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第八块金乌

关灯
护眼
    不过,云南山洞中的十二生肖锁魂阵,是江长歌破的。现在江长歌可不在这里。三爷虽然见过江长歌破阵,可江长歌也说过,这十二生肖锁魂阵共有一百四十四种变化,错一点点。都会引来大麻烦,这却将我们几个难住了。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一转头,看向陌楠道:“楠楠。三十六门之中,论排兵布阵,当首推纵 横,甚至天星、地师两门。在阵法之上,也远不及纵 横,我知道你一直暗中钻研阵法。不知道这十二生肖锁魂阵。你可能破去?”

    我听的一愣,陌楠一直暗中钻研阵法?我怎么没发现?不过想想倒也是正常。陌楠的守护灵是幻影玉兔,论攻击力,几乎是十二生肖之中最弱的一个,以陌楠的个性,必定会想方设法在其他方面弥补。

    果然,陌楠一点头就说道:“上次江长歌大哥说过十二生肖锁魂阵之后,我确实研究过,应该能破,只是......”

    三爷问道:“只是什么?”

    陌楠没有立即回答,围着十二生肖锁魂阵转了一圈,才说道:“这十二生肖锁魂阵,分内四外八两道,内四分别为龙、虎、蛇、牛,都是实力强劲的生肖,每一个带两个附将,暗合四象八门,是十二生肖一百四十四种变化中,相当厉害的一种,可见当初设阵之人,对黑棺内的东西甚是顾忌。”

    “如今这黑棺之内的东西,不知是人是鬼,是生是死,我若冒失破阵,放出此物来,万一若是什么奇凶之物,必定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威胁。”

    陌楠话一落音,我心头就闪过一丝奇怪的感应,好像那黑棺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不但没有丝毫恶意,还散发着一种对我来说十分强烈的吸引力。

    当下我就说道:“不防,这黑棺之内,没有任何危险。”

    我能感应到危险的存在,大家是都知道的,我这么一说,陌楠立即松了口气,对我一点头,上前一脚踩在一块石板之上,随即顺着外围石板疾走,每走三步,必倒退一步,将十二块石板全部踩了一遍,最后从原先上去的那块石板上跳了下来。

    这边刚一跳下,那边地面陡起一阵旋风,呼啸盘旋,在那十二块石板之上一刮而过,定睛再看,十二块石板已经碎成齑粉,随旋风飘散,只留下一口巨大的黑棺,摆放在原地。

    随即陌楠走上前去,伸手在黑棺棺头之下一按,就听“咔”的一声响,似是有什么机括弹簧被触动了一般,巨大的黑棺盖,呼的一下被弹了起来,直接摔落在旁边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我虽然明知道黑棺之内没有凶险,可还是不自觉的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过去。

    到了黑棺旁边一看,顿时一惊,黑棺之内,平躺着一个人,大概是因为这黑棺内不通风的原因,保存的相当完好,如同刚刚断气一般,不但面目栩栩如生,脸上皮肤还闪着光泽,只是一片惨白,没有丝毫血色。

    看此人面相,分明是个汉人,浓眉高颧,瘦脸尖额,身形倒也满高,就是瘦的可怜,露出衣服外面的部分,全都只剩下皮包骨了。身上穿着,却像是蒙古人,头发扎着花辫子,兽皮狐裘,腰跨弯刀,手中还握着一杆玉节马鞭。

    这边刚看清楚,黑棺之中人就是一动,猛的一睁眼,顿时目露凶光,我大吃一惊,几乎想都没想,随手就是一掌,金鳞真龙之力呼啸而出,一掌就拍在了那人身上。

    劲气一打中那人,顿时发出嘭的一声响来,那人却似毫无知觉,一翻身就从黑棺内坐了起来,看了我一眼,顿时满面喜色,喉头颤了几颤,似乎想说话,却因为太多年不言语,声带几乎发不出音来,张了好几次嘴,才颤声道:“金鳞真龙......终于......认主了吗?”

    这声音就像是从嗓子里硬挤出来似的,又尖又细,而且急速颤抖,一入耳中,当真难听。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何人,但他这么问,说明必定与金鳞真龙有关,当下一点头道:“不错!你是谁?”

    那人一听,脸上激动之色更甚,一挺身竟然从黑棺之内站了起来,对我一伸手道:“过来......给我......看看,金鳞真龙之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比一开始利索多了,显然身体机能正在快速的恢复中。

    我没搞清楚他究竟是谁,哪敢轻易接近他,对三爷等人一递眼色,示意大家随时准备出手,口中却再度喝问道:“你是谁?”

