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苏家王牌-为花落相随加更

关灯
护眼
    叶神医这么一喊,花错就是一震,叶神医的意思很明显。是要将盘角山羊传给花错,可叶神医这副模样。已经全靠盘角山羊撑着了,只怕盘角山羊一离体。叶神医必死无疑。

    江长歌这时忽然说道:“花错过来吧!叶老在临来终南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宿命了,叶家无男嗣,你若能接了盘角山羊。也是好事。不然必定会落到叶知秋手中。将会引起更大的祸害。”

    说到这里,忽然苦笑道:“其实,估计你也得不到。”

    三爷却双眉一锁。沉声道:“错儿。还不过来,给叶神医跪下!”

    花错当然也知道,叶神医大限已到。当下一点头。径直走到叶神医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喊道:“花错谢叶神医成全!”

    叶神医一点头。哈哈笑道:“你也不用谢我,十二生肖应劫而生,如今我大限已至,将盘角山羊传与你,也是顺应天意,不过你能不能收服它,则看你的造化,只是这盘角山羊,世代归我叶家所有,到了我手中,风雨相伴数十年,如和你有缘,还望你好生待它。”

    一句话说完,陡然一反手,一把抓住自己的胸前,面色一凝,沉声道:“花错上前!”

    花错跪地前行一步,叶神医手一带力,一下撕开自己的衣衫,露出身上金色纹身来,手猛的一抓一托,一只金色盘角山羊已经出现在他手掌之上,口中喊道:“老伙计,永别了!”一句话说出,手一挥就将盘角山羊往花错身上按去。

    就在此时,忽然响起一个阴测测的笑声来。

    早在叶神医将盘角山羊从身上抓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小心戒备起来,这声音一起,我顿时就是一惊,如果我没听错,这声音就来源自三爷等人的身边,当下急忙喊道:“小心!护住叶神医。”

    可哪里还来得及!

    声音一起,就在三爷等人旁边,一块石头忽然一弹而起,猛然化为人影,如同闪电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叶神医的面前,厉声喊道:“叶佛心,你这老匹夫,盘角山羊不给自己亲孙女,却给一个外人,是何道理?”

    喊话的同时,已经一把就抓住了叶神医手中的盘角山羊,随手一带一扯,盘角山羊在她手中,竟然挣脱不出,随即身形一飘,已经到了叶知秋的面前。

    这个时候,我也冲到了,一扬手就是风火流云,这人的意图很明显,是想将盘角山羊抢给叶知秋,我必须阻止他。

    可这人看都没看我一眼,手一扬一股力道已经直逼了过来,和我的风火流云撞到了一起,轰的一声,火光四溅而散,我也被震的接连两三个后翻,才稳住身形。

    这一下我更是惊骇,此人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将我震退,功力只怕和那雷震差不了多少,莫不成这就是苏家的底牌?

    我一被震退,那人就手一伸将盘角山羊按在了叶知秋的身上,叶知秋瞬间金光万丈,猛的一挺胸,昂头发出一声惨嘶来。

    那人手一伸,已经将叶知秋提了起来,悠忽一下就到了苏写意等人身后,将叶知秋往苏出云怀里一塞,阴声道:“好生照料着。”

    苏出云一把接过,应了一声,将叶知秋放在地上,守护在一旁。

    叶知秋已经疼的一张脸都紫了,喉头不住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来,十二生肖认主时的痛苦,我是领教过的,叶知秋有此举,说明盘角山羊已经附上了她的身了。

    这也不怪,盘角山羊本就是叶家世代相传,叶知秋是叶家血脉,盘角山羊认叶知秋为主,再正常不过了!

    可这样一来,花错就又落了空!

    我心中着实气恼,可木已成舟,无法更改,何况此人功力高深,我也不是对手,我们不但丢了盘角山羊,只怕还得赶快逃走才是。

    更要命的是,这时那钢铁之尸又再度蹿了上来,这东西身上的火苗子已经灭了,硬是一点事没有,又不知道疼痛,悍不畏死,当真是个大麻烦。

    我一掌将那钢铁之尸震开,急忙转头去看,却是一个一身鬼气的老太婆,一身黑纱,面目阴森,一张脸煞白一片,双目之中,满是阴狠之色,正冷冷的看着我们的人。

    而此时三爷等人一齐悲声呼道:“叶神医!”

