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深井黑棺

    深井一现,陡然轰的一声巨响,随即轰轰炸响之声不断。就像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了爆炸声一般。整个冰宫竟然塌了下来。

    与此同时,冰宫外面已经响起了雷轰的大笑声:“就凭一个小女娃,也想毁了我霹雳雷家的炸药,你以为取了引线就可以了吗想的太简单了那些炸药。是故意暴露给你的,藏在暗中的炸药。足够炸了冰宫的,整座冰宫砸下去,不死也得重伤,就算能硬冲出来。还有霹雳雷阵等着你们。正好捉了徐镜楼,给我鸣儿报仇”

    雷轰笑声一起,三爷就疾声说道:“跳下去”三个字一出。自己已经手一伸,一把抱起黄姑娘,率先跳了下来,人一入深井,顿时浑身金光灿烂,照映的四圈冰块异常璀璨。如同一块块的金色水晶一般。

    我当然知道刻不容缓,这整座冰宫全是冰块砌就,一塌下来,重量不可预计,万一砸里面,能活下来才怪,何况雷轰说的明白,外面还有手段等着我们,动手我们不怕,可炸药这玩意的威力,却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当下有样学样,一把抱起陌楠,跟在三爷身后就跳了下去,同时散发出金光来,好给上面的人照明。

    我一跳下来,就看见张宗树一手提着朱达盛,一手提着韩光祖,也金光四射,跳进了大井之中,一行七人,四个守护灵,倒也不惧,只是井口上已经有碎裂的冰块落了下来,如果落地之后,找不到通道,很快就会被冰块掩埋在井中。

    首先是三爷落了地,带头向左边冲去,可见是有通道可行的,其次我也足踏实地,连陌楠也来不及放下,跟上就跑,在我们左边果然有一通道,往横里切入,刚跑六七步,张宗树三人也跟了过来,随即碎冰呼的砸下,瞬间将井口堵死。

    这整个过程说起来慢,实际上也就一瞬间而已,我们的反应慢上一点,现在已经被埋在冰块下面了。

    我们几人惊魂未定,纷纷膛目结舌,怎么也没有想到,雷轰会在冰宫外面出现,更没想到,陌楠拆掉的引线,竟然是故意暴露的,他还留了一手,这一下井口被堵,我们要是找不到出口,就得被活埋在这深井之下了。

    陌楠一脸自责的说道:“都怪我,太不小心了,才上了雷轰的恶当”

    三爷苦笑道:“我们一帮老江湖都被忽悠了,怎么能怪到你头上去,他们是刻意引我们进冰宫,我们好不容易来的,自然也是非进不可,这个坑,从我们在山脚下动手之时,估计雷轰就为我们挖好了,我们又怎么能不上当。”

    张宗树却一摇头道:“不是雷轰,雷震、雷轰父子,都没有这个头脑,能想出这种办法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深井老大,一个是麻三。”

    朱达盛接话道:“不大可能,深井老大和麻三都远在终南山,何况他们也不知道我们会来这里,怎么可能会抢先一步赶回来,设下这等陷阱”

    “再说了,我们这里有四个守护灵,如果被埋在了这里,两个多月后,天宫之门出现,深井老大指望打开天宫之门”

    他这么一说,我忽然就想起一件事来,急忙说道:“也有可能,那深井老大不但破风锥十分厉害,也精通百兽、飞鸟两门的绝学,有一黑色巨雕作为骑乘,如果他知晓了我们的意图,完全可以骑着黑色巨雕抢在我们之前赶回这里。”

    三爷一听,顿时眉头一皱道:“你说什么黑色巨雕”

    我当下急忙将我和蓝若影几人在天柱峰失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我们在天柱峰上发生的事情,相信陌楠一定和三爷他们说了,但我和陌楠等人失散之后的事情,大家却不知道,说出来或许有点帮忙,在提到深井老大那只黑色巨雕的时候,我特意描述的很是仔细。

    三爷听完,眉头顿时紧锁,沉声道:“这怎么可能呢百兽一门,还有旁支流落在外,可飞鸟一门,几乎代代单传,在三十六门之前和深井的对抗之中,也从来没有见到有可以役使飞鸟的,何况楼儿所说那黑色巨雕,大到那般模样,估计也只有齐远才能驱使得动,依人之所以能役使那铁翼神鹰,也是齐远的手段,难道说那深井老大役使飞鸟的技术,比齐远还好”

