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巨灵力士-为婆娑5600加更!

    我一闭上眼睛,那些漫天风雪瞬间从我眼前消失,但耳朵中捕捉到的讯息。却更加的清楚了。

    我能听见,寒风狂啸。夹杂着一阵阵的鬼哭狼嚎,无数片足以致命的雪花。蜂拥飘来。

    我能听见,无数道咻咻的声音直向我钉来。我全身要害,无不被笼罩在其中。

    我甚至能依靠这些听见的声音。分辨出向我射来的物体形状和大小,起码向我钉射而来的东西。我知道是一片片薄薄的冰霜花瓣,每一片冰霜花瓣。都在空中急速的旋转,冰霜花瓣的边缘,锋利如刀。

    但这些。却都不是我想要听见的

    我虽然不知道楚白衣这一手怎么玩的,可我知道原理,他这个说白了。就是五行术之中的水之术,只不过他将水的形态固体化了,这里整个空间,都是他的世界,他当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要想击败他,必须先找到他,他利用冰雪,可以在这里塑造无数个假体,人的眼睛,是会欺骗人的,我所看到的,很有可能都是他的假体,但只要他还活着,就必须得呼吸,只要能确定他呼吸的方位,我就能捉住他。

    可在这漫天风雪之中,要想捕捉到一个极其细微的呼吸声,是何其艰难

    我依旧没有睁眼,听风辨位,一边身形疾闪,躲避来自四面八方的风雪、冰花,一边仔细倾听着风声中的声响,哪怕一点点的声音,我也不会放过。

    一点声音没有,就连呼吸声也听不到一点。

    我只好扬声说道:“怎么楚白衣,你刚才说的这么厉害,我还以为你真有什么通天手段呢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要是没什么新鲜玩意,我可就出手了。”

    那楚白衣一听,顿时轻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命都快丢了,竟然还有心情说笑话。”

    我等的就是他开口

    他这一开口,我顿时就锁定了他的位置所在,等他话一落音,陡然暴喊一声:“谁跟你说笑话”随即猛的一睁眼,一闪身就到了我左前方的平台角落里,一伸手就是一道九亟

    轰

    蓝芒四闪,劲气四散

    漫天风雪瞬间停止,无数的冰霜花瓣从天而落,摔落在地面之上,碎成了一地冰渣,而在我刚才手指点击之处,一个白衣青年,陡然显现了出来,身体依靠在旁边的冰川之上,口中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胸前的衣衫,鲜红的血液印在雪白的衣衫上,触目惊心。

    正是楚白衣

    我缓缓的退后一步,目光如刀一般,冷冷的盯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沉声道:“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不是说笑话了吧”

    楚白衣顺着冰川缓缓滑坐在地,脸上露出一丝痛楚的苦笑来,张了张口,嘶声说道:“你......你是怎么看穿的”

    我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看穿,我只是引你说话,你的声音,暴露了你的位置”

    楚白衣顿时一愣神,随即抬头看天,眼神中竟然没有一丝死亡之前的恐惧,反倒有一丝解脱之前的欢欣,嘴角更是露出一丝笑容,挣扎着说道:“原来是这样,你很聪明”

    接着话锋一转道:“我终于解脱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看着这一片冰冷的冰川,我的心,都已经凝结成了冰,可我身受师父教诲之恩,又不能不听师父的话,人守在这里,每天做梦,都在想着外面的世界,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要过这种生活。”

    我眉头一皱,沉声道:“有的但愿你来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一句话说完,我的心中不禁也有点悲伤了起来,起码,我们在这一点上,想法是一致的

    但愿生于寻常家,不再入门三十六

    楚白衣脸上的笑容更甚,对我点了点头,眼睛一闭,就此死去

    朱达盛一闪身就到了我身边,伸手一拍我的肩头道:“好小子,不错不错这楚白衣要是给我,只怕还得周旋一会呢而且还不可能赢得如此轻松。”

    张宗树笑道:“老四,你的一钩顺风,和他的五行之术,是不一样的,他们两个的招数,有共通之妙,所以胜的要轻松得多,走吧不要眼馋,这山路狭窄,大家也没法以多胜少,小楼也不能一直打上去,后面有你动手的时候。”

    朱达盛哈哈笑道:“还是张宗师了解我,我一看到高手过招,就忍不住的手痒,不过话说回来,我确实好久没有痛痛快快的和人打一场了。”

