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一木成山--为婆娑飞机加更第5章

    就在这时,我已经冲到了近前,一把抓住钟炎的腿。奋力向后一扯,口中大喊道:“松手!”

    钟炎猛的一松手。人已经被我甩飞了出去,直接落入密林之中,我则直接蹿到断崖边,手一伸已经搬起石头来。以大力抛出,一下砸在那白猿的胸前。

    那白猿猛的被砸,顿时双手一抱。搂住了石块,向下落去,惨嘶声在山谷中激荡。这一次。它在劫难逃!

    我则一头冷汗,刚才要是慢上那么一点。钟炎一条命。就算交代了。

    大家也都围了过来。一个个面有余悸,我们这些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在一起久经生死。感情深厚,不管谁挂了,对大家都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万幸!只是有惊无险。

    过来一会,蓝若影和钟炎也从密林中钻了出来,大家都是自己人,也不必客套,一个眼神,已经互相明白了,我看的出来,钟炎和蓝若影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感激。

    几人刚才都受了点伤,包扎了一下,离开断崖,这里陡峭异常,站在附近心里总是渗得慌。

    陌楠又分析了一番,认为金乌石一定在那山神所谓的白木神树附近,很有可能并不高大,和一般的树木没什么差别,但颜色上可能会有不同,理由很简单,这片林子虽然密,树木却不是很粗大,如果白木神树很是高大的话,我们应该早就发现了才对。

    大家一致赞同,一行六人分开,每人之间间隔三步距离,以大家互相看得见对方为标准,这样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可以来得及互相救援,对刚才白猿之王出现的这片密林,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可几人在这片林子里来来回回搜索了三遍,别说什么白木神树了,就连和白色沾点边的东西都没看见一个,也没有白化动物再出现,看样子红白军团一战,已经将这座山上的白化动物消耗殆尽,那白猿之王,应该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可这也正是奇怪之处,按理说,白猿之王是最后一道防线,肯定不会离开白木神树太远,这山顶之上的面积也并不算大,周边又全是悬崖峭壁,除了这片密林,没有其他地方可选,可这片密林我们已经搜了三遍了,却没有发现丝毫的线索,这白木神树难道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陌楠眉头一皱道:“不大可能啊!我们上来的时候,那白猿之王还是好好的,想取得金乌石,必须先找到白木神树,想找到白木神树,必须先除了白猿之王,白猿之王不死,谁也无法接近白木神树,这一点,是无需怀疑的。”

    “白木神树一定就在这片密林之中,金乌石也一定就在白木神树的附近,我们肯定是漏了什么,我们会漏了什么呢?”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苦苦思索。

    有陌楠在,脑力活这种事,基本上也没我们什么事,大家干脆在附近各自晃悠起来,希望能有所发现,可这山顶除了石头就是树木藤蔓和杂草,哪有什么线索可循。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氛越来越沉闷,大家见陌楠久久想不出办法来,不由得都毛躁了起来,蓝若影随手一刀削断身边一颗胳膊粗的小树,愤声道:“实在不行,我们将整个山头的树都砍了。”

    谁料这一刀砍过,那棵小树切断口处,竟然一下冒出许多白色颗粒状的乳汁来,大家顿时全都一愣,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起围了过去,一个个盯着那小树的切断口处观看。

    那小树的切断口处,不断有乳白色的汁水冒出来,不一会切断面已经积满,顺着小树的树身向下流淌,汁水流过的地方,全被刷成了白色,整截树干,就像刷了一层生石灰一般,雪白洁净,全无半点杂色。

    陌楠更是双眼放光,疾声道:“再砍两棵看看。”蓝若影手腕连挥,一口气放到了五六棵胳膊粗细的树木,无一例外,树身一被切断,就冒出乳白色颗粒状的汁水来,不一会就将剩余的树干染成了白色。

    钟炎大喜道:“奶奶的,我还以为白木神树一定是白色的,谁知道竟然和一般的树一样,也是绿色的,只是有白色的汁水罢了,要不是若影随手一刀,我们想破脑壳也不会想到这上面来。”

    蓝若影却苦笑道:“这样就对不上号了,难道每一棵都是白木神树不成?那这里起码也有千把棵,难道要全部砍断?就算我们可以全部砍断,可怎么找金乌石呢?这一点线索也没有啊!”

