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算计

关灯
护眼
    我心中赞许刚起,忽然一道人影一飘而至,直入场中。手上寒光一闪,就向小狗子的咽喉划去,正是苏振铭。

    我气的心头暗骂这苏振铭不是东西,既然已经说了南北对决。又说了一对一。按照常规,这就是一场光明正大的决斗,这忽然出手暗袭,属于下三滥的举动。不过大家都知道苏家人的德行。也不会不防就是,特别是小狗子,鬼精鬼精的。想暗算他可不容易。

    果然,苏振铭一出手。小狗子身形就滴溜溜一转。已经闪到了一边。随即身形一退,就到了三爷身边,笑道:“错哥。这孙子我不打。万一打趴下了,再跟我姓王,那就麻烦了。”

    花错嘴一咧道:“你这小子,不能像收拾张随意的那样,直接给打死拉倒吧丢这么个祸害给我,难道我想让他姓花还是怎么的”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我一听就想乐,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可将苏振铭损的不轻。

    苏振铭偷袭没能得手,又被两人损了一顿,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双目之中,怒气隐现,手中小弯刀来回盘旋,嗖嗖带风,显然是控制不住心头怒火了。

    这时那修随心闪身而出,到了张随意身边,伸手在张随意身上一摸,眉头已经锁了起来,转头对苏写意轻轻摇了摇头。

    我一见大喜,修随心这个表情,说明那张随意就算没死,也废了

    不过这也没出意外,小狗子的地狱狂犬,已经进化到差不多完全体的形态了,力量齐出,一下全打在张随意身上,张随意又没有守护灵护体,能活下来,已经算不错的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出我的意料

    苏写意一见修随心的表情,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叹了口气,好像显得不胜惋惜。

    可苏写意咳嗽声一起,苏振铭的目光却是一亮,直接丢开正向他走去的花错,一闪身就到了张随意的身边,身形一蹲,一伸手就从张随意怀中掏出个物事来,却是张随意饲养的那条黑色小蛇,张随意站着挨打,黑色小蛇根本就没来及施展,却被苏振铭捡了个便宜。

    苏振铭一将小蛇拿出来,就手一伸捂住了张随意的口鼻,笑道:“我好歹也曾是驱蛇一门的,你身为驱蛇一门的前辈,死了总得留点东西下来对不对这条毒龙钻,我就替你收下了,你放心,我琢磨过毒龙钻,只要你一死,它一定会乖乖听我的。”

    张随意口鼻都被捂住,发不出声来,挣扎了起来,显然不想就这么死了,苏振铭却将手猛的一扭,就听咔吧一声响,张随意的脖子已经被扭断了。

    我看的肺都快气炸了,张随意虽然也不是好东西,可对苏写意那是死心塌地,如今却死在了苏振铭手里,估计这一肚子怨气,到了阎王殿都化解不了。

    苏振铭杀了张随意,将那条小黑蛇在手中来回把玩了几番,他确实是拜入过驱蛇门下,当时的驱蛇门主还是陆仁贾,不过陆仁贾受伤后就没露面了,要按照苏振铭的手段来推测,估计已经死在苏振铭手里了。

    奇怪的是,张随意就这么死在了苏振铭手里,苏家其余的人,连个兔死狐悲的表情都没有显露一下,只有修随心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我就纳闷了,苏家如此对待张随意,修随心等人怎么就不感到寒心呢这样的主子要是给我,我早甩手走人了。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已经笑嘻嘻的走了回来,看得出来,得了张随意的毒龙钻,使他心情大好,就连刚才被花错和小狗子讥讽的事,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了。

    花错一直等到苏振铭走回场中,才笑道:“恭喜”

    苏振铭嘿嘿一笑道:“怎么怕了想拍马屁”

    花错却笑道:“我是恭喜你,不用姓张了”

    一句话,顿时让苏振铭的脸又青了起来,猛的对花错一伸手道:“今天我必杀你”

    花错也点头道:“我也没打算放过你所以,我为你准备一份大礼”

    一句话说完,忽然一甩手,连续飞出好几根香来,在两人周围直接插了一排,香一见风,无火自燃,一起升起袅袅青烟来。

    青烟一起,花错就沉声说道:“对你我也算破例了除了九品迷香没用,其他八种,从上到下,分别是一品散神、二品断魂、三品离魂、四品勾魂、五品**、六品恶鬼、七品凶煞、八品催命,全都用上了,今天你要不死,我可以让你姓花。”

