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避重就轻

    几人身形一起,那个一拳打碎了豁牙子脑袋的,就一把将面具拿了下来。口中大笑道:“他妈的,把老子憋死了,好在弄死了一个。算是出了口气。”

    面具一拿。正是我未来老丈人--陌人豪!

    这时拦住苏出云的那个丙。也哈哈笑道:“镜楼哥,你别偷懒。去帮我爹一把。我爹对付谢连城。可能有点不是对手。”这声音一起。大家全听出来了,正是花错。不用问了,那使九亟攻击谢连城的,肯定是三爷。

    我一闪身就到了三爷的身边。三爷这时已经攻了数招。却都被谢连城化解了,我不能施展九亟。但我的力量还在,直接上去挥拳就打,拳风呼呼,势大力沉,和三爷联手,一时也将谢连城逼住,陌人豪也飞身而来,加入混战之中。

    这时那攻击麻三的家伙,却哈哈大笑道:“你们都别过来,我跟三爷说好了的,干翻这个家伙,三爷出价一千,谁抢我买卖,我可和谁没完,正是小狗子的声音,说话之间,已经和麻三厮杀在了一起。

    这时陶莉莉的胳膊也好了,显然之前的胳膊折了也是装出来的,一闪身就和拼命老四站在了一起,双斗苏振铭。说实话,陶莉莉演戏,我倒觉得正常,可拼命老四今天也演了一把,演的还挺像,倒让我有点意外,至于他身上的伤,估计也是随便整的,对于他来说,弄点外伤他根本就不在乎。

    白小娜笑道:“你们一出来,我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配合你们演下去,只好默不作声。”一句话说完,和蓝若影一起冲了出去,和花错一起,缠住苏出云,钟炎则双手各执两把飞刀,居中而立,目光炯炯,伺机发动。

    一时之间,局势逆转,豁牙子被击毙,谢连城被我和三爷、陌人豪逼的连连后退,苏出云被花错、蓝若影、白小娜围住厮杀,苏振铭被拼命老四和陶莉莉挡住,麻三则被小狗子死死缠住,战况疾转,我们瞬间就占据了上风。

    那麻三一边和小狗子缠斗,一边嘶声喊道:“甲乙丙丁呢?你们是怎么知道暗号的?”

    三爷哈哈大笑道:“你们有暗桩,我们也有!深井这边刚一下命令准备大清洗,那边我们就得到了消息,雷震我们是肯定挡不住的,青石镇目标又大,还有苏写意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干脆我就来一招避重就轻,将青石镇直接撤空了,这样既能躲开雷震,苏写意拿个空空如也的青石镇也没意思,还能集中力量,先来这里灭了你们。”

    “甲乙丙丁四人,张宗师他们已经去对付了,张宗师又不是傻子,叫他们回去就回去!至于暗号我是怎么知道的,就不能告诉你了!”

    话一落音,麻三就狂叫道:“走!”一个字一出,陡然舍弃了小狗子,翻身就走。

    小狗子哪里肯放,一纵身就追了上去,边追边喊道:“你可不能走,你值一千块呢!”

    就在这时,忽然又蹿来两道人影,一左一右,一起夹攻小狗子,一人一出手就是三支短箭,一把飞刀,另一人的拳头,则直接带起风雷之声,直砸小狗子面门。

    这一下左右夹攻,小狗子根本又没防备,眼见就要中招,干脆一咬牙,双手推出,和那人拳头正面接触,轰的一声,小狗子已经被一下震的倒飞而起。

    与此同时,一直居中伺机出手的钟炎,则连出四把飞刀,正好撞上那人打出的三支短箭和一把飞刀之上,叮叮当当一阵乱响,纷纷落地。

    这两人一出现,大家都不自觉的一愣,苏出云和谢连城、苏振铭三人,则趁机退了过去,几人一汇聚,和我们对面而立。

    来人是两个老头,都是五十多岁,一个圆脸大耳,白白胖胖,小眼小鼻子厚嘴唇儿,一双手也白白胖胖的,指甲修剪的极为整齐,衣衫也洗的一尘不染,一看就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身边还跟着一辆双轮小车,小车上有盖子,可遮蔽阳光,四面全是一根一根的白铜管子,看样子好像不轻,真不知道是怎么弄进这山谷来的。

    另一个身材高瘦,面色呈姜黄之色,浓眉虎目,满面威严,身形站的如同标枪一般笔直,根本就没见他动弹,身上却如同燃放鞭炮一般,噼啪炸响不断。

    这两个老头一现身,三爷就一把拉下脸上面具来,双眉一皱,沉声道:“珍珑战车?机关鲁家鲁胜先!霹雳一串鞭,霹雳雷家的雷轰!”

