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敌中有我

    豁牙子一刀扎出,我顿时大吃一惊,想都不想立即蹿出。一把抓向豁牙子手中的弯刀,蓝若影则惊呼出声道:“豁牙子,你干什么?”

    豁牙子一刀扎出。钟炎就在他身边。哪里来得及躲。一刀就扎进了勒骨之间。

    好在我的反应奇快,弯刀刚扎进钟炎肋下一半。我已经到了近前。一把抓住刀刃。就觉得手掌一疼。掌心已经被小弯刀割破。但小弯刀,已经被我紧紧的抓在了手中。再也无法扎下去半寸。

    我抬起一脚,就将豁牙子踢飞了出去,随着豁牙子的身形飞退。我就觉得手心之中一疼。已经被小弯刀割了一道血口子出来。

    而钟炎的肋下,则多了一个血口。鲜血顺着伤口向外喷射,钟炎一把捂住伤口,嘶声喊道:“老八!你?”

    豁牙子被我一脚踢飞,身形一飘,已经落在了麻三的身边,嘿嘿笑道:“镜楼兄弟,你反应够快的啊!”

    我看了一眼钟炎,虽然被扎了一刀,所幸我救援的即使,并没有伤及内腑,一手捂着伤口,脸上虽然变了颜色,却没有性命之忧。

    我冷声道:“豁牙子,我们当你是兄弟,你都干了些什么?”

    豁牙子一落稳身形,就嘿嘿笑道:“我和你们是什么兄弟?九人组吗?当初我进九人组,正好是我想混进九人组的时候,你们只知道我叫豁牙子,都知道我是九人组的老八,可知道我其实是深井的暗桩?”

    “当年萧朝海来找我,正合我的心意,我混进了九人组,这一混就是好多年,如果不是今天这种情况,我还不会显露出自己的身份,只是今天你们注定要完了,我也没必要装下去了。”

    “我不防告诉你们,你们的行踪,都是我暴露出去的,萧朝海的行踪,也是我说的,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徐镜楼也会来。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你们都是瓮中鳖,今天一个也别想走。”

    我冷声道:“刚才麻三说那什么野果子红了,就是在和你对暗号?”

    麻三哈哈笑道:“那个暗号,可不是只针对他一个人,那本来就是我们师门的暗号,师兄弟之间,回答的是一个绿字,所以甲乙丙丁回了句绿叶,但同时也是我们和暗桩联系的一个暗号,所有的暗桩一听到这个暗号,只要回答一个白字就行!

    我听的心头一愣,顿时想了起来,确实,当时麻三说出这句暗号的时候,甲乙丙丁中的甲,就说了一句还有几片绿叶,而豁牙子也说了一句话,说的是他那一刀不能白挨了!有一个白字,但掩饰的异常巧妙,如果不是自己人,绝对分辨不出来。

    这一明白了,瞬间有很多事,都明白了过来。

    苏振铭说过,他是因为听一个可靠的人所说的消息,才知道九鼎之一出现火葬场那里,这个人当然是豁牙子,他本就是潜伏在黄局长手下的,火葬场闹鬼,他也去看过,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他却一定看的出来。只是我搞不明白,他后来为什么把苏振铭所扮演的麻三卖给了黄局长,也许,这里面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后为了蒙骗我,做出了一系列的假象来,一直到黄河,才暴露出自己是九人组老八的身份。但在暴露自己是九人组老八之前,直接击杀了他手下那几个人,不是怕什么孙家,孙家已经是没牙的老虎,以豁牙子之能,根本就不用惧怕什么孙家,他只是杀人灭口,害怕被人说出他的一些事情来,怕我们猜到他是深井的暗桩!

    刚才苏振铭扎了他一刀,扎的那么深,却没有伤到一根筋脉,正好从侧面证明了,豁牙子和苏振铭早就认识,这一刀,只是一个苦肉计。 而且也收到了效果,起码他在扎钟炎之前,大家都没有怀疑过他。

    说实话,就在刚才,麻三说出那句暗号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过白小娜,却也没怀疑到豁牙子的头上,这家伙没去当影视明星,实在太亏心了。

    现在明白过来,其实已经晚了,这样一来,豁牙子之前的许多事,算是明白了,可我们的处境,也更加危险了。

    我们只剩下六个人,而对方少了一个叶知秋,又多了一个豁牙子,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处在下风。

    我看了看豁牙子,冷声道:“有意思吗?”

