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挖了眼睛-为婆娑游轮加更第2章

    可我们还没走出三步,身后已经一阵腥风大盛,钟炎猛然一个虎跃。人在半空中已经抽出匕首来,同时暴喊道:“大家小心。我们不去找它麻烦,这东西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我们几人早已经各自躲开,这里比较平坦,也没有树木藤蔓阻拦,虽然杂草及腰。行动起来却比在斜坡上快速多了。

    待我转过身来,钟炎已经手持飞刀和洞穴里蹿出来的东西干上了。“叮叮铛铛”好一阵响,钟炎转身掠开。眉头紧锁。显然是没占着便宜。

    我看了那东西一眼,就一眼而已,却顿时惊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只见一条巨大的蜈蚣。正耀武扬威的立在那里。对着我们几个左右审视。

    这蜈蚣足有一米来宽,六七米长。后半截身躯伏在杂草上,前半截身躯还高高昂起一人多高。千百只黑色触脚蠕动不已,看上去煞是惊心。

    更离奇的是,在这蜈蚣的背上,竟然长了两排密密麻麻的眼睛形图纹,很是恐怖。

    这大蜈蚣身上新添了数十道白痕,显然是刚才钟炎砍的,这更使我吃惊非小,以钟炎的力量,刀子砍在这东西身却只留下一道道的白痕,这是什么概念,敢情这蜈蚣的盔甲比钢铁也差不了多少。

    钟炎也意识到了这点,大声喊道:“大家小心,这蜈蚣身上刀枪难入,口中还喷毒气,口齿应该也蓄有剧毒,千万别被伤着。”

    陶莉莉接过话道:“这不是蜈蚣,这是千目虫,大山里特有的一种毒虫,外形和蜈蚣无异,只是背部有千余个眼睛图形的花纹,身体外壳坚硬无比,口齿有毒,中者麻痹不堪,生长在阴寒之地,一般的只有鞋底大小,像这么大的,也只有在神农架这种原始老林子里才有了。

    拼命四郎吼道:“管它是什么玩意,这东西怎么杀死?没有罩门吗?像这样刀都砍不动,还怎么玩?”

    陶莉莉道:“这东西是个邪虫,听说背壳上的花纹,实际都是真的眼睛,但一年才能开一目,每开一目,毒力倍增,千目全开,可摄魂夺魄,是一些修炼邪术之人的最爱。”

    “不过,这东西开眼之时,也就是它防御最薄弱的时候,鸟雀都可致其于死地,而且这玩意天敌又多,鸟雀、鼠獾、爬虫都惦记着它,所以数量也不是很多,能长这么大的,估计也就这一个。”

    陶莉莉话刚落音,那千目邪虫竟似听得懂她的话一般,身躯忽然一阵剧烈的抖动,背壳上那些眼睛形状的花纹,一齐睁了开来,千余只眼珠子在其脊背上乱转,十分骇人。

    蓝若影一见,指着那些眼睛喊道:“眼睛睁开了,眼睛睁开了,防御薄弱了,大家趁这个机会除了它。”

    陶莉莉疾喊道:“这是睁开,不是开眼,完全两回事,这东西千眼全开,大家小心......”

    一句话未喊完,钟炎忽然单手一捂眼,大喊道:“眼睛,我的眼睛......”

    紧接着我就感觉到双目一阵刺痛,就像钢针在里面乱挖乱扎一般,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痛呼出声。

    与此同时,耳边也响起了陌楠、蓝若影和拼命四郎的惨呼声,显然是都着了道儿。唯独陶莉莉大喊道:“不要盯着看它背上的眼睛,这东西邪性的很,一旦千眼全开,眼睛和它背上的眼睛对视久了,会痛到受不了的。”

    拼命四郎大吼道:“你不早说?现在怎么办?”

    陶莉莉道:“你们退后,我来解决它。”紧接着就听见陶莉莉一声娇叱,显然已经冲了上去,马上响起一阵刀风破空之声,奇怪的是,这一次只听见刀声嗖嗖,却没有听见撞击之声。

    慌乱之中,我也来不及仔细分辨是怎么回事,一手捂眼,向后面退去,只听陶莉莉不住娇喝之声离我越来越远,应该是退到了安全地段。

    而这时眼睛的疼痛感已经减轻了许多,勉强可以视物,只是泪眼婆娑,很是模糊。

    即使如此,我还是看清了场中的情景,我们距离那千目邪虫大约有十几米的距离,陶莉莉在那千目虫前方两三米处,双目紧闭,侧面细听一切细微的动静,而在她身体前后左右,各有一个手持巨大鬼头刀的阴魂,将她守护在中央。

    就在这时,那千目虫忽然动了,这一动快如闪电,疾若流火,庞大的身躯陡然升起三四米高,居高临下,一口向陶莉莉的头顶咬去。

    我顿时大惊失色,脱口喊道:“莉莉小心,在上面!”

