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第七成力

关灯
护眼
    张宗树也是明白人,一见李药药的模样,就知道小狗子暗中整治人家了。一挥手道:“狗子,算了吧!李药药也是苦命了。别再折磨他了。”

    小狗子嘿嘿一笑,松开了手掌。可手掌一松,那李药药立即说道:“等一下。我先告诉你们金乌石的下落,等你们找来王敬轩,我再将守护灵转给花错。”

    小狗子眼一翻。冷声道:“你说什么?给你脸了是吧!”

    正要上前,三爷却一挥手道:“狗子。李药药说的对。咱们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应该先做到,错儿也不争这几天。暂时先让他跟着我们,等张宗师等人回来就是。”

    江长歌这时忽然说道:“他不能跟着我们!”

    三爷一愣,脱口而出道:“为什么?是怕我们再和苏家相遇吗?”

    张宗树说道:“确实有可能。苏家目前还在终南山,大家的目的,都是金乌石。再次相遇不是没有可能。”

    江长歌却一摇头道:“我们马上就会离开终南山,终南山有金乌石的事,是我们编造出来的,故意引他们来终南山的,叶家盘角山羊对应的金乌石,早就丢失了,我们这么做的目的,实际上就是想查出究竟谁才是深井老大,和苏家的底牌,方便我们今后制订战略。”

    “但是,他还是不能跟着我们,因为我们将要去的地方,他跟着的话,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江长歌说到这里,三爷也有点茫然了起来,问道:“我们要去哪?不是回青龙峰吗?”

    江长歌摇头道:“深井老大已经摆明了想要屠戮我们,抢夺十二生肖了,我们现在回青龙峰,目标太大,如果深井和苏家联手攻打青龙峰,我们也守不住,所以,青龙峰是回不去了。”

    “不过,刚才我听张宗师说起一件事来,却有了一个更好的去处,但是,此行凶险,不能全去,正好李药药知道一块金乌石的下落,我们可以兵分两路。”

    话一落音,三爷就面色一变,诧声说道:“你的意思,一路去寻找对应圣手青猿的金乌石,一路跟随张宗师等人,去深井总部?”

    此话一出,大家一起震惊了起来,张宗师等三人的脸上,也变了颜色,江长歌却一点头道:“正是如此,大家可想过,我们一直以来,都处于被动的地位,这是为何?”

    说完不等我们回答,自行接着说道:“就是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见招拆招,从不主动出击,自己永远在明处,深井却始终躲在暗处,这让我们十分被动。”

    “所以,这一次,我们不再给他们攻击我们的机会,甚至让他们找都找不到我们,全都转入暗处,现在我们有张宗师三位暗中相助,也知道了深井总部所在,更凑巧的是,深井老大、谢连城、鲁胜先和麻三等一干主力,全都在终南山,内部空虚,还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这个机会更好呢?”

    话刚落音,我体内陡然一股热流疾冲而出,瞬间充斥全身,这股热流,比上一次的更加猛烈,其痛苦也几乎是上一次的一倍,整个人好像一下被丢入了熔炉之中。

    这种痛苦,我已经体会过了六回,再熟悉不过了,自然知道,这是金鳞真龙将他第七成力量输送给我了,当下急忙想将情况说一下,可刚说出:“我......”就已经疼到说不出话来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强行忍受这即将炸裂一般的痛苦,耳中就听张宗师叫道:“不好!金鳞真龙输送第七层力量给他了,他五行刚成,经脉未开,只怕承受不住。”

    三爷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可怎么办?楼儿到了这般地步,我已经帮不上什么了。”

    陌楠却说道:“我有办法,大家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一句话说完,招呼了花错,让花错背了我,转身就跑,小狗子不放心,也跟了上来。

    (原本不是这样的,你们懂的,结果没通过)

    我虽然痛到无法说出一句话来,可意识尚在,能感觉到花错背了我,一路狂奔,身上本来就如同千针刺万刀扎一般痛苦,在花错背上再这么一颠簸,简直苦不堪言。

    片刻就听陌楠说道:“丢下去!”

    小狗子急忙问道:“能行吗?我看镜楼哥都快没有意识了,这要淹死了咋办?”

