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山下坟岗 --为叶子飞机加更第4章 !

关灯
护眼
    几人也没说什么,跟着他前行,不一会就到了竹楼边。进了竹楼,耗子招呼了我们几句。就给我们做饭菜去了。

    还别说,耗子的厨艺还真不错,全是野味儿,都是大盘,还有自酿的米酒。反正我们也不差钱,甩开腮帮子就吃喝起来。

    不一会酒足菜饱。几人支开耗子,就在桌边聊了一会。天色将晚。就让耗子安排了房间,虽然我们人不少,可三层的竹楼也足够我们住了,这几天大家累的可不轻。有的还有伤。一躺下来,全身都像散了架似的。不一会就鼾声四起。

    睡到半夜,远处山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吼。如同龙吟虎啸,随即百兽齐嘶,一片喧哗。

    我和钟炎一屋,顿时齐齐惊醒,出得房来,蓝若影等三女已经点烛爬起,挥手示意不要出声,静观其变。

    不一会耗子敲门而进,一进门就哭丧着脸道:“各位,山神爷发怒了,明天恐怕又不能进山了,这是世代传下来的规矩,山神爷一发怒,必须要一周之后才能进山,就算家里饿死了人,也不能去天柱峰打一只野鸡的,不然肯定有去无回。”

    我们几个心里有数的很,这一声巨吼声音洪亮之极,吼声一起,百兽争鸣,大有号令百兽的威势,只怕即使不是凶兽异种,也是极难缠的角色,绝非什么善茬,所谓山神爷之说,无非是乡民对未知事物的横加揣测而已。

    但我们却非上山不可,当下我眉头一皱道:“耗子,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你把我们带到山脚下,你就可以回来了,钱我们照付。”

    耗子一听还有这好事,哪里还会推脱,当下连连点头道:“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们回来后,可以还到我这里歇脚,我算你们便宜点。”

    我们几人不由得都乐出声来了,这耗子贼会做生意,不过我们要没这家伙,还真不知道天柱峰怎么走,说到底还得感谢人家,当下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钱和我们要找的东西比起来,简直就不算事儿。

    几人继续睡觉,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钟炎叫醒,下得楼来,耗子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这家伙倒算勤快。

    洗漱完毕,吃完早饭,我又从耗子那买了点肉干带上,大家收拾利索,跟着耗子就出发了。

    耗子从我们身上捞了不少好处,心情大好,带头而行,一路上说笑不断,一边不停的为我们介绍沿途风景,一边说些山野趣闻,倒是逗得大家很是开心。

    随着逐渐深入这片古老而又相对原始封闭的自然古林,开始越来越难走了,一大片一大片茂密的植被,开始拖缓我们的行程,而且山间泉溪纵 横,沟渠繁多,不认识路的话,真不容易走出去。

    好在景色极美,山花野草,清泉银涧,观之神清气爽,怪石嶙峋,巍峨山峰,又使人心神懔然,那漫无边际的古林,那前后无垠的苍翠,更使人感觉到自己的极其渺小。

    加上耗子极其能说会道,从野草到参天古树,从一只小小鸟雀到珍禽异兽,从一条小溪到流泉飞瀑,从一块奇石到巍峨峻岭,一路讲解,众人边听讲解边观赏沿途美景,无不心旷神怡。

    陌楠和蓝若影更是女子天性,一人采了一大把山花抓在手中,目露喜悦之情,脸上全是流连之意,估计连在这里定居的心都有了。

    我们几人也刻意放缓了脚程,前途凶险莫测,这么美的景观也许欣赏一次就少一次了,而且这里绝对是荒山野林,丝毫没有人工开发的迹象,纯天然的造化,当真令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几人一直随着耗子前行了约有七八里路,终于到了一处视野相对开阔的地方,耗子一指前方道:“就是这里了,你们看这山,虽然不是最高的,却绝对是最陡的,就连多年的老猎手,都不敢轻易上山。”

    我们几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的一齐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天柱峰果然名不虚传,目测上去估计只有个两三千米的高度,并不算高,却陡峭无比,从山脚到山顶,几乎呈四十五度坡形,真如一把利剑一般,直插云霄。

    不但陡,而且险,远眺山体之上,怪石横生,险峻异常,苍翠之下,更是荆棘密布,藤蔓缠绕,而且从我们这里看去,只能看到下面一小截山体,最多也就不到一千米的样子,上面部分就被云雾遮挡,无法看清楚了。

