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双刀九环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他腰上缠了绳子,一定会用。不管他怎么用。只要能到我的面前,我就可以抓住,借助绳子的传导,使用生命之春。在他身上种一颗种子,这样就万事大吉了。

    这么一寻思,我倒是有点期盼这家伙快点使用那绳子了。

    而这个时候。场中两人也终于打出了真火!

    朱达盛手中镇尸钩上,冒出一道道的黑气,捞尸一门。做的本来就是邪门生意,人溺死之后,多是怨气深重,平凡一点的,倒还不至于要命。有的邪气重的,如水中立尸,没有一定的手段。是不敢捞的,镇尸钩在捞尸一门传承了几千年,也不知道用来捞了多少具尸体,钩上之怨气有多深重,可想而知。

    那些黑气一经挥出,瞬间化为一丝丝一缕缕,凝而不散,如同活物一般,在空中扭曲飘忽,不住的向那双刀汉子钻去,再加上朱达盛势大力沉,一把镇尸钩使的呼呼生风,那使双刀的汉子,逐渐落了下风。

    韩光祖在旁边笑道:“老四加把劲,别和他一直耗下去,要依我说,直接使出你的镇尸钩,尽快把他弄死拉倒。”

    我听的有点糊涂,朱达盛手里拿的不就是镇尸钩吗?怎么韩光祖还让他使出镇尸钩呢?

    那双刀汉子一听,也沉不住气了,刷刷几刀连劈,逼退朱达盛,自己嗖的一下跳到了后面,左右手中长短刀一举,在空中猛的一交错,发出呛锒一声响,两把刀的颜色,顿时就变了。

    长的那把,陡然之间黑的发亮,刀背上的九个金环,也变得漆黑,不住自行急速颤动,发出一阵阵的嗡鸣之声,短的那把,则瞬间变的雪白,几乎接近透明,在短刀脊背之中,竟然有一根鱼骨状的物体。

    两把刀一变颜色,黑白分明,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就不一样了,从双脚之下,陡起一股旋风,以他为中心,急旋而起,直到膝盖之上,瞬间又散去。

    旋风一散,缠在他腰间的红白绳索,忽然凌空而起,红白绳索互相纠缠,拧成一道,直向上空钻去,迅速提升的笔直,只留下一个绳头在双刀汉子的面前,绳头之上,却又连着一个圆环挂扣。

    那双刀汉子将手中短刀一松,短刀柄上的刀环,就挂在挂扣之上,单手猛地一抖,短刀带着红白相间的绳索,呼的一下飞出,直钉朱达盛。

    朱达盛横钩一架,铛的一声,短刀已经被磕飞了出去,可这个时候,那双刀汉子已经一把抓住绳索,单臂一举一带,红白相间的绳索已经带着短刀盘旋不止,呼呼风响,绳索的另一头,同样扣在了长刀的柄环之上,只是仍旧抓着刀柄,刀身上的黑色圆环,则在不断旋转。

    我顿时一愣,这种打法,我倒是第一次见,原先是长短刀,现在却借绳索的长度,将短刀的攻击范围扩大了数倍,手中长刀反而成了守护自己的兵器,这倒是有趣。

    朱达盛哈哈大笑道:“阴阳双刀!夺命九环!我知道了,你是短刀门的人!没想到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手段,真的有人练,今天我倒是开了眼了。”

    那双刀汉子冷哼一声道:“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双刀九环的厉害!”

    朱达盛手中镇尸钩一横,大笑道:“好!我就来试试你的双刀九环。”一句话说完,一闪身就要往上冲。

    就在这时,那柄一直盘旋飞舞的短刀,陡然一顿,嗖的一声,已经从朱达盛的身后,直钉朱达盛的后背。

    朱达盛急忙放弃了攻击,闪身躲开,手中镇尸钩一横一伸,就去钩那扣着短刀的绳索,口中大喊道:“你不知道吗?我的镇尸钩,只要一搭上去,任何东西都可以钩得住。”

    那双刀汉子又一声冷哼道:“那你就试试!”一句话出,短刀陡然再度直冲向上,脱离了朱达盛手中长钩的范围,随着那双刀汉子单手的挥动,继续旋转不停。

    张宗树这时忽然说道:“老四,你小心一点,他那绳子带动短刀,以他自己为中心,在周围一直不停的画圈,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在不停的画着阴阳图,手中长刀为阴,绳上短刀为阳,用红白绳索相连,绳索分红白,实际上就是寓意阴阳二气,使阴阳相通,这一招要小心应对。”

