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嗜血之蛆-为婆娑5200加更!

    我听的心头一动,之前我在使用五行术的时候,已经觉得有些地方有点沉涩。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变化,如今这人这么一点。我顿时明白了过来,确实。我有点过于追求招式的华丽,却忘了招式的本质只是要杀了对方,好看是好看了。可很多地方。并不理想。

    要知道所有的招数,实用性和华丽性都是冲突的,越是实用的招式。越不好看,越是华丽的招式。表演性高,但动起手来却很差劲。比如最简单的弓步直拳,说实话一点都不好看,可确实很实用。

    这一想明白了,顿时心头一阵狂喜。急忙转头看向江莫问。在我想来,我们之中,就数江莫问的成就最高,应该是他在暗中指点我。

    可我一看到江莫问的眼神,我就知道不是他了,如果是他,见到我进步,就算进步不如他预期的那样高,也应该有点开心的表情才对,可他的眉头已经锁到了一起,目光之中,更满是疑惑,分明是对我的功力突飞猛进感到疑惑。

    我顿时心头一惊,急忙再转头看向深井老大,如果不是江莫问,那一定是深井老大,这家伙暗中指点我,好让我们和苏家血拼,最后他渔翁得利。

    可深井老大全身上下都罩在金盔金甲之中,根本看不到任何表情,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两个眼珠子,可那两个眼珠子之中,更是冷若冰霜,甚至还带着一丝惊惧,显然是对我开始有点顾忌了,也不是他!

    这我就更糊涂了!

    随即那声音又叹息一声道:“不过,你小小年纪,能领悟至此,已经算不错了的,五行之术,天下万物皆可利用,其中奥妙,你现在领略的还极少,日后须勤加练习才是。”

    “现在身在战场,估计你也来不及仔细领悟,望你日后,能将我刚才指出的那些缺点,仔细修正,并不一定要规范,有样学样那只是匠,自成一派才是宗师,随心所欲,方得精髓,记住,越是高手,越是简单!”

    我正想搭上一句话,后面的小狗子已经喊道:“镜楼哥!只要你能将那个老巫婆给打趴下,我送你一块金乌石!”

    我一听就知道,三爷他们在虎头岭中,应该是得到了对应地狱狂犬的那块金乌石,小狗子的守护灵已经快进化到完全体了,那块金乌石本来就是对应地狱狂犬的,所以他也镇得住,只是我一出现就连番恶斗,还没来及给我就是。

    当初三爷镇不住我那块金乌石,是因为那块金乌石是对应金鳞真龙的,除了我,谁也镇不住,其后几人,守护灵进化的都不行,虽然也能戴个一两天,时间久了还是不行,这倒是变相成全了我。

    可小狗子这一喊,却将苏二娘的凶戾之气完全激发了出来,陡然尖啸一声道:“就凭你们!还想将我打趴下!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老娘都还没施展,你的五行术已经全都交了底了,还能有什么出息?五行之术,被吹的天花乱坠,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我根本就懒得和她说话,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苏二娘这人太过阴森了,苏振铭的多重人格,应该就是遗传自她,对她这样的人,我没有一点好感。

    苏二娘话一出口,我耳中那个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再打!这次不要给她喘息的机会,五招连环,五行相生,周而复始,无休无止,你有金鳞真龙的力量相助,不用岂不是傻子。”

    这声音一起,我脑海之中就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叹息声来,随即不要我催动,一股热流奔涌而出,浑身金光狂放,身上气势陡起,煞气万千,同时升起的,还有那种久违了的暴戾之气,显然金鳞真龙这次主动帮助我了,但不是夺我的身体自行动手,而是将它原先给了我的六成力量,主动催发了出来。

    我心头更是狂喜,身形一晃,直接就蹿了过去,风火流云、大地无疆、苍天之怒、水天一色、生命之春,接连施展,五行之术连发,一轮打完,第二轮又起,丝毫不给苏二娘还手的机会。

    可苏二娘毕竟是天宫五圣之一,如果被我就这么逼住了,那她也太名不符实了,虽然我用上了金鳞真龙的力量,实力大增,可和苏二娘比起来,仍旧差了几个档次,所以我五行之术三遍一使,苏二娘已经摸到了我的规律。

    就在她躲过我第三遍最后一式生命之春,我第四遍第一招风火流云刚一施展出来的时候,苏二娘忽然冷哼一声道:“翻来覆去就这几招,你就不嫌丢人吗?”

