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悲催的李药药-为婆娑5400加更

关灯
护眼
    我这话一问出口,江长歌就长叹一声道:“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所有的箭头都指向了萧朝海。他和三个麻三暗中都有联系,大家都知道。麻三是直接听令深井老大的。深井老大那一身金盔金甲,个头小了只怕领不起来。萧朝海的块头在那。深井老大刚才使的是破风锥,破风锥是金甲一门绝学。萧朝海就是金甲门的。每一次深井老大出现,萧朝海就不会出现,萧朝海出现。深井老大就不出现,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总之。目前来说。他的嫌疑最大。”

    拼命四郎却忽然一摇头道:“不对!海爷不会破风锥!”

    大家一起一愣。转头看向拼命四郎,拼命四郎说道:“我也是金甲一门的人。之前曾经问过海爷,我们金甲一门,最厉害的手段是什么。海爷的回答是金钟罩!而且,我见过海爷和人动手,他的拳法确实走的是刚猛路线。但和破风锥扯不上半点关系。”

    我们一听,全都不以为然,拼命四郎为人爽直,要想骗他太容易了,如果萧朝海真的是深井老大,骗一个拼命四郎哪还在话下。

    这时白小娜忽然说道:“我有一事,也始终不明白,大家都知道,我有读心之术,能看透别人在想什么,可我和海爷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永远是赌钱,不是盘算着怎么赢翔子,就是盘算着找谁赌一把,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有别的想法。”

    “正常的人,是不可能这样的,谁没有个心事?何况海爷身为金陵四大家领袖,又是执法九人组的红旗老五,偶尔有这些好玩的想法倒也罢了,每次都想这个,倒显得故意了,而且,自从我进入九人组之后,他就很少和我见面。”

    这一次,连拼命四郎都不说话了。

    我一见大家都不说话了,这才将刚才在和苏二娘激斗之时,有人暗中指点我的事说了出来,大家也都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在暗中指点,花错甚至都认为是我们徐家先祖出山了,讨论了一番,也没个定论。

    三爷看了一眼大家,沉声道:“先不管了,这人暗中指点楼儿,对我们就没有恶意,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得提防深井和苏家,既然大家现在都怀疑深井老大是萧朝海,那我们就防着点,目前谁也不许说出去,毕竟也没有真凭实据。”

    一句话说完,三爷忽然长叹了一口气道:“但愿不是老萧!如果真是老萧,齐远只怕危险了!”

    江长歌也接过话道:“三爷,家父已经想到了齐远爷的安危,特意交代了我,所以我临来之前,已经安排了小依人,我们一旦败走,小依人会立即骑乘铁翼神鹰回转青龙峰,将事情全部告诉藏在青龙峰上的人,让青龙峰上的人,提防萧朝海。”

    “别人去了,齐远爷或许不见,见了也不一定相信,但依人去,齐远爷一定会见的,也一定会相信的,以齐远爷的聪明,我们在一传话,萧朝海就算真是深井老大,想杀齐远爷也不容易。”

    三爷一听,顿时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慰来,说道:“你们几个都逐渐长大了,长歌行事,未雨绸缪,智计绝伦,楼儿勇冠三军,又有陌楠辅助,错儿、千凌、蓝姑娘和四郎、小白、依人,全都成长为主力,连小狗子现在都可以独挡一面了,三十六门后继有人,我很开心。”

    “一代新人换旧人,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三十六门的未来,全都在你们这些孩子们的身上。”

    朱达盛则笑道:“徐老三,你说这话还太早了点,我还没服老呢!”

    三爷笑道:“达盛、光祖兄弟正值盛年,何来老迈之说,不过我们都是同一代人,难道还会去和孩子们抢风头不成!”

    朱达盛哈哈大笑,韩光祖也对我一点头道:“其实,小楼的成长速度,十分惊人,我上次见他,他尚没有如此成就,短短时日,如今再见,我真的不是对手了。”

    三爷笑道:“光祖兄不用谦虚,我们不抢孩子的风头,可还得带着孩子们走一段呢!可别想找个借口偷懒!”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我们先将叶神医的尸身埋了吧!我们三十六门的人,一生下来,脑袋就挂在腰带上晃的,也没那么多讲究,我看这里风景不错,就选在此处吧!”

