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霹雳雷震

    火苗子一下子扑到谢连城身上,顿时呼的一下就烧了起来,谢连城惨叫出声。身形一倒,顺地几滚。企图熄灭火焰,可我的风火流云,是借助五行之法。在九亟第五式洞若观火的基础上改进的,火苗子一旦上身,哪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扑灭的。几滚之后,丝毫用处没有。惨叫声倒是更加凄厉了起来。

    伴随着惨叫声,同时飘起的,还有一股股的焦臭味。

    飞舞在半空之中的那条黑龙。身上的黑色烟雾瞬间散去,十三截碎块在半空之中,竟然自动连接到了一起。再度形成点龙铲的形态。掉落了下来,铛的一声砸在地面。直将地面的山石都砸出一溜火星来。

    我十分好奇,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那点龙铲。只见那点龙铲从头到尾,严丝合缝,完好无损,根本看不出刚才还解体过,这倒是十分神奇,不过好在谢连城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我现在要做的,也就是补上一刀,免得他死的那么痛苦,被一下击杀,然后焚尸也就算火葬了,可被活活烧死,还是有点残忍。

    就在这时,忽然呼的一声,一道青色人影直接掠到了谢连城身边,一伸手一股劲气狂涌而出,一掌力道尽数扑在谢连城身上,谢连城身上的火苗子,哧溜溜就灭了。

    我顿时大吃一惊,这一手看似简单,实际上不是那么好玩的,这需要极高的实力和极为巧妙的力道掌控能力,即能将我依附在火苗子上的风火流云破解了,还不能伤着谢连城,谢连城现在毫无抵抗能力,力道大一分,直接就将他拍死了,力道小一分,火苗子灭不了,这份力量的拿捏,我远远做不到。

    当下急忙举目看去,却是一青衫老头儿,满头白发,就连一双长眉,也是雪白,双目锐利如刀,鼻正口方,额下无须,却又满面皱纹,年龄起码也得在八十往上。

    再往身上看,身材高瘦,腰杆却挺的笔直,一身青色长衫已经洗的发白了,脚穿一双千针纳的黑布鞋,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往哪里一站,身上丝毫气势不起,却依旧有一种不可冒犯的威严,不自觉的就感觉,好像比他矮了一两个头一般。

    这一打量清楚,我心中更是骇然,这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光凭这份气度,我就望尘莫及,别说我了,我所认识的人之中,只怕没有一人能比得上他!

    这老人一现身,苏出云、苏振铭和叶知秋一起大喜,苏出云脸上甚至升起一丝狂热来,手一指我喊道:“徐镜楼!你今天死定了!”

    话刚出口,忽然青影一闪,随即啪的一声脆响,苏出云呼的一下就飞了出去,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疾掠,直接撞断了旁边两颗胳膊粗细的树木,才停了下来,一停下来,就一翻身爬起,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来,还带出了两颗牙齿。

    随即又是啪啪两声响,苏振铭和叶知秋几乎同时飞了出去,分别跌落在地,滚出好远,纷纷吐出两颗牙齿来,就在一瞬间,三人已经分别被打掉了两颗牙齿。

    我心里直冒凉气,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说实话,我连那老人怎么出的手都没看清楚,而且苏家三人的身手,我太了解了,虽然说不如我,可绝非泛泛之辈,我要和他们对阵,对付一个也不可能一出手就将人打飞出去,这老人却在一瞬间,就将三人都打飞了出去,还没人扇掉了两颗牙,这实在太恐怖了。

    这时那老人才沉声道:“暗算朱国富在先,尊卑不分,以下犯上,算一颗牙,眼见谢连城受伤,却不伸援手,不顾同门之谊,再罚一颗牙,你们服不服?”

    苏家三人同时面色一苦,却没有丝毫敢违抗的意思,一齐点头道:“服!服!”

    那老人的面色,却依旧一片淡定,好像他教训苏家几人,是天经地义一般,随后又说道:“至于鸣儿的死,暂时我还没查清楚究竟是不是你们所为,而且你们的命,暂时还有用!我暂且留你们一命,等到事情真相大白之时,如果不是你们动的手,也就罢了,如果真是你们动的手,我杀你苏家满门!”

    这句话一出,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三十六门霹雳雷家,千年不遇的绝世枭雄,雷动九天,霹雳雷震!

