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初引天威

    我们攀登上来这一截山路,陡峭异常,几乎呈现出七十度的角度来。而且下面云雾缭绕,视线难以及远。但我们所处之地。却清爽洁净,没有一片云雾,视野宽阔,一直到上面约百十米左右,才复见云雾漂浮。

    又一想到刚才幻觉之中所见。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说实话。刚才我真的连自杀的心都有了,现在想来。挖掉自己眼珠子还属轻的。这幻觉竟然差点要了我的命去,当真厉害。

    不提我在这后怕不已,陌楠脸上的湿布早已除去,见大家都安然到达。遂一指下方道:“这东西确实厉害。竟然能喷气成雾,雾气之中带有致幻的物质成分。只要我们一进入云雾之中,就会着了道儿。而且谁会对山上的云雾起疑心呢?自然不疑有他,着了道儿尚不自知。”

    “而这种幻觉,完全是根据个人特设,你最担心什么事儿,你的幻觉中就会出现什么事儿,你最害怕什么东西,你的幻觉中就会出现什么东西,并且厉害到可以显示具体的事物来,用以迷惑众生,比如那庙宇。”

    我听的一愣,急忙问道:“什么?那庙宇不是我们的幻觉吗?怎么又成具体事物了呢?而且现在再看,也没有了啊!如果是具体事物,怎么会消失不见呢?”

    陌楠笑道:“我这里的所指的幻化成形,并不是指实体的物质,而是指定幻化的意思,比如说,那个庙宇就是指定幻化出来的,不管谁到了这里,看见的都是那庙宇,这是那东西想让我们看到的,至于具体原因,我则不得而知。但其余的景象,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则是各不相同的,我相信你们在上来的途中,所看到的所听的,都不会一样。”

    我看了几人一眼,拼命四郎笑道:“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一大帮老鼠忽然出现,将莉莉杀了。”

    钟炎也笑了起来,说道:“我看到的最扯,看到一棵大树倒了下来,将大家都砸在了下面。”

    蓝若影和陶莉莉则没有说话,估计看到的幻象也是各不相同,蓝若影问道:“楠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和我们一起进的山,事先也没见作过功课啊!中途只不过就返回去一段路而已,怎么就忽然明白了呢?”

    陌楠微微一笑,俏脸上又出现一抹红晕,摇头道:“我哪里知道什么,凑巧来了一阵山风而已,你们可还记得,那阵山风吹过的时候,那庙宇忽然扭曲了一下吗?”

    当时庙宇忽然扭曲成那般怪异的景象,我们当然不会忘记,一齐点头,陌楠继续说道:“如果是真正的庙宇,绝对不会因为一阵山风吹过,就扭曲起来的,这一点,首先是可以确定的。”

    “所以我当时就想,那一阵山风掠过,会对什么东西造成影响呢?山石不会受影响,树木花草也不会,那么就只剩下云雾了,山风一来,云雾飘散流动,同时那座庙宇开始扭曲,两者之间,看似无关,实则相连。”

    “我又仔细看了下那些云雾,也显得相对浓厚,这才想到,问题可能是出在那些云雾之中,而这个也是我们不会注意的,所以在不知不觉之中,全都着了道儿。”

    “所以我返回到没有云雾的地方试验了一下,让你们站着别动,是为了让我能够看见你们,砍伐杂草,则是为了视线不被遮挡,要知道我们距离没有云雾的地方,不过百十米而已,我以你们为参考物体,你们肯定是没有那庙宇醒目的,如果说出了云雾只能看见你们,却看不见那庙宇了,那就说明,问题肯定是出在这些云雾上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出了云雾之后,再回首那庙宇就消失不了,而你们几个则站在一处陡坡下面,虽然有云雾遮挡,但五个人站在一起,还是分辨的出来。”

    “而我往前几步,进入云雾之中,那庙宇就出现了,金碧辉煌,十分醒目,如此反复试验数次,已经基本可以确定,问题就出在这里的云雾之中。换句话说,这里的云雾,并不是真正的水汽形成,而是某种东西制造出来的,我们现在站立的地方就没有云雾了,再往上百十米才有,那才是真正的云雾。”

    “所以我找了处泉水,湿了方巾蒙住口鼻,果然有效,只是湿水之时,差点滚落山下,弄的好不狼狈。”

