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军师风范

    陌楠又道:“我们刚才都经历了差点自挖双目的险境,想来刘伯温那五百士兵的眼珠子被挖,应该也是在这里发生的。对不对?”

    我们又一齐点头,根据刚才的经历来判断。刘伯温带来的那五百人的眼珠子被挖,应该也是和我们一样的遭遇。

    陌楠继续说道:“那么,问题就来了,这几百人的尸体,是什么东西丢下山去的?”

    说实话。在陌楠提出这个疑之前,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陌楠这么一提,确实感觉有点不对味儿。

    陌楠这时像极了一个军师。一副运筹帷幄的风范。看了我们一眼,说道:“情况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千目邪虫的出现,使那些人乱了阵脚。这个时候幻蟾利用幻术。使他们挖了自己的眼珠子,瞎了双眼的人。就算再多,应该也不是千目邪虫的对手。会被尽数杀死。”

    “然后,就会有另一个生物出现,将那些尸体都丢到山下去,而且是在固定的地点,所以尸体才会都堆积在那个沟壑之中,我这样假设是可以成立的吧?”

    我们又是一阵狂点头,陌楠的心思太慎密了,只要给她一点点的线索,她都可以分析出最贴近真相的可能性来。

    陌楠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只幻蟾在以为我们死了之后,曾经鸣叫过一声,我们随后将其杀了,过程虽然繁琐,实际上并没有用多少时间,紧接着这山上就传来了巨吼声,你们就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钟炎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诧声问道:“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山上的动物还懂得互相合作不成,我咋听你这么一解释,感觉这里就像是一条专门把活人制造成尸体的流水线呢?”

    陌楠闻言,抬头向上,看了一眼云雾缭绕的山峰,脸上忽然呈现出一种极其沉重的表情来,涩声道:“只怕不是流水线,而是整个生产车间,这座山峰即是神农架的一部分,又单独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自然生态,小动物们还好,一些处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灵,是不会欢迎我们人类进入的。”

    我也听出来道道了,嘴中一阵发苦,问道:“楠楠,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话刚落音,山上吼声又起,一声刚落,一声又起,竟然连吼四五声,只是和刚才那声巨大的嘶吼声比起来,好像声音小了许多,而且也没有那么雄厚。

    但是声音这次响起的地方,已经比上次近了许多,看样子这东西正在山林之中快速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远远不是我们可比的。

    吼声一起,陌楠就面色一变,疾声道:“走,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这声音分明是向我们这里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几人也都明白陌楠说的在理,纷纷起步就跑,寻了处稍微好攀登的地方,迅速的向山上爬去。

    几人刚攀爬了有十来米左右,只听上方一阵大乱,到处都是树枝藤蔓被折断的声音,分明是有东西顺着山林狂奔而下,而且为数还不止一个,大家急忙躲到树后石旁,先看清楚情况再说。

    我刚躲到一颗大树之后,四五团白影已经从我们几人藏身的树顶上跳跃而过,带起四五股劲风,“呼呼”之声不断,落在下面平台之上,昂头一阵嘶吼,纷纷站直了身形。

    这一站直了身形,我们顿时大吃一惊,顺这树木缝隙看的清楚,这是四五只浑身长满雪白长毛的巨猿,个个身高足有两米,眼神泛着凶光,面容带着凶气,肩宽臂长,獠牙外露,尾部无尾,健硕雄壮。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前面那只血色猴王虽然体型也有这般大小,但健硕程度却远远不及这些白毛巨猿,而且这些白毛巨猿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戾气,显然不是善类,其厉害程度,只怕不是那只血色猴王能比的。

    更要命的是,血色猴王只是一只,这白毛巨猿一来,却有四五只之多。

    这一看清楚了,心头不由得暗暗侥幸,那只血色猴王就费了我们几人不小力气,方得以除之,这又来四五只更厉害的白色巨猿,要不是陌楠反应的快,我们现在肯定和这些家伙正面遇上了。

