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连杀双凶--为婆娑飞机加更第2章 !

关灯
护眼
    那丁老四闷哼一声,愤然转头,站到一边不在说话。那甲秃头又继续说道:“如果换成我是丙老三,你也要如此对我。我可以死,却不能落入对方手里,师父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一句话说完,悠然站到一边。观看起场中陶莉莉和那妖娆少妇的打斗来。

    我心中顿时冒起一阵寒意,这甲和丙两人。份出同门,却没有一点人情味。真不知道深井老大究竟是怎么教这些家伙的。

    场中陶莉莉已经和那妖娆少妇激斗到了白热化。两人已经完全被鞭影围裹,只听鞭声呼呼,根本看不清人影了,我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妖娆少妇陡然跳出战局。猛然一甩手中九节鞭,鞭身陡然变成一条直线。鞭当枪使,直刺陶莉莉。眨眼已经到了陶莉莉面前。

    陶莉莉手一挥,一名阴魂落在她身前,横刀一扫,正挡住那九节鞭,另外三个阴魂则同时飞起,三把鬼头刀一起砍向那少妇。

    我顿时一喜,陶莉莉占了上风,我自然高兴,说实话,陶莉莉能一刀砍死那个妖娆少妇,我才开心。

    谁知那妖娆少妇却忽然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来,紧接着“波“的一声,九节鞭头竟然爆了开来,一股黄色烟雾顿时弥漫而出,瞬间将陶莉莉笼罩其中。

    拼命四郎顿时大惊,纵身就蹿了出去,却被钟炎一把抓住,又拉了回来,沉声道:“沉住气,莉莉不是莽撞的人,你这样蹿上去,反而会分她的心。”

    拼命四郎那脾气,哪里忍得住,还是想蹿过去帮陶莉莉一把,奈何肩头被钟炎抓着,只好在一边干着急。

    那妖娆少妇一见陶莉莉中了她的诡计,娇笑道:“碧眼陶三,也不过如此,丙老三死的真冤,要不是色迷心窍,怎么会少了一条腿,不少一条腿,也不会被甲老大索了命去。”

    接着面色一变,恨声道:“不过老娘可不同,怜香惜玉的事可没我的份,这软骨散一出,任凭你是大罗金仙,也得随老娘宰割。”

    话音刚落,在那少妇的身后,陡然出现了一个红衣童子,脸上挂着一丝狞笑,陡然一伸手,手掌嗖的一下插进那妖娆少妇的后腰之中,那妖娆少妇面容顿时一僵,脸上一片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红衣小童手一抓,就听咔吧一声,那少妇的脊柱已经被他生生抓断,同时一名阴魂已经蹿到,一刀砍下,呼的一声,那少妇的脑袋已经飞到了半空之中。

    陶莉莉这才缓步从黄色烟雾之中走了出来,一直走到我们身边,身子一软,歪倒在地,显然她虽然施展出了致命一击,但或多或少也吸入了些许那些黄色烟雾,无力再支撑下去了。

    拼命四郎急忙抱起陶莉莉,将她交由蓝若影照看,生怕对方的人趁着陶莉莉不能动弹,再施以暗算。

    甲乙丙丁连输两阵,连死两人,剩下两人再也忍耐不住,一起闪身向走了一步,陌楠一见,急忙冷笑道:“怎么?输不起吗?要来群殴了?”

    那丁老四一愣,随即看了一眼甲秃头,沉声道:“大哥,你替我压阵,这几个人交个我就行。”言语之中,丝毫没有把我们放在眼中的意思,说完举步就走,却不料甲秃头一伸手,拦在丁老四面前,笑道:“老四,要是以往,我真不拦你,不过这回,你得先让哥哥一次。”

    说完话也不管丁老四是否同意,几步跨到那妖娆少妇的尸体处,一脚踢开那少妇的尸体,看的我心头又是一寒,那甲秃头却像根本不在乎一样,对着我们几人道:“你们放心,我们输得起,接下来,由我来向哪位讨教讨教。

    拼命四郎身形一振道:“该我了。”

    话一出口,正想上前,却又被陌楠一把拉住,摇头道:“这一轮依旧没你什么事,你还是等着和丁四拼一场吧!这位甲老大,自从一到场就一直瞄着我,我要是不出去,他该多失望啊!”

