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峰顶参悟

关灯
护眼
    陌楠话一落音,那金甲山神就说道:“不错!暂时我不会杀你,不过。我不杀你,只是因为十二生肖。而不是因为徐镜楼会不会为我所用,如果他不肯为我所用,你仍旧会成为我开刀的对象,而且。我不杀你,不代表别人不想杀你,据我所知。叶知秋就对你身上的幻影玉兔十分感兴趣。”

    “另外,我不杀你,也不代表我不会杀了他们。这一点。你却猜错了!我现在不杀他们,是因为他们也还有点用。起码还可以用来牵制一下苏家。不然的话。我早就将你们身边的人全都灭了,相信我,如果我对他们出手,他们一个都活不下去。”

    这话一出。拼命四郎就怒声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来!来和四爷打一场试试!”

    我一听顿时一阵着急,说实话,刚才陌楠说出那金甲山神就是深井老大的时候,我心头已经震骇无比,深井老大是谁?那可是深井的第一号人物,就连雷震都得屈居在他之下,如果出手对付我们,我们今天全得死在这天柱峰上,幸好陌楠又说出他不会对我们动手,我才安心了一点。

    可拼命四郎这家伙天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人又莽撞,万一真对深井老大出手,只怕再也没有命回去了,偏偏我又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无法劝阻拼命四郎,这一下可将我心都急炸了,气息一阵翻腾,顿时就乱了,急忙收敛心神,让那股暖流继续顺经脉而走。

    幸好,我并没有听见身体掠空的声音,只是听到极其轻微的一声响,显然拼命四郎并没有蹿出去,或者是被拦了下来。

    我顿时有点好奇,不知是谁拦住了拼命四郎,拼命四郎那就是头牛,犟脾气一上来,对方是玉皇大帝他也照样大打出手,估计也就陶莉莉的话,他还能听点,可陶莉莉又没有出声阻拦,也没听见其他人劝阻,忽然就这么安静了下来,这倒是奇怪了。

    紧接着陌楠就笑道:“怎么?你也知道苏家不怀好意吗?这倒是奇怪了,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重用苏出云和苏振铭两人呢?他们两人的野心可不小,只怕对你也没有那么忠心,你就不怕,将来落个和朱国富一样的下场。”

    那金甲山神哈哈大笑道:“苏家算什么东西?我明告诉你,我没灭了苏家,一来也是和你们一样,让你们互相牵制, 二来也是因为苏家的两个生肖守护灵,我手段再高,也无法强迫守护灵认主,不然的话,早就将你们都灭了。”

    陌楠再出声道:“不一定吧?苏家也不是没有后手,根据我们所知道的,苏家还有一张非常厉害的底牌,可一直藏着没出呢!搞不好就是为了对付你的。”

    我一听心头暗喜,陌楠这是摆明了在挑拨离间,当然,深井老大也不会不知道,这点小伎俩如果他都识不破,也没资格当深井的老大了,但人就是这样,就算明知道对方在挑拨离间,听到对自己不利的消息时,也一定会很不爽,只要在深井老大的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迟早会生根发芽。

    而这个时候,我体内的暖流已经运行了数遍,我虽然仍旧不能动弹,却能感觉到身体到处都充满了生机,如果说我现在是一棵树的话,那全身都快冒出绿叶了。

    更奇妙的是,我能清楚的感应到,那些暖流,在我的体内,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图案,阴随阳走,阳随阴动,来回循环,无止无息。

    这时那深井老大笑道:“苏家的底牌?你说的是那个江莫问吗?没用的,江莫问是想利用苏家和你们来对付我,不想让我入主天宫,但一切全在我的掌控之中,他江莫问也无力回天,而且这次十二生肖齐现,九鼎十二金乌,也陆续出现,天宫再启,已是天意,就算他江莫问用尽手段,也无法改变。何况,就算真的动起手来,江莫问也一定会死在我手下。”

    我听的心中一愣,苏家的底牌是江莫问?这怎么可能呢?可是从深井老大口中说出来的,难道还会有假不成?还是说深井老大故意这么说,好引起我们和天宫方面的争斗?

