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五行之术 -祝大家美女节快乐!

关灯
护眼
    我听的一惊,金鳞真龙说的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麻三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那金鳞真龙继续说道:“有很多事。经历过历史的变迁,已经传的面目全非。不过这都不要紧,功与过,是与非。都是后人评说。当下活的问心无愧才好。”

    “我到了如今,已经被形容成了肆虐万物生灵的罪魁祸首,这也无所谓,我本来就不在乎这些。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为之。你不要怪我没和你打招呼。如果真的到了万不得己的时候,我必须夺了你的身体。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几千年的历史。再演一遍。”

    我的头脑本来就不够用,在这一圈子高智商之中。已经完全被绕昏了。麻三和金鳞真龙之间,说的好像都是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我已经根本分不清谁说的才是真的了。

    好在我一向笨人有笨招,谁说什么我就这么听听,最后谁是谁非,一切都会有时间来证明,至于我,已经认准了一个道理,你不变强,就只有被人踩在脚下的份!只要能让我变强,又不违背我的原则,那就无所谓。

    不过,在金鳞真龙和麻三之间,如果非要选择一边相信的话,我情愿选择相信金鳞真龙,起码金鳞真龙的意思是很明显的,它的目的就是让我替它收集十二金乌,好让它的本体复活,这一点,应该是可以确定了,至于金鳞真龙本体复活之后的事情,以后再去考虑。

    但麻三等人的话,我却不敢相信,起码不敢全信,他就算说出个大天来,在我听来,也是一切都还有待验证。

    金鳞真龙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想法,一句话不再说,可我能感觉的出来,对于我在麻三和它之间,选择了相信它,金鳞真龙还是很欣慰的,起码之前那种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既然如此,那我就真的要找到江长歌,让江长歌前去找江莫问,即使江莫问不肯告诉我们全部的答案,起码我们也可以获得部分疑问的解答,总比什么都不清楚的好。

    一念至此,我将几个金乌石重新放入瓶子之中,贴身藏好,这金乌石,倒也有意思,几方势力,都想得到,却都不敢拿,有守护灵护体的,比如三爷,带在身上两天就差点要了命去,至于没有守护灵,更是畏之如虎,我已经昏迷了好几次,身上这几个金乌石,就没有少过一个。

    将金乌石藏好之后,我开始盘膝调息,在心里将自己领悟的五行之法,默默运行了一遍,这五行之法,和徐家的九亟后五式,也许是万法同宗的缘故,有点共通,我运行起来,十分的顺畅。

    麻三联系深井老大,也许需要一点时间,我此去终南山,只怕也是凶险重重,如今我多领悟一分,到时候就可以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当下我将五行之法按五行相生的顺序,重新编排了五招,分别以五行之力发出,在脑海之中演戏了数遍之后,自己觉得比之前使用九亟的威力更加强盛,忍不住下了床去,走到竹楼外面,先仔细察听了一番,那肥坤估计被我识破之后,也呆不下去了,四周没有半点动静,确定附近无人,我才放手施展了起来。

    由于我接收了生命之木的精华,对于木之力量,我使出来好像特别顺手之点,所以第一招就使了木之力量,手掌所触,迅速生出绿叶来,眨眼之间,就花朵暂放。

    紧接着木生火,自然是风火流云,谁料这两招连用,那些花朵瞬间一燃而尽,威力陡然增加,风火连云一出,竟然整个四周,都显出一片火海来。

    我心头狂喜,紧接着就火生土,土之力量一出,地面一阵震颤,随即脚下土地,如同波浪一般起伏不定,我自己几乎站立不稳,随手往地面一按,无数石块凌空而起,直接悬浮在半空之中,竟然完全呈现出凝结不动的状态。

    心中意念一动,手上力道一带,悬浮着的那些石块,开始呼啸飞溅,虽然还不能完全如我意念所想一般准确无误,可行动轨迹却没有跑偏,准头的问题,只是迟早的事,只要勤加操练,应该不是难事。

    随后长身而起,土生金,金应雷,将手掌往苍天一举,咔嚓一声,天空就响起了一道闷雷,一道闪电凌空击下,正击在旁边的竹楼之上,根本就没费劲,一个竹楼应声而碎,顿成一堆废墟。

