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看透本质

关灯
护眼
    一想到这里,我立即悄声说道:“引一个过来,随便谁都行!”我毕竟是刚刚领悟五行之法。甚至都没正式演练过,只是在脑海之中琢磨了一会。如果一击不中,还是得靠九亟撑场,以我领悟九亟的程度。并不适合群战,所以引多了,只怕讨不到便宜。

    我这一说话。陌楠就笑道:“看样子,你们这次是算计好了要我们的命了。不然不会等到深井老大离开了,才出现的。不过我很奇怪,苏出云也还罢了。他阴奉阳违的事,这也不是第一次,可谢五爷也跟上凑起了热闹。难道就不怕你们老大责罚?”

    苏出云笑道:“我倒也不是阴奉阳违。我一直都是想杀了你们的,只是有时候。身边有人,只能说些违心的话而已。”

    谢连城却冷哼一声道:“我来。只是为了替我外甥报仇,杀了蓝若影和钟炎后,我就离开。”

    钟炎则双手一抱头,懒洋洋的说道:“你来试试,看看谁死!”

    钟炎话一出口,谢连城就冷哼一声,森然道:“好,我就来试试!”

    我就听到脚步声刚一响,苏出云的声音又笑了起来:“谢五爷,你先等等,先让我试试白额金虎可好?”

    话一落音,地面陡起一阵狂风,一声虎吼紧随而起,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声震莽林,群峰回响,宿鸟惊起,百兽寂静,就连山风都为之一涩,天地都为之一黯。

    我忍不住睁眼偷瞄,却见苏出云那头白额金虎,竟然完全脱离了苏出云的身体,正缓缓向我们逼了过来。

    我顿时一阵疑惑,苏出云的进步怎么这么快?要知道使守护灵离体,可不是好玩的,我到现在,也只见过几个人而已。

    第一个是叶神医,盘角山羊在叶家世代流传,他自己也带着盘角山羊数十年了,所以可以让盘角山羊离体,甚至我在终南山时,他可以出山去,让盘角山羊守护我。

    第二个是张宗树,在我和张宗树第一次见面,他显露出智者金猪的时候,那智者金猪就是直接出现在他身边的,这两人的守护灵,都是进化到了完全体形态。

    还有一个其实只是听说,地狱狂犬的上一任主人王老头,好像也可以使地狱狂犬离体,小狗子接任之后,地狱狂犬进化神速,现在的进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

    另外就是我在梦境之中,曾经见过的那阴心毒鼠的主人,可以使阴心毒鼠脱离身体,叼着金乌石进入了老虎口,除此之外,从来没有见过谁的守护灵是可以离体的,难道说,苏出云短短几天之内,已经将守护灵进化到了完全体的形态?

    随即我马上打消了这种想法,这不可能,守护灵和守护者之间,必须经过长时间的磨合,才能达到完全的信任,苏出云获得白额金虎的时间,和我获得金鳞真龙的时间差不多,不可能进化到完全体的形态,就连小狗子,也没有进化到完全体,这其中,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

    刚想到这里,那白额金虎已经到了大家的面前,前腿一曲,后腿一蹬,陡然带起一阵腥风,对着大家猛的一声怒吼。

    虎吼之声一起,钟炎已经随手一记飞刀,带起一道劲风,划出一道寒光,嗖的一声,直钉那白额金虎的脑门,这一下并没耍什么花俏,分明只是在试探那白额金虎的实力。

    我暗自点头,钟炎看似懒散,实则心细,白额金虎毕竟是十二生肖守护灵之一,自然谁也不敢小瞧,这试探一下,也是对的。

    可就在这时,极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钟炎那把笔直飞去的飞刀,嗖的一声,已经直接射入那白额金虎的体内,那白额金虎竟然不避不让,陡然从中间自动闪现出一个大洞来,飞刀从体内穿过,半空中旋转一圈,复又在半空之中扭转一圈,向钟炎手中飞了回来。

    钟炎的飞刀,就像他自己的手指一样灵活。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忽然看见了叶知秋嘴角浮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的心陡然揪了起来,叶知秋虽然恶毒,心机却远没有苏出云和苏振铭深沉,她这个时候,忽然露出这种奇怪的笑容来,肯定是对我们不利的。

    可大家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钟炎射了那白额金虎一刀,并没有造成任何损失而已!唯一的问题,就是那把曾经从白额金虎身上穿过去的飞刀!