    陶莉莉陡喊一声:“别出声。”身随音起,整个人凌空腾起,一飘两米,躲闪开来,同时单臂上伸,手腕连抖,四个阴魂呼的一下飞了起来,手中鬼头刀一起迎向那千目邪虫。

    那千目邪虫似是对那些阴魂手中鬼头刀极为畏惧,脑袋急速躲开,身下千百只脚齐动,庞大的身躯竟然被逼得向后退了两步。

    陶莉莉一跃之力用尽,身形悄无声息的落下,微蹲立起,继续闭目侧面,将周围一切细微之音尽收耳中。

    这一下我大为佩服,陶莉莉的本事真不是盖的,这一手盲听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得出来的,没有一定时间的锤炼,修为达不到一定的高度,心静不下来,都不可能施展的如此精准速捷。

    在这一点上,我们都不如她,她修炼的本就是通灵之术,讲究的就是静心,心静才能通灵,而我们和她一比,则都浮躁的多。

    而那千目邪虫似是大为光火,前半截身躯再度提升到两米左右,方桌般大小的脑袋,对着陶莉莉乱晃,一对弯刀一般的鳌齿开开合合,泛着黑亮黑亮的光泽,千百只脚上下挥舞,再度向陶莉莉扑去。

    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都没有出声了,出声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扰乱了陶莉莉的听觉。

    那千目邪虫一动,陶莉莉就手一挥,四个阴魂挥刀迎上,对着那千目邪虫就砍,全都是又准又狠,顿时带起四道阴风。

    那千目邪虫身坚似铁,却不敢让那些鬼头刀砍中,身形疾缩,伏与地面杂草之上,向前急蹿,一对鳌齿对着陶莉莉的腿就叮咬而去。

    我不由得又是一惊,正要出声提醒,陶莉莉却像浑身上下也长满了眼睛一般,陡然拔地而起,半空中一个翻身,头下脚上,直冲而下,那四个阴魂嗖的一下和她合并到一处,四把鬼头刀连砍,对着千目邪虫的脑袋纷纷劈下。

    “好!”我实在忍不住大声喝起彩来,陶莉莉这一招看似简单,实际上反应、速度、弹跳力、平衡性、准确性以及通灵术的应用,都必须掌握的恰到好处才行,更何况,陶莉莉还是闭着眼睛完成的,这更是难上加难。

    我喝彩声尚未落音,那千目邪虫脊背上的眼睛忽然开始急速的睁开闭合,连续不止,脊背上那些花纹在急剧的开合动作下,好像也在不停旋转一样,我还没来及闭目,眼睛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

    这种疼几乎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我仿佛能感觉到眼睛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溶解,从眼帘开始,一点一点的腐烂,并且迅速向眼球发展。

    耳中就听到拼命四郎悲吼道:“不好,我的眼睛可能中毒了,感觉正在一点点的腐烂,眼睛应该是瞎了。”紧接着其余几人的惨呼声也响了起来,显然都是和我一样的症状。

    他们这一喊,我心中更慌,这荒山野林的,眼睛一旦真瞎了,那也就只有等死了,必须尽快想办法救治。谁知道办法还没想出来,这眼睛已经越来越疼,我甚至都能感觉到眼球已经爆裂开了,伸手抹了一把,湿湿的,热热的,应该都是血液。

    这时陶莉莉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挖了眼睛,快!不然整个人都会被腐蚀了的,快挖了眼睛......”

    我一听,心头顿时一愣,陡然想起上山之前,陌楠曾经一再交代过,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能挖了自己的眼睛,心头顿时灵光一闪,急忙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不要挖眼,是幻觉,我们又中了幻觉了,千万不要挖眼。”

    这神智一恢复,眼睛的疼痛感顿时消失,我急忙揉了揉眼,发现全是泪水,睁眼看去,却见陶莉莉正诧异的回头看着我们,喊问道:“什么挖眼?挖谁的眼?”

    而那只巨大的千目邪虫,则已经退开两三米远,脑袋上多了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的血肉来,一股白气呼呼往外喷,显然刚才陶莉莉那一击已经伤了那千目虫。

    我这一声喊,也使钟炎等人清醒了过来,一个个面色恐惧之极,相信他们也和我经历了同样的幻觉,要不是我及时出声制止,在那种情况下,说不定真能挖掉自己的双眼,以求自保。

    陌楠也醒悟了过来,上前一步,目光一扫四周道:“大家小心,那幻蟾也躲在附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