的人那种骄傲感来。

    谁知道那甲乙丙丁四人,好像根本就不买他的账,那面具人甲率先说道:“这个还请放心,师父让我们来的目的,也就是让我们出来练练手,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实在可惜,想必师父知道了,也不会责罚你的。”

    这句话说的不软不硬,无疑是给了麻三一个钉子碰,看样子,这四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那麻三一听,面容瞬间变的极为难堪,双目之中,已带愠怒,一挥手道:“既然四位师弟一再要求,又是师父的意思,那我也就不干预了,你们随便吧!”

    随即又一转头,看向谢连环道:“谢五爷,如果这事师父责罚下来,还请谢五爷为我说句公道话,免得师父还以为是我办事不稳妥。”

    言下之意很清楚,麻三是不同意单挑的,但甲乙丙丁四人要求单挑,万一出了什么事,这事不怪他,责任全在甲乙丙丁四人身上。

    谢连城一点头,阴声说道:“我也很想看看,老大究竟教了你们些什么?既然你们要求单挑,就由你们上吧!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蓝若影、钟炎、白家丫头和豁牙子,是我的,其余的人,你们随便!”

    谢连城明显是站在麻三那边的,言下之意,是让甲乙丙丁四人和我们单挑。

    可那甲乙丙丁还没动,拼命四郎就先动了,忽然上前一步,手一指苏振铭道:“苏振铭,刚才甲乙丙丁不在这,你们几个之中,使刀的好像就你一个,我就问你一句,蓝大姐的胳膊,是不是你伤的?”

    苏振铭森然一笑,举起手中小弯刀来,在五指之上嗖嗖嗖一阵盘旋,笑道:“是我又怎么?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送你一刀,我敢保证,长度、深度、位置,都一模一样,一丁点儿都不带错的。”

    拼命四郎哈哈一笑道:“是你就行了!对一个女人家下刀子,你真也有脸,来来来,我来打头阵,就找你了,先替蓝大姐报了这一刀之仇再说。”

    拼命四郎这一说,我顿时一愣,拼命四郎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还先找上苏振铭了呢?要知道他根本就不是苏振铭的对手,何况他还受了伤,一上去就挑上了苏振铭,这不是找死吗?

    那麻三也是一愣,随即面色一沉,忽然扬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这一年一年,过的真快啊!一转眼,满山的野果子又红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