    那人脸上激动神情,丝毫未减,涩声道:“老夫谢金环!”

    五个字一出口,我们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谢金环是和朱抱云同时期的人物,宋末元初时期,三十六门之中了不起的角色,对他的了解,也仅仅是在传说之中,如今却猛的见到了他本人,还是活的,大家心中震憾,可想而知。

    震憾归震憾,我们对他可没什么好感,这人手段虽然了不起,却投靠了元人,这种行径,和卖国无异,在三十六门之中,是十分令人不齿的。

    谢金环一见我们脸上的表情,即苦笑了一下,涩声道:“老夫之前......争强好胜,为了和朱抱云一争长短,确实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晚年醒悟,覆水难收......”

    他说话是越来越利索了,可这一句话还没说完,面色忽然变得一片灰白,头发胡须,纷纷落下,身上兽皮狐裘,也开始粉化了起来,无数颗粒漂浮,看着就像梦幻一般。

    那谢金环一见大惊,面露惶急之色,手一伸入怀,掏出一个玉壶出来,壶口被蜡密封着,随手丢了给我,语气急速道:“所有一切,全在玉壶之中,老夫虽然逃得过一时,等到了金鳞真龙之主,却也躲不过天道轮回,岁月沧桑,老夫今日重见天日,亦是入坠轮回之时,你一定要按玉壶之中的指示行事,切勿让天下苍生,再入刀兵之祸。”

    一句话说完,身上的粉尘更重,已经将他完全笼罩在其中,在粉尘之中,更有一点金光闪起,将他整个人都映成了金黄之色,看上去更显奇幻。

    我一见就明白,怪不得自己之前曾感应到黑棺之内有东西对我有这强烈的吸引力,敢情这谢金环的体内,竟然有一块金乌石!

    那谢金环继续说道:“老夫一生行事,正邪参半,毁誉难分,可老夫一向光明磊落,即使是和朱抱云之争,也是各凭手段,唯一后悔之事,就是不应该创下深井,此举到了后世,必定会酿下大祸,若不能排解,谢金华必成千古罪人!”

    “老夫重伤之后,自知来日无多,入棺固魂守体,就是等待金鳞真龙之主出现,如今你来到这里,说明苍冥之中,自有天意,你需切记,要灭深井,先破天宫,要破天宫,必须金鳞真龙,十二金乌合体,金鳞真龙真身显现,金鳞真龙的元神方有寄托之所,只有金鳞真龙神体合一,才能永镇天宫太平。”

    “其中原委,老夫已经尽留玉壶之内,忘你能以天下苍生为念,勿践老夫后尘,年少轻狂不自修,岁月蹉跎遗悔恨,我们这些人,就不应该留在这世间......”

    几句话说到这里,谢金环整个身体已经粉化的只剩下个脑袋了,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之中,十分的诡异。

    谢金环却面露欣慰,缓缓闭上双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随即迅速粉化,金光一闪,一颗金乌石掉落在地,所有粉尘,呼的一下消散。

    我们都知道,谢金环这是入坠轮回了,他刚才所说的话,我虽然还没完全明白,可有一句话,我却听清楚,深井竟然是谢金环所创,这一下,可算找到正主了,他虽然消失了,可留下了一个玉壶,看他刚才那个后悔劲,相信玉壶之中,必定有所解答。

    当下我上前一步,先将金乌石抓在手中,捡起一看,心头不由的一阵狂喜,这一块金乌石的个头,竟然只比我金鳞真龙对应的金乌石小一点,在这块金乌石之中,也有三个血色点状,分明是三大块金乌石之一。

    我急忙将玉壶交给三爷,将自己身上的金乌石都取了出来,一颗颗摆在地上,想看看哪几颗是可以融合的。

    果然,几颗金乌石往一起一放,独角金牛和白额金虎对应的那两个金乌石,一起悬空飞起,瞬间金光大盛,将整个石室照耀的金黄一片,随即化成两点金光,嗖的一下,直接钻进了新得的那块金乌石之中。

    三块金乌石一合并,顿时金光万道,璀璨横生,将整个石室都照映的如梦如幻。

    我瞬间明白了金乌石排列的顺序,如我所料不错,这一块金乌石,应该是对应阴心毒鼠的那一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