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麻三现踪

    等我幽幽醒来,人已经躺在了床上,床边没有人。身上被包裹了好几处,刚一动弹。浑身都像散了架一般,只好继续躺着,转头四下张望了一下。

    这一看我就明白了。我这是在耗子家中,敢情刚才那个喊我的家伙。就是耗子。

    这一明白过来。我顿时心头一阵惊疑,我绝对不会记错。当时耗子是和苏出云、甲乙丙丁几人一起出现的,在甲乙丙丁和我们发生争斗之后。大家就没注意这个耗子了,没想到他竟然能趁机溜了,要知道他当时就在苏出云身边,在苏出云手中。能溜掉的人。起码得有两把刷子才行。只怕这个耗子也不简单。

    刚想到这里,门一开。进来一个人,却不是耗子,而是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大肚子挺出好远,人长的挺憨厚,大概是久居山间,皮肤被山风吹的红中带黑,一见我就满面堆欢,笑道:“这小哥,你胆子也太大了!山神爷正发怒呢!你怎么就敢上山了呢?也就是遇上了我,不然你这回得死在山里。”

    一句话说完,好像还怕我不相信似的,又说了一句:“你知道我发现你的那个沟渠,是什么地方不?那里原先是死人沟,旁边全是乱葬岗,你说你那里不好去,偏偏去哪里,没死真算命大的。”

    我看着他直发愣,这胖子我根本就不认识,当下急忙问道:“耗子呢?”

    那胖子也是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耗子?我们这老山之中,耗子其实不多,食物少,天敌又多,耗子并不喜欢这里。”

    我急忙说道:“我说不是老鼠,是耗子,一个叫耗子的年轻小伙。”说着话,我将耗子的外形描述了一遍。

    这下那胖子明白了,一脸恍然的说道:“原来是你朋友啊!这下好了,他还丢下一包东西,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等你伤养好了,离开的时候,一起带走吧!”

    我听的一头雾水,问道:“我说的耗子,不是我的朋友,是这房子的主人。”

    那胖子一听,立即反手一指自己的鼻子道:“我才是这房子的主人,我叫肥坤!你说的那个耗子,前一段时间给了我一笔钱,将这房子租去了几天而已。”

    我顿时愣在当场,耗子竟然不是当地居民,这个房子是他租的,怪不得他会带着苏出云等人出现,这一定是针对我们的。

    我忽然想到了那个金甲山神,那金甲山神,就是在耗子消失之后才出现的,难道说,耗子就是深井老大?一想到这里,不禁冷汗就出来了。

    可在一想,好像也不大对,我们虽然没有见过深井老大,可听爹娘说,深井老大是个体型魁伟的汉子,看那一身金甲,好像也不是耗子那小身板能撑得起来的,估计我才的不对,耗子很有可能,只是深井之中的一个小喽啰而已。

    那肥坤继续说道:“看你的样子,是被骗了吧!这年头,好多外地人来我们这,租个房子说是自己的,然后就招揽游客,收了一定的费用之后,卷款就跑了,你已经不是第一个了。”

    “其实啊!当天耗子带你们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那小子虽然给了我钱,可我看他贼眉鼠眼的,有点担心他骗你们,我自己又不好出面,就让村上一个老头告诉你了,让你们不要上当,可你们根本不听啊!”

    我顿时想了起来,当时耗子招揽我们生意的时候,确实有几个老头,在对我们大声的说着当地土话,态度极不友善,当时耗子的解释是他招揽了生意多,令其他人不满意,那是在咒骂我们,所以我们也没在意,没有想到,竟然是在告诉我们,不要上了耗子的当。

    那肥坤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道:“我记得,当天你们是好几个人啊!怎么现在就剩你一个了呢?其他几个人呢?”