    花错却毫不怀疑,一抖手就将我丢了出去,就听噗通一声,我已经深入泉水,顿时身体一阵冰凉,身上那种炽热,得到了些许缓解。

    与此同时,脑海之中也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声音:“小子,你的五行之术已经登堂入室,阴阳之力都可利用,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我顿时一惊,是了!当初徐家先祖什么守护灵都没有,还能力擒金鳞真龙,靠的不就是五行之术吗?我既然明白五行阴阳的道理,为什么不用阴阳之力来化解金鳞真龙的力量呢!

    一念至此,我立即盘膝坐在水中,紧守脑海一点清明,沉思冥想,迅速进入自己脑海中那个巨大的阴阳图形之中。

    整个阴阳图形之中,到处气流涌动,凌乱肆虐,金木水火土,五股力量完全失衡,互相拉扯纠缠,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劲气漩涡。

    我一见就明白了过来,怪不得每次我都痛的死去活来,这个阴阳图形,就好比是我的身体,容纳着五行之力,我体内的五行之力,是均衡的,金鳞真龙的力量,对我来说,其实是外来侵入者,这股力量的加入,使我体内的五行之力失衡,阴阳失调,由于金鳞真龙的力量是以刚猛为主,是为阳,所以我才会有这种火烧火燎一般的痛苦。

    这一明白了过来,顿时双脚分阴阳而立,双手抱球,源源不断的将阴阳图形中扭曲纠缠的五行之力吸收了过来,随左手入体,右手而出,急速循环不止。

    果然,那些五行劲气,逐渐被我吸纳,来回循环数次之后,体内的力量终于安稳了下来,形成一个以我身体为中心点的大圆圈,循环游走。

    而金鳞真龙的力量,也正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来,加入这个循环之中,我身上的痛苦一点点的减少,体内的力量却越来越是充盈。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终于不再有力量输入,而我体内的五行之力,已经充盈到了极致,阴阳图形之上,除了我站立之处,尽是涌动流转的暖流。

    我缓缓催动意识,将这些暖流慢慢送入气海,再由气海而出,随经脉游走,瞬间充斥全身,只觉得身体百骸经脉,每一寸肌肉,都说不出的舒坦,劲气充盈到即将溢出一般,好像随手一挥,都能平定一个山头。

    而身上那种痛苦,早就已经化解,我终于明白,这才是正确接纳金鳞真龙力量的方法,之前的六次罪,受的可真是冤枉!不过之前也不懂什么是阴阳五行就是。

    我知道我又上了一个台阶,实力比之前更加强劲不说,还掌握了正确的方法,以后再也不用受那种撕裂一般的痛苦了,当下心头欢欣,忍不住一声长啸,身形从水中直接一蹿而出,就听轰的一声,伴随着我从水中冲出的水花直接炸起两三米高,洒了正在旁边观看的陌楠、花错和小狗子一身。

    我一闪身就落到了三人身边,举目一看,一眼就分辨了出来,这正是当时我代替黄姑娘遭了天劫,被叶神医每天送来浸泡的山潭,当时陌楠、花错都在这里陪过我,怪不得他们将我送来这里。

    一见我出来了,小狗子顿时喜道:“镜楼哥,你刚才太吓人了,错哥将你一丢进山潭之中,整个潭水都快被你烧开了,你看看着潭水,现在还冒着白烟呢!”

    我转头一看,确实如此,整个山潭水面之上,白烟升腾,不由的暗暗感激,陌楠知道我每次都身受熔岩之苦,所以才让花错带了我来这里,当下走上前去,一把握住陌楠的手掌,相视一笑,我们两人早就灵肉合一,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花错却苦笑道:“楼哥,我脊背都快被你烫熟了,你一出来却先对陌楠笑,连感谢我都不感谢一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我心中念头一起,嘿嘿一笑道:“当然得感谢你们,你过来,我刚才又领悟了一些东西,说与你听。”

    陌楠和小狗子也不是外人,自然用不着避讳,当下我就将我所领悟到的五行之力原理,说了出来,花错本就学了九亟,人又聪明,领悟最快,一听之下,竟然痴了,双手不自觉的就比划了起来,陌楠注重的本就是不是这些,只是微笑不语,小狗子虽然有守护灵附身,主修的则还是百兽之术,根本就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我让花错先将领悟到的记在脑海之中,待有时间再仔细琢磨,领了三人回转,每走一步,我的信心就增加一分,我知道,按江长歌的意思,接下来,等待我的,将会是一场真正的恶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