    刚想到这里,那四五只白毛巨猿已经发现了幻蟾和千目邪虫的尸体,顿时又是一阵捶胸嘶吼,直带得附近杂草都晃荡不堪,气势甚是骇人。

    我不由的心头又是一紧,看了一眼藏在另一颗树后的陌楠,递了个询问的眼神过去,意思是问这些白毛巨猿不会找过来吧?陌楠苦笑着一耸肩,双手一摊,显然她也搞不清楚状况了。

    可接下来的情况,却大出我们几人意料之外,那四五只白毛巨猿竟然纷纷抓起幻蟾的千目邪虫的尸体,走到那巨大的洞穴门口,一使劲抛了进去。

    由于那千目邪虫被陶莉莉切成了十几节,几只巨猿来回跑了两三趟,宛如清洁工一般,将所有的尸块都清理的干干净净。

    清理完尸块之后,四五只白毛巨猿昂头对着山顶一阵嘶吼,随即坐在草地上,大鼻孔“呼呼”的喘着粗气,并没有要寻找我们的意思。

    几只白毛巨猿嘶吼完毕之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就坐在哪里不知道等待什么,它们不动,我们也不敢动,一动必定会被发现,如果没有必要,我们谁也不愿意和这些白毛巨猿发生冲突。

    好在不一会,山顶也传回一声吼声,那四五只白毛巨猿一听,顿时如同一阵风一般,跃上林木,在藤蔓和树木之间跳跃前行,一跳一跃之间,起码都是数米远,动作极其灵敏,眨眼已经消失在山顶上方。

    一直等到那几只白毛巨猿完全消失不见,我们几人才敢走出藏身之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愣在当地,傻子都能看出来,那几只白毛巨猿是受那声音控制的。

    以那几只白毛巨猿的实力,我们对付起来,只怕也得很费点手脚,却依然要受那声音控制,那么可想而知,那声音的主人,又何其厉害!

    我们从上山初时到现在,连神仙木在哪里都不知道,却屡遇危险,好不容易才斩杀血色猴王,除了千目邪虫和幻蟾,本以为能喘一口气了,可白色巨猿的出现,使我们明白了,目前我们所遇到的,不过是些打前锋的小卒子罢了,真正的厉害角色,我们还连边都没摸着。

    拼命四郎思想最是简单,一跺脚,首先打破闷局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这条命就丢在这里,这里山险峰峻,云淡风清的,倒也不失为一处埋骨佳所,能葬在这里,也算我们上辈子积了大德,总比死了烧成灰装在一个小盒子里强。”

    说完转身就走,我们几人也默默跟上,即使明知道前方凶险莫测,现在的我们也不会回头,有时候,人总得做出选择,不管是有关于事业、爱情,还是有关于生命将在哪里终结。

    陌楠却始终皱着眉头,一副心思重重的模样,我忍不住问道:“楠楠,你在想什么呢?”

    陌楠道:“我在想,这些白毛巨猿究竟会听命于什么东西呢?要知道像这么大体型的巨猿,可不是一般的凶悍,狮子老虎见了它们,估计都得绕着走,何况还是四五只在一起。”

    “再说了,这神农架中,也没有听说过有狮子老虎之类的大型凶猛野兽,就算有,一两只的也不是那些巨猿的对手,究竟还有什么东西,在这个生态圈中,还能凌驾于白毛巨猿之上呢?”

    我笑道:“别想了,这神农架可是原始老林,里面隐藏的东西海了去了,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完全掌握其中秘密的,洪荒时期的东西说不定还有呢!”

    “比如那幻蟾,那玩意还是史前生物呢!再说那千目邪虫,莉莉说那玩意一年才开一眼,那家伙全身千眼全开,起码也得千把年,往小里说是珍奇异兽,往大说这些东西都是妖怪级别的。”

    陌楠接过话道:“正是如此,我才有点想不明白,按理说,白毛巨猿虽然凶悍,却毕竟不是洪荒物种,最多比那血色猴王高出一个等级来,那千目邪虫却是正经千年异物,幻蟾更是远古遗留的灵物,如果是按年代划分,这两个怎么也该在白毛巨猿之上才对。”

    “但是,我们所看到的却完全相反,血色猴王之后,幻蟾就出现了,紧接着就是千目邪虫,这两个洪荒异兽,反倒成了生活在生态圈底层的成员,那些白毛巨猿却直接听命与山顶上的吼声行事,这和常理不大符合。”

    说到这里,陌楠略一沉吟,又接着说道:“所以,我怀疑,这种现象,会不会是和神农架一种特殊现象有什么关联,如果真的有关联,那么其中关键的点又在哪里?我们只要能找出关键处来,也许,那些白毛巨猿能听命与我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