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金甲山神

    山顶声音尚未停息,忽然“轰”的一声,旁边山壁之上。陡然裂开一个大洞,一阵碎石乱飞。我们顿时大惊,一边纷纷躲避碎石,一边举目看去,却见一尊足有两米五六左右的金甲人形物体,正从山壁之中大踏步而出。每走一步,都轰然有声。声威甚是骇人。

    这东西一出现,苏出云就大笑道:“金甲山神出现了。你们玩吧!我可得失陪了!”

    话一出口。叶知秋忽然一挥手,直接撒出一片红色烟雾,瞬间弥漫开来,我们惧其毒术。也不敢闯入。山风一吹,烟雾一散。苏出云和叶知秋已经不见了人影。

    陌楠眉头一皱,向上看了一眼。还未说话,那从山壁中破山而出的东西就大吼道:“尔等凡人,还不速速下山!”

    我转头看了一眼,这东西头带巨型金盔,面目被金色面罩完全遮挡,身穿金色盔甲,下身金鳞护腿,足蹬金色登云战靴,全身上下,金光灿灿,加上体型高大异常,又破山而出,威势迫人。

    那金甲巨灵一边大步跨出,一边说道:“本山神镇守此处千百年,每逢大乱,必有汝等凡夫俗子身影,破坏自然平衡,挑起诸多事端,多数因果皆在汝等,本山神秉着神人两界互不相犯的戒持,一忍再忍,速速退下山去,本尊不追究与汝等!”

    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挡住了我们几人上山的道路。

    我们几人对视了一眼,当然不会相信真的会有什么山神,无非是深井中人耍的手段,不然哪有这般巧法,苏出云刚提到山神,就真的有山神出现,他又不是玉皇大帝。

    我们都清楚,苏出云已经抢先了一步,他本身就负有对应这里金乌石的金额白虎,和金乌石有感应,极方便搜寻那金乌石,再不追上去,只怕会被他捷足先登,我们必须尽快解决了这家伙,追上去才是。

    当下我就暗暗提力,准备率先发难,陌楠却忽然对我一递眼色,微微一笑道:“你真是山神?”

    “大胆!”那金甲巨灵猛然一声大吼,直震得我双耳一阵嗡嗡发响,:“竟然怀疑本山神的身份!吾乃玉帝朱笔钦点,金甲山神是也,岂容得尔等不信!”

    此话一出,陌楠就笑道:“你说你是山神,我们也没见过,光从石壁中蹦出来唬不住人啊!我有两根雷管也能办到,穿上这身盔甲我也像山神,又没有什么证明之物,谁知道是真的假的。”

    那山神猛一跺脚,地面两块碎石被生生踏进了泥土之中,哇哇一阵大叫之后,气恼异常道:“你要如何证明?”

    陌楠一听,顿时笑道:“你若真是山神,必定知道我们为何而来,你能说得出来,我就信你三分。”

    那山神“哈哈”一阵大笑道:“区区乳口小儿,竟然也考较起本山神来了,你们此来,无非是为了当年刘伯温藏在山上的那块金乌之石,世人愚昧,妄想得窥天宫,窃取秘境仙术,却不知那些物事本不属于人世间,更不识天之威,地之怒,当真幼稚。”

    陌楠又是一笑道:“算你说的对,可我还是只能信你三分,你若是能知道那金乌石藏在何处,山顶为何忽然发生骚乱,我才会真的信你。”

    我们当然明白,陌楠是想套出金乌石的下落,不过我估计没戏,苏家兄弟俩一向一出现都是一起,刚才只看见苏出云,没见到苏振铭,如果这金甲山神是苏振铭所扮,凭苏振铭的心计,怎么会识不破这点小手段。

    果然,那金甲山神立即吼道:“乳口小儿,竟想诳我说出金乌石隐藏之处,将汝等凡夫俗子的伎俩把戏施于本山神身上,当真可笑。”

    陌楠却又笑道:“我们都知道的东西,你却不知道,还敢自称自己是什么山神,你才可笑,赶快把那身盔甲脱了吧!看起来可不轻,怪替你累的慌的。”

    那金甲山神顿时大怒,巨大的身躯一阵摇晃,怒道:“谁说本山神不知道,山顶骚乱是因为有人误闯入白木神树的范围之内,那人目的和你们相同,也是冲着那金乌石来的,可笑的是,区区凡人竟然妄想取得金乌石,想那金乌石有白猿......”

