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风霜花

关灯
护眼
    张宗师对我们一挥手,示意我们四个先躲一下,他带着朱达盛和韩光祖。大步向前走去,刚走出十几步。已经被那两人发现了,一人扬声喊道:“什么人”

    张宗师也扬声道:“自己人。我是张宗树”

    那两人一听,顿时放松了警戒。其中一人已经看清了,陪笑道:“原来是张宗师。你老怎么回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了,张宗树三人反出深井的消息。果然还没传到这里,这无疑给我们的行动。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张宗树没有再说话,一直走到近前,才沉声道:“山上一切正常吧”

    一人答道:“正常这条山路关卡重重。张宗师放心。”

    话刚落音,朱达盛和韩光祖已经同时出手,看守的两人根本就没防备。双方实力差距又大,连一声都没吭,直接就被放倒在地。

    我们一见张宗师等人得手了,也不等他们招呼,一起蹿了过去。

    等我们到了近前,张宗师说道:“你们四个在此等候一下,前方弓箭手,我们三人应该也可以收拾了。”

    三爷点头应了,深井的人并没有提防张宗树三人,下起手来,自然方便,九个弓箭手,应该不在他们的话下。

    果然,不一会儿,已经有两个青年走了下来,一看见我们,就对三爷拱手道:“可是徐关山徐三爷”

    三爷也一拱手道:“正是”

    其中一个青年说道:“四爷已经过了第三关,正向第四关出发,让我们来传个话,请三爷等人上去,这里的山口,就由我们把守就好。”

    我们一起乐了起来,没想到张宗树三人动作还挺效率,前三关这么快就过了,不过也正常,他们三个本就是九煞,忽然出手,普通徒众根本就不敢还手,估计都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死在他们手上了。

    当下三爷应了一声,谢过两个青年,四人一路上山。

    这条山道极窄,仅能容三人并肩,全部是冰块砌就,每过一段,就有一面平台,平台也不宽,只是有十来米的长度,大概是依山势而修。

    四人分前后上山,远远的已经看见了张宗树等三人,三人正站在一处长台之上,在他们面前,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想来就是把守第四关的高手了。

    我们一到近前,朱达盛就笑道:“小楼,你不是打头阵吗这个就交给你了。”

    张宗树却低声说道:“这人是五方巡山神将之中的东方神将,叫楚白衣,修习的手段就是他手中的冰霜之术,共有三式,分别叫做风之歌、霜之怒、冰花之恋,你小心了。”

    话刚落音,那白衣男子忽然淡淡的叹息了一声道:“张宗树,我没看错,你果然背叛了深井。”

    张宗树微微一笑道:“是的,好眼力”

    那楚白衣微微摇头道:“不是眼力,是你身上的血腥味告诉我的,你身上血腥味甚浓,并没有被这风霜吹散,肯定是刚杀人不久,而这里人迹罕至,要杀人,只有山下三关的徒众,你既然对三关徒众出了手,那就一定是背叛了深井。”

    趁他说话的这个时间,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人的长相,这人长的极为英俊,大概由于长期没有下过山的原因,一头长发乌黑,披散在身后,剑眉星目,高鼻红唇,皮肤更是霜雪一般雪白,面色倨傲,眉带一丝忧郁之色,三分英气、三分俊朗、三分傲骨、一丝忧郁,当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

    身形也十分挺拔,腰杆笔直,一袭宽松的白衣,在这满天风霜之中,猎猎做响,十指极为纤细瘦长,手中还捏着一朵冰块雕琢的花朵,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哪里,让人一眼看去,竟然有一丝怜惜。

    白衣胜雪,漫天风霜

    这边刚看清楚,那楚白衣已经说道:“你们应该明白,我奉命守山,是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我冷声道:“如果我们非过去不可呢”

    那楚白衣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忽然一抬手指,指了一下呼啸不止的满天风霜,淡淡的说道:“你听,这风霜呼啸,像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上前一步,淡淡的说道:“风霜之歌”

    那楚白衣脸上的表情,忽然显得更加的阴郁了起来,又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确实是歌声,可唱的却是哀伤之歌,在这歌声里,有无数的冤魂在哭泣、在悲鸣、在倾诉着他们一生中所遭遇到的不幸,听的时间久了,你的心,也会跟着悲伤起来。”

