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逐鹿终南

关灯
护眼
    我一不理他,那深井老大好像自己也觉得挺没趣的,也不再说话了。巨雕飞行速度奇快,不过风也贼大。我的头发都被吹的直竖了起来,而前面的深井老大,连衣角都不飘起一片。双方实力的差距。显而易见。

    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青石镇上空。深井老大说道:“到了!我真的想不通,一堆废墟而已。有什么好回来的,人要学着往前看,目光看长远一点,才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冷冷的说道:“我和你不一样!”

    那深井老大叹息了一声道:“你还是太年轻了,等你活到一定岁数的时候。就会明白,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假象,太注重感情。只会让你处处受制。”

    一句话说完,手一拍黑雕。黑雕落下,我跳了下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很抗拒和这深井老大在一起,虽然我很想和他多接触接触,好多找出一点线索来,可我一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透明的一样,就连我在身后,才起杀心,他都能知道。

    这种感觉,让人很是不舒坦!

    深井老大也没说什么,驾起黑色巨雕,交代我一定要尽快赶去终南山后,就自行飞走了,我看着深井老大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有点恍惚,自己以前一直都很讨厌为了利益在一起合作的人,而现在的我,却好像正在向这个方向迈进。

    也许,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句话,用在我身上,也合适!我终究是一个凡人,没能逃脱凡人的路数。

    这个认知,让我很是沮丧,一直等到那黑色巨雕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远方空中,我才缓步走进青石镇。

    青石镇和他们所说的一样,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说是废墟,其实都是好的,实际上,已经成了一片空白区,整个青石镇的房屋,全都被击成了齑粉,山风吹了几天,连齑粉都没剩下。

    我看着一片空白地,欲哭无泪,南北三十六门你争我夺,反复较量,就为了这么个地方,如今却化成了虚无,我们争来争去,究竟图个什么?

    幸好,这里并不是我的目的地,我要去的是青龙峰。

    我知道,这附近必定有深井的暗桩,为了不暴露行藏,我故意钻进了青石镇旁边的密林之中,兜兜转转几圈下来,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从密林之中,改道青龙峰。

    片刻之后,我已经到了青龙峰下,学了两声鸟鸣,果然,那只鸟儿从青龙峰上直飞而下,盘旋一圈之后,重新飞了回去,片刻已经看见了王齐远的身影。

    王齐远道了近前,一看是我,顿时笑道:“三哥猜的真准,你果然来找我了。”

    我一听王齐远这话,就知道三爷一定还活着,而且还有所交代,心中大石终于落地,急忙问道:“远爷,这都是怎么回事?雷震伤了咱们多少人?三爷等人呢?”

    王齐远嘿嘿一笑道:“雷震虽然厉害,可有我在这里,他哪里伤得了人,他还未到云南,我已经将消息传递给三哥了。”

    “三哥让扎纸门的人,将所有人都扎了一个,放在青石镇中,留给雷震发发火,将不愿随他走的人,都安排到了老林口,算是让他们脱离了三十六门,其余的人,全都随三哥去了终南山。”

    “不过,张渔和张昊海没去,他们两个短期之内,无法再和人动手了,要依三哥的意思,是想将他们送去徐家村,哪里有朱达昌,可以照应,而且现在深井的人也不会去骚扰,可张渔不同意,非要回洞庭,张昊海也跟了去,两人去洞庭去了,估计,后半辈子,都不会再出来了。”

    我听的心头一阵恻然,张渔要不是因为我们徐家,也不会出山,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张昊海更是可怜,身在中间,无法自处,自断一手,如今两人归隐洞庭,但愿他们能安享余生。

    王齐远继续说道:“雷震将青石镇毁了之后,也赶去了终南山,同行的还有苏出云、苏振铭和叶知秋,另外,苏写意这次又被三哥打了一次,手下人员伤亡惨重,仅仅剩下数人,却仍旧不死心,也去了终南山。”

    “张宗师、朱达盛和韩光祖,这次也去了终南山,深井中人的行踪,也在终南山出现了,这次终南山可是一场大热闹,三哥交代了,你要回来,立即动身,前去终南山恨天崖汇合。”

    说到这里,王齐远忽然一伸手拍了我一下肩头道:“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在天柱峰的事,也让蓝姑娘和陌楠等先去恨天崖和三哥汇合了,你不要太责怪自己,我们三十六门的人,从一生下来,就注定了一辈子的刀光剑影,生死真的没有那么重要,情义才是永恒!”

