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钢铁之尸

关灯
护眼
    一句话说完,手在李药药的肩头上一按,李药药的一张脸。顿时通红,嘶声叫道:“我还没死呢!你们就这样?”一边嘶喊。一边已经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苏写意。

    苏写意却装没看见的,眼神则紧紧盯着花错。悠然道:“老三,看来你在自己儿子的身上,还是下了不少功夫啊!徐家九亟向不外传,外传者该怎么样。你心里有数吧?我虽然人不在徐家了。可毕竟也曾是徐家子孙。这一点,你总得给个交代吧?”

    三爷微微一笑道:“九亟是我教的,徐家的规矩。等灭了你们之后。我自会承受,用不着你姓苏的多嘴,只是说来惭愧。我这爹做的。实在不合格,教了错儿九亟之后,我几乎就没管过他。都是让他自行揣摩,错儿能修习成这样,令我意外之余,也甚感欣慰。”

    花错笑道:“我多聪明,只要领我进门,就没有我学不会的。”

    接着话锋一转道:“苏写意,倒是你们,这血冷的,我要是夺了李药药的守护灵,也还罢了,你们这三番五次的对自己人下手,就不怕其余人齿冷吗?”

    话一落音,李药药就猛的一下挣脱了叶知秋的手掌,身形一纵,直向旁边掠去,一边拼尽全身力气狂奔,一边喊:“苏写意!你他妈不是人!我们给你做牛做马,你却算计着我们,老子情愿死在万虫噬骨之下,也不让你们得逞1”

    我一听瞬间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苏家如此对待那些手下,那些手下却不离开,敢情是这些人都被人下了蛊虫,以此来要挟他们忠于苏家,很有可能,就是苏家背后之人干的事。

    这么一想,我忽然想起了王敬轩,王敬山死后,王敬轩好像应该是蛊门的领军人物了,只是他的手段,还远远达不到可以威胁苏家众人的程度,不过只要苏家背后那人使用的是蛊术,王敬轩多少会知道一点。

    刚想到这里,李药药已经直奔着我就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个叶知秋,我顿时暗暗叫苦,李药药身受重伤,垂死挣扎,想逃得性命是人类正常的反应,可他往我这一跑,我就藏不住了,苏家底牌还没揭开,我现在现身,只怕会引起其他的变故。

    不过又一想,叶知秋一直都想得到一个守护灵,之前一直打的是陌楠身上幻影玉兔的主意,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也不会放过李药药,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好像有办法可以使守护灵短时间内认主,如果她真有这个手段,我还真不能留她活着,不然我们其余有守护灵的人,都将会成为她的目标。

    而且此女异常狠毒,毫无廉耻之心,背叛叶家,行刺自己的亲爷爷,为了苏出云,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这等人品,将其诛杀在此,也是活该。

    念头一起,我立即暗捏金鳞真龙之力,手指之上光芒一闪,九亟之力已经准备好了,我本来就比她高强的多,只要叶知秋跟着李药药过来,我突起偷袭,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这一下,足以要了她的命。

    谁知道就在此时,小狗子忽然大吼一声,身上金光疾闪,飞一般的冲了过来,一闪就拦在了李药药的身前,一把向李药药的肩头抓去,口中喊道:“我来救你!”

    他这一出手,我就明白他什么想法,小狗子从小就跟花错玩的好,如今许多人都有了守护灵,花错却始终没有,三爷虽然说会将双翼天马传给花错,可三爷正值盛年,又是我们的绝对精神领袖,大家也不愿意三爷就这么废了,如果能抢了李药药的圣手青猿给花错,那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他这一动,立即引来了苏家的苏出云、修随心、麻三和那四个黑袍人,一起出动,纷纷出手拦截小狗子。我们这边的人当然不会让小狗子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同样纷纷出手,整个山顶之上,瞬间乱成了一团,混战到了一起。

    陌楠对上了叶知秋,蓝若影、拼命四郎、王二麻子、白小娜四人对上了那四个黑袍人,花错和苏出云打在了一起,小狗子力战修随心,陌人豪和麻三则互相抢攻,招招不让,三爷拦住了苏写意,两人就这么站着,都没动手,江长歌和叶神医、黄姑娘则挡着颜千凌,站在一边,没有动手,只是颜千凌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画册,正紧紧的盯着场中混战观看,手中的笔,已经在画册上迅速的画了起来。

    而苏家那边,则也有三个人没动,一个是手持铁钩的壮汉,看身形有几分熟悉,一个是双手抱胸的汉子,看身形好像也有点熟悉,一个则是瘦小枯干的陌生老头,三人脸上应该都带有精巧的人皮面具,看不出本来面目,在三人的身后,则是刚才受了重伤的苏振铭。

    这三人一直都没说话,看起来也不起眼,我一开始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可现在,却觉得有种莫名的诡异感,总觉得这三人,好像不是人类!