    “这些年来,我日日夜夜在此聆听,慢慢的明白了许多事,杀人,并解决不了问题,我甚至已经厌倦了杀戮。但是,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的话,我敢保证,你仍旧会遭遇到比这所有冤魂遭遇到的不幸更加悲惨的遭遇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在这里的意义,无法更改。”

    我立即向前踏出了三步,已经走到了他的对面。

    可脚步刚一站定,耳中陡然响起无数凄厉的叫喊声来,当真如同无数的厉鬼冤魂在嘶喊一般,声音一入耳,身上就不由自主的起了一层鸡皮。

    我顿时一惊,对方什么都没做,我却已经中了对方的招了,山风之中的嘶喊声,原先肯定是没有的,这三步之差,竟然像是阴阳分界一般,这手段,倒也奇巧。

    不过我当然也不惧他,冷声说道:“我已经向前走了三步,如果你以为弄点厉鬼冤魂的哭喊声就能吓倒我,你可能要失算了。”

    那楚白衣淡然一笑,脸上那种阴郁之色更重了,苦笑摇头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我风霜花的第一式风之歌,你回头看看,就明白了。”

    我回头一看,顿时一惊,只见四处白茫茫一片,满天狂风呼啸,一阵阵雪花飞扬,整个世界,如同银装素裹一般,一片苍茫之中,只剩下我和楚白衣两人对面而立,哪里还有三爷等人的影子。

    就在这时,三爷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小心”

    随即身前又响起了那楚白衣充满怜惜的叹息声道:“风之歌,只是切断你与外界的连接,在这里,是我的世界,接下来,才是真正杀死你的手段霜之怒”

    一句话出,一股狂风夹带着雪花,趁着我回头之机,已经向我疾扑而来。

    我既然敢回头,自然就是有后手,劲风一起,我已经一闪身就到了那楚白衣的身边,一指九亟,对着楚白衣的身影就点了下去。

    啪的一声响

    楚白衣应声粉碎,化作满地冰霜,竟然只是一个冰霜假体。

    随即楚白衣的身体,就出现在我面前三步一遥,叹息着说道:“没用的,我早就说过,这里是我的世界,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

    一句话说完,随手一挥,风吹雪花飞,每一片雪花,都一起向我飞来,瞬间已经将我笼罩在满天风雪之中。

    我想都不想,立即身形一旋而起,一掌风火流云直接拍出,一道火光喷涌,随着我急旋的身体,四处挥洒。

    风雪火焰一相遇,即嗤嗤之声不断,那些雪花全都化成一股股的白色水气,瞬间将我笼罩其中。

    这些白色水气一起,我立即心头一动,已经有了计较,当下接连又使出一招风火流云,这一次威力更甚,火苗子直接喷出两三米远,四周更是白雾缭绕。

    那楚白衣的叹息声又起道:“风火之术吗你别忘了,我的风霜花,可是冰霜之术,冰霜为水,水可克火,你赢不了我的。”

    人随音动,再度掀起一阵狂风,这一次显然用了极强的力道,双耳之中,鬼哭狼嚎,双目所及,满天风雪,我刚刚融化的那些水气,还没来得及使用,瞬间就被风雪掩盖,那数不尽的雪花,从四面八方,一起向我掩盖而来。

    我自从获得了金鳞真龙的力量之后,眼力和听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即使那些雪花飞舞旋转,飘忽不定,我却依旧看的清楚,那些雪花每一朵的边缘,都有一层薄薄的冰霜,锋利的就像刀子一样。

    我自然不会让这些雪花近身,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里本就是冰川之地,冰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楚白衣修炼的又是风雪之术,如此僵持下去,只怕我迟早吃亏。

    但风霜已经到了我的近前,我也来不及考虑了,立即一闪身躲开,可那些夹带着雪花的风霜,就像长了眼睛一般,纷纷转身继续向我飞扑。

    我眉头一皱,也找不到对方的确切位置,出手只是徒劳,当下再度闪身。

    可仅仅就慢了那么一点点,数片雪花贴这我身体的表面掠过,已经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几道血迹。

    那楚白衣再度说道:“就这么一点点本事的话,那你就得死在这里了,不过我也没时间和你耗下去,就送你一程吧冰花之恋”

    就在他几个字一出口的时候,我忽然就闭上了眼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