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你个骗子

    一句话出,整个人带起一股山岳一般的气势,当真如同一座山一般。向韩光祖扑了过去。

    我看着苍鬼矮小的身躯,心头陡起一股敬意。要知道以他的高度,能将气势修炼到这种地步。其中所付出的艰辛,要比我们平常人多出数倍来。如此坚韧的人,是值得敬佩的。

    当然。这个敬佩,并不包含人品

    韩光祖却没有硬接

    一闪身就躲了过去。沉声说道:“果然好本事,不过。这样的力量,却不可能赢我你是因为天生矮小,只能练成这样。也算不容易了,可如果你没法再强大一点的话,我劝你还是收手吧这样的力量。在我的破军面前,不堪一击。”

    我顿时愣住了,韩光祖又在卖什么药既然能赢,为何不赶紧击败他,这不是瞎耽误时间吗

    那苍鬼额头青筋一闪,每个人可能都有被人看不起的时候,心胸宽一点的,可能不会在意,但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缺陷有所避讳特别是像苍鬼这种天生侏儒,说他矮,无异与当众打脸。

    当然,稍微有点修养的人,也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韩光祖只是豪爽,却不应该是没有修养的人。

    苍鬼再度大吼一声,猛的深吸一口气,肚子忽然鼓起好高,配上短小的四肢,活像一只青蛙,模样极其丑陋,可气势却飞升不止,浑身煞气环绕,分明是即将使出全力了。

    韩光祖目光一冷,伸出舌头舔了下有点干的嘴唇,涩声道:“这就对了全力一击,不论生死,也能打个痛快”一句话说完,浑身关节忽然劈啪炸响,双手缓缓握成拳头,身上杀气狂飙,煞气弥漫,显然也是要一战定胜负。

    苍鬼陡然一口浊气吐出,整个人迅速的干瘪了下去,身形像纸片一般飘了起来,缓缓向半空之中升起,直升得两人多高,才停了下来,就这么悬在半空之中,厉声道:“韩光祖,这是你自己要求的,有能耐,就不要躲。”

    一句话说完,猛的双手一举,再度嘶吼一声:“移山倒海”

    呼

    整个周围的寒风,都忽然倒卷而下,伴随着苍鬼那铺天盖地的气势,狂扑韩光祖。

    韩光祖一双拳头握的嘎嘣嘎嘣响,双目紧紧的盯着逐渐接近他的苍鬼,眼神之中,充满了狂热。

    可我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韩光祖的气势已经被苍鬼压了下去,苍鬼的这一招,已经不单单是他的力量,他还借助了风之力更是居高凌下,由空击落,在这种巨大无匹的强压之下,韩光祖的气势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压缩。

    虽然韩光祖的眼神之中,依旧充满了一击必杀的决心与勇气,但两人间的高低,已经可以判断出来了。

    我立即闪身就要冲出去,可身形刚一动,肩头就已经被张宗树按住了,张宗树对我一摇头,缓慢而坚定的低声说道:“你不要动我相信老六,苍鬼一定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老六就这么点能耐,那他也不可能活这么久了。”

    这时苍鬼已经再度厉吼出声:“韩光祖受死吧”

    人随音动,终于发动了攻击,整个人狂扑而下,双拳上所带起的劲气,直将我们都逼的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可这个时候,韩光祖忽然笑了,脸上笑容露出的那一刹那,身形陡然凌空拔起,手一伸如钩,直接就向苍鬼的胸前抓去。

    这不是破军

    这一纵身,当真是疾如闪电,我就觉得眼前一花,韩光祖已经从苍鬼的身边掠了过去,苍鬼身形还未落地,胸前已经闪起一抹血花。

    砰砰

    两人几乎同时落地,只是互相之间,换了个位置,苍鬼背对着韩光祖,面向我们而立,胸前已经多了一个大洞,鲜红的血正从伤口处狂喷而出,瞬间将地面冰块雕砌的冰阶染红了一大片。

    而韩光祖也背对着苍鬼,身形凝立不动,右手平举,手中还抓着一颗热气腾腾的心脏,兀自在砰砰跳动。

    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天地之间,只有狂风呼啸。

    摘心手圣手一门的摘心手韩光祖没用破军,却用了圣手一门的摘心手一下掏出了苍鬼的心脏。

    苍鬼终于动了一下,一动,脸上就抽搐了一下,嘶声说道:“你个骗子”

