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故意送死-为婆娑飞机加更第3章 !

    陌楠一招得手,匕首也不要了,抽身急退。边退边说道:“甲大哥,对不住的很。我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你的功夫不在拳脚上,而在头上,脑袋练到这般油光滑亮,想必是铁头功之类的功夫。所以。你说什么岳家拳、北派弹腿,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想引诱我将注意力放在你的拳脚上。然后你又故意连使两招造成和我贴身近战,逼我露出空门。想一击得手。可惜啊!从一开始,我就算定了你会出这一招。”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照着你的计划走,见招拆招,心中却一直防着你的脑袋。匕首早就藏在袖中。就等着你自己撞过来。结果果然如我所料,你逼我中门大开之后。就一头撞了过来,正好中了我的计策。”

    说到这里。陌楠已经退到了我身边,叹息一声道:“不过,你向我隐瞒了你真正的杀手锏,我却没有隐瞒什么,拳脚功夫我确实不精通,匕首也只是普通的防护之物,只是算计的准而已。”

    “其实,以你的拳脚,如果不使铁头功,我就必败无疑了,可你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没理由不施展,所以,我赢了,你输了。”

    一句话说完,那甲秃头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苦笑,一反手抓住插在口中的匕首把柄,一带力抽了出来,含混说道:“聪明......”两个字说完,手一撒丢了匕首,转身向丁四走去,走了两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再不复动。

    这时我总算回过味来了,陌楠这脑子实在太好了,我都想不出该用什么词语去赞美她了,蓝若影虽然也是使诈,却先将自己累个半死,陶莉莉虽然也赢了,却也中了对方的算计,论手段,陌楠远不如蓝若影和陶莉莉,却赢得最是轻松,实在不能不佩服她。

    而且一击得手,立即全身而退,以免被甲秃头临终反扑,不贪功,不冒险,知道分寸,懂得进退,实在难得。

    我刚想到这里,拼命四郎忽然暴喊一声,呼的一下就蹿了出去,吓了我一跳,一抬头,却见那丁四已经十分豪勇的冲了过来,目标正是拼命四郎,拼命四郎本来就是个炸药桶,见火就炸,当然毫不示弱的就冲了上去。

    两人全都是身材魁伟之人,那丁四略高半头,拼命四郎却更矫健一点,两人一照面,就是硬碰硬,双方的拳头啪的一声击在一起,纷纷后退两步,拼命四郎哈哈大笑道:“痛快!”

    一声喊完,立即挥拳再上,又是硬碰硬的招数,两人皆不防守,互换一拳,拼命四郎一拳打在丁四左肩之上,丁四一拳打在拼命四郎的左肩之上,两人“蹬蹬蹬”又是连退三步,这次则一齐大喊道:“好力道!”

    两人对视一眼,再次挥拳而上,速度更快,力量更巨,“轰”的一声撞在一起,依旧不躲不避,不遮不挡,再次互换一拳,拼命四郎一拳打在丁四的胸前,丁四同样一拳打在拼命四郎胸前,这次两人先是一起后退三步,接着站定不稳又后退两步,最后一起摔倒在地,双方口鼻之中,都流出血来。

    两人一摔倒,立即同时起身,同时“哈哈”大笑,同时对着对方一挑大拇指,同时喊道:“好汉子!不打了!”

    我们更是一愣,说实话,对于他们两人的对决,我在脑海里假设过无数个可能,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种结局。不过这样当然是最好的结局,丁四虽然也是甲乙丙丁中的一名,却是让我最有好感的一位,为人也很是豪爽,和其余三人完全不同。

    丁四抹了一下鼻息间的血迹,对拼命四郎笑道:“单以拳头论,我赢不了你,你也赢不了我,你可信?”

    拼命四郎也笑道:“正是如此,你我二人,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抗击打能力,都一般无二,打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丁四笑道:“如果你用上破风锥,我就输了,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不用手段,你也不会使用破风锥,而我的兵器就是拳头,偏偏我的拳头赢不了你,所以,再打下去,也没意思了,不如留条命,逍遥快活去。”

    拼命四郎笑道:“好,你自顾离去,山水有相逢,你我将来再见,必定一醉方休。”

    丁四点头,又是“哈哈”一笑,转身走到苏出云面前,一抱拳道:“苏兄弟,还请转告师父,甲乙丙丁从此除名,再也没有甲乙丙丁这四个人了。”

    苏出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眼丁四,一侧身让了开来,丁四对他一点头,昂首阔步走过,直向山下踏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却提了起来,生怕苏出云这个时候忽然给那丁四一刀,丁四是深井的人,可此举无异于公然对抗深井老大的命令,苏出云完全有理由一刀将他杀了。

    苏出云始终没动,可叶知秋动了!