    她这一说,大家又愣住了,全都将目光转向了陌楠。

    陌楠却没有说话,走到一棵拇指粗细的小树旁边,左右转了一圈,抓住树干奋力一拔,树干却纹丝未动。我们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可我们都知道,陌楠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拔树玩儿,就在旁边看着。

    拼命四郎上前一步道:“我来,你力量太小了,这种粗活还是看我的,你出个脑子就行。”

    陌楠笑着让开,拼命四郎上前抓住,双臂一使力,小树苗一下从中间被他生生拉断,树根却没有拔出来。

    大家不由得一愣,拼命四郎的力量大家都是知道的,这小树苗也就拇指粗细,按理说根也扎不了多深,以他的力量,一下竟然没拔出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大家再度转头看向陌楠,果然,陌楠一张俏脸上,已经浮起一丝笑容来,一见她这个表情,我们顿时就放心了,一个队伍里,有一个聪明人,真是其他队友的福气,几乎都不用动脑子,只要按交代执行就可以了。

    陌楠笑道:“果然是这样,刚才蓝大姐说的也对也不对,对的是这里所有的树木,都是白木神树,不对的是这里并没有千百棵,而是只有一棵,我们所看到的所有树木,都是同一棵而已。”

    “一棵?”几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然后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去,只见这一片荒林茂密异常,树身都不算粗大,粗的也就大腿粗细,细的只如拇指,但数目却绝对少不了,起码也有一两千棵,却不由得都糊涂了起来。

    陌楠点头道:“你们看的是事物的表像,是视觉神经传递给你们的第一印象,而我看到的却是事物的本质,是通过视觉神经看到的物体再经过仔细分析得出来的结果。”

    拼命四郎一愣到:“有什么不同吗?不管你怎么分析,这些树是客观存在的吧?这里分明是一两千棵的数量,怎么才能只看成一棵?”

    陌楠微微一笑道:“如果你不把这一两千棵树当成是树看的话,你们觉得,这片密林像是什么?”

    我们几人一听,急忙转头看了看,可看来看去,还是一片树林而已,脑子中除了一片树林的概念,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物事是可以替代的。

    几人无奈,只好又转头看向陌楠,陌楠笑道:“这片树林,根本就不是树林,只是一棵大树的枝叶罢了,这棵大树就长在山中,枝叶从石头缝隙中钻了出来,由于实在太大,导致看上去就像一片密林一般。”

    几人听的一愣,我脱口而出道:“天啊!一棵树的枝叶就形成了一片树林,那这棵树该有多大啊?这也太扯了吧!你确定这回你没猜错?”

    陌楠微笑点头道:“虽然不敢打百分百的包票,可也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这神农架中的树林,哪一片没有几颗参天大树,一人抱不过来的更是比比皆是,唯独这里,大部分都是胳膊粗细的树木,很少的几棵能达到大腿粗细,这么细小的树木,在这山顶风口,常年风吹雨打,竟然只折不断,只有枝叶才会有这种韧性。”

    “以老四的力量,一根拇指粗细的小树却拔不起来根,你们觉得可能吗?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只是根树枝,底下也不知道连到哪里,所以人力根本无用。”

    “神农架的形成,可以追溯到大巴山脉和秦岭山脉的隆起时期,那时候别说人类了,连动物都没几种,谁知道这棵树长了多少年,根本就无法知道这棵树究竟有多大。”

    “不过我更倾向与整座山峰都是以这棵树为中心堆积而成的,树木长的越大,枝叶越茂盛,底部就越容易堆积灰尘,因为雨水根本清洗不到根部,时间一久,灰尘汇聚也就越多,变成泥土,覆盖在根部,越吸附越多,生长成石头,越堆积越多,越堆积越大,形成了山的雏形,表面会生长出新的植物,到了后面,主体已经分不清是山还是树了,树就是山,山就是树。”

    听到这里,我们几个已经完全惊呆了,当初在黄河旁边的山腹之中,看见那只巨大的老鼋之时,我已经认为那个是世界上最大的物种了,谁知道到了这里,才一天就又刷新了我的观点,竟然会有一棵长成了山的大树,我只能说,这世界我们了解的实在太少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