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血月惊雷

关灯
护眼
    虽然陌楠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可几人还是有点不大敢相信,钟炎走到一棵小树旁边。抽出刀子,顺着树根就挖了起来。大家也一起围了过去,都想看看挖下去的结果,是不是能印证陌楠的推测。

    如果挖出了树根,那就说明陌楠刚才的推测是错的。如果一直都挖不到树根,那就说明陌楠的推测极有可能是正确的,这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钟炎几刀已经将地面挖了个坑。却没有露出一丝的根茎来,再往下挖,依旧没有根茎。挖了有三十多公分。树身周围已经全是石头了,树身很明显是从石头的缝隙之中延伸出来的。下面被掩埋的部分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多少。

    钟炎缓缓站了起来。长呼一口气道:“陌楠又猜对了。这一片树林,真的只是一棵树的枝叶。”

    我看向陌楠道:“树就是山,山就是树,如果是我藏金乌石。我一定会藏在山底下,难道我们要将整座山都炸了吗?”

    陌楠笑道:“不用,刘伯温来到这里藏金乌石的时候,这座山已经这般模样了,他藏不到山底去,虽然大明朝距离现在也大几百年了,可千百年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是够久的,对于一座山来说,只不过是一弹指而已,根本就不会有多大的变化。”

    “何况,刘伯温带来的人手,在千目邪虫哪里就死伤殆尽,剩下的也就他自己和一个将军而已,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将金乌石藏到山体之内了,只能将金乌石藏在最凶险之处。这座山头,最凶险之处,自然是白木神树的主枝所在,刘伯温学究天人,不会看不出来,自然会顺应自然之威。”

    听到这里,拼命四郎已经急不可耐的吼道:“管他们剩几个人呢!我们一个没少就行了,你就赶紧说吧!这白木神树的主枝在哪里?”

    陌楠抬头看了看天道:“今天我们估计下不了山了,这一路阻挡,耽误了太多时间,我虽然可以推断出白木神树的主枝必定在山顶之上,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现在天色已晚,来不及再搜寻一遍了。”

    说到这里,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这样也好,大家也都累了一天,多少都受了点伤,寻一个避风之处,好好休息一夜,恢复一下精气神,明天一早,我们再开始寻找,大家看可好?”

    其实大家爬了半天山,又打了半天架,虽然中途也稍微休息了,可早就疲惫不堪了,听陌楠这么一说,哪会有人反对。

    当下大家就近寻了处避风之地,正好不远处还有个山泉,我们带的肉干也足够,几人就着泉水吃了个饱。等吃饱喝足,月亮已经挂上了天边,我们人处山峰之上,看着那月亮,感觉就在自己头顶一样。

    虽然经历过红白军团一战后,山上基本已经看不到野兽的踪迹,为了安全,几人决定还是分班守夜,拼命四郎轮第一个。

    估计是都疲乏了,几人不一会都沉沉睡去,我刚进入梦乡,就听到拼命四郎一声惊呼,几人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同时一跃而起,只听拼命四郎喊道:“快看!血月!”

    我急忙抬头看了看月亮,谁知道一眼看去,顿时吓了我一跳,只见头顶上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血红之色,我急忙揉了揉眼睛,再次抬头看去,没错,在我们头顶上方,真的出现了一轮血月。

    正自诧异,那轮血月忽然就被一团云雾遮挡了起来,血光朦胧,连带着那团云雾都像染了一层血色一样,咋看上去,真怀疑是晨出的朝霞。

    那团云雾越来越亮,血色完全透了出来,就像云雾之中,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一般。

    随即风吹云动,云雾飘散,那轮血月陡然射下一束红光,笔直射到不远处的一片丛林之中,那片丛林一被笼罩在血色之中,茂密的枝叶全都泛起了妖异的血光,看上去怪异之极。

    那血月的光束越来越强,那片丛林的颜色也越来越艳,不一会已经鲜红如血,娇艳欲滴。我心头震憾,难以用言语表达。

    这血月罩树的场景,一直持续了两三分钟,才开始有了新的变化。首先那轮血月慢慢变白,射出来的光束也越来越淡,就连那些被血色月光笼罩下的树木,也开始逐渐褪去那种妖异的血光。