    我不想让这些普通百姓卷入这些是非之中,当下说道:“他们先离开了,我一个人贪恋美景,进山迷了路,又从山上摔了下来,这才差点丢了命,老乡,谢谢你救了我,等我能走动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一听我说要好好感谢他,那肥坤顿时笑了起来,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你好好养着,我去给你熬点药去,你身上的伤,我看了,没得事,全都是皮外伤而已,要不了几天,就能恢复了。”一边说话,一边向外面走去。

    他这一说,我反而放心了,我自己的伤我有数,这次伤的可不轻,五脏六腑只怕都移位了,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都好不了,就这还是因为我之前吃了叶神医两年零八个月珍稀药材,要是一般人,只怕就得翘辫子了,这胖子却说我只是皮外伤,分明是个门外汉,应该就是普通山民了。

    过了一会儿,那肥坤捧了一个小包,说是耗子留下来的,我看了看,里面全是些小刀子、小镊子和一些类似皮肤一样的薄膜,一般人看不明白,可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影门用来化妆的玩意,不用问,那耗子一定是别人装扮的。

    随即我就在小包里发现了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拿出来一看,只一眼我就认出了是谁,正是那个最神秘的麻三!敢情我们这一回,从一开始,就被麻三给盯上了,这家伙的易容术,一定是出自影门,是在精妙,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我们却硬没发现是他。

    过了一会儿,那肥坤又端了个大碗进来,热气腾腾的,闻着一股刺鼻的草药味,说是对我身上的伤有好处的,喝过就会睡觉,多睡几觉,伤就好了,反正我也不怕中毒,趁热喝了,味道极苦。

    也不知道是我身上的伤势太重,还是这药真的有效果,一碗药下去,不一会双眼就往一起粘,我虽然心中记挂陌楠等人的安危,可这睡意一阵阵的袭来,竟然抵抗不住,不一会就沉沉睡去。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一睁眼,已经日上三竿了,我翻身坐了起来,感觉身体好像是好了很多,喊了一声,那个肥坤进了房来,一见我起来了,顿时笑道:“小哥你身体真好,就算我们这里最强壮的猎手,受了你这么重的伤,虽然说都是外伤,也得养几天,你却一天就起来了。”

    说着话,将我扶出了房间,让我坐在小桌子边,端来点米粥,让我吃了,又去熬了碗药,我喝了之后,又是睏意大发,一觉又睡一天。

    如此反复,我恢复的异常神速,前后也就四五天,我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了,不但如此,我感觉自己的内伤,也恢复了许多,五脏六腑都归了位,身上力道,也逐渐恢复,就连气息,都好像比原先还要顺畅。

    我不禁大是感激,真是多亏了这个肥坤,没想到小小的草药,竟然能让我恢复的如此之快,等我再恢复一点,出山一定取点钱,送来权当谢礼。

    那肥坤依旧每日照顾我,每天给我喝一碗药汤,一直到了第七天,我身体日渐恢复,不想再一睡一天,就婉言推辞,可那肥坤极为固执,非要我喝了不可,说这药对受伤的人极有益处,多喝点我也能好的快点,盛情难却,我只好喝了下去。

    药汤一下肚,就开始发睏,只好再次回房间睡觉,可今天头刚一靠上枕头,却做起了梦来,梦中我锦衣华服,头戴王冠,身穿描金黑袍,正坐在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身边左右各坐了两个人,那文士赫然也在其中,另外两个,带着面具,最后一个,却是那金甲山神装扮的深井老大。

    我一见那深井老大,顿时大怒,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正要动手,身边景象陡然一换,我又变成了一身血污,站在一处断崖边上,猛的有人一掌将我推掉了下去,耳边风声呼呼,身体不断往下掉落,在那云层之上,有一条金龙正在翻腾飞舞,却没有对我伸以援手。

    我猛的一下惊坐而起,一脸一身都是冷汗,梦中景象,历历在目,就如同真实发生的一般,这些景象,好像暗中预示着什么,只是我根本就猜不透其中的玄机。

    刚一坐起,外面就有人吱呀一声推开了门,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他怎么样?还听话吧?”

    这声音一起,我顿时就是一愣,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正是那个失踪了的耗子,也就是麻三!

    随即肥坤的声音笑了起来:“放心吧!这小子憨的很,一点都没发现,每天一大碗药灌下去,睡的那叫个香,不过,这小子恢复的也相当快,再这样下去,只怕要不了两天,他就要离开了,到了那时,我们还怎么留住他?”

    我一听顿时苦笑不已,敢情这肥坤和麻三是一伙的,我确实憨的很,竟然会相信这个肥坤,还以为这肥坤是我的救命恩人,还琢磨着怎么报答人家,这傻子做的,当真傻到家了!

    (今天四章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