    当然,这声威还是远不如雷震施展雷术那般骇人,我没近距离观察过雷震施展雷术时的威力,但他在山腰间施展的那两下,我却是看见过的,论威势、论力道、论闪电的大小,我都差得多,但这却是我第一次以五行之力成功引动了天雷,甚至比上次用引雷术引的天雷更加厉害,心中喜悦,简直难以言喻。

    最后则是金生水,双手拂动,手分左右,气分阴阳,周围空气随手旋动,一股股狂风随手而出,狂风所过之处,地面狂风急旋,形成一道道的旋风,带着一滴滴的水珠,藏在旋风之中,随我控制。

    而且,地面狂风,竟然将整栋竹楼的废墟,都旋了起来,满天竹影,形成一个巨大的旋风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疾,越来力道越强,就连地面上一些拳头大小的石头,都被带的飞了起来。

    五招接连使出,五行相生,一道道力量叠加冲击,越到最后,力量越是巨大,就这还是我没有完全掌握五行之法的原因,我相信,只要我多加摸索,这五行之法,将会更加霸道。

    这样一来,我心中信念又加重了一分,只要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我就不信我不能宰了雷震,无论如何,雷震都必须得死!

    五招一过,我停下手来,跌坐在地,至于竹楼被我生生拆了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担心,反正我有钱,真要我赔的话,赔一笔就是。

    我一坐下,满天风影消失,无数竹子纷纷落了下来,都落在我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竹子围成的圆圈,我就坐在圆圈之中,而那些竹子之上,全是一个一个水滴大小的洞,显然是在旋风之中,被我水之力打穿了。

    我又在脑海之中思索了一会,将这五招完全记熟,还一度想给这五招分别起了个名字,可我上学时成绩死烂,肚子里根本没什么墨水,想了半天,除了风火流云我尚且满意,其他几个只好以金木水土代替,寻思着等见到陌楠,让陌楠给我想几个名字。

    随即又演练了起来,俗语诚不欺我,熟能生巧,几遍一练,越发的得心应手,之前一开始那种生疏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越来越流畅的感觉,特别是将五招连使的时候,那种畅快淋漓,简直妙不可言。

    我心中不禁得意了起来,当然,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术在精而不在多的道理,我也懂,我目前虽然掌握了五行之法的基本手段,可仍旧远远不是雷震的对手,但是如果再遇上谢连城,就凭这五招,我就可以吃定他!至于苏出云等人,就算他们有所提升,也远远不是我对手了。

    我这边刚刚有点得意,旁边四五距离之处,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不错!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也许,将来有一天,真的全得指望你!”

    我顿时就是一愣!

    我原先是可以看见人临死之前的征兆,随即这个功能好像有所进化,能预感到自身危险的存在,可随着我手段越来越高,这些感知能力却越来越淡,一般的危险,我根本感应不出来了。

    但是,我的五感却越来越强,一般危险,也近不了我的身了!

    除了像雷震、深井老大、江莫问那样的高手,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我身边之外,我还真想不出有谁能接近我这么近还能让我没有察觉。

    当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深井老大来了!

    毕竟麻三去找深井老大了,虽然我心里不相信他们,可目前却不得不虚以委蛇,暂时达成同一战线,深井老大如果出现在这里,那太正常了。

    可我一转头,只看了一眼,却顿时愣住了。

    来人竟然是那个文士,就是我数次在梦境之中,进入天宫之时,梦到的那个文士!

    虽然他的面目,好像蒙了一层浓雾一般,根本看不清,可那感觉、那气度、那神韵,都可以确定无疑!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这个文士,是五圣之一,不是刘伯温,就是朱抱云,因为手中没有羽毛扇,所以我不认为他会是诸葛亮,鬼谷子年纪不对,所以我也不认为是他,也就是说,我一直认为这个文士,是天宫五圣之中,刘伯温或者朱抱云的元神形态,可如今猛的一下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站在我四五米之外,心中震憾,可想而知。

    那文士却一副悠然的模样,看了我一眼,悠然笑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