    一直到那轮明月变回正常的模样,那束月光也消失不见,而那片树木,已经从血红色变回原本的青绿色。但却并没有停止,仍旧在持续的变色之中,逐渐由青转白,半分钟左右,整个树林全都变得如同雪雕玉砌一般,洁白无瑕,特别的醒目。

    不单如此,那片树木的周围,也开始逐渐变起色来,以那一片丛林为中心点,呈三百六十度迅速向周围扩散,包括我们所在这边的树木,纷纷由青变白,前后也就五分钟的时间,整个山头已经一片雪白,连一点点的杂色都没有,完全是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几人一见眼前情景,顿时全都呆在当场,谁也没有想到,这山顶的树木,到了夜间竟然会变化成这般模样,怪不得取名叫白木神树。

    这些树木保持着白化的状态,一直有半个小时左右,才逐渐又从白变青,而且顺序和原先完全不同,原先是以那棵大树为中心,向周围扩散,现在却是从四面开始,向中间聚拢,又五分钟左右,山顶已经完全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山风徐徐,绿叶飒爽,再也看不出半点异常之处。

    大家已经被刚才的景象完全震住,谁也不说话,一时好像连呼吸都静止了一般。

    随即大家一起长吐了一口气,互相一对视,用不着说,大家都明白,那血月笼罩之处,必定是白木神树的主干所在,这白木神树也正因为长期吸收月之精华,才能生长的如此巨大。

    就在这时,那片丛林之上,陡然升起一道青光,直冲云霄之上,粗如茶杯,上通天庭,下抵山峰,青光一现,天空之中咔嚓就是一声巨响。

    惊雷陡起,一道银电撕裂天幕,形如利剑一般,一闪而下,正击在那道青光之上。

    天威难挡!青光一闪而逝,消与无形之中,整个山峰,又恢复了静谧一片,只是那青光升起之处,冒起了一阵白烟。

    这一下大家都看的清楚,陌楠手一指道:“就是哪里!”

    其实哪还需要她说,我们几人已经身形疾蹿,循着那青光升起的方向,疾奔而走。

    片刻到了近前,只见白烟升起之处,有一颗大腿粗的树木,已经被闪电劈成了焦炭,枝叶尽数烧焦,一截主干突兀的伸出与地面,十分的醒目。

    这地点,正在整片密林的中间,这棵树,也和平常树木无异,只是稍微粗点,我们起码来回经过好几遍,可从来没有疑心过,如果不是血月惊雷,我们就算再寻上一天,也不见得就能注意到它。

    陌楠一见大喜,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血月异像,必有异常,如果我所猜不错,那金乌石就藏在这主干之中。”

    树木已经被劈成了焦炭,蓝若影上去就是一刀,直接将整棵大树齐根扫断,说道:“那就好办了,大不了我将这整棵树劈成柴火就是。”

    话刚落音,那被劈断在地,已经形如焦炭般的树干之上,忽然冒出了几片嫩绿色的叶子来,在月光清辉之下,那几片嫩绿,看起来竟然如此诡异。

    我们全都一愣,树干已经被斩断了,还被闪电劈成了焦炭,就算枯木可以再逢春,可也不是一时三刻的事,这几片嫩绿色的叶子,可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眨眼之间就冒了出来的,这太离奇了。

    陌楠这时忽然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镜楼,你将整截树干打碎看看!”

    我一点头,我这人比较笨,一向脑子转的都不够快,陌楠的智商远在我之上,她既然叫我打碎树干,必定有她的用意,何况,金乌石很有可能就藏在这树干之中,金乌石只有玉米粒大,不将树干打碎,只怕还真不好找。

    当下我运起力道,上去呼呼几掌,我虽然不能使用九亟了,可我力量仍在,金鳞真龙五成之力岂是好玩的,这样一动不动的目标,力量更是完全承受,山岩只怕也可以打碎了,几掌一过,整棵树干已经碎成齑粉。

    树干一碎,一个拳头大小的青木盒子,就显现了出来,整个盒子方方正正,四面无锁,却严丝合缝,做工十分精细,整体呈现出青碧之色,上面隐有青光流动,竟似活物一般。

    拼命四郎哈哈大笑道:“一定就在这盒子之中了,这盒子是木头的,藏在树木之内,时间长了就和树连成一体了,刘伯温这老家伙,太会藏了!”

    话刚落音,忽然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谁敢动那个盒子,谁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