    一句话说出,陡然身形凌空旋起,我这一招风火流云直接从她脚下掠过,等于没使,大地无疆还没施展出来,苏二娘依旧在半空之中急旋的身躯之上,已经抛撒出无数的黑色虫子,呼的一下,抢在大地无疆施展出之前,铺天盖地的向我扑来。

    我急忙顺地一个翻滚,躲开那些虫子的扑击,可还没起身,那些虫子已经在半空之中折了回来,向我直追而来。

    我一反手就再出一招风火流云,我这招虽然繁琐,对敌有点华而不实,可覆盖的面积却广,用来对付这些虫子,却是极为恰当,一片火苗一起,顿时一阵阵焦臭味飘了起来,那些虫子纷纷被烧焦落地,瞬间落了一层。

    可就在这时,苏二娘已经逼到了我身前,陡然厉声喝道:“还不乖乖受死!”一掌向我当胸拍来。

    百忙之中,我也来不及躲避了,只好一咬牙,一掌迎上,双掌撞击在一起,顿时轰的一声,我已经倒飞而出,人在半空之中,接连几个后空翻,落在地上,蹬蹬蹬连退三步,方才站定。

    这边刚一站定,苏二娘已经又追到了面前,再度一掌,对着我的面门而来。

    一掌拍来,腥风四溢!

    与此同时,三爷和江莫问同时喊道:“小心!”

    刚才双方实力相拼,差距甚远,明知道这一掌只怕不好接,可我刚刚才站稳脚步,苏二娘速度又快,我根本来不及躲避,只好再度挥手迎上。

    悄无声息!

    我这一掌,就像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丝毫不受力。

    可我的手掌心,却陡然一疼。

    我心头大惊,急忙一闪身飞掠到一边,一抬手掌,手心之中已经多了一个乳白色的小肉虫,看着就像蛆虫一般,半截身子已经钻进了我的手掌心内,还露出半截正在蠕动不止。

    我顿时一阵恶心,猛的一发力,直将将那小肉虫子从掌心震飞了出去,一翻手腕,就从腰带上抽出一把匕首来,对着手掌心一扎一剜,一块肉就被我挖甩在地上,顿时鲜血直流。

    我一把从衣服上撕下条布条,三两下缠在手腕之上,猛一握拳,觉得掌心疼痛异常,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

    我跟随叶神医在终南山上住了两年零八个月,虽然没跟叶神医学习毒术,却听叶神医提起过不少毒术蛊法,只要中了之后,能感觉到疼痛的,大部分都是无毒的,如果感觉不到疼痛,而是麻木或者酥痒,那就坏事了。当然,这仅限于一般常识性的毒药蛊物,对与苏二娘施展的这玩意,是不是能适用,还不得而知。

    苏二娘一招得手,并没有再继续追击我,而是嘿嘿冷笑道:“徐镜楼!太晚了!我的嗜血之蛆,只要沾了血肉,就会产卵,卵随血走,刚才如果你一刀将自己的整只手掌都砍下来,或许还有救。”

    “可现在,由于你一直在剧烈运动,血液流动迅速,应该已经在你体内流淌一个循环了,虫卵入了心脏,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我顿时一愣,随即那苏二娘又一阵狂笑道:“你知道忠于苏家的这些人,为何不敢背叛苏家吗?原因很简单,在他们的体内,都有这种嗜血之蛆,只要我想要他们死,他们连十秒都活不过。”

    “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还可以让这些嗜血之蛆在你的体内继续产卵孵化,只要我一声令下,嗜血之蛆可以将你的五脏六腑钻的千疮百孔。如果我不想让你死,则可以将你全身都钻成一块烂肉,却依旧死不了,其中痛苦,绝非人体可以承受。”

    话一出口,我心头顿时一寒,虽然我并没有感觉到异样,可苏二娘这样身份的人,是不会说谎的,她若说这种嗜血之蛆有这么厉害,那一定就有这么恐怖。

    偏偏在这个时候,苏振铭醒了过来!

    苏振铭一醒,一翻身爬了起来,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淤血,这才一眼看见了苏二娘,张口喊道:“娘!给孩儿报仇!”

    苏二娘目光一冷,厉声道:“振铭,徐镜楼的命,已经被我的嗜血之蛆控制了,你想让他是生是死?”

    苏振铭一听,双目顿时一亮,面色陡然狰狞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想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