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幻由心生

    我们站在原处,就看陌楠抽出刀来,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回首,凡是遇到弯折之处。必定将附近藤蔓树枝尽数削去,只到不妨碍看见我们为止,就这样顺这原路一直向下走去。

    不一会,云雾已经遮住了陌楠的身影,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也没有听见任何声响,大家不由得担心起来。我刚想提议大家一起下去看看,下面已经传来陌楠的呼喊声:“你们能看见我吗?”听声音。最多也就在一百米开外。距离我们并不是很远。

    我高声应道:“看不见,云雾太浓,完全把你遮挡了,要是有什么危险。立即出声。”

    云雾中又传来陌楠的喊声:“不要紧。没有危险,你们看不见我。我却看得见你们,你们就站那里别动。不出意外的话,估计很快我就知道其中原委了。”

    话刚落音,就传来“哎呦”一声,我心中一惊,急忙高声喊道:“楠楠,你没事吧!”人随话出,已经动身顺着来路疾向下掠去。

    刚奔出几步,陌楠的声音再度传来:“没事,石头拌了一下而已,你们不要下来,我马上就上来了。”

    她这一喊,我顿时又放下心来,陌楠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都不清楚,但她自必这么安排了,我们就一定要遵守,免得再破坏了她的计划。

    不一会又听见一阵践踏攀爬声,却是陌楠又回来了,只是脸上蒙了一方湿巾,仅露两只眼珠子在外面,身上也多了许多草叶碎屑,看上去即狼狈又古怪。

    陌楠到了我们面前,一挥手道:“我带头,先爬上去,等我上去了,会放开绳索,你们抓着绳索走,大约五米的距离,就可以了,到了地头,我再向你们解释。”说完从我们身边擦身而过。

    钟炎急忙从背包里掏出绳索,陌楠将绳子一头栓在自己身上,带头前行,直奔庙宇前面那石狮子而去,我们几人不明所以,想帮忙也不知道该如何插手,也只有这么看着。

    陌楠走到那石狮子面前,手脚并用向石狮子上爬去,更离奇的是,爬到一半,竟然从腰间抽出刀来,对着石狮子的脑袋就砍,而且用力极猛,丝毫没有顾虑到刀砍在石头上的反弹之力。

    我心头一紧,这一刀力度可不轻,如果攻击对象换做杂草藤蔓之类的,自然可以,可她砍的却是石头啊!这一刀砍上去,不将她虎口震裂才怪。

    可奇怪的是,陌楠这一刀却像是切豆腐一样,一下就砍下了那石狮子半截脑袋,我之前设想的刀刃砍在石头上火花飞溅的场面根本就没有出现。更奇怪的是,那石狮子头被砍开,竟然没有掉下来,半个石狮子脑袋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之中,来回的摇晃。

    我们都傻眼了,石狮子可不是豆腐狮子,这么随便一刀就将脑袋切下来,已经大出我们意外了,而且石头也不是云雾,怎么能漂浮在半空中呢?

    陌楠却并没有多做停留,一把抓住漂浮在半空中的半截石狮子脑袋,一纵身就爬了上去,紧接着手脚并用,迅速向上攀爬而去。

    我们在下面看着,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了,爬上石狮子我们还能接受,可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陌楠完全是在凌空攀爬,手中抓的是云雾,脚下踩的是云雾,简直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这次连大家都傻眼了,蓝若影转头对我道:“镜楼,是我眼花了还是你私下教了陌楠什么手段?”

    我虽然也同样傻眼,心头却有一点清明,摇头道:“楠楠一定是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她所看见的,是事物的本质,我们却仍旧为幻象所迷罢了,先别问了,反正过一会楠楠会解释的。”

    我们俩一问一答之间,陌楠已经整个人都攀升到了云雾之中,身体完全悬空而立,不时抽刀对空砍削,砍削两下就向上攀爬两步,转眼已经到了距离地面四五米的高度。

    这时陌楠忽然停了下来,一转身将绳子解下,三两下打了个扣,随手系在一团云雾之上,丢了下来,喊道:“你们闭上眼睛,拉着绳子走,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管。”

    大家见她站在云雾上面稳稳当当的,虽然心头疑惑,却也不疑有他,纷纷应了一声,拼命四郎率先抓住绳索,闭着眼睛拉着绳索向上攀爬。

    五米多点的距离,对拼命四郎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何况还有绳索可拉,几个起落,拼命四郎已经到了陌楠身边,举目四望,顿时一脸恍然。