    几人正自错愕不已,陌楠忽然凑到耗子的身边道:“老乡,我对你昨天说的那些故事满有兴趣的,能不能带我们去那个堆尸体的沟壑去看看?”陌楠一向心思细密,她想去沟壑那里看看,一定有她的道理。

    耗子一双小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笑道:“各位,丑话我先说,你们爱怎么折腾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可不想掺和进去,昨天晚上可是说好的,我只带你们到天柱峰山脚下,其余的行程可没有安排。”一边说着话,一边还眨巴着小眼睛,一脸的精明相。

    我一见就明白了,伸手掏出几张红票子来,在他面前一晃,随手塞到他手中,笑道:“这些够了吧!”

    耗子毕竟还没被社会上的坏风气腐蚀到骨子里,见自己的小心眼儿被识破了,反倒有点不自然了起来,但也没有推辞的意思,一边将钱揣到口袋里,一边讪讪的笑道:“我也不是这么意思,自必几位要去,我就带你们去就是了。”

    我也不戳穿他,随着他继续前行,这一段路就开始极难走了,地面到处都是荆棘丛,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全靠前面的耗子用砍刀开路,即使这样,我们的裤子还是被划破了好几处。

    我心生疑惑,问耗子道:“你不是说经常带人来这里吗?怎么一点踪迹都看不出来呢?”

    耗子转头干笑了一下,说道:“我指的经常,也就是一两个月一回,主要还是靠在景点做导游赚钱,这里草木极深,一两个月下来,早就无迹可寻了。”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道理,毕竟我们不是旅游,愿意深入到这里的也是极少数人。没过多久,我又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个汽水易拉罐,顿时放下心来,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也许经历的危险太多了,弄得自己神经紧张,看什么都有点杯弓蛇影了。

    没走多远,也就一两里路这样,几人就到了一处沟壑前,沟壑也不算很深,两米多点而已,主要两边山体陡峭,直直摔下来的话,绝对没有囫囵尸体。

    走到这里,已经到了天柱峰的山脚下,耗子笑着一指沟壑旁边的山体道:“你们要上山,就沿着这里上去,你们上山的时候,最好沿途做上标记,回来的时候不会迷路,你们带的干粮,可以吃到明天中午,我明天中午回来这里接你们。”

    耗子又交代了几句,无非是什么晚上注意野兽之类的,就按照我们事先约定好的,先回去了,临行之前一再交代,明天中午他会来接我们回去,并且说可以带我们去看更美的景点,看着好像是十分关心我们,实际上无非是想多赚我们一点。

    不过他这么爱钱,倒让我放心了,起码证明了他没有其他的目的,是人就会有爱好,有的爱色,有的爱权,有的爱钱,有的爱名,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等到耗子走远,身影逐渐消失在苍翠之中,陌楠就一指那沟壑旁边的斜坡道:“你们看,这耗子昨天和我们说的故事,并不是假的,这里确实有数百个坟包,应该就是埋葬那些尸体的。”

    我急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沟壑左边的斜坡上,有一大片杂草丛,深入山上,成了山体的一部分,只能从一处处高低不平的杂草上来判断,应该就是乡民们埋葬那些尸体的坟堆,只是年代久远,根本就看不出坟的模样了。

    这也就是陌楠心细才能看出来,要摆在一般人,一眼扫过绝对不会发现自己就站在几百个坟包旁边,其实刚才如果不是陌楠指出来,我也没有发现。

    不过她这一指出来,我心里顿时就有点不舒坦了,这荒山野岭的,本来就够让人心慌的,还有几百个坟包在自己身边,想想就不自在,何况坟包里埋的还都是惨死鬼。

    众人可能也感觉到了不自在,用风水师的话说,就是阴阳两界的磁场是截然不同的,生人进了乱葬岗之类阴气极盛的地方,自然就会有不舒服的反应,是磁场不相容导致的身体反应。

    总之,大家都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陌楠却一摆手道:“不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里前前后后堆过几百具尸体,还都没有眼珠子,暂且不管那些人是被什么东西所杀,为什么把人杀了之后,都堆到这里来呢?如果是野兽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吃掉呢?大家想一想,有什么东西是只挖人眼珠子,却不吃人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