    那鲁胜先笑眯眯的对三爷一拱手,点头道:“徐老三,我们还是见面了!”

    那雷轰则面色一沉,厉声道:“既然知道是我,还不束手就擒!”

    他这话一出口,小狗子就不乐意了,上前一步,手一指那雷轰的鼻子道:“你这老头,好有意思,就凭你刚才偷袭我的手段,比我强不了多少,你凭什么让三爷束手就擒?”

    一句话说完,一转头看向三爷道:“三爷,这老头值多少钱?不值钱就算了,要是值钱,我下下力气就将他干翻了!”

    小狗子这家伙,实力一直都在不断的上升,刚才硬接雷轰一记,竟然也只是被震退了开去,并未受伤,所以底气颇足,当然,如果论真实手段,他不可能是雷轰的对手。

    这一点三爷当然也清楚,面对这两个老家伙,三爷也不敢大意,当下手一挥就让小狗子回来,不让他再胡扯,对那两个老头随口问道:“怎么?两位不是去追萧朝海和翔子了吗?怎么来了这里?”

    那雷轰面沉似水,沉声道:“你以为让萧朝海和翔子带着我们到处跑,我们就会乖乖的跟着?徐老三,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们了。”

    三爷嘿嘿一笑道:“没关系,你们来也一样,只要雷震被拖在云南就成了,至于你们,我说实话,多来两个,也是送死。”

    雷轰面色又是一沉,身上再度发出那种串鞭般的炸响来,拼命老四将拳头一握,也发出一阵格吧格吧的声音来,大笑道:“老头,吓唬人呢!你干嘛不绑个钻天猴在身上呢?有能耐蹿天上去,能发几声响,看把你嘚瑟的。”

    拼命四郎这家伙,估计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即使明知道对方是雷轰,也丝毫不惧,一边说话,一边就要往上冲,被陌人豪一把抓住肩头给扯了回来,往后面一拉,骂道:“有你小子什么事?先一边呆着去,老子已经好久没松过筋骨了!”

    三爷一点头,沉声道:“老陌你小心点,霹雳一串鞭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话刚出口,那雷轰却伸手一指我道:“你就是徐镜楼?鸣儿就是死在你手上的?”

    我虽然明知辩解无用,但还是忍不住将事情说了遍,果然,我话一落音,麻三就一拍巴掌,冷笑道:“口才真好,说的和真的一样,你怎么没说是我和鲁七爷、谢五爷杀了雷鸣呢?我知道你们徐家和苏家因为云南青石镇之争,积怨颇深,可也不能这般信口雌黄,要不是大家都知道苏振铭和雷鸣一向交好,说不定还真就被你蒙骗了。”

    我冷笑一声道:“事实如此,我已经说清楚了,爱信信,不信拉倒,如果还要找我,我接着就是,别人怕你们雷家,我却不怕。”

    花错这时接过话去,笑道:“镜楼哥,何必和他们浪费口水,反正迟早是要将他们杀了的,这个仇无非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说是我们杀的,我们认了就是,留苏出云和苏振铭在深井,说不定下回他们还能帮我们宰了其他人呢!朱国富不就是被他们两暗算了,要不还得费我们好大事。”

    我一听暗笑,论耍嘴皮子,花错那可是一流的,这句话说的,即能撇清我们的关系,还将苏家兄弟推上了风口浪尖,只怕以后苏家兄弟再想暗算谁,就没那么容易了。

    话刚落音,三爷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三爷掏出手机来一接,却是陌楠打来的,显然陌楠已经摆脱了叶知秋,三爷简单说了几句,将情况说清楚了,让陌楠回来,刚才陌楠逃走,他们也没想到,为了不暴露身份,也没拦着,现在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和他们对抗了,当然要叫陌楠回来。

    陌人豪这时大喊一声道:“你们到底打是不打?老子是徐镜楼的老丈人,不管是不是镜楼杀的,账我都背着,要打快来,不打滚蛋!”

    陌人豪这一喊,白小娜就笑道:“他们敢打才怪,六个人有三个是想赶快离开这里的,三个老头倒有点骨气,起码现在还没萌生退意。”

    白小娜这么一说,花错顿时笑道:“我就知道,我怎么说来着,一上手就得收拾了苏家兄弟和麻三,不然他们准跑,这三个家伙,只会脚底抹油。”

    两人这么一挤兑,苏家兄弟的脸也红了起来,麻三戴着面具,倒是看不出来,雷轰面色一沉,一步就跨上前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