    我心中暗笑,花错这嘴把式,也是没谁了,但他这一手说的好像确实蛮厉害,光听名字就满唬人,当下看了看那些香,确实有八根,应该就是他说的香门秘香。

    在花错和陈玄衣一战之中,我曾见识过香门秘香的厉害,那仅仅是香门九品香其中之一,这一下就点了八根,可见花错确实是对苏振铭动了杀心。

    苏振铭当日虽然不在,可也一定知道香门秘香的厉害,听花错这么一说,立即就一闪身,飞身向那些香扑去,大概是想趁那些香的威力还没成型,好先破了。

    花错却没有动,嘴角一咧道:“你要是想将那些香灭了,可就太蠢了”

    他并没有说因为什么,苏振铭却陡然停了下来,这家伙本就生性多疑,花错又这么说了,自然不敢乱动。

    花错随手一招,一团青烟已经到了他的手上,形成了一个烟球,笼罩住了他的整个手掌,套在手掌之上急旋不止,呵呵笑道:“你还是很聪明的,还能及时停手,如果我们香门的秘香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灭的,那也太没用了。”

    随即抬眼看了一下苏振铭,说道:“我手上的这一团,是三品离魂香,比起对付陈玄衣的四品勾魂香,又上了一层,也没有那么麻烦,只要击中你,就可以使你的魂魄离体。但是,天下万物,有其利必有其弊,这种香有一个缺点,就是无法凝固成形,而且容易飘散,不能及远。”

    一句话说完,随手一抛,一个烟球向苏振铭飘去,苏振铭吓了一跳,急忙凝神以待,可那烟球直飘到苏振铭面前三步左右,就自行消散了。

    花错随手又是一招,又一团青烟飘到他的手上,仍旧将他的手笼罩在其中,形成一个烟球,继续说道:“这个厉害了,这是一品散神香,一旦打中,直接将人的元神打散,连轮回都进不得。只是材料太过珍贵,制作极难,对付一般人,我还真舍不得用,今天算是给你脸了。”

    “当然,这也有弊端,同样是不能及远,刚才你要是去灭香的话,那距离可就够了,你就再也听不到这些了,我不想你死的这么痛快,所以你才活到了现在。”

    我不由的又看了一眼插在地上的八支香,没想到花错现在竟然这么牛了,要知道任何一门的手段,没有一定时间的修习,都不可能登堂入室的,他能将香门九品秘香全都使出来,起码也说明了他完全掌握了香门手段,如果这些秘香真的像他所说的那么厉害,灭又不能灭,破也破不了,还真是难搞,只怕今天苏振铭真的要死在这里。

    花错一句话说完,又是一甩手,烟球飘飘荡荡的向苏振铭飘去,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苏振铭倒显得不那么紧张了,只是神色之间,依旧显示出戒备的神色来。

    那烟球的速度并不快,飘飘荡荡的到了苏振铭面前,依旧是三步之处,烟雾开始弥散开来,和刚才那三品香的烟球,好像差不多。

    可就在苏振铭神色刚刚一放松的时候,烟球之中,陡起一道亮光,蓝芒一闪,疾若流星,嗖的一下,就到了苏振铭的面前。

    苏振铭顿时大惊失色,身形一动就想躲闪,花错却哈哈大笑道:“苏振铭,你天天骗人,今天也尝尝被我骗一把的滋味,这八根香,全是迷香,我刚才故意将迷香打到你面前三步之遥,你现在要是不感觉到手脚发软,我真的可以答应你姓花”

    话未落音,那道蓝光已经击中了苏振铭的胸前,轰的一声巨响,苏振铭倒飞而出,还未落地,已经被苏出云蹿出接住,迅速的抱了回去。

    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花错这家伙太鸡贼了,我刚才还以为他真的将香门秘香全都掌握了,谁知道他只是玩了招虚的,八根香全都是迷香,第一个迷香烟球,一是迷惑苏振铭,二来也让苏振铭在不知不觉之中中了迷香,第二个烟球之中,却暗藏了一道九亟,而且这力量控制的十分巧妙,等烟球到了苏振铭近前,才陡然发作。

    苏振铭先中了迷香,却不自知,九亟疾快又疾,他哪里还躲得开,等于就是一个活靶子。

    苏振铭一向奸险狡诈,向来都是他算计别人,如今遇上了花错,终于尝到了被人算计的滋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