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两路分兵

关灯
护眼
    这一醒过来,花错就叫道:“醒了醒了!镜楼哥你这咋毛病啊?太吓人了,说昏倒头一歪的事。也就我们人多,要是在和别人战斗中。你忽然来这么一下子,估计想不死都不难。”

    话刚落音,三爷已经走了过来,一看我的眼神,就沉声问道:“金鳞真龙带你去看什么了?”

    我一听就乐了。三爷这双眼睛,堪比齐天大圣那双火眼金睛了。什么都瞒不过他,当下就将我在梦中看见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那文士和我说的破解乌骨。全都告诉了三爷,但是后面文士说的那几句奇怪的话,和金鳞真龙的话,我却没说。毕竟被金鳞真龙骂成笨蛋。也挺丢脸的。

    三爷听完,顿时面色一喜。立即转头喊道:“狗子!小狗子呢!”

    三爷这一喊,大家这才发现。小狗子竟然不见了,不知道这家伙跑哪里去了,三爷急忙喊道:“依人呢?”

    三爷一喊,王依人骑着铁翼神鹰从天而降,三爷问道:“依人,你可看见小狗子去了哪里?”

    王依人手一指对面虎头岭道:“小狗子刚才神神叨叨的,非说对面山头上有人喊他,镜楼哥又没醒,他就过去看看了,估计一会就回来。”

    我一听就明白了,白家藏起来的那块金乌石,又被那黑袍人找到了,塞进了虎口洞中,就等着我们去找,那块金乌石原本就是对应小狗子身上地狱狂犬的,小狗子到了这里,自然会有感应,只是这家伙莽撞,一个人寻了去。

    三爷一听,顿时眉头一皱道:“依人,你先看看,四周可还有敌人潜伏?”

    王依人应了一声,骑上铁翼神鹰,呼的一下就升上了半空,三爷则看了一圈大家,说道:“从镜楼的梦境中分析,那个深井中人,似乎也在刻意的将金乌石往楼儿手中送,不管他是什么目的,既然送来了,我们也没有不要的道理。”

    “但是,楼儿身中乌骨,实力大打折扣,这也是燃眉之急,我们兵分两路,一路上虎头山,寻找金乌石,楼儿带着陌楠、蓝若影、钟炎、拼命老四和陶莉莉,你们六人,立即赶去神农架天柱峰,取了神仙木,破解乌骨之后,也不要赶回来,立即转道云南,我们在青龙峰汇合。”

    我一听暗暗称赞,三爷就是三爷,做事每一步都想的极其周到,留下的人手中,都是未受伤的,如果遇上敌人,也有一战之力,而我去天柱峰,也就是取个神仙木,不会有多大的困难,蓝若影和钟炎都受伤不轻,跟我去相对要轻松许多,顺便出去也能治疗一下伤口。

    而拼命老四更是江长歌指定不能来襄樊的人,这次三爷带他来,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自然也是跟我离开襄樊的安全,他一走,陶莉莉不跟去,也必定会引起拼命老四的怀疑,这样一安排,就谁也没话说了。

    我们得手之后,也不要我们回来,自然也是担心拼命老四,江长歌的话,还是不能不信的,而且这块金乌石小狗子身上地狱狂犬对应的,小狗子带到云南肯定不成问题,我回来不回来,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刚想到这里,王依人已经落了下来,对三爷道:“我仔细观察了,深井的人全部撤走了,一个没留。”

    三爷一点头道:“那最好不过了,就这么决定,楼儿,你们六人立即动身,要尽快拿到神仙木,解了乌骨,回到青龙峰后,我们还得趁着雷震不在云南,好好敲打一下苏写意!这一次,看看能不能将苏家连根拔了。”

    我点头应了,当下大家分开,我带着五人回头而走,三爷则带着大家直上虎头岭,去寻小狗子汇合。

    花开两朵,单表一支,我带着六人出了山,先取了点钱,带蓝若影等人包扎了一下伤口,换了干净衣服,买了地图,包了辆车就直奔神农架。

    真要感谢现在发达的旅游路线,我们一行人一直寻到山脚下一个叫平谷的土家族村寨,再往前车子实在没有办法前行了,才下了车,让司机开车走了,钟炎跑去打探消息。

    钟炎一边向一位男子递烟一边笑着询问前往天柱峰的途径,谈话接触的过程很是融洽,看起来近年来旅游事业的发达,使土家族的同胞们看见了我们,也见怪不怪了。

    谁知道没一会钟炎苦着脸就回来了,一回来就找出地图来,看了一会,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骂道:“这他娘怎么回事?天柱峰在武当山啊!”

