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梦中指点

关灯
护眼
    但这个文士,我却不知道是谁,金鳞真龙显然是不会再带我入梦和他相会的。刚想到这里,脑子却忽然一昏。一下就瘫倒在地。

    人虽然瘫倒了,可知觉尚在,随即就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云端之上,两耳边风声呼呼,好像正在天空极速的飞行。那条威武雄壮的金鳞真龙,硕大的脑袋就伸在我的面前。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一时间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随即我就明白了。我再度被金鳞真龙带入了梦乡。而看金鳞真龙这个架势,好像是准备将我引去天宫!

    这一下我顿时惊喜莫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金鳞真龙竟然这么讲人情味了。正准备出声感谢它两句。那金鳞真龙忽然口吐人言道:“你会很失望的,他们都是拥有大智慧的人。不会向你泄露半句天机的,与其去求他们。不如你自己去探索。”

    话刚落音,眼前陡然一花,面前的景象已经变了,却并不是我想去的天宫,而是在一坐山脚下面,我一眼就看了出来,正是我们刚才立身之地,虎头岭的旁边山谷,和我刚才站立的位置,相差不过数十步。

    可奇怪的是,三爷等人都不见了,整个山谷空空如也!

    我正准备问金鳞真龙这是怎么回事?忽然前方蹿出一个身影,身形高大,穿一身描金黑袍,脸带面具,电闪而至,速度奇快,只怕比起陌楠来,还要快上几分,一眨眼就到了我的面前,一闪身直接穿过我的身体,直向虎头岭上疾驰。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这还是梦境,金鳞真龙领我来看的,是之前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我不由得好奇了起来,金鳞真龙领我来看这个有什么用?刚才深井的人想伏击我们,危机已经被江莫问化解了,这不是马后炮嘛!

    随即金鳞真龙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跟上去!”

    我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却毫不迟疑的跟了上去,金鳞真龙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不管这金鳞真龙究竟有什么目的,起码,目前我们还是同一战线的。

    好在我这是在梦中,倒也不用担心被那人发现,一路尾随那黑袍人上了虎头岭,一直奔到一山洞口,洞口正在老虎口的位置,里面黑幽幽的深不见底,不用问,一定是那什么虎口洞了。

    那人手一伸,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来,往洞口一放,伸手指在手掌上画了几下,对这洞口一掌打出,只见一道金光直接从手掌上发出,迅速形成一个字来--引!

    金字一现,从那人身上忽然蹿出来一只金色的大老鼠,一口咬住布包,一下撕开,露出一粒金色的石头,一口叼起,哧溜一下就钻进了山洞之中,眨眼已经没了影子。

    那黑袍人站在洞口,抬头看了一眼苍天,喃喃说道:“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能不能发现,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一句话说到这里,又自己一点头道:“地狱狂犬如果来了,应该不难发现,白家藏了这块金乌石这么多年,但对于地狱狂犬来说,这块金乌石毕竟是和它对应的,起码的感应还在,如果顺利,徐镜楼该有六块了!”

    一句话刚说完,那金色老鼠哧溜一下又从洞穴之中蹿了出来,往那人身上一扑,随即消失。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家伙就是阴心毒鼠的守卫者,只是他脸上始终戴着面具,声音又低沉,根本看不出他是谁来。

    紧接着眼前又是一闪,我再度置身在云端之中,还没来及将刚才所看到的事情消化一下,眼前景色又是一变,我已经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圆球之前,圆球之中,有山有水,有草有木,有人有兽,房屋田舍,一应俱全,咋看之下,完全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世界,可再一细看,里面竟然广阔无垠,根本就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大。

    随即我刚才一心相见的那个文士,就悠悠然的出现在我面前,对我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一眼看见这个文士,顿时不自觉的心头升起一股仰慕之情来,急忙拱手点头道:“我叫徐镜楼!是三十六门人王一脉的后人。”

