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深井老大

    暴喊声一起,陌楠已经对我一递眼色,示意我将盒子拿起来。金乌石在别人身上,都是个祸害。只有我拿了才没事,且不管这盒子里有没有金乌石,都应该先拿到手再说,何况。这还是陌楠示意我拿的,陌楠是绝对不会害我的,她既然叫我取了那盒子。一定不会有问题。

    当下我想都不想,立即伸手,一把就将那盒子抓在手中。可盒子一入手。顿时觉得一股暖意顺着手掌心钻进了体内,两条胳膊顿时又酥又软。暖流瞬间走遍全身。体内陡然升起冷热两股气流。互相纠缠不休,直将我的身体,当成了战场。

    我顿时大惊失色,急忙想将那盒子丢掉。可不知为何,那盒子就像钉在了我手上一样,无论如何抛摔,就是摔不出去,而且那股暖流越来越多,竟似连绵不尽一般,不停往我体内钻进。

    更要命的是,随着这股暖流进入身体越来越多,体内那两股冷热气息也越来越是奔涌翻滚,冷热交替,阴阳相冲,简直无法忍耐。

    这滋味!没承受过的人,绝对无法理解,半边身子冰寒彻骨,半边身子如熔岩翻滚,而且还互相撕扯不止,争斗不停,在我的经脉之中,你争我抢,或而寒意占据上风,或而炙热又反扑成功,我也就是自己看不见自己的面孔,不然必定是阴阳脸,半红半白。

    我噗通一声就跌坐在地,凝神静思,调整内息,不敢有半丝大意,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我知道自己体内这凉热两股气流,一是我自己的力量,我练的是徐家的九亟之术,刚猛威烈,内息自然是炽烈无匹,那股冰寒气息,则应该是乌骨,乌骨是至阴之物,又是徐家九亟的克星,自然应该是冰寒彻骨。

    只是我不明白,中了乌骨之后,必须施展九亟,才会阴阳相冲,可我并未施展九亟,为什么体内两股气流忽然就发作了呢?难道说是那盒子上的暖流,引出了我体内的阴阳之气?

    我一跌坐在地,几人就同时闪身,将我护在中间,陌楠低声道:“凝神调息,记住那文士的话,借生命之木吸收阴阳二气,合二为一,始成混沌,催发生机。”

    我心头一动,顿时明白了过来,这青木盒子,就是我们此番前来寻找的神仙木!怪不得我体内阴阳二气忽然发作,怪不得陌楠让我拿了那盒子,敢情她早已经明白了其中奥妙。

    我们此番前来天柱峰,实际上并不是来寻金乌石的,甚至事先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天柱峰上有金乌石的存在,我们来寻的,就是神仙木,还是苏出云半路杀出,说出天柱峰上有一块金乌石,对应的是他的白额金虎,我们才知道,算是意外收获。

    刚才血月惊雷,劈了白木神树的主干,使白木神树的主干形如焦炭,又被蓝若影挥刀斩断,却仍旧生出几片绿叶来,应该就是这神仙木的作用。

    只是我没想到,这神仙木一入手,竟然会立即引起我体内的阴阳二气相冲,而且看着架势,一时半会还好不了,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一个人来,我还没看清楚是谁,但听那喊话就知道,这人对我们没有善意,如果是苏出云等人,只怕陌楠等挡不住,这么一想,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就在这时,听到陌楠笑道:“怎么又是你?你穿这身金甲不累啊?”

    听陌楠这么一说,我立即知道来人是谁了,正是那个金甲山神。

    那金甲山神却没有理会陌楠,疾声吼道:“快将生命之木放下来,那小子就算是三合之体,如果体会不了生命奥义的话,也会被那生命之木夺了性命,到时候百木穿体,千枝万叶一起生长,必定将他变成一棵树木!”

    陌楠笑道:“这就不劳你费神了,镜楼一定可以的!”

    陌楠话刚说完,我体内的冷热之气,忽然停止了互相争斗,也不流动奔腾了,就像静止了一般,一股暖流缓缓顺着经脉而入,所过之处,无论冰寒气息,还是炽烈热流,全都被尽数吞并,随着被吞并的阴阳之气越来越多,那股暖流逐渐扩大,所过之处,无不温暖充盈,如沐春风。

    我心头一动,当下运行内息,引导着那股暖流顺着经脉游走。

    这时那金甲山神的声音明显恼怒了起来,怒声道:“你就这么有把握?要是坏了我的事,我将你们斩尽杀绝!”