    这时,钟炎的飞刀已经快要飞回钟炎的手中,钟炎已经伸出手去,准备接住自己的飞刀。

    我再也无法装下去了,陡然起身,一把抓住钟炎,猛的往旁边一甩,同时双指一点,一道九亟打出,轰的一声击在正在飞回的飞刀之上,飞刀激荡,倒射而回,直钉苏出云。

    就在我九亟一出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苏出云、苏振铭和叶知秋的脸上,都闪现过一丝失望。

    随即苏出云一闪身,直接飘飞出去四五米,躲过了那把飞刀,隔行如隔山,飞刀本就不是我的强项,何况我只是以九亟强行将那飞刀打飞出去,根本就没有准头可言,就算苏出云站着不动,都不一定能射中他。

    可他表现的却好像非常害怕,飘出四五米,才敢停下来,这让我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那把飞刀,在从白额金虎的身体中穿过的时候,已经染上了剧毒,一旦钟炎用手接住,钟炎必死,更有甚者,钟炎一发生问题,我们不可能不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一旦发生身体接触,很有可能会不断传染,那就完了!而这对与叶知秋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唯一一点就是,得想个招儿来蒙骗我们的眼睛!

    而那头白额金虎,则是最佳方案,白额金虎一出,我们的注意力肯定都在白额金虎身上,最多联想到苏出云,谁也不会去注意到叶知秋,如果不是我偶尔之间看见了叶知秋那诡异的笑容,也许,现在我们已经都着了道儿。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一头冷汗,叶知秋的毒术,当真是防不胜防。

    我一出手,苏振铭就笑道:“哎呦嘿!徐镜楼也学奸了,竟然这么沉得住气了,装不能动的样子,是在等我们过去好突起偷袭吧?这三十六门可真是个大染缸啊!”

    苏出云则一张俊脸煞白,冷声道:“既然你已经好了,那就连你一起除了!”说完手一挥,那头白额金虎陡然又是一声虎吼,猛的一跃而起,直接凌空向我扑来。

    我站着不动,一动不动,稳如山岳!

    不但我不动,就连拼命四郎等人想要动,也被我以眼神阻止了。

    就在那白额金虎扑出的那一瞬间,我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流向我涌动,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威胁存在,即使那白额金虎就在我的眼前,已经快扑到了我的身上,我仍旧坚信自己的判断。

    我已经看透了那白额金虎的本质!那只是一个假象,一个幻影,苏出云不可能将白额金虎进化至完全体,但可以利用白额金虎幻化出一个假象出来,就像我也可以使用金鳞真龙的力量,幻化出金鳞真龙的形状出来一样。

    这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攻击力,甚至连接触人都不可能,但你要是去攻击它,却会中了叶知秋设置在它身上的毒药。

    将毒药下在幻影之上,也只有药师叶家,才能有这样的手段,虽然听起来感觉有点匪夷所思,但我并不怀疑叶知秋的手段,也正因为叶知秋拥有着叶家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苏出云才会不嫌弃她毁容了!

    呼的一声!

    那白额金虎就在即将扑倒我身上之时,陡然一下,烟消云散。

    苏振铭的嘴角陡然一阵抽搐,叶知秋的眼神充满了恶毒,苏出云的手猛的一握,发出咔吧一声响来。

    我冷冷的看着苏出云,看着这个我一向都认为将会是我毕生仇敌的家伙,目光之中,充满了蔑视,从来没有过的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我知道,从这一刻起,苏出云已经被我踩在脚下了!

    苏出云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伎俩暴露了而恼羞成怒,但他却绝对承受不起我对他的蔑视,从我们第一次相见,他就一直高高在上,即使我的力量超越了他,他仍旧保持着那种优越感,如今却被我用这种目光看着,他不会接受这个现实。

    所以他一张俊脸陡然涨的通红,瞬间暴怒了起来,怒吼道:“徐镜楼!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你要不是靠着你父母的安排,你就是一坨屎!一根杂草!一个蝼蚁!我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你!”

    随即却又忽然冷静了下来,自嘲般的一笑道:“对不起,我失态了!我这样说你,实在是太抬举你了!”

    我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目光中的蔑视之意更浓,我知道,苏出云在和我这一番较量中,他已经彻底落在了下风,即使他现在想翻盘,重起气势,我也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