    我这边刚想到这里,那深井老大就话锋一转,说道:“这小子的面色,越来越润,神光隐现,还真让你们蒙对了,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生命之木真的被他吸收了,不但解了乌骨,看样子还因祸得福,融合了阴阳二气,步入了正轨,想必会更上一层楼。”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用留下了,白额金虎对应的金乌石,就在那木盒之中,待他完全领悟了生命奥妙之后,你们就赶快下山吧!叶佛心盘角山羊对应的那块金乌石,还在等着你们呢!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盘角山羊对应的那块,可没这么好拿。”

    陌楠笑道:“你本事高明,手段通天,为何不直接寻了来,交给镜楼呢?”

    那深井老大却没有回答,随即一阵脚步声逐渐远去,直到完全消失,我一颗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深井老大只要在这里一秒,我就提心吊胆一秒,天知道他会不会忽然改变主意,将拼命四郎几人给杀了,他们几个,可没有守护灵护着。

    他这一走,陌楠就问道:“蓝姐姐,你们几个在外历练的久,可能听出来这人的声音?”

    蓝若影说道:“完全听不出,此人的声音低沉雄厚,显然是刻意改变了,他既然如此防备,就算露个面,全身都罩在金盔金甲之中,又怎么会让我们认出他来。”

    随即拼命四郎忽然吐了口气道:“吓死我了!那厮刚才露的那一手,竟然是破风锥!破风锥一向以刚猛著称,他使出来的却无影无形,就这么随手一掌,就将他面前那一块石头打成了粉末,这样的手段,就算我练一辈子,也达不到这个境界。”

    我一听就明白了,怪不得拼命四郎没有窜出去,敢情那深井老大露了一手,只是没发出什么声音,我听到的那一声轻微的响声,大概就是他将石头击为齑粉的手段。

    将石头击为粉末,也不是不可能,我全力施展也可以,但绝对不能做到如此轻巧,而且我见识过破风锥,在我见到徐家先祖的时候,还和金甲一门先辈动过手,当时他使用的就是破风锥,威势骇人,可这深井老大却能将破风锥使用的如此阴柔,这份功力,只怕还远在那金甲一门先辈之上。

    一想到这里,不禁心头暗暗惊骇不已,要知道深井九煞,是可以随意挑选三十六门绝学修炼的,别人可以学一主两副,他可是深井老大,整个三十六门的绝学,只要在他们掌握中的,他高兴学多少就学多少,这破风锥,还不一定就是他的绝学。

    这一胡思乱想,顿时心绪不宁起来,气息瞬间又乱,鼻息刚一粗重,陌楠就说道:“镜楼,你先别理会这些,凝神体会,将阴阳二气融汇贯通,不管我们将来要对付谁,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我立即静下心来,这次没有了任何威胁存在,我心中更是安宁,感应着暖流游走,体内阴阳渐成,越来越是清晰,悠忽一下,感觉自己好像能动了,只是到了那阴阳图案之上,双脚分踩阴阳,就觉得身边事物,瞬间一片虚无,双目不见物,双耳不闻声,阴阳之上,自成混沌,混沌之中,自有天地。

    随即阴阳转动,两股气息首尾相连,鱼水交融,混沌之内,生机无限,我随手一点,处处抽枝发芽,生气充斥全身,身如在云端之中,轻如羽毛,又如山岳般雄厚,稳如磐石,随即一股股暖流随百骸经脉而走,所到之处,说不出的舒坦惬意。

    暖流顺着身躯游走一遍,缓缓伏入气海之中,百骸经脉,无不力量充沛,竟似无处宣泄一般,灵台却空明清灵,我心头大喜,知道自己的力量又精进了一成,不自觉的在脑海之中,将九亟之术回想了一遍。

    可不知道怎么的,九亟九式,在我脑海之中施展的时候,虽然依旧刚猛无匹,可我这次的感觉,却远没有之前那么畅快,总觉得九式转换之时,略显僵硬,每逢转换,都有可乘之机,即使按五行相生之顺序施展,依旧有漏洞可寻。

    接连施展了数遍,依然如此,不禁有些气恼,心火一起,金鳞真龙的声音就在我脑海之中响了起来:“九亟九式,本就是累赘,当年我之所以被徐云天擒住,并不是因为你们徐家九亟有多厉害,而是徐云天太厉害,他已经忘了什么是九亟,随手施展,无力不借,无力不助,甚至连我的力量,都为他所借。”

    “你心中却始终存着九亟九招,招招都只是照葫芦画瓢,只得其形,不得其神,这样练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大出息的。”

    这话一出,我顿时就是一愣,脑海之中一阵嗡鸣,最后全都汇聚成四个字,忘掉九亟!忘掉九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