    陌楠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还了解镜楼,我说他行!他一定行!镜楼的身体,连金乌石都夺不去,你所谓的生命之木,一定也伤不了他。”

    “倒是你这藏头露尾的,一直暗中监视着我们,为了帮我们解决守护白木神树的白化生灵,不惜让红白军团大战,满山生灵,死伤过半,如今忽然出现阻止镜楼获取生命之木,到底演的是哪出啊?

    那金甲山神咦了一声,好像有点惊讶,过了片刻,方才说道:“这小子竟然还没出现百木穿体的症状,我就信你一次,姑且等上一会,如果他没事,你们也可以活命,如果他死了,你们都得下去陪他。”

    一句话说完,话锋一转道:“都说陌楠冰雪聪慧,果然不错,竟然能猜出是老夫驱使红白生灵大战,不过老夫可不是帮你们,而是帮我自己。”

    陌楠说道:“这很简单,要想驱使红白生灵大战,恐怕必须得百兽门和飞鸟门的人才能有这本事,可偏偏百兽和飞鸟两门,一向不收外姓弟子,除了深井有三十六门各种绝学,别无出处。”

    “只是,你太残忍了,以你之能,完全可以将红白军团全都驱走,何必让它们自相残杀至死,满山生灵与你何怨何仇,你这般做,就不怕有伤天和,损了你的寿吗?”

    那金甲山神哈哈大笑道:“我本就是神,与天地同寿,谁能夺了我的命!那些白化生灵,长期食用白木的枝叶,不但皮色白化了,还颇具灵性,我若不将它们全都弄死,必定会碍手碍脚,只好驱使红色军团来犯,让他们自相残杀,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我若不出手,就凭你们,只怕连这里都到不了。”

    他们说到这里,我体内的暖流已经环绕身体运行了一周,可那青木盒子还在源源不断的传递暖流过来,而且我体内的暖流也没有停息的意思,仍旧顺着经脉游走,在我体内环形不止,我虽然冷热之意尽除,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连眼皮子都无法抬起,当真如那金甲山神所说,如同一截木头一般。

    这时那陶莉莉说道:“你穿上金甲,还真当自己是山神了?你本事再大,毕竟是血肉之躯,如此暴虐凶残,就算没人能杀得了你,天也会收了你!”

    那金甲山神冷哼道:“天收我?那还要看我给不给天收,我命由我不由天!”

    陌楠笑道:“说的也是,你连天宫都想占,又怎么会怕被天收,只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你就没想过,如果你失算了呢?可别忘了,天宫之中,也并不是没有能人的。”

    那金甲山神声音一冷道:“你知道我是谁了?”

    陌楠声音再起道:“那是当然,一开始你随苏出云出现时,我一度以为你是苏家的那张底牌,可后来却发现你能驱使百兽飞鸟,那就只能是深井中人了,你身穿如此笨重的金甲,镜楼身负金鳞真龙五成之力,尚且无法长时间负担,你却来去自如,显然功力极为深厚,起码是远超镜楼。”

    “以镜楼的力量为标准,在你们深井,应该可以名列九煞了,可深井九煞,虽然每人可以任选三十六门绝学修炼,但每人还是有主修绝学的,雷震的是雷动九天,张宗师的我们虽然不知道,但张宗师不会像你这样藏头露尾,朱达盛的是一钩顺风,谢连城的是阴阳生死,韩光祖用的是破军,鲁胜先有珍珑战车那么明显的标记,张昊海在云南,朱国富死了,而且从来没听说过他们会驱使百兽飞鸟。”

    “这样一排除,深井九煞,就只剩下你了,何况,你想借镜楼之手,打开天宫之门,好入主天宫,不惜生灵涂炭,也要帮镜楼获得金乌石,所以你就是深井的真正领军人物,深井九煞的第一把交椅,你说我猜的对不对?深井老大!”

    那金甲山神忽然一阵哈哈大笑,一拍巴掌道:“你果然聪明!不过,有时候,人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像徐镜楼那样笨笨的,反而可以活的长久一点。”

    陌楠随即笑道:“你不用吓唬我,你不会杀我的,要想打开天宫之门,就必须要十二生肖守护灵集齐,我拥有幻影玉兔一天,你就一天不会杀我。你不但不会杀我,也不会对我们动手,你还要借镜楼的手打开天宫之门,只要杀了我们任何一个,镜楼都不会再为你所用,我是不是又猜对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