    那甲秃头“呵呵”一笑道:“幻影玉兔,冰雪聪明,果然盛名无虚,我确实一来就瞄上你了。当然,并不是我对你有成见,只是个性使然,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认为脑子远远比身手更重要,而你明显是你们几个之中最聪明的一个。”

    陌楠一边迎上去,一边笑道:“过奖了,陌楠愚钝,根本谈不上聪慧一词,这次本来不该在你面前班门弄斧的,只是阵营对立,身不由己而已,等下动起手来,还请甲老大手下留情才是。”

    那甲秃头双眼一眯,笑道:“不必过谦,你一开始就用言语激住我们,让我们不好意思围殴你们,已属不易,又指挥得当,用人适应,连赢两阵,说实话,我真心佩服的很啊!想我当年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哪里有你这般聪明。”

    两人一边说着客套话,脸上都挂着假笑,一边走到对面站定。

    我耐着性子等他们礼数完毕,一心只想他们快点开打,陌楠虽然是我们这边较弱的一环,但天生聪慧,脑子灵活,身法又快,怎么也能把秃头胖子解决掉。

    谁料两人客套完毕,那秃头胖子又一伸双手,劈空打出两拳,又抬起腿来,虚踢两脚,笑道:“我们四人的功夫,都不是三十六门的,我练的全在手脚上,学的是岳家拳,练的是北派弹腿。岳家拳招式简单,也讲究虚实结合,进退有序,真真假假,快速多变,实战性极强,下盘以柳叶桩为主,特点是脚踏中门,左右兼顾,桩沉步稳,攻防皆备。”

    “北派弹腿则以快速屈伸出以激力,如弹射之势而得名,发腿急速,以大腿带动小腿,集力与足,节奏明快,刚劲有力,干净利落,爆发力强。练武之人有一说法,手是两扇门,全靠腿打人,你今天可要小心了。”

    我听的一愣,这甲秃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哪有还没动手就先把自己擅长的功夫先交了底的?要知道这可是生死相拼,不是道上朋友间的交流切磋,你把自己的底子先交代出来了,对方就会有了防备,这样还能赢才怪。

    当然,除非他的功夫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使别人知道他的招数,一样抵挡不住,那另当别论,不过我可没看出来这个又矮又胖又秃的家伙能有这造诣。

    当下我心头一阵窃喜,这秃头胖子自爆家底,无疑大大加大的陌楠的胜算,以陌楠的聪慧,只要稍加小心,一定能赢得了他,这样一来,我们就赢了三局。

    谁知道陌楠竟然微微一点头,也笑道:“甲老大如此磊落,陌楠哪敢藏私,陌楠不擅拳脚,只会一点纵 横的阴阳手法,特点是刚柔兼并,轻沉皆有,招式虚实分明,周身圆活连贯,发力与腰,逢转必沉,当初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而已,并没有深得精髓,今天无奈,赶鸭子上架,只好拿出来现丑了。”

    我顿时脑袋一蒙,陌楠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而且听她的意思,好像也没准备施展身法上的优势和幻影术,这是闹哪出?

    不提我在一边干着急,场中两人介绍完毕,终于亮开了架势,甲秃头一拉弓箭步,两手一横一曲,看上去还真有几分架势,可惜我不知道什么岳家拳、北派弹腿都怎么玩的,是不是起手式也看不出来。

    陌楠也抬起左脚,顺地分开半步,双手慢慢前举与肩同高,屈膝微蹲,一手缓缓抽回一半,看上去姿态很是优美,但哪里有半点的杀气,倒更像是公园里老头老太锻炼身体的招式。

    陌楠架势刚一摆好,那甲秃头就发动了攻击,箭步上前,一拳直打陌楠面门,陌楠抽腿一闪,甲秃头后腿抽上,激弹而出,直踢陌楠小腹,陌楠双手向下一压,挡住这一踢之势,两人一攻一防,就像早就演练了无数遍的表演一般。

    谁知道就在陌楠双手下压,挡住甲秃头一踢的之时,那甲秃头却伸手一抹脑袋,猛的暴喝一声,对着陌楠的脸庞,一头就撞了过去。

    陌楠这时双手正压在甲秃头的腿上,还没来及抽出来,同时上身微微前倾,空门大开,就像自己把脸凑过去让人家撞一般,我顿时大吃一惊,脱口惊呼道:“小心!”

    话未落音,陌楠忽然一偏头,一手依旧抓着甲秃头的腿,一手一反,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出来,一匕首由下斜上刺去,甲秃头的脑袋正好撞到,一匕首从口中刺了进去,生生将甲秃头那声暴喊堵了回去,匕首尖从脑后勺穿了出来。

    我顿时呆在当场,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一下与其说是陌楠刺了甲秃头一刀,还不如说是甲秃头自己张嘴把陌楠手中的匕首吞了进去更为贴切,两人的每一招每一式,一直到结局,看上去完全就是演练了无数遍的结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