    豁牙子嘿嘿笑道:“有意思啊!每天和你们演戏,太有意思了,特别是每回碰到白小娜,我都得刻意的去想一些别的事情,不敢让她看出自己真正的心思来,这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无间道一样,每一天都充满了刺激。等一下灭了你们,我还会继续冒充下去,我相信,我的演技绝对是一流的,没人可以识破我,我不但会坑了你们,还会坑了其他人,想想我都觉得有意思。”

    蓝若影这时一闪身就到了钟炎身边,疾声问道:“你怎么样?”

    钟炎苦笑道:“你放心,你不让我死,我哪里敢先死,这一刀虽然不轻,却还要不了我的命。”

    蓝若影一点头,眼圈一红,银牙一咬,手中锯齿刀一摆道:“你忍着,我去给你报仇。”

    话一出口,身形就要蹿出去,却被钟炎一把搭在肩头之上,生生将蓝若影拉了回来,涩声笑道:“你个娘们,跟上瞎掺乎什么,我的仇我自己不会报嘛!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是男人间的事情。”说话间,目光之中已经显露出一丝担忧,并且不由自主的看了谢连城两眼。

    我一见就明白了,那诸葛辉,一定是死在蓝若影的手下,蓝若影一向心狠手辣,为了打白小娜两巴掌,就将人大卸八块的事,估计也就她做的出来,钟炎所担心的,也正是蓝若影,谢连城刚才的话说的很清楚,他们四个,都得给他的外甥陪葬,其中目标最大的,就是蓝若影。

    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公平可言,有些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比如雷鸣、比如诸葛辉!但有些人,想拥有这些,只能靠自己去打拼,有的连命都搭上了,也不见得就能混出点名堂来。

    我们都明白,钟炎是不想让蓝若影上去送命,起码,也得等他死后再上去送命,而蓝若影也出奇的没有反驳钟炎,而是低下了头,一句话都没说。

    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喜事,起码说明了蓝若影已经承认了钟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要摆在以前,这个梗可以被我们拿来取笑几天,但今天,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大家都清楚,我们的处境,随着豁牙子的原形毕露,将会更加凶险。

    麻三笑道:“你们就别做垂死挣扎了,这样,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不反抗的话,我给你们每人都留下一具全尸,怎么样?除此之外,我也没法再给你们任何优待了。”

    这句话的语气很轻松,就像在菜市场买青菜萝卜时讨价还价一般自然。

    但我们当然不会同意,而且谁都明白,他这是在故意压制我们的气势,等我们的气势完全被他压制下去的时候,再想还手,只怕都没戏唱了。

    但偏偏,我们还无法反驳!三十六门之中,一向都是拳头硬才有话语权,现在人家的实力,确实将我们压制住了。

    可这句话刚出口,就听到陶莉莉冷哼道:“还有一个办法,我将你杀了!”

    一句话出口,她身边陡然多了数道白影,身上阴森之气,瞬间提升,浑身上下都冒出丝丝黑气来,站在她四周,都能感觉到无比的阴冷。

    陶莉莉忍不住使用了通灵之术,所召唤来的怨灵恶鬼,正在逐渐将场中填满。

    拼命四郎忽然一翻身,蹿了回来,手一指苏振铭道:“苏振铭,你先等一等!”

    苏振铭一停手,嘿嘿笑道:“怎么?怕了?跪下磕三个头,你铭爷赏你个痛快!”

    拼命四郎双目一瞪,怒声道:“怕你妹啊!待老子先收拾了豁牙子,再来收拾你!”

    一句话说完,手一指豁牙子,怒发冲冠,虎目圆睁,嘶声喊道:“豁牙子,今天你必须死。”

    豁牙子本就不是拼命四郎的对手,一见拼命四郎那副模样,知道拼命四郎又要玩命了,不由的往旁边的甲乙丙丁四人之中,那个身材魁伟高大的乙身边靠了靠,嘿嘿笑道:“老四,光吹牛可吹不死我,我的大好头颅在此,你有本事就来取了去!”

    话一出口,拼命四郎就大吼一声道:“好!我来取你脑袋。”

    吼声一起,那个身材高大魁伟的乙忽然出手就是一拳!

    这一拳,劲道狂猛霸道,力可开山碎石。

    一拳就打在了豁牙子的脑袋上!

    “蓬!”

    豁牙子的脑袋,就如同被打碎了的西瓜一般,爆了开来。

    与此同时,甲丙丁三人也同时闪动身形,甲的一双手指上,陡然闪现出一道蓝芒来,一闪身,双指点向谢连城。瘦高的丙一闪,就拦在了苏出云的面前,丁则忽然放出万丈金光,厉啸一声,飞身狂扑麻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