    说到这里,那金甲山神陡然停了下来,转头对着我们的方向扫了一眼,怒道:“那人和你们是一起的,是也不是?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金乌石的隐藏之处,还敢骗我。”

    “尔等凡人,还是别想染指天宫的好,那个世界的物事,不是尔等惹得起的,本山神有戒持在身,不能对凡人施展杀戮,不然一脚一个如踩蝼蚁,还是速速离去吧!”

    说完也不在等陌楠回话,大踏步走向左边山体,每一步足以改我们三步之遥,落地有声,片刻远去。

    这金甲山神一转身之时,我已经想动手了,陌楠却忽然拦住了我,对我们摇了摇头,示意大家不要动手,等那山神消失在苍茫荒林之中,再不复见,才问道:“镜楼,如果让你穿着刚才那套盔甲,你能不能撑得起来?穿上后,还能不能活动?”

    我略一沉思,说道:“那身金甲看上去不轻,如果让我穿,绝对不能时间太长,不然体力吃不消。”

    钟炎也点头道:“确实,那身盔甲太过笨重,一般人如果长时间穿着,体力会消耗的厉害,别说走动了,就算穿着站着不动,估计都够呛。”

    陌楠点头道:“镜楼身负金鳞真龙五成力量,仍旧无法长时间穿戴这身盔甲,这人却穿着盔甲在这大山里行走自如,单凭这份力量,只怕我们就对付不了,此人功力深厚异常,既然不想和我们动手,我们还是不要主动招惹的好。”

    我眉头一皱,陌楠分析的在理,只是此人这般厉害,却不知道是谁,当下问道:“那这人会是谁?苏振铭没有这份能耐。”

    陌楠忽然抬头向山上看了一眼,一张俏脸上隐现担忧,说道:“这人的身份,我也猜不透,开始我也怀疑是苏振铭,可一看那身盔甲,我就知道不是他了,苏振铭比这人差的太远了,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我没猜错,闯上山顶引起骚乱的那个,才是苏振铭。”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此人说话半真半假,出现的又这般及时,变相掩护苏出云离开,必定是和苏出云一伙的!他装作说漏嘴,故意透露出金乌石在山顶的消息给我们,就是想让我们去山顶,目的无非是想引我们去和山顶之物争斗,他们好渔翁得利。”

    说到这里,陌楠又看了我一眼道:“这苏出云极不简单,他不但背后有深井老大撑腰,又是苏家独子,身边有苏振铭、叶知秋这样的阴险人物帮他,本人更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厉害角色,目的很不单纯,这番故意透露出金乌石的下落,我们明知道是个坑,还不能不跳。”

    “现在山顶上已经没有了动静,我相信苏振铭一定没有得手,不然不会这么安静。至于那山神提起的白木神树,应该就是藏金乌石的地方,我们要尽快上山,不管苏出云到底是什么目的,金乌石我们必须抢到手。”

    我们几人互相对视一眼,都知道陌楠说的对,蓝若影和陶莉莉也恢复了许多,纷纷站起身来,一齐动身向山上走去,个个想法应该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快点寻到金乌石,至于神仙木,倒显得不重要了。

    人在动力鞭策之下,能激发出许多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潜力,我之前每一次抬头看向山顶,都觉得山顶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两条腿也越来越是沉重,现在却忽然就有了精神,大家互相扶持,一口气就上了千把米。

    一直到了一处坡度相对平坦的地方,几人再也无法支撑,纷纷停下,或依靠在树上,或就地坐在落叶上,一个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都累到了一定的程度。

    这密林行军和平地行走,完全就是天壤之别,脚下落叶厚及盈尺,杂草荆棘遍地都是,上面枝叶繁茂,遮天蔽日,中间藤蔓缠绕,交错纠缠,如同一张硕大而又迷乱的蜘蛛网一般,要不硬开一条路出来,根本就无路可走,何况还山陡坡斜,几乎全是呈六十五度角上行,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几人刚喘得几口气,下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几人立即警觉,纷纷条件反射般弹跳而起,抽出兵器,靠在一起,形成防御阵型。

    几人刚站好位置,已经有十几只动物蹿到我们近前,却是我们在下面遇到过的那十几只红毛猴子,顿时大惊,以为这十几只红毛猴子定是暗中跟随在我们身后,现在见我们疲惫不堪了,才现身攻击我们。

    谁知道那十几只红毛猴子却像没有看见我们一样,纷纷从我们头顶的树枝上跳跃而过,一阵风般向山上掠去,似乎根本就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