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解蛊催盟

关灯
护眼
    在人忽然遇到袭击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躲开,或者抵抗。

    不管我选择哪一样。都会让苏振铭趁机逃脱,而他一旦逃脱。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抓住他了。

    如果我没有和苏振铭发生过这么多次的纠缠。如果我不了解苏振铭,这一次,我就上当了!

    可惜。我太了解苏振铭了!

    也许苏振铭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但越是这样,他越不会轻易的去死,像他这种人。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如果有可能,他会舍弃一切。来换取自己一丝生还的机会。

    所以我一击不中,根本就不管苏二娘迎面打来的一掌,而是立即飞身而起,直掠而走。一闪身就又到了苏振铭的身边。手指一伸,再度点在苏振铭的额头之上。

    这么做的代价,是肩头被苏二娘的掌风扫过,顿时一条胳膊疼痛无比。

    苏振铭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刚刚亮起的眼神,迅速的黯淡了下去,看了我一眼,忽然苦笑道:“你好像吃定我了。”

    我强忍胳膊疼痛,脸上不露一点破绽,一点头道:“好像是的!”

    苏振铭涩声道:“你就没有被我的身世打动?”

    我点头道:“听着确实蛮可怜的,不过,这并不是你作恶的借口,也并不代表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何况,现在你的命可以救我的命,我身上的金乌石虽然可以化解毒药,可蛊虫却是活物,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解,这个可试验不起,所以只有盯死你。”

    “再说了,你的故事编的不错,可惜,漏洞太明显了,蒙蒙别人也许还可以,我和你们兄弟俩交了这么多次手,怎么可能还会上你的当。”

    苏振铭一愣道:“我刚才说的,其实有大部分都是实情,什么时候露出的破绽?”

    我微微一笑道:“你说的话,倒没露出什么破绽,不过你们的本事露出了破绽,自从你们投入深井之后,手段突飞猛进,我有一段时间,真的怀疑是深井老大在指点你们。”

    “可我一直想不明白,深井老大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会糊涂到察觉不出你们的狼子野心,就算他想训练些新人来对付我们,也完全没必要非你们三个不可,三十六门之中的少年,可还是不少的。要说是雷震在帮你们吧!更不可能,你们杀了雷鸣的事,雷震就算不相信,也不会完全信任你们,没杀了你们,已经算很不错的了。”

    “直到刚才苏二娘现身,我才明白了过来,暗中指点你们的,不是深井老大,更不是雷震,而是苏二娘,也正因为有她在暗中教你们,所以你们的手段,才越来越高。”

    “然后在配合你说的话,我就明白了,你说了谎,苏二娘也许确实将你丢在了青石镇,丢给了苏写意抚养,可她绝对不像你说的那样对你毫不在意。”

    “既然她是在意你的,那就说明你的十句话里,起码有一句是假的,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九真一假,而你无疑是一个说谎高手。”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说谎,那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引起我走神,只要我能走神几秒,你的计划就成功了,以苏二娘的手段,当然可以在你脱离我的掌控之后,守护住你。”

    “但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刚说到这里,那深井老大忽然哈哈大笑道:“徐镜楼,这回你可猜错了,苏家兄弟的本事,还真是我教的,不过我既然敢教他们,就不怕他们耍手段,他们杀了朱国富,可以说是我简介纵容的。”

    “这几年,太平日子过久了,我们深井一些人也都开始贪图安逸了,朱国富也和张宗师越走越近,我早就看出,张宗师迟早会背叛我,所以我才纵容他们对付朱国富,只是我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连谢连城都敢暗算。”

    深井老大这么一说,我刚理顺的线索,好像又有点糊涂了,深井老大这葫芦卖的是什么药,我还真猜不出来。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谁教的都无所谓,只要苏振铭还在我手里,我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所以等深井老大一句话说完,我就一转头看向苏二娘,手指上的闪电像刀子一样,一下就点在了苏振铭的脑袋上,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娘俩之间是怎么沟通的,但很可惜,你们没能瞒得过我。不过,别怪我没告诉你,这事只能玩一次,你们要是再玩,我这人有时候性子毛燥,可不奉陪了。”

    苏二娘一见计划失败,知道要救苏振铭无望了,急忙摆手道:“慢着慢着!我解了你身上的蛊虫就是。”