    紧接着是钟炎,再来就是陶莉莉和蓝若影,我虽然九亟不能使用,功力却是最深,自然留到最后。

    其余几人上去之后,个个都是一脸恍然的表情,我心中更加好奇,绳索一放下来,我就上前抓住,特意多了个心眼,将绳子在腰间缠了一道,学着前面几人的模样,闭着眼睛向石狮子上攀去。

    奇怪的是,明明看上去是石狮子,脚踩上去却是软的,再走一步又变成了石头般坚硬,这种感觉甚是奇特,让我分不清究竟是在攀爬石狮子,还是走在杂草丛生的山道上。

    刚走两步,耳边陡然响起一声尖叫,紧接着就是陌楠的大喊声:“快跑!”也许是因为陡起变故,陌楠的喊声都变了音。我急忙睁开双眼,抬头看去,却见上面数人已经被一群血色猴子团团住,足足有百十只之多,而且个个体型强健,每一只都有我们原先杀死的那只血色猴王大小。

    这一下顿时惊得我魂飞魄散,那一只血色猴王,就让我们六个人折腾了许久,这一下来了百十只,不将我们撕成碎片才怪。

    刚想到这里,蓝若影已经被数只巨大的血色猴子抓住,一拉一扯,生生被撕成了数截。钟炎的飞刀都没有掏出来,已经被一只血色猴子一把扯下了一只胳膊,鲜血顿时喷洒而出。

    拼命四郎则左冲右突,一双拳头虎虎生风,可那些血色猴子灵活异常,根本连边都沾不到,几圈下来,拼命四郎一个猴子没打着,自己身上却已经被撕得稀烂,惨不忍睹。

    陶莉莉更是惨烈,浑身上下都被抓成了血人,一只眼珠子也被挖了去,虽然依旧在挥舞手中的匕首,却显然撑不了多久了。

    陌楠拼命抓住系着我的绳子,眼神绝望的看着我,嘶声喊道:“快跑,快跑......”喊声未停,胸前陡然冒出一截刀尖来,陌楠缓缓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慢慢歪倒在地。

    而站在陌楠身后的,正是叶知秋和苏出云,叶知秋一脸的狞笑,原本娇媚的面孔上戴着半个银色面具,尽是邪恶之色,手持滴血尖刀,一脚踢飞陌楠的尸体,刀尖一指我,娇笑道:“不把你们全灭了,难消我心头之恨,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上来送死吧!”

    苏出云也狞笑道:“徐镜楼,你还是输了!”

    我一见陌楠身死,顿时肝胆欲裂,也顾不上许多了,飞快的攀升两步,只想上去找叶知秋和苏出云拼命。却不料刚爬升两步,眼前画面陡然又是一变,陌楠一张俏脸煞白,眼神幽怨,幽幽说道:“镜楼,我自从跟了你,天南海北的跑,凶险无数,今天却生死相隔,你如何忍心任由我孤零零在的阴间飘荡,反正你也报不了仇,随我来吧!我们俩在阴间依旧相依相随,可好?”

    我再抬头看去,只见拼命四郎和陶莉莉都已经倒下,尸体正被数只血色猴子围着啃咬,而叶知秋依然一脸狞笑的看着我,手中尖刀的刀尖,还在滴落着鲜血。

    陌楠又道:“镜楼,你也看到了,大家都死了,就剩你一个人了,你回去怎么向大家交代?你又能舍得我吗?还是随我来吧!一刀即可了断,省却许多痛苦。”

    我眼见众人一个一个的倒下,早已心如刀割,加上陌楠这么一鼓惑,顿时觉得了无生趣,天地苍茫,生无可恋,一反手就把匕首拔了出来。

    就在这时,上方忽然有人大喊一声:“镜楼,把眼睛闭上,别看别听,那都是幻觉,幻由心生,你怕什么就会看见什么。”却是钟炎的声音。

    我心头猛的一颤,灵台顿时恢复了一点清明,急忙闭上双眼,奋力向上攀去,双耳却无法闭上,只听见阴风阵阵,凄凄悲声,如坠地狱冥河之中,陌楠的哭声更是始终在我耳边萦绕,我只有一边不断的告诫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一边奋力拉着绳索攀爬。

    又上得两三步,猛然有人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提了起来,我急忙睁眼,却正是拼命四郎,拼命四郎完好如初,哪里是我刚才见到的那般模样。急忙转头四看,陌楠等人也是一点新伤未添,顿时放下心来,再转头向下看去,却只见到一堆乱石,十数根藤蔓而已,哪里还有什么庙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