    双方这一混战,李药药正趁机准备开溜,天空陡起一阵劲风,王依人骑着铁翼神鹰俯冲而下,那铁翼神鹰双爪如钩,一下就抓住了李药药的双肩,双翅一扇,直接给带上了半空,李药药顿时吓的惨叫不止。

    小狗子一边打一边大呼小叫道:“依人,先别将他弄死,等错哥抢了圣手青猿在弄死,不然他一死,圣手青猿三年才会认主。”

    我听的一愣,狗子这是啥意思?难道说我们的人也知道怎么抢夺守护灵了?如果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会更乱?

    刚想到这里,旁边那座山头之上的烟尘已经散尽,整个山头好像都被夷为平地,好像战斗也结束了,只是不知道谁胜谁负?

    就在这时,那一直站着没动的干瘦老头,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这一咳嗽,我的心好像都莫名的跟上跳动了两下。

    咳嗽声刚一停,苏写意就大喊道:“孙老大,你这样算什么意思?说好的一起动手,你们怎么袖手旁观了起来。”

    三爷一听,顿时目光一冷,瞟了一眼那三人中的枯瘦老头,沉声道:“我说怎么看着觉得有点熟悉,原来是金陵孙家的孙老大,怎么孙老大也干起了这藏头露尾的事情来了?孙家势力尽失,你又病成这样,难道还不死心?”

    那老头又干咳一声,哑着嗓子说道:“徐老三,我这么做,也觉得这么大年纪了,还是非不分,挺没脸面的,所以才弄个人皮面具,戴着也遮点羞。”

    “不过,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我这当爹的,有一丝希望,总得试试吧!现在金乌石都在你徐家手里,只要你给我一颗,能让我救我儿性命,我绝对马上就走。”

    一句话说完,他身边那个一直抱着胳膊的汉子,忽然发出一声似人非人般的嘶吼声来,吼声之中,满含愤怒与焦急。

    即使这嘶吼声已经完全变了音调,可这嘶吼声一起,我却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孙家大少!

    同时脑海中还闪起了一个念头,三十六门之中的炼尸一门!

    两个念头一结合,再加上刚才孙家老爷子说的话,顿时明白了过来,孙家由于豁牙子的背叛,势力衰落,但也没得到金乌石,但孙老爷子依旧没有死心,反而将孙家大少炼成了尸,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孙家大少尸身不腐。

    这一想明白了,顿时暗叹不止,可怜天下父母心,听孙家老爷刚才咳嗽的声音,几乎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了,却仍旧得为孙家大少东奔西走,孙家大少若是有灵,只怕也不忍心。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冷哼一声道:“孙老大,对不住了,别说是你儿子了,就算是我儿子,我也不可能为了一己之私,放任天下百姓不管。”

    孙家老爷又叹息一声道:“老三,我虽然年纪大了,可也没有老糊涂,又怎么会不知道其中利弊,可人老了,贪心没了,私心却仍旧在,如果不是因为我这儿子,我也做不出来这事,我先给你赔罪了。”

    一句话说完,真的对三爷一拱手,随即头一抬,看了三爷一眼道:“老三,我儿得人相助,已成钢铁之躯,你们自求多福吧!”

    随即将手一挥,口中陡然发出一阵尖利的呼啸之声,呼啸之声一起,那孙家大少陡然一蹿而起,口中同样发出一种尖利的呼啸之声,人如旋风一般,直冲场内。

    首当其冲的,就是三爷!

    三爷冷哼一声,双指一伸,一道蓝光升起,双指直接呈现出透明之色,九亟一出,直打飞扑而上的孙家大少。

    轰的一声巨响!

    三爷的九亟之术,正中孙家大少的前胸,胸前衣衫,顿时尽碎,露出里面雪白的皮肤出来,看着好像和活人的皮肤无异,只是三爷这一击,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伤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