    一句话说完,忽然手一挥,直接打出一团烟雾来,缓缓飘到我的面前,凝聚不散,散发出一阵阵腐肉一般的恶臭味来。

    恶臭味一入鼻,我顿时一阵干呕,随即就觉得手掌心其痒无比,急忙一把提起苏振铭,身形一闪,已经回到三爷身边,随手将苏振铭交给了张宗树,有张宗树看着,苏振铭一定逃不掉。

    我这一退开,苏二娘就嘶声叫道:“徐镜楼,你说话不算数,我已经给你解了嗜血之蛆,你还不放了铭儿?我警告你,你要是出尔反尔伤害铭儿的话,我一定会要你的命。”

    我则根本不理会她,伸手将手掌上的布条解开,布条刚一解开,就掉下许多白色的虫卵来,随即从手掌心的破洞之上,冒出许多白色虫卵,一直冒出足足有一小酒杯,才停止了下来,殷红的鲜血,顺这伤口留了出来。

    我这也放下了心,陌楠急忙上前给我包扎起伤口,自从我出现,局面就一变再变,我都没来及和陌楠说上一句话,一直到现在,两人才面对面的站到了一起。

    陌楠一见我手掌心生生被挖了一大块肉,顿时眼圈就红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给我包扎好,才轻声说道:“你小心点!哪怕是为了我。”

    我点了点头,陌楠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我肩头上的担子,所以她不说什么,只是劝我小心。

    这时那苏二娘再度厉声说道:“徐镜楼,我已经解了你身上的嗜血之蛆,你快放了铭儿,徐家的人,现在都这么不守信诺了吗?”

    我却一摇头道:“现在还不行,刚才那个烟球那么臭,谁知道你是不是用毒药冒充解蛊药物的?”

    苏二娘厉声道:“你懂个屁!嗜血之蛆的蛊虫,就是在活人血脉之中练成的,先让它们钻进活人的血管之中,随血液而走,钻入心脏,随后将**杀死,让嗜血之蛆在尸体体内钻动,尸体会逐渐变臭,等到完全腐烂之时,嗜血之蛆也就练成了。”

    “也正因为如此,腐肉对它们有莫大的吸引力,只要一有腐肉的恶臭之味,它们就会尽数从体内顺着伤口钻出来,而我刚才给你闻的,正是我秘制的解蛊之法。”

    我听她这么一说,立即暗暗调整内息,发现和平常没有差别,知道苏二娘所言不假,但苏振铭是我好不容易抓来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

    当下就冷笑一声,刚准备说话,陌楠已经抢先说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为了完全起见,苏振铭暂时还是留在我们这边的好。不过你放心,徐家人说话一向算数,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我们离开的时候,一定会放了苏振铭。”

    我一听连连点头,心中大乐,陌楠这一说,我们就有理由将苏振铭扣下来了,只要苏振铭在我们手上,苏二娘就投鼠忌器,苏家就不敢和我们冲突,谁不定还可以被我们利用,当下就顺着陌楠的话说道:“不错!陌楠说的对。”

    话刚出口,忽然一道金光一闪而至,一拳对这江莫问当胸打去,江莫问身形一飘闪开,那人却又一闪身,对我一拳打开,势大力沉,劲风呼呼,力道之强劲,至今罕见,我根本就不硬挡,只好也一闪身退开。

    那道金光接连逼退我和江莫问,才一闪身到了张宗师面前,劈手一把,就将苏振铭从张宗师手中夺了过去,再一闪身,已经到了苏二娘面前,随手就将苏振铭递给了苏二娘。

    直到这时,我们才看清楚,忽然出手抢了苏振铭去的人,竟然是那一身金盔金甲的深井老大!

    我顿时一愣,皱眉问道:“深井老大,你什么意思?我们和苏家的事,你不是答应了不插手的吗?”

    深井老大哈哈一笑道:“我原本确实是不想插手的,可你们之间打个架,也太磨蹭了,看的我都快睡着了,出手帮帮你们,顺便看看,能不能和苏家联手,先除了你们,我现在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苏家,我想苏家肯定会和我们深井合作的”

    我心头一惊,深井老大话里的意思我明白,他不愿看到我们两家停战息兵,而且还有要和苏家联手来对付我们的意向,如果他们真的联盟了,那我们必定死伤惨重。

    (下一章,下午6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