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苏振铭的身世

    苏振铭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是一冷,这厮恨我入骨。就算真的要求将我杀了,我也不会意外。何况他这只是要整治我,还留着我的命呢!

    但是。我绝对不会束手待命!

    就算死,我也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怎么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苏二娘我肯定是没办法。实力差距在这。就算我想拉她垫背,也没那个能力,但苏振铭却是个十分符合条件的人选。

    一来苏振铭这人极其阴险。居心叵测,留着他肯定是个大祸害;二来此人人格有问题。异常残忍,杀了他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三来他恨我入骨,我也恨他牙痒痒!

    我这念头刚一起,就忽然来了一阵风!

    狂风!

    狂风呼啸,瞬间刮的飞沙走石。众人目不能见。纷纷躲避!

    我却趁这个机会,一闪而走,身形疾掠苏振铭。

    狂风的呼啸声,完全遮掩了我行动时的声响,等苏振铭发现不妙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点在了他的脑门之上。

    我的手指一点在苏振铭的脑门上,风立即就停了!这一场风,好像是专门为我刮的。

    风停,众人愕然!

    脑壳是人类身体之中,骨头最坚硬的地方,但我完全有把握,一击之下就让苏振铭的脑袋变成碎裂开来的西瓜,如果全力而为的话,我甚至可以直将将他的脑袋轰成碎渣。

    我也可以在他的脑袋里种上一棵树、几根藤,草木生长,他死!

    所以苏振铭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流了出来,一张脸煞白,他十分清楚我有多憎恶他,也明白他的脑壳坚硬不过我的力量,落在我的手里,几乎不可能给他活下去的机会。

    可我偏偏没有动,所有的力量,都积蓄在两根手指之上,蓄势待发。

    我在等,等苏二娘开口求我,苏振铭是她唯一的儿子,我就不信她会不向我妥协,虽然我很想一下将苏振铭的脑袋轰碎,可轰碎了他的脑袋之后,估计就会轮到我死亡了。

    我想杀了苏振铭,更想保住自己的命!

    而且,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山村里的懵懂少年,我已经懂得了怎么和人讨价还价,也懂得怎么样才会在谈判之中占据上风。

    现在,我已经有了谈判的筹码!

    果然不出我所料,苏二娘一看见我的手指抵在了苏振铭的额头上,顿时厉声叫道:“徐镜楼,你敢动铭儿一根毫毛,我一定会要你陪葬。”

    我忽然笑了起来,谈判其实和打架差不多,谁的心里先虚了,谁就输了一般,不同的是,在打架中,实力强的往往嗓门也会比较大,可在谈判中,嗓门大的往往都是心虚的表现。

    苏二娘心虚了!

    我却越发的安定,手指依旧抵在苏振铭的额头上,淡淡的说道:“我并不想杀他,可我自己也不想死,更不想被你控制着,解了我的嗜血之蛆,我放了他,大家谁都不用死,不然,就抱着一起死!”

    说到这里,我又笑了笑道:“你应该知道,你儿子打不过我,就算做了鬼,我也会一直收拾你。”

    我自信这几句话说的很得体,即没有暴露自己急于摆脱嗜血之蛆的心态,也没有显露出自己内心对死亡的畏惧,而且将我想谈判的条件,交代的一清二楚。

    苏二娘的脸色变了,也许,她居高凌下惯了,被人威胁很不习惯。

    我则习惯多了,从被卷入三十六门纷争一来,我就一直生活在被威胁之中,这也让我学会了怎么样去威胁一个人,比如苏二娘,苏振铭可能是她唯一的软肋。

    一想到不可一世的苏二娘被我威胁着,我忽然有一种成就感,脸上的微笑,也愈发的笃定了。

    苏二娘的面色却越变越是难看,厉声道:“你威胁我?”

    我十分认真的一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在威胁你!其实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嗜血之蛆发作的快,还是我的力量打出去的快,不过我会赌我赢。”

    紧接着我又看了一眼修随心,淡淡的说道:“你的态度太不好了,我决定再追加一个条件,将修随心体内的嗜血之蛆也解开了。”

    我知道,苏二娘一定会妥协,毕竟我的实力远不如她,她这次放了我,下次我可不一定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至于修随心,估计在她看来也就是一个打手,而她儿子的命,却只有一条。

    如果将这次谈判当成一笔生意,其实她赚的多。

    可我没想到的是,苏二娘竟然没有妥协!