    四个字一出,砰的一下摔倒在地,手脚一阵抽动,就不再动弹了。

    苍家四兄弟的过往,我并不知道,但我从刚才他们的对话之中得知,苍家兄弟曾经假死过一次,可这一次,却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韩光祖手一挥,将手中的心脏丢了,伸手在自己衣服上抹去血迹,转过身来,走到苍鬼的尸体旁边,沉声道:“作为深井九煞的好处,就是可以随便选两门的绝学作为副修,我选的其中一门,就是摘心手。”

    三爷接过话道:“好计谋,三十六门的绝学,互相克制,移山倒海确实对破军克制满多,两者都是以气势取胜,移山倒海是全面发力,破军相比之下,气势要弱,而且力士一门天生神力,占太多便宜,但摘心手却是以巧取胜,以快准狠著称,以点对面,完全可以克制移山倒海,”

    “你故意不断激怒他,不断的提升气势,不断让他以为你使用的会是破军,终于引得他全力一发,更趁他全力扑击之时,将自己的力量内收,造成被他压制的假象,使他肆无忌惮,然后瞅准时机,忽然使出摘心手,一举掏了他的心破军韩光祖,当真名不虚传”

    韩光祖哈哈一笑道:“三哥过奖了,只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要真以实力论,我要想收拾下他,只怕还得费一番手脚,等会上了山,免不了一场血拼,可不能将体力都浪费在他身上。”

    我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心中震惊不已,这些年来我不断参加战斗,自以为战斗经验得到了显著的特升,今天看了韩光祖的手段,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战斗经验我起码还得继续摸索许久,才能真正的与这些高手并肩而立。

    话一落音,朱达盛已经抢身而上,一边向上疾走,一边吼道:“第六卡的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要抢,上次我和他没分出胜负来,这回一定得见个真章。”

    张宗树苦笑道:“老四自从上回和双刀神将打了一回,对这事一直念念不忘,今天总算逮着机会了。”

    朱达盛原先就说过,他和第六层的关主发生过摩擦,后来被雷震制止了,听张宗树这么一说,看来这第六关的守关人员,叫什么双刀神将,这次双刀对上了朱达盛的一钩顺风,估计又是一场恶战。

    当下大家急忙跟上,我回头看了一眼,黄姑娘和陌楠落到了最后,两人边走边商量着什么,还不时往山顶看,不知道她们俩又有什么主意。

    几人速度极快,一里多路转瞬即到,我们到达之时,朱达盛已经和一个手持双刀的黄脸汉子打了起来,那黄脸汉子双刀挥舞,如同雪花一般,呼呼生风,朱达盛一把镇尸钩扫砸钩打,也是勇不可挡,由于两人都是使用的兵器,互相撞击之声不断,一时叮叮当当之声,不断响起,煞是热闹。

    我定睛细看,那使双刀的汉子,面色焦黄,如同大病初愈一般,眉生杀气,双目泛赤,鹰鼻薄唇,分明是心狠手辣之辈,手中两把刀一长一短,长的长有三尺,厚背薄刃,刀背之上,有九道金环,一施展开来,哗啦啦做响,短的如同八斩刀,同样寒光四射,刀柄之上,有一个拳大的刀环,双刀在手,端的也是杀气翻腾,一看就是好手。

    这家伙的身形高瘦,身法也是十分轻灵,两把刀施展开来,围着朱达盛不断游走,不时出手攻击,一击不中,立即收手后退,分明是稳中求胜,绝不轻易犯险。

    而朱达盛则仗着镇尸钩的长度,或当棍棒、或当钩镰、有时还直接当做长枪使用,手段变幻莫测,也是寸步不让。

    我一扫眼就看了出来,两人这种打法,只怕得耗不少时间,两人全都是稳打稳扎,不轻易出辣手,可像他们这样的高手,使用的又是兵器,只怕耍个千把招都不带重样的,这得打到什么时候

    而我们现在却是在深井的总部,山上还有百十个人呢这兵器撞击之声,在寂静的山间随着山风,传递的更远,要是被山顶的人发觉了,一涌而出,我们也别指望偷袭了,能不能逃得了命都是两说。

    不行我得想点主意

    一念至此,我忽然看见,那汉子的腰间,缠着一红一白两条麻绳,每一根都有中指粗细,在腰间缠了几圈,看长度应该不短,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心头灵机一动,是了这山道狭窄,一对一尚可以腾挪,但却无法容纳我们同时上前攻击,但绳子却是可以及远的,这样一来,我就有机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