    那文士一点头道:“徐家的人嘛!这就难怪了,我见你已经来了两次,是金鳞真龙送来的吧?你好像是三合之身,身上还带了好几块金乌石,想必是对金乌石和天宫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过,我有一句话要奉劝你,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千万不要来天宫,来了,你就回不去了。”

    我顿时一愣,本来一肚子的疑问想找此人解答,可真的见到了此人,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了,再加上他这一说,我心里更是乱成了一团麻。

    那文士继续说道:“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像,背后的秘密,耸人听闻,后果太可怕,不是你所能承受的起的,也不是三十六门就能承担得起的,你最好不要再追查下去了,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至于金乌石,金鳞真龙在你身上,它一定会让你去收集,好为它做嫁衣,这也没什么,但你一定要记住,不管怎么样,不要来天宫,更不要打开天宫之门。”

    说到这里,忽然十分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中了乌骨?”

    我顿时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那文士悠然道:“徐家九亟,一旦修炼成了之后,额头间会有一道紫气,你的紫气上蒙了一层乌光,别人也许看不出,我却一定看得出。”

    说到这里,又看了我一眼道:“你来找我,是要我救你吗?可惜!我也只是个幻象,根本无法救你。”

    我顿时呆若木鸡,我中了乌骨之事,这文士还是第一个一眼就看出来的,如果他也没法救我,那是不是就代表我没救了?以后都不能施展九亟之术了?

    我的忧虑,那人一眼就看穿了,眉头一皱,沉吟许久,才苦笑道:“也许是天意,看样子,金乌石真的可能要在你手里聚齐了。”

    一句话说完,看向我道:“也不是完全无解,天下万物,皆脱不出阴阳五行的范畴,其实说白了也简单,人是万灵之长,用人类骸骨所做的乌骨为天下至阴,你们徐家的九亟则是天下至阳,阴阳相冲,互不相让,在你的体内形成了一个阴阳互抵的局面,所以才会导致一中乌骨,就无法使用九亟的情况。”

    “只要你寻到一物,居阴阳之中,吸收阴阳二气,使阴阳调和,气息通融,对你不但无害,反而有利,功力也会大增,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我一听大喜,其他的事情瞬间忘到了耳门后,管他什么天宫!管他什么深井!管他什么金乌石!没有了实力,一切都是扯淡,如今既然有了希望,无论如何,我也得先将自己给整好了。

    当下脱口就说道:“求前辈指点,此物叫什么?该往何处去寻?”

    那文士目光一闪,却不答反问道:“你确定要问这个?问了这个之后,我就不会再告诉你其他的问题,你可要想好了!”

    我在心中一衡量,其他的秘密虽然我也很想知道,但乌骨才是目前对我威胁最大的,当下就一点头道:“就问这个了,还请前辈指点。”

    那文士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随即恢复如常,自嘲般的摇了摇头道:“也许是时机还未到,我太心急了!”

    一句话说完,一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五行之中,最善于吸收阴阳二气的,非木不可,草木之灵,可吸收阴阳之气,天地精华,转换为勃勃生机,对你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乌骨和九亟,一阴一阳,阴阳极致,如果一般草木,也承受不起这极阴极阳之气,所以,要想破你的阴阳相冲,非得神农天柱顶神仙木不可,不过你这一去......”

    说到这里,又一摇头道:“罢了!罢了!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是,可惜了......”

    我听的一头雾水,这人说话,处处透着机锋,我这点见识,哪里参悟得透,当下正要再问,那文士已经一挥手道:“但愿有一天,你能明白,九亟之术,也只是一门手段而已,学不学、用不用,都无所谓。你回去吧,今后尽量不要再来天宫了,这里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就算是在梦境之中,也不该到这里来。”

    一句话说完,那文士悠忽一下,身形直接就从我眼前消失了,好像他根本就没出现过一般。

    随即我就觉得身形陡起,双耳边再度风声呼呼,金鳞真龙的叹息声也响了起来:“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一快璞玉,如今看来,也不过就是顽石,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问了这么蠢的一个问题,哎......”

    我正想出声反驳,身体陡然一轻,猛的一下翻身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在定睛一看,已经从梦境之中醒了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