    不但没妥协,眼神还渐渐的冷了起来,阴声说道:“你可以动手了!铭儿死后,我再送你下去陪他!”

    我顿时一愣,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起码说明了一件事,我手中的筹码,不足以和对方谈判。

    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说,苏二娘真的不在乎苏振铭的性命?苏振铭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啊!至于天宫泉水什么的谎话,我根本就不会信,如果真有复活泉水,那天宫的人也就不会死了。

    随即,更让我没想到的事情出现了!

    “不要杀我!”

    苏振铭颤着声音说道:“不要杀我!我认输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和你作对了!”

    一句话说出口,随即转身看向苏二娘道:“娘!你解了他的嗜血之蛆啊!快点啊!你将我一生下来,就没管过我!没喂过我一口奶,没抱过我一次,没给我做过一件衣服,没教过我一点本事,甚至,连我父亲是谁都不告诉我,现在难道还想让徐镜楼杀了我吗?”

    “我从小就被舅舅收养,一直在青石镇生活到十岁,我实在过不下去了,自己离开了青石镇,舅舅对我是不错,可你知道我在青石镇的那十年,是怎么过的吗?”

    “每一个孩子都笑话我是野种,是没爹的孩子!娘也不要我了,我就是一条没人要的野狗!我十岁时跑出了青石镇,遇上了张昊海,跟他练了一年的刀,张昊海也不要我了,说我心肠太歹毒!我有你歹毒吗?虎毒还不食子,你呢?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儿子?”

    “好!没人教我,我自己练,十年闯荡,我不但没死,还练了一身的本事,你忽然又找到了我,要我回苏家帮舅舅,可以!你是我娘,我的命是你给的,舅舅待我也不薄,我姓苏也无所谓,我本来就不知道自己该姓什么!”

    “可是外人会这么看吗?不会!”

    “不管我多么的努力,不管我多么的拼命,在外人的眼里,我永远是想依靠苏家这棵大树的,我永远是个为姓苏连自己姓什么都可以改了的人!我永远都是靠着舅舅才能在三十六门立足!”

    “好!既然都看不起我,那我就让他们都怕我,我开始杀人,疯狂的杀人,甚至强忍着恶心,将人切成一片一片的,果然收到了效果,大家都开始怕我,畏惧我,我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人都是怕恶人的,所以我就来当这个恶人,你凶,我比你还凶,你恶,我比你还恶!”

    “为了证明自己,我拼命的学习,拼命的修习我能学到的三十六门之中各家本事,甚至拜陆仁贾那等废物为师,我一直都以为,只要我够努力,一定可以出人头地,别人提起苏振铭三个人,都竖一个大拇指,我甚至为了得到守护灵,差点死在龙溪口。”

    “我不但帮舅舅做了许多许多的事,还成功的和深井搭上了钩,听你的话,潜入深井,随后更带着出云也一起加入了深井,一边学着深井教我们的本事,一边暗算着深井的人,提苏家扫平将来入主天宫的道路。”

    “现在整个苏家,还有谁能比我强?舅舅已经不是我对手了,出云弟弟待我亲如兄长,我也一样是苏家的希望,为什么你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我?难道我一条命,还不如徐镜楼一条命在你心里重要吗?”

    苏振铭一口气说到这里,我听的一阵愕然,真的没有想到,苏振铭竟然会有这样一段身世,怪不得他的人格会变态成那样,谁经历过这些事,只怕都好不到哪去,说实话,我甚至开始有点怜悯他,和他相比,我这二十多年,简直就是天堂。

    苏二娘目光一冷,厉声叱道:“住嘴!”

    苏振铭额头青筋一阵跳动,嘶声喊道:“我为什么要住嘴?我说的难道不都是实话吗?别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一样可以做到,你为什么就不扶持我?不管怎么样,我是你亲生的儿子啊!”

    一句话说完,苏振铭的情绪,已经有点失控了,竟然不顾我仍旧指在他脑袋上的手指,猛的向前冲了两步,直向苏二娘扑了过去,口中嘶声叫道:“娘!如果我非死不可,那你就杀了我吧!”

    话一出口,陡然身形往另一边笔直的倒了下去,我顿时大惊,九亟直点而出,可苏振铭人一摔倒,已经顺地疾滚而出,一连几个翻滚,已经躲开了我的九亟,与此同时,苏二娘的身影已经疾扑而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