    我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过来,要知道这云雾虽然不是自然形成,可一样缭绕纠错,无所不在,人总得呼吸啊!只要你呼吸,又没用是湿巾蒙面,进入云雾之中就会被迷惑,哪里还会不着道儿。

    一想到这里,不由苦笑道:“我们赶紧走吧!惹不起躲不起嘛!往上走走,远离这东西就是。”

    话已出口,陌楠已经说道:“这东西是个难缠的角色,呼吸之间吐出的气体,可以带出致幻成分的云雾,而且,本体不知道藏在哪里,也不知道大小,我们将会十分被动。”

    “我们必须要把这东西找出来杀了,刚才我们所经历的,想必刘伯温率领的那五百人马也都经历过,这玩意我都能破了,刘伯温会破不了吗?最后那五百士兵却个个自挖双目身亡,因为什么?”

    说完不等我们询问,自行解答道:“人都会有这种想法,对未知生物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认为过来了就赶紧走,我想当年刘伯温可能也忽略了这一点,最终导致五百士兵全军覆没。”

    “要知道这东西如果不愿意让我们上山的话,我们可以移动,它也会随着移动,而且这里地形对于它来说,绝对比我们有利的多,速度绝对比我们快,完全可以赶到我们前面,继续以幻像迷惑我们。”

    拼命四郎道:“这幻象也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们再来一回就是了。”

    陌楠摇头道:“刘伯温是何等聪慧之人,思虑之深远,绝对远在我之上,还带着五百精兵,实力比我们强的多了,清朝那些三十六的好手也不会是笨蛋,这些人却全都被灭了,你们想想,会是这么简单的事吗?”

    她这一说,我们几人都沉默了下来,我们想不到的,不代表别人想不到,别人想得到的,不代表我们能想到,别人不敢说,起码刘伯温能想到的,我们就不一定能想到,连刘伯温的五百精兵都折在了这里,确实不应该小瞧这幻象。

    陌楠又说道:“如果我推测没错,这东西发动的幻术,一次比一次厉害,我们刚才所过的,只不过是第一关罢了,起码还没有遇上让我们自挖双目的幻像。但是如果不管不顾,就此向上走,那就不敢保证了。”

    钟炎略一沉吟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如何才能找它的藏身之处?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东西逼出来?”

    陌楠苦笑一下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放火烧山,可这里一旦烧起来,那可不得了,山风吹动,林森木茂,想救都救不了,小则会烧了整座山,大则整个神农架都会受到牵连。”

    我一听就摇头道:“不行,这火一旦烧起来,事情就闹大了,这个办法行不通。”

    陌楠也点头道:“我也觉得这个办法不妥,可如果不这样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了,而且,具体效果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几人听他这么一说,一齐将目光看向陌楠,陌楠看了一眼道:“天雷渡劫,任何东西修炼到一定程度,都对天雷十分畏惧,你功力最是深厚,不用九亟,单以金鳞真龙之力引雷,或许可以将它逼出来。”

    陌楠这话一出口,我心头陡然一动,隐约觉得自己好像领悟了什么,却又不能完全透彻,但这个时候也不容我去多想,当下就一点头,回想三爷教过我的一些小手段,暗捏引雷诀,陡然单手一伸向天,全身力量尽出,天空陡然咔嚓一声巨响,青天白日之下,一道银蛇凌空击下,笔直击向我们所站立的位置来。

    我们几人大惊,四散而走,轰的一声,闪电直接击在山岩之上,顿时击的碎石乱飞,呼啦啦塌下去好大一片。

    我顿时愣在当地,倒并不是因为这雷电的威力,而且心里忽然想起来在梦境之中,那文士和我说的话来,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文士最后告诉我,九亟也只是一门手段,学不学,用不用,也都无所谓!当时我还不明白,现在隐约觉得,自己当时的选择,好像错了!

    拼命四郎这时则叫道:“镜楼,你发什么疯?想将我们也一齐劈了吗?拜托你耍的准一点行不,你这样搞,那东西没逼出来,只怕我们先遭雷劈了。”

    一句话刚说完,我们脚下山石忽然一阵颤动,几人急忙抽身后退,刚退得几步,只听“嘭”的一声,我们原先排队站立的地方,竟然炸裂了开来,一道青影从山石之间,云雾之中,冲天而起,直向我们几人撞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