    我们一听,顿时也是一愣,急忙接过地图来看,果然如钟炎所说,地图上标的清清楚楚,天柱峰在武当山,两者完全就不能混为一谈。

    这下几人傻眼了,谁也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这两者在地图上看确实不远,可地图和实际情况中间还差着比例尺寸呢!根本扯不到一块去。

    几人一路颠簸,好不容易过来的,哪肯就此罢休,纷纷出动,四处询问,谁知道个把小时下来,我们几乎问遍了村寨中的每一个人,却没有一人知道天柱峰所在地的,大部分都说是我们走错了路,还有几个老人则直接不搭理我们。

    碰到这种情况,难免有点郁闷,我也懒得再去问了,脑海里一片混乱,根本理不出头绪来。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有点猥琐的年轻人靠了过来,瞟了一圈见四下无人,凑到我身边悄声问道:“你们几个要去天柱峰?在寨子里问没用,你们想去天柱峰,得舍得花钱才行。”

    我一听顿时大乐,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真的认为,只要是用钱能解决的事,那就不算事了!

    当下急忙喊回几人,大家一听,也乐了起来,我随手掏出一万来,丢给那猥琐青年道:“只要你能带我们到天柱峰,绝对不会亏待你,这一万算是定金,到了地头,再给你一万。”

    那猥琐青年一见钞票,顿时眉开眼笑,一迭连声的应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不是我吹,这一带敢去天柱峰的,除了我耗子,还真没有别人,走,走,跟我走,现在天晚了,晚上就住我家,明天一早再出发。”

    我们尽顾着乐了,真心有一种拨开乌云见月明的感觉,当下毫不迟疑,跟着那猥琐青年就走。

    奇怪的是,我们所过之处,全村寨的人都对着我们指指点点,还嘀咕着一些难听的话,虽然他们之间交流用的都是土家语言,但我们看得出来脸上的愠怒之色,更有一些年长者,在背后用土家话大声的咒骂着,而那个猥琐青年却一直低着头,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嘴都不敢回一句。

    这猥琐青年一直带着我们走出了村子,直向山坡上走去,开始尚有路可寻,随着越走越深入,只剩下一条依稀可见的小道,而且全是杂乱的山石,颇为难行,原先道路两边还能看见几座稀疏的竹楼,现在也不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山遍野的林木藤条,虽然放眼看去满目苍翠,可总觉得越来越荒凉了。

    我心生警惕,急忙抵了下钟炎,钟炎点头表示明白,开口戏谑道:“这位兄弟,你该不会把我们带到深山里打劫我们吧?你不是说晚上住在你家吗?怎么现在越走越荒凉了?”

    那猥琐青年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干笑道:“人要是头脑灵活点,难免会遭到其他人的嫉妒,这几年来,有不少外地人来神农架探险,要求去天柱峰,他们都不敢去,非说什么天柱峰上有魔鬼,都是我带去的,因为这,我赚了一点钱,却也招他们不待见了,无奈之下,只好将家搬到了山里,省得和他们斗气。”

    他这么一说,顿时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几人对视一眼,我笑道:“兄弟,天柱峰上有魔鬼这事说起来可笑,这都什么时代了,还这么迷信,谁传出来的,这可大大影响了你们的收入啊!”

    那猥琐青年听我这么一说,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感激之色,就像找到了知音一般,顺着我话就接了下去:“可不是嘛!哪有什么魔鬼,只不过有些人在天柱峰上出了事,大家以讹传讹罢了。”

    我一听这话里有话,马上接着笑道:“看样子,这到你家估计还得有一段路吧?我们这些人,最喜欢听这些山野传说了,干脆你给我们说说,权当路途消遣。”

    也不知道是我那一万块钱的作用,还是我刚才几句话对了他的脾胃,那猥琐青年笑道:“其实吧,这些事提起来,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了,而且也就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人真的见过,你们要不嫌渗的慌,我就给你们说道说道。”

    说完根本就没有管我们会不会真的渗的慌,自顾开讲了起来,他这一说,别人听来,估计也就当个山野奇闻,可在我们几个听来,却不亚于是一盏指路明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