    韩光祖在旁边也接话道:“四哥所言极是,小楼这一架打的,我也有点心痒难耐。”

    几人一边说话,一边大步上山,我跟在最后,虽然杀了这楚白衣,可总有点心头戚戚之意,也不知道,三十六门之中,有多少人是不愿过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可生在三十六门,却有着摆脱不掉的宿命,这也正是三十六门中人的悲哀之处。

    一直走出几十步远,我回头看了一眼,风雪已经渐渐的将楚白衣的尸体掩盖了起来,地面的血迹,早就无影无踪,又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里,再也没有了那白衣胜雪的身影。

    一行七人,拾阶上山,一直行了一里多路,再次看见了一个身影。

    一个巨灵一般的汉子

    只一眼,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来,琴门大小姐耿灵若,她身边跟着的那条铁塔般的壮汉,也有这般威风。

    琴门大小姐并不是坏人,只是她对三爷的爱,已经达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自从和我们在云南一见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踪影,如果我所料不错,她应该在庐山,和岁寒三友在一起,当然,这也是在为三爷还债,岁寒三岁都是得道之灵,但愿她能在岁寒三友的熏陶下,恢复本性。

    刚想到这里,那巨灵般的汉子一双铜铃一般的虎目圆睁,怒吼了一声:“你们杀了楚白衣”

    这一声怒吼,直如晴天霹雳一般,震的我耳膜一阵嗡鸣,周围的风雪都为之一涩。

    韩光祖一见,顿时大喜道:“这个是我的了”

    我看了一眼韩光祖,见他双眼冒光,一脸喜色,顿时哭笑不得,韩光祖的类型,有点武痴,我估计他每回从这里上山下山,看见这巨灵般的汉子时,都有和他打上一场的想法,今天这个愿望,终于成真了,既然他要动手,大家自然不会和他争。

    那巨灵般的汉子见我们都不理他,又是一声怒吼道:“楚白衣呢他刚才传递了一个消息上来后,就再也没消息了,是不是已经遭了你们的毒手”

    韩光祖上前一步道:“死了”

    那巨灵般的汉子虽然早就明白楚白衣已经死了,可听韩光祖这么一说,却仍旧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来,随即面色一片悲愤,猛的大哭三声,昂天喊道:“白衣,你英灵慢走一步,看大哥给你报仇”

    随即猛的一下将目光瞪向我们,双目之中,几乎喷出火来,目光一扫一圈,沉声问道:“是谁杀了白衣”

    我正想说话,韩光祖却反手一指自己的鼻子,抢先说道:“当然是我”

    那巨灵般的汉子呼的一步跨出,这一步直接跨出两米左右,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韩光祖,沉声道:“深井九煞老六,破军韩光祖,对吧”

    韩光祖一点头道:“不错我就是韩光祖,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想将我杀了替楚白衣报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像你这样的人,必须愤怒起来,威力才提升到最大,这样打起来才有意思。”

    那巨灵般的汉子却猛的一下沉静了下来,原先怒发冲冠的模样,瞬间平静如水,只是双目之中,恨意之火却仍旧未消,显然还不能完全冷静。

    随即对韩光祖一抱拳,沉声道:“南方巡山神将,力士一门,巨灵苍霸,要位我兄弟报仇,你得小心了”

    我一听顿时又想起一个人来,在我随三爷第一次进入地下深渊的时候,力士一门有个叫苍莽的,是力士门的门主,后来惨死在地下深渊之中,这家伙叫苍霸,也如此健硕,应该是那苍莽有所关联。

    这时韩光祖却忽然一摇头道:“不对拳法修习到了高端之时,确实是讲究沉静稳重,可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你天生气势威猛,并不适合走这种路线,你应该继续发怒,一怒三分狂,你这种体型,再配上狂暴的气势,还有力士门的力量,这才能发挥出你真正的水平来,一味追求沉稳平静,反而失去了你的优势。”

    那苍霸却不再搭话,等韩光祖一句话说完,猛的一拳就直击了过去,口中大喊道:“谁要你管”

    韩光祖一闪身就躲了过去,反手回攻了一记破军,疾打那苍霸的肋下,口中笑道:“我当然不会管你,只是打赢这种状态下的你,说实话,真的有点可惜了。”

    韩光祖这么一闪,苍霸一拳顿时落空,急忙躲开韩光祖一击,大吼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