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扑朔迷离-祝所有美女,美女节快乐!

    麻三一见我口吐鲜血,急忙说道:“你不要激动!这仅仅是表面现象,师父曾经分析过。认为雷震此举,虽然是杀了你们不少人。但你三爷等人并不在其中。”

    我顿时眼前一亮,急忙问道:“怎么说?”

    麻三说道:“徐关山一众人等,徐关山身附双翼天马、陌人豪身附独角金牛、叶神医身附盘角山羊、王清辰身附地狱狂犬。起码有四个守护灵是在他们阵营之中的。雷动九天即使能将整个青石镇击为齑粉,却也无法将守护灵给灭了。”

    “你应该知道,守护灵在主人身死之后,会守孝许久,才会离开。特别像叶家、王家的守护灵。都是世传的。感情更加深厚,如果他们死了。这四个守护灵不可能不出现。可雷震毁了青石镇之后。深井的暗桩,并没有发现有守护灵的踪迹。”

    “而且。徐聆风夫妻潜伏在深井已有三年之久。早已经深知雷震的为人,以徐聆风的稳重,又怎么会不提前通知徐关山?更何况,我们还知道,徐关山自己也有一个心腹,一直在暗中监视深井的动向,甚至连我师父,都被数次跟踪,险些暴露,又怎么会不知道雷震的动向?”

    “所以,师父怀疑,徐关山早已经得到了风声,并且一定不在青石镇,不然以徐关山的精明,怎么可能会傻到再次去夺回青石镇?上次雷震已经去了一次,他利用上次的机会,化明为暗,这次怎么会又让自己变成靶子呢?”

    “但是,也不能太乐观,徐关山率人攻打苏写意,是不争的事实,苏写意也确实败走了,即使徐关山等一众主要人物不在青石镇,青石镇这次的损失也不小,起码再想成为三十六门的根据地,是不可能了。”

    麻三这么一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确实如麻三所言,三爷可不是我,怎么会把自己暴露给雷震呢?何况暗中还有爹娘相助,王齐远也一直在暗处监视深井的动向,雷震再厉害,也不可能将天下的鸟儿都灭了,只怕他还没到云南,三爷等人已经撤离到安全地方了,这样一想,心头顿时宽了不少。

    只要三爷等人没事,一个青石镇算什么,我杀了雷震之后,大可以再建一个!何况,我早就不想在青石镇呆了。

    刚想到这里,麻三又继续说道:“雷震毁了青石镇之后,并没有再回深井,而是直接奔了终南山,随即苏家三人和苏写意的人,全都蜂拥去了终南山,很快我就得到消息,盘角山羊在终南山出现,却并没有发现叶神医。”

    “所以,师父怀疑,叶神医已经死了,所以盘角山羊才会回终南山,而盘角山羊是和它对应的金乌石是有感应的,它出现在了终南山,则说明它对应的金乌石,也在终南山附近。”

    “如果叶神医真的已经死了,盘角山羊一直是叶家世代传承,叶知秋此行,只怕成功的机率最大,若是让她得到盘角山羊,苏家的实力则又增加一份。”

    说到这里,麻三才长叹一声道:“这才是我来找你的主要目的,如果你出现在终南山,必定会引起雷震的追杀,到时候,只怕就算师父出面,也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麻三的意思,心中一盘算,已经有了对策!

    麻三是谁?深井老大的亲信,他的话,我可以听,却不能全信,他说的这些事,追根究底只是要告诉我一个信息,那就是盘角山羊出现在终南山,他若真不想让我出现在终南山,就不会告诉我了,至于这里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则不得而知。

    至于他所说的什么深井老大是想天下太平之类的鬼话,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我要是上这个当,那才奇怪,虽然我确实笨了点,可天天和三爷、陌楠这些聪明人在一起,怎么也学了点心眼。

    再说了,就算我分不清是非,几千年来的历任先贤还能都分不清吗?就连天宫五圣,到了最后都不愿意让金鳞真龙复活了,我难道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但我还不能说出来,他们不是想让我收集齐十二金乌吗?这也正合我的心意,金鳞真龙也有这意思,你们都想利用我,我就让你们利用,反正金鳞真龙离不开我,我们之间的契约还在,我每得一块金乌石,它就得传我一成力量,我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能让我增加实力就行!