    众人齐声应了,纷纷抽出兵器,选了个地方,挖了个大坑,将叶神医尸身入土为安,三爷亲自刻了块墓碑,割破手指,用血写上“一代医圣叶公佛心之墓”几个字,插在坟前。

    叶神医辈分最高,按三十六门辈分算,我和花错几人,都是孙子辈的,三爷一代的比叶老低了一辈,也就张宗树的年龄和叶神医差不多,但死者为大,当下大家呼啦啦跪倒一大片,纷纷磕头,念起叶神医在世时对大家的关照,个个落泪。

    一代毒圣,一世英雄,就此落下帷幕!

    行礼完毕,三爷起身道:“叶神医的盘角山羊为叶知秋所得,苏家实力更增,狗子,你将我们在老虎口得到的金乌石,先拿给楼儿,让楼儿再得金鳞真龙一成力量。”

    小狗子应了一声,伸手将身上的金乌石掏了出来,我也没客气,接了过来,藏在瓶子之中,至于什么时候金鳞真龙才会将第七层力量输送给我,我则不得而知。

    三爷这时已经转过头去,看向被绑的像粽子一样丢在一边的李药药道:“李药药,你有两条路可选,一是你将圣手青猿拱手让出,我也不怕告诉你,守护灵极有灵性,若是原主不肯不愿,我们就无法硬抢。二是我们折磨你,直到你自愿将圣手青猿让出来为止,这等行径,确实不大磊落,可事关天下,我们也只能做一回恶人了!”

    小狗子跟上接了一句:“没有第三条路可选,就算你想死,我们都不会让你死的!”

    李药药一听,顿时面色一苦,脸上都能拧出苦汁来,这家伙也够悲催的,替苏写意卖了半辈子的命,到头来叶知秋还想夺他的圣手青猿,如今落在了我们手里,圣手青猿肯定是要交出来的了,花错至今还没有守护灵呢!

    李药药也是聪明人,知道自己这次是逃不过去了,只好一点头说道:“我可以将圣手青猿交给你们,我还可以告诉您们,对应圣手青猿的那块金乌石在哪里,不过,我也有个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我,我宁死也不会将圣手青猿交出来的。”

    我们一听,顿时就乐了,原本只是想替花错争取一个守护灵,没想到这还带出一块金乌石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下想也不想,我开口就说道:“行!我们答应了!”

    李药药却根本就不看我,而是转头看向了三爷,在他的心目之中,说话算数的,那还得是三爷!

    三爷一点头道:“你放心,只要你的要求不过分,我一定替你做到。”

    李药药急忙点头道:“不过分!不过分!我只是想活命而已,你们也都知道,我身上中了苏二娘的嗜血之蛆,如果将圣手青猿给了你们,苏二娘必定会要了我的命。”

    “所以,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想办法替我解开嗜血之蛆的蛊术,只要能解开蛊术,我从此远走他乡,再也不参与到三十六门中来了。”

    说实话,他这个要求不过分,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李药药这么大一个活人,可苏二娘的嗜血之蛆,是蛊门之术,我们这些人,却没有一个是蛊门,哪里解得了。可我们要是不答应,虽然靠折磨他,可能也可以将圣手青猿夺来,可这么做的话,未免有点太没人情味了。

    大家正在为难,张宗树却忽然说道:“深井之中,原分九部,分别由九煞统领,除了我闲云野鹤、老六独来独往之外,其余七人,每人手下都有一批深井徒众,其中朱国富手下有一人,名叫王敬轩,和老夫有点交情,他曾是蛊门一门门主,精通蛊术,也许可以解去这嗜血之蛆。”

    “只是王敬轩在龙溪口和小楼一战,身受重伤,如今尚在深井总部养伤,不如这样,你先将圣手青猿交出,说出金乌石的下落,隐居与某地,我和老四、老六潜回深井总部,将王敬轩找来,为你解蛊如何?”

    我一听顿时想了起来,对头!我怎么把那个王敬轩忘了呢!王敬轩和我在龙溪口是打过一架,可他言谈之中,对深井透露着不满,对张宗树却推崇备至,此事应该能成。

    李药药当然不愿意,可还没来及说话,小狗子已经一下按住了他的肩头,大声说道:“他同意了!”

    小狗子使了什么手段我不知道,可李药药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嘴唇颤了几颤,终究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目光之中,尽是心灰意冷。

    (明天早上一章,改成8点,6点的话,我得3点就起来写,有点吃不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