    我不用转头去看,就知道叶神医已经驾鹤西去,他如此高龄,又受了重击,再抽离了身上的守护灵,哪里还能承受得住。

    可我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叶神医已经盘膝坐在了地上,眉宇之间,隐含一丝不甘,却分明是已经坐化了。

    一代天骄,毒手佛心!一生傲视天下,威震三十六门,最后也难逃大限,天道轮回,就此与世长辞。

    我们的人,个个眼含热泪,叶神医之死,我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毕竟年岁到了,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何况叶神医绝对算是高寿。

    可叶神医眉宇之间的那一丝不甘,却深深的刺疼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江长歌天机神算,肯定早就算到了叶神医会死在这恨天崖上,可他还是来了,他身为一代毒圣,当然知道天命不可违!

    江长歌也一定知道,盘角山羊不属于花错,所以才有了那句话,叶神医却想逆一把天意,将盘角山羊传给花错,可谁知道事与愿违,横空杀出一个老太婆来,抢了盘角山羊去,还是让叶知秋捡了大便宜。

    如果传给花错,他则一定会含笑九泉,可被叶知秋得了去,他心里当然不甘!

    叶神医一死,那老太婆就森然一笑道:“死了吗?死了好!如此不知好歹,早死早轮回!”

    我赫然转身,猛的怒目一瞪,恨声道:“你是谁?”

    我问声刚出,三爷就叹息一声道:“苏二娘,没想到你还没死!”

    那老太婆阴森一笑道:“徐老三,你死我都不会死,这些年来,我活的逍遥快活的很!”

    这时那苏出云忽然插了一句话道:“姨娘,不用和他们废话,直接拿下他们就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怎么将守护灵抢过来了,只要留着那徐镜楼即可。”

    我听的一愣,这老太婆竟然是苏出云的姨娘,也就是他娘的姐妹,而苏振铭则喊苏写意舅舅,难不成这是苏振铭的母亲?如果真是苏振铭的母亲,那刚才苏振铭被击伤,她竟然能隐忍不发,这份坚忍,当真可怕。

    更可怕的,却是苏振铭!

    这老太婆的手段,必定十分厉害,刚才那一掌,我已经知道,她的实力远在我之上,起码也是雷震那个级别的,有这样厉害的一个娘,苏振铭为什么还要对其他人卑躬屈膝?就算他本不是苏家子弟,就算他没学成他娘那一身本事,可有这样的一个靠山,谁又敢给他脸色看?

    除非,苏振铭的野心极大!

    此人先是依附苏家,甚至不惜改名换姓,又和深井暗中相通,我怀疑苏家失利之后,就是他在苏家和深井之间牵的线,让苏家和深井勾搭上了,在深井之中,一边和苏出云三番两次暗算深井的人,还杀了雷震的孙子,一边却又跟着雷震到处对付我们,他这种种迹象都表明,此人的野心,只怕远远不止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简单。

    而苏家则一直将这一张王牌藏着,即使丢了青石镇,也不肯使出来,直到如今,忽然出手抢了盘角山羊去,只怕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这么说的话,我们之前可能真的小看了苏家!

    和我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麻三!

    自从这苏二娘一现身,麻三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随即对苏写意一抱拳道:“既然苏家还有底牌,麻三前来相助,倒显得不自量力了,就此告辞!”

    一句话说完,看了苏出云和苏振铭一眼道:“估计苏家兄弟也不会跟我回深井了,但愿再见亦是朋友!”一句话说完,手一挥,带着那四个黑袍人转身就走。

    苏写意这时也没必要藏着了,对麻三等人的背影一抱拳道:“苏家感谢麻三兄弟仗义出手,麻三兄弟请放心,苏家和深井,永远是盟友。”

    这话说的虽然客套,可语气神态之间,却早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卑躬屈膝的模样,反而一派潇洒,又恢复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时,那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那苏二娘始终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我们的人看,目光之中,就像结了冰一般,一直等到麻三等人走远了,才叹息一声道:“徐老三,你是不是以为,我们苏家没人了?好欺负了?”

    三爷的额头也见了冷汗,沉声道:“苏二娘,我一向对事不对人,就算你苏家藏龙卧虎,我该做的事情,也一样会去做。”

    那苏二娘冷笑一声道:“别说的那么好听,你还不是为了你徐家的那点私心,我也能明白,不过,既然我已经现身了,你也该知道,我手下一向是不留活口的。”

    一句话说完,忽然伸手一指小狗子道:“你!出来受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