    至于到了最后,听谁的话,那还是我自己决定!

    何况,徐家先祖当年能力擒金鳞真龙,我为什么不能?如果我真的拥有金鳞真龙的十二成力量,那我的力量就和金鳞真龙一样了,再加上我自己领悟的五行之法,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到了那时,我为什么要听他们的?

    心中念头一打定,立即起身道:“不行!我一定得去终南山,你们愿意助我也好,不愿意也罢,终南山我是去定了。不过,在去终南山之前,我得回云南一趟,你能不能给想个办法,让我用最快的速度达到云南青石镇?”

    麻三眉头一皱道:“这个我办不到,不过我师父可以。”

    我急忙问道:“深井老大现在在哪里?你能不能让他来见我?”

    说实话,我也想再见深井老大一面,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那深井老大是我一个熟人,并不是我已经从身形或者语调上看出来了,只是一种十分直接的感觉,就像我之前可以看到人临死之前的征兆一样,只是随着我的能力越来越大,这种征兆的能力,却越变越淡了,但这种直觉,却是每个人都有的。

    只要他愿意见我,接触的次数多了,总会被我抓到点把柄,只要让我猜到他是谁了,接下来就好办的多了。

    麻三却一摇头道:“这个我不敢保证,我能联系上师父,师父愿意不愿意来见你,则不一定,但是我相信,如果你已经打定了主意,必须前去终南山的话,师父一定会让你尽快到达云南青石镇的。”

    我点了点头,让他尽快去办,随即让肥坤也出去了,一个人坐在床上,思绪起伏难平,曾几何时,我还是个懵懂少年,在徐家村无忧无虑的生活,只因为生在三十六门之中,一步一步卷入了这场纵 横几千年的纷争之中,到了如今,整个局势已经扑朔迷离,完全不是我能掌控的了,只能在这洪流之中,努力的挣扎着。

    但是,不管怎么样!该走的路,一定得走下去!该承担的责任,一定得担起来!该报的仇,我一定得报!

    雷动九天,雷震!

    此人已经和我不共戴天,就算雷鸣不是死在我手里,现在我也不能放过他了。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得到力量,如果现在金鳞真龙再找我商谈,说不定我真的会答应它的要求!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叹息,这叹息声中,竟然有许多无奈,还有几许不甘,甚至还有一些感伤的意思,我顿时好奇了起来,金鳞真龙的声音我当然听的出来,可每一次我见到金鳞真龙,或者和它交流的时候,它都永远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么复杂的情感,它倒是第一次显露出来。

    可随即就没有了声音,不管我脑海之中怎么呼唤,它就是不肯出现,估计也是上次被我搞的寒心了,也许是刚才麻三的那番话,触及了它的伤心之处,总之,死活不出声了。

    我又瞎琢磨了一会,忽然想起麻三说过,金乌石就是金鳞真龙的真身,不由的好奇了起来,将小瓶子掏了出来,将金乌石全倒了出来,拿在手中仔细观看。

    这一细看,还真看出点问题来了。

    那三块散落的金乌石,依旧和普通金色石头没什么差别,可那三块已经合并到一起的金乌石之上,却生出了一道道的龙纹,没有被填补的那个红点,则显得更加的耀眼。

    我忽然想起谢连城那一招三点定乾坤来,那十三块点龙铲的碎块,合并成了一条黑龙,不知道金乌石是不是这种类型。

    刚想到这里,金乌石陡然金光大盛,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只见金光之中,闪现出一个龙头出来,正和我在梦境中所见到的那金鳞真龙一个模样,即使只有一个龙头,也异常威武。

    刚看到这里,金光陡然一收,脑海之中,金鳞真龙的声音又起,这一次好像显的无比凝重,语气之中,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骄傲,而是用一种缓慢但坚定的声音说道:“你记住,刚才那人所说有关我的事情,一句也不能信!”

    我顿时一愣,还没来及反应过来,金鳞真龙的声音已经再度响了起来:“如果你信了他的话,天宫之门一但打开,天宫幻境被破,那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将会被毁灭,去找江长歌,让他去见江莫问,江莫问会告诉你们,所有的答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