    朱达盛大笑道:“张宗师,阴阳双刀还杀不了我,你不是一直说我的招数太过凌厉,有伤天和,要我收敛一点吗?这段时候,我一直在琢磨怎么收敛,正好琢磨出了一点心得,就用这家伙试招了!“

    一句话说完,揉身而上,一闪身就到了那双刀汉子的身前,手中镇尸钩拦腰横扫,顿时带起一阵狂风。

    那双刀汉子却也不惧,手中长刀一竖,铛的一声架住镇尸钩,另一只手一抖,短刀急速飞回,直削朱达盛喉头。

    朱达盛大吼一声道:“来得好!”手中镇尸钩一错,和对方的长刀直接檫出一溜火花,钩子头一横,已经挡住了那激钉而回的短刀。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双刀汉子忽然手一抖,短刀嗖的一下飞了回去,那汉子一把接住刀柄,另一只手中的长刀,却忽然脱手发出,呼的一声,冲着朱达盛的脖子就劈了过去。

    长刀一出手,刀身上的九个圆环就哗啦啦一阵乱响,声一入耳,我就觉得一阵头昏脑涨,顿时大惊,没想到这长刀也可以脱手,更没想到这刀身之上的圆环,竟然也这般厉害。

    朱达盛却似早就知道了一般,根本不惊,一直等到长刀即将到达面前,手中镇尸钩才一横,将长刀磕出,可长刀一磕出,他手中的镇尸钩却忽然急速旋转了起来,舞了个泼水不进。

    也就在镇尸钩一旋转之时,长刀上那九个黑色圆环,一起脱离了刀身,腾空而起,一只只嗖嗖作响,围着朱达盛上下飞舞,不断和朱达盛手中镇尸钩相碰撞,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与此同时,那双刀汉子已经将长刀收了回去,手中短刀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贴地窜出,横切朱达盛的小腿。朱达盛身形猛的窜起,躲开那短刀,可那九个黑色圆环却紧随其后,连成一条直线,从下而上,直追朱达盛,竟然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死咬不放。

    朱达盛大吼一声,手中镇尸钩忽然呼的一下黑气大盛,嗖的一下脱手飞出,向下直钉,半空之中迎上了那九只铜环,镇尸钩的把柄,正好从九个圆环中间穿过,啪的一声,镇尸钩笔直的钉在冰阶之中,那九个黑色圆环,顿时一阵乱撞,却无法得脱。

    可这样一来,九个圆环是解决了,可朱达盛的镇尸钩,也脱了手,所以朱达盛一落下来,面色顿时已经沉了下来。

    那双刀汉子也看出了这点,哈哈大笑道:“朱达盛,你的镇尸钩虽然镇住了我的夺命环,可你还拿什么来对付我的阴阳双刀?”

    一句话出口,手中长刀也一下飞出,手抓红白绳索中间,长短双刀上下乱飞,刚躲过短刀,长刀已至,一闪开长刀,短刀又来,连绵不绝,一时竟然将朱达盛逼的没有还手的余地。

    那双刀汉子占了上风,哪还肯停手,双手不住舞动绳索,双刀齐挥,一边不断攻击朱达盛,一边哈哈大笑道:“朱达盛,你的死期到了,上次要不是雷爷拦着,你就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你竟然一点长进没有,还有脸占着九煞的位置。”

    “如今反出深井,带人前来袭击总部,更是胆大包天!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朱达盛虽然落在了下风,却依旧不慌不乱,一边不断闪躲,一边冷哼道:“是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绝招都已经用完了,等我使出我的绝招时,你用什么来挡?”

    这话一出口,那双刀汉子就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朱达盛,你少唬人!都已经被逼成这个样子了,要有绝招,怎么还没见你使出来!”

    朱达盛又侧身闪过一记长刀凌空飞劈,陡然抢进两步,冷笑一声道:“我的绝招,其实已经在施展了,只是你学识浅陋,看不出来罢了!”

    那双刀汉子面皮一紧,急忙左右看了看,确定身边无虞,这才哑然失笑道:“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朱达盛的名头,都是靠吹出来的。”

    等他一句话说完,朱达盛又已经向前了几步,陡然出声喊道:“现在跪下磕头,可饶你一死!”

    那双刀汉子顿时大怒,手中双刀同时飞舞,长刀凌空直劈,短刀直刺心脏,口中大喊道:“说大话没用,看看我们谁先死!”

    朱达盛已经连进数步,和那双刀汉子相距不远了,这时更是身形滴溜溜一转,躲开长刀,紧贴着短刀后面的绳索,一纵就蹿到了那双刀汉子的面前,猛的一伸食指,一弯一钩,一下就钩向了那双刀汉子的喉头,同时口中暴喊道:“让你看看真正的镇尸钩,一钩顺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