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南北对决-为 魔堕の东东 打赏加更!感谢支持!

    这声音一入耳,我就听了出来,正是苏写意。他这话一说出来,我倒是一愣,苏写意已经是三爷手下败将的了,论势力不如三爷。青石镇三番两次被三爷抢了。论实力现在他也不如三爷,三爷领悟九亟奥妙之后,岂是他能抵挡的怎么说这话底气这么足呢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暗暗起了戒心。要知道苏家还有一张底牌一直没出呢苏写意现在敢说这话。必定是有所依仗。

    当下我就多了个心眼,悄悄探出头去,一眼看去。顿时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苏写意这次口气这么大。原来不但修随心、张随意、李药药等人都在。就连苏出云、苏振铭、叶知秋也在。

    我当然不怕他们。可我却十分忌惮雷震,当下四下观看,却没发现雷震的身影。倒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那麻三,这家伙竟然比我还早到一步,而且还站到了苏家的阵营中去了。

    不但如此,他身边还带着四个家伙,看样子都是高手,只是全身都笼罩在描金黑袍之中,看不到面目。

    这一发现,我顿时恨的牙根痒痒,这都什么人啊昨天夜里,麻三还和我说的好好的,要和我们结盟,这一转眼就联合苏家的人对付起三爷来,等会我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随即我就看见了三爷等人,我们这边人不少,除了张渔和张昊海归隐了洞庭,萧朝海和翔子不在,其余的花错、黄姑娘、颜千凌、王依人、叶佛心、王麻子、陌人豪等等都在,陌楠和蓝若影、拼命四郎也在,只是拼命四郎已经没了往日那股锐气,取而代之的,是双目之中那种悲伤。

    我不禁心中一疼,往日钢铁一般的汉子,如今却一派颓丧,可见陶莉莉之死,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蓝若影倒是比拼命四郎坚强的多,只是双目之中,满是仇恨的怒火,这也是很可怕的,仇恨会使人丧失理智,她这样发展下去,一心只有仇恨的话,等到雷震死后,她会猛的一下失去方向感,那种空虚,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都能自行了断。

    战局之中,是小狗子和张随意,两人打的异常激烈,小狗子浑身金光闪烁,口中不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那些金色纹身,已经覆盖了他整张脸,显然又精进了不少,张随意身为三心二意之一,自然也不是庸手,小狗子的力量明显比张随意要强,但张随意胜在经验老炼,两人一时打了个不分上下。

    而其余的大家,却全都个个带伤,三爷的一只手上焦黑一片,好像是被雷电打了一下,叶佛心面色蜡黄,王麻子和陌人豪等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分明是在遭遇苏家众人之前,还经历过一场恶战

    我看在眼里,恼在心中,能一举将我们的人都伤成这样的,应该是那雷震,只是不知道雷震现在去哪里了倒是让苏家众人捡了便宜。

    苏写意这时说道:“老三,你我多年以来,一直争斗不休,你我虽然是亲兄弟,却彼此视为眼中钉,虽是三十六门门规所限,也都是你不知尊敬兄长所致,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你不要怪我”

    三爷冷哼一声道:“我怎么没和大哥反目你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没数吗现在扯这些还有什么用”

    苏写意一点头道:“不错,我也不想和你们扯没用的了,今天就在这里,将我们南北两派的恩怨,一了百了,南北对决,不生即死你们输了,从此三十六门归我管理,我们输了,三十六门自然落与你手,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就一对一的对决,直到对方无人可战为止,你可敢答应”

    我一听顿时心中暗骂,这苏写意当真是不要脸,我们的人全都伤的不轻,他们那边个个完好无损,落井下石还说的这么漂亮,也太无耻了点。

    但这种当面挑战,三爷当然不能拒绝,谁拒绝实际上就等于是认输了,当下三爷就一点头道:“好虽然你先引雷震袭击我们,致使我们都受了伤,战斗力有所下降,但一样可以要了你们的命。”

    苏出云这时嘿嘿一笑道:“三爷,你也不怕这山好的一对一,先让我收拾了张随意,再杀他们两个,钱赚够了,你们再开打不迟。”

    书写意也说道:“振铭先回来,咱们是三十六门正宗,说过的话要算数,说过一对一,就是一对一,今天要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

    苏振铭嘿嘿一笑,手中小弯刀对着花错一指道:“等着我哦到时候千万不要吓的尿了裤子。”

    花错则微微一笑道:“你这样一说,我忽然有一点顾虑了”

    苏振铭一边向后退,一边说道:“没用的,害怕也跑不掉,今天你们,会全都死在这里。”

    花错哈哈笑道:“我是有点害怕,害怕万一我打赢了你,你再死乞白赖的非要跟我姓花怎么办我可还没结婚呢平白无故多你这么大一个儿子出来,那可就讨不着媳妇了”

    苏振铭面色一变,瞬间一脸阴狠,眼角一阵抽搐,冷声道:“花错,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非常后悔刚才说的话。”

    花错却哈哈大笑道:“我有什么好后悔的,这对你来说,太正常了苏家得势时,你都能姓苏了,等下我们灭了你们,以你之前的事情来分析,你肯定会哭着跪着求我跟我姓花的。”

    苏振铭面色更是铁青一片,我看的心中一阵畅快,看样子,花错是知道苏振铭的身世了,故意用这些话来激怒他,跟花错斗嘴皮子,苏振铭哪是对手,一怒三分痴,对敌时的手段之一,看样子花错这段时间,又精进了不少。

    花错和苏振铭一退开,小狗子就对张随意叫道:“张随意,你堂堂三心二意之一,跟我一个小孩子打架,老跑个什么劲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害臊,这天都快黑了,要按你这个打法,我们猴年马月才能分出胜负来你这不是耽误我赚钱嘛”

    “要不这样,咱们改成文斗,你站着不动,我打你三招,若是放不倒你,我再站着不动,给你打三招,你看可行”

    我一听就乐了,小狗子长心眼了,他力量明显胜过张随意,就是经验不足而已,这样一来,等于将张随意限制死了,他必赢无疑,而且他年纪小,张随意又是前辈,这么一挑战,张随意要是不答应,倒显得胆怯了,这么多人呢传出去可就没脸在三十六门里混了。

    谁料那张随意一听,脸上立即起一丝笑意,毫不迟疑的一点头道:“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