    怪不得他还没到这里,天空已经响起了两遍惊雷,一定是他在山腰上出手整治了什么玩意,怪不得他一出手就破了我的风火流云,救下了谢连城,他完全有这能力,怪不得他出手惩治苏家三人,以苏家三人的脾气秉性,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就凭雷震两个字,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这一明白了过来,我冷汗顿时就下来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煞星,三十六门中人,谁不知道雷震的厉害,而且此人生性狠辣,向来都是霹雳手段,而我现在是杀雷鸣的最大嫌疑人,就算深井老大想利用我,他也不一定就会放过我,我肯定打不过他,这实力悬殊太大了,一动手,陌楠等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上来就是送死,我们只怕全都得灭在这里。

    那雷震却看都没看我一眼,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谢连城,谢连城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但身上的火苗已经被雷震灭了,性命却是无碍。

    那雷震只看了谢连城一眼,随即眉头一皱,伸手一抓,掉落在地上的点龙铲呼的一下飞了起来,凌空飞入雷震的手中,雷震往谢连城手中一塞,才说道:“老五,你这人也算丢到家了,堂堂深井九煞第五把交椅,被一个黄口小儿烧成这般模样,你该不该罚?”

    谢连城倒也硬气,被烧成这样,疼的浑身都直颤,却也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听见雷震这么一说,立即强忍火烧之苦,毅然说道:“该罚!请雷二哥责罚!”

    我一看心中暗暗点头,到底是深井九煞,这起码的气度和坚韧还是有的,这要给一般人,只怕早就疼的哭爹喊娘了,谢连城的表现,对得起他在深井之中的身份。

    那雷震一点头道:“好,你现在身上有伤,这次惩戒,暂且记下,等你伤好之后,自己找我领罚。”

    一句话说完,猛的将头一转,狠狠的盯了苏出云三人一眼,沉声道:“还不过来扶老五过去,等我招呼你们吗?叶知秋,老五的伤交给你了,你别给我玩花样,别以为你们那点花花肠子我不知道,你们杀了朱国富,我可以不管,朱国富就算不死,现在也该随着张宗树反出深井,可你们要是敢动老五,我扒了你们的皮!”

    叶知秋和苏出云、苏振铭三人急忙跑了过来,将谢连城扶到了后面去,我见这雷震还算讲道理,而且做事赏罚分明,应该是个懂事理的人,当下急忙干咳一声,准备将苏家三人暗算雷鸣的事再说一遍,我可不想和这老家伙动手。

    谁知道我干咳声刚一起,那雷震就猛的一转头,一双如刀一般锐利的眼睛,一下就盯住了我的双眼,仿佛一下看进了我的内心深处一般,使我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这才冷声道:“你就是徐镜楼?”

    我急忙一点头道:“我就是徐镜楼!”我在雷震面前,实力完全被碾压,哪里还敢有丝毫大意,更不想因为雷鸣的事,被他误解,当下这句话一回,就想接着将在地穴之中,苏家三人暗算雷鸣的事再说一遍。

    可我正准备张口,那雷震又手一挥道:“不用说了,我知道是你就行了,金鳞真龙选定的人,果然有胆子,连我雷震的孙子都敢杀,既然敢杀我的孙子,你就该知道后果。”

    我急忙说道:“前辈,雷鸣并不是我杀的......”

    我本想借这个机会,将事情说清楚了,就算雷震不信,起码他以后也会继续追查下去,一旦查出真相,也不会放过苏家。

    可我一句话刚出口,那雷震已经再次一挥手道:“我都知道,你不用解释,你觉得,我会在乎你的解释吗?鸣儿是我最疼爱的孙子,雷家后代之中,我最看重他,本想让他传承雷家的衣钵,却死在了龙溪地穴之中,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雷家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何况,不管是不是你杀的,鸣儿是因为你才死的,就凭这一点,我就会杀了你!至于深井老大的计划,你也不用指望了,我会向他交代。”

    “至于事情的蹊跷之处,我已经知道了,不过这不重要,真相我也一定会查出来,如果真是苏家三人所为,苏家一门,从此断子绝孙。”

    我心头顿时一阵阵的抽紧,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雷震竟然会如此护短,甚至连深井老大的命令,也不放在眼里,一现身就要杀了我,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刚想到这里,那雷震已经一伸手道:“你可以出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