    三爷这话虽然没有说明,我却听的心头一惊,三爷这分明是怀疑王齐远是深井老大,只是没说的那么明白罢了。

    王齐远为了我们徐家,隐姓埋名一二十年,如今三爷还怀疑上了他,我不由得为他打起不平来,当下急忙说道:“不可能是齐远爷,身材、声音都不像,何况,我见过齐远爷两次,气场完全不同,而且,齐远爷的实力,和深井老大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三爷沉吟不语,脸上却布满了担忧,我明白三爷在担心什么,如果深井老大真的是王齐远,那我们对他而言,几乎就没有秘密可言了。

    这时陌楠忽然说道:“三爷,且不管深井老大究竟是谁,如果真的是他故意挖好了坑等我们跳,那这井里,只怕一定不简单”

    三爷眉头锁的更紧,沉声道:“如果真是他故意逼我们跳下来的,这大井之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陌楠接过话道:“不错,以深井老大对我们的了解,一定会想到,我可以破了八方迷踪阵,找到阵眼所在,也就是这口井的位置,偏偏我们刚一找到这大井的位置,雷轰就将冰宫炸了,怎么看这好像都太凑巧了。”

    “换句话说,我们一切可能的反应,都在对方算计之中,实际上当时我们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不跳下来,就会被砸死砸伤,在那种情况下,我们也来不及仔细分析,第一反应必然是跳下来,也就是说,我们之所以到了这里,全在按着对方的计划行进。”

    “那么,问题就来了,深井老大为什么要我们来这里而且还将井口封死了,正如朱四爷说的,如果我们都出不去了,十二生肖就凑不齐,两个月后,天宫之门出现他又怎么打开”

    韩光祖听到这里,已经急不可耐,大声说道:“有什么好猜的,我们顺着通道先找找看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必费那脑汁。”

    三爷一点头道:“朱老四说的对,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下来了,先顺着通道走走看,既然无法料敌先机,那就只有见招拆招。”

    我一点头道:“行还是我带路。”说完不由分说就闯到了前面,我的实力,现在比三爷高,而且我对危险仍旧有一丝感应,这里凶险未卜,可不能让三爷在前面冒险。

    我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小心观察,这通道应该是个天然裂缝,后来被再次开拓成通道的,倒是不窄,可容两人并肩。

    七人之中,四个有守护灵的,一起放出金光来,将整个通道照映的一片金黄,这通道应该在山腹之中,冻土层也达不到这里,又没有寒风肆虐,竟然比外面暖和多了。

    几人顺着通道前行,走了大约两千米,就是一个转弯,并且从这里开始,一直向下倾斜,走起路来,一路下坡,倒是省力。

    第一个弯一转,这个弯就再也转不完了,一直曲折前行斜行,走个两千米左右,就是一个转弯,前后走了十几个,这通道依然像没有尽头一般。

    三爷忽然说道:“小楼,你看这通道,和我们徐家村下面的通道,可有相似之处”

    我一听就头也不回道:“三爷,刚才我就这么想来着。”

    三爷继续说道:“如果我所料没错,上面那个大井,就是连接地面和这条通道的,这通道一直弯曲向下,我怀疑,这个通道,是围着山体在走,我们一直这样走下去的话,应该可以一直到达山脚,相信那里一定有出口。”

    话刚落音,通道正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石室,石室内的空间,异常之大,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同样是依地形雕琢,四方四正,从我这里看过去,就像一个棺材一样。

    而在这个石室的正中间,正放着棺材。

    一口黑漆描金的巨大棺木,那些描金的图案,像极了深井中人身上穿的那种黑色描金的衣服。

    而且,这口棺材大的出奇,只怕有正常棺材的三四个大,在放棺材的地面一圈,还铺有一圈石板,每一块都四方四正,上面雕刻着十二生肖的图形。

    一看到这里,陌楠和三爷几乎同时脱口而出道:“十二生肖锁魂阵”

    这个名字一出,我顿时就想了起来,我曾听江长歌说过,在云南三十六门历代门主葬身的山洞之中,也有这么一个阵法,同样放了一口黑棺,只是那口黑棺之中,装的是清雍正时期的年熙,不知道这口黑棺之中,装的又是什么如果是人的话,又是哪一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