    “我相信,钟炎和陶莉莉,也一定是这么想的!他们离开了我们,我们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活下去,将仇恨埋在心里,总有一天,这些债,我们要一笔一笔的和他们清算。”

    我眼圈一红,自从天柱峰下来,我始终不敢去想钟炎和陶莉莉,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他们,如今听王齐远这么一说,瞬间想起往日我们一起打闹的场景,哪里还能忍得住。

    王齐远又说道:“这一次,几方人马逐鹿终南,只怕免不了一番恶战,你不但要小心行事,还要多长几个心眼,三哥等人肯定是站在你身后的,但张宗师等人不保险,他们的目的,只要能不打开天宫之门就行,万一到了危急之时,会不会对你下手,也是个未知之数。”

    “深井之中,雷震和深井老大好像有点不和,苏家几人也心怀鬼胎,苏写意身后,撑腰之人一直隐忍不发,再加上我们,数方势力齐聚终南,这一次的腥风血雨,可能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最严重的一次,你一定要挺住了,必要之时......”

    说到这里,忽然将嘴巴贴近我的耳朵,轻声说道:“必要之时,你就说一句话,天宫之中舞彩鸡,一定会有人帮你,但是,这已经是最后一道保命符了,不到万不得己,不要轻易说出来。”

    我听的一愣,彩鸡分明是指的凤羽彩鸡,十二生肖守护灵之一,王齐远这个时候,告诉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凤羽彩鸡的守护者是谁?

    随即又想起一件事来,三爷早就说过十二生肖守护灵,有一个被他藏了起来,如今金鳞真龙、毒牙飞蛇、白额金虎、盘角山羊、双翼天马、地狱狂犬、幻影玉兔、独角金牛、圣手青猿、智者金猪都出现了,我在梦境之中还看见过阴心毒鼠,也就剩一个凤羽彩鸡还未出世。

    如今王齐远又告诉我这句话,分明是说,凤羽彩鸡是自己人,但是混在对方的阵营中,这又是哪一个?

    刚想问问清楚,王齐远已经一摆手说道:“你不用问,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这人的身份,比我还要隐秘,这回要不是太过凶险,我连一个字都不会透露,你还是尽快去终南山吧!我相信,终南山的腥风血雨,应该已经拉开序幕了。”

    我知道王齐远不会再告诉我什么了,当下就将我从颜丹青哪里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当我说出雷震只是听深井老大命令行事之时,王齐远忽然面色一凝,神情忽然紧张了起来,一转身就向青龙峰上飞奔,边走边说道:“你快去终南山,三哥只怕上当了!”

    一句话说完,身影已经飘远,我顿时大惊,这里面许多事情,盘根错节,纠缠纷乱,我也理不清头绪,但我相信王齐远,他知道的一定比我多,既然他说三爷等可能要上当,那就有个差不多,当下哪里还敢耽误,急忙转身狂奔,一路出山,到了老林口,好不容易包了辆车,直奔终南山。

    一路无话,到了终南山山脚之下,我在终南山呆了两年零八个月,自然熟悉,直接入山,奔恨天崖而去。

    这恨天崖是北峰一处山头,极为陡峭,远远看去,如同一把利剑直指苍天一般,山上洞穴极多,山风一吹,呜呜做响,如同鬼哭狼嚎一般,所有又名鬼哭峰,传闻山上毒虫极多,极少有人上去,我在终南山期间,也都只是经过,从未上山去过。

    好在我当年每天跑山路的基本功还在,恨天崖虽然陡峭,却也难不倒我,一路上山,刚到山顶下方,已经听到山顶之上,传来一阵阵怒吼咆哮之声,正是小狗子的声音。

    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小狗子和人打起来了,目前聚集在终南山的,都是各方势力,就没有单个行动的,当下灵机一动,悄悄潜了起来,准备绕到对方的身后,来一个出其不意。

    谁知道刚走得两步,山顶上已经响起一个声音道:“徐关山,这回你死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