    仅仅动了一下手指头!

    叶知秋手指头一动,那丁四正在大步而行的身体忽然就顿住了,随即仰面倒下,人一摔倒在地,一张脸已经黑紫一片,眼见不能活了。

    甲乙丙丁四个人,一个也没剩下。

    苏出云则一直冷冷的看着我,那目光,就像刀子一般,而对于其他几人,对他来说就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我也冷冷的盯着苏出云,目光如果可以杀人,只怕我们两都已经死上数百次了!

    苏出云忽然冷笑道:“怎么?镜楼弟弟,你是不是觉得,现在是杀了我的好机会?”

    我毫不犹豫的一点头道:“不错!我正有这个想法。”

    苏出云微微摇了摇头道:“你杀不了我!如果你可以使用九亟,我或许会输,但我一样可以逃得掉,可你现在不能使用,你必定会输给我。”

    我也摇了摇头,沉声道:“未必!”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真有点底,引雷那一次,虽然没击中正主儿,却让我产生了一个十分疯狂的想法,不管九亟是徐家跟谁学来了,都是人创的,别人能创出九亟来,我为什么不能创出别的手段?

    这个念头一在我脑海之中生根,立即发芽,开始疯狂滋生!

    但我也确实是没准备好,这仅仅还只是个想法,甚至连一招我都没想出来。

    这时陌楠却忽然微微一笑道:“苏出云,你让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在黄河暗算朱国富,我可以理解为你想向上爬,在龙溪地下,送金乌石给镜楼,也可以解释成想下毒害镜楼,可现在又将甲乙丙丁送来受死,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你不要说你是带甲乙丙丁来抢金乌石的,这一块金乌石如果真的存在,也是对应你的白额金虎,我相信,以你的为人,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而你不说,我们也不知道这天柱峰上还有一块金乌石,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在故意将金乌石送给镜楼?而且还在不断削弱深井的实力呢?”

    陌楠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惊,仔细想想,这苏出云的行为,确实十分奇怪,处处跟我作对,为了杀我,甚至舍弃了苏家,投入了深井,却又三番两次做出对深井不利的事来,这次甲乙丙丁之死,他更应该负全部责任,要知道一开始他们就一起上的话,我们必输无疑,他却让甲乙丙丁一个一个上,最后还让叶知秋毒死了丁四,这家伙的行为,确实让人看不懂。

    但是,他又是确实想杀了我,他每一次看我的眼神,都透露出一种十分强烈的杀意,就和我看他的眼神一样,我们俩个,好像天生就是死对头!

    苏出云微微一笑道:“你猜呢?陌楠,你不一向都聪慧灵敏吗?猜猜看。”

    陌楠忽然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出云道:“那我就猜猜,是你苏家背后之人的授意?而你,也想进入天宫?”

    苏出云又微微一笑道:“也对也不对!”

    刚才丁四一死,拼命四郎的眼中,就已经喷出怒火来了,他和丁四打了一架,倒有点惺惺相惜之意,如今一听苏出云尽说些模棱两可的话,顿时跳了起来,手一指苏出云道:“管你有什么目的,先杀了你,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苏出云仿佛根本就没把拼命四郎放在眼里,抬头看了看山峰之上,悠然说道:“你们杀不了我的!不但杀不了我,你们几个,可能没几个能活着离开天柱峰的。”

    一句话说完,忽然转头对我们诡异的一笑道:“你们要当心了!山神爷已经出现了!”

    话未落音,陡然一阵地动山摇,山顶之上响起一阵阵的嘶吼,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疾,嘶吼声中,满是狂暴和残戾的气息,听得我们几人一阵心头发寒。

    嘶吼声一落,一阵阵尖嘶鸣叫之声又起,就像动物园大聚会一般,无数种动物集体发声,声势煞是骇人。 紧接就是各种凄厉之极的惨叫声,整个山顶乱成了一锅粥,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