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纸人抱碗

关灯
护眼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想了起来,确实如此。谢金环这等身份。不可能不知道十二金乌的事,可信中却对十二块金乌石只字未提,这就奇怪了。

    大家也都琢磨出味儿来了,一个个眉头都皱了起来。要知道这里可是深井老大的地盘,一直还异常隐秘。张宗树三人。身为深井九煞其中之三。在冰宫出出进进不知道多少回。硬是不知道这冰宫之下还有口井,保密程度。可想而知。

    可偏偏我们几个来了,轻轻松松就将这井找出来了。不但找出来了,雷轰还在井一出现的时候炸了冰宫。将我们逼了进来,这才在这里遇上谢金环,谢金环粉化之后。还留下了一颗金乌石。

    这一切的一切。看着怎么这么像是故意要将这块金乌石送给我呢?那谢金环的出现,又怎么解释?谢金环是被困在黑棺之中的,黑棺是被十二生肖锁魂阵困着的,如果之前黑棺被打开过,那十二生肖锁魂阵也早就毁了,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十二生肖所魂阵却是完好的,也就是说,这金乌石不是别人放进去的,而是原本就在谢金环身上的,可谢金环从头到尾,却一句没提金乌石的事,他既然是在等金鳞真龙,怎么可能不知道金乌石的事呢?这好像怎么都说不通。

    陌楠这时也说道:“我们所遇到的一切,都实在太过巧合了,而且刚才谢金环的言辞之中,极尽能事的蛊惑我们,想要我们打开天宫,这和深井老大的目的不谋而合,我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深井老大在暗中操纵!”

    三爷面色一沉道:“你的意思,是阴心毒鼠已经被深井老大获得了?”

    三爷这么一提,我顿时想了起来,在虎头岭下,我进入梦境之中时,确实看见过一个黑袍人让阴心毒鼠将一枚金乌石送进了老虎口。

    这事我当时和大家说过,三爷问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只要找到阴心毒鼠的主人,就能知道深井老大是谁!

    陌楠一点头道:“深井老大一心想将十二生肖凑齐,打开天宫之门,如今只见金乌,不见生肖守护灵,想必是落在了他手上,我们多加留意就是。”

    “既然这些都是他暗中操纵的,那这里我们也没必要留下来了,大家顺着通道走,应该可以出去,深井老大让我们进入这里的目的,就是让小楼得到这块金乌石,不会真的想杀了小楼,必定会给我们留条出路。”

    三爷也点头道:“陌楠说的对,我们速速离开这里。”一句话说完,带头转身而走。

    大家急忙跟上,我三两步抢在了前面,和三爷并肩,我始终没有忘记,未进冰宫之时的那一丝恐惧,如果我没料错,一定在这通道之中,至于究竟是什么玩意,我虽然仍旧不知,却不能让三爷一个人在前面。

    果然,走不多会,前方忽然闪过一道人影,我顿时大喊道:“谁?”一个字出口,已经闪身飞掠,向那人影急追而去。

    三爷等人自然紧随其后,可那人影速度奇快,带着我们在通道之中兜兜转转,几个转折之后,竟然生生将我给甩了。

    更离奇的是,就在那人甩了我们的地方,再往前走百十米,应该就是一个出口,因为那边已经有光亮映射了进来。

    我们既然找不到那人,自然直往前走,尽头之处,却是一大面透明玻璃,外面灯火通明,人声吵杂,我们几个急忙收了金光,贴墙壁站好,将身形隐与黑暗之中,透过玻璃,悄悄的观察。

    外面好像是一处大房子,正中摆了一条香案,香案之上,摆放着黄纸笔墨、香烛之前,正中是一个八卦香炉,香炉内插了三支香,正袅袅的冒着青烟。

    在香案的后面,则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头发花白,双目锐利,身穿一个斜肩的皮袍子,斜肩部分,露出里面的描金黑袍来,分明是深井中人。

    在香案之前,好多男男女女都跪在哪里,双手合什,闭目念诵,模样十分虔诚,有的还念上几句,就对那香案后的男子磕上一个头,像是将那男子当成神一样的供奉。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跪拜的男女,都是一些普通人,没什么本事,那个深井中人,虽然看起来像是有点手段的模样,可也不会在我之上,正琢磨要不要窜出去解决了他,三爷却忽然轻声说道:“大家不要轻举妄动,我想我知道谢金环是怎么一回事了。”

    话刚落音,陌楠也低声说道:“我看此人好生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三爷转头看了一眼陌楠,沉声道:“陌老大以前的手下,影门姜家的传人,姜千脸子!”

    话一落音,陌楠就陡然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诧异来,似是想起了什么。

    这时那男子忽然说话了,一开口就说道:“神君令出,剪纸成兵!”

    几个字一喊出口,忽然一伸手,就从香炉内抓了一把香灰,一把塞进口中,三嚼两咽,竟然给吞了下来,随手抓起桌上的黄纸,三撕两撕,就撕成了一个纸人儿,只有巴掌大小,随后往身后的墙壁上一贴,伸手就从香案上拿起个碗来。

    碗一拿出来,那男子伸手就放入口中,一口就将手指咬破了,就用手指上的血,在那小纸人身上画了几下,应该是个符咒之类的,随即手指在碗中一点,口中念念有词,根本听不清楚,想来应该是某种手段的咒语。

    几句咒语一念,就将那只大碗往小纸人儿手上一送,那小纸人竟然真的一伸手,就接住了那只碗,上下悬空,纸片似的给抱在了怀里。

    我顿时一愣,这个大碗的重量对一个纸人来说,那是相当沉重的,没有点手段,这活耍不了,我一直以为,影门的人就是会易容改装,没想到竟然还有点手段。

    那纸人儿一抱住大碗,就口吐人言道:“成 人得仙气,碗里有乾坤,千军复万马,撒豆都成兵。”

    一句话说完,吃力的抱着那只大碗,悬空来回走动了几趟,随即将碗一放,就这么悬空浮着,一个翻身,就翻进了碗里,在碗里风一般的转了起来,那只大碗完全没有任何依托,竟然悬空不掉下来。

    随即那男子抓了一把豆子,往碗中一丢,再抓一把香灰一撒,碗里顿时叮叮当当响了起来,随即无数小人儿从碗中跳了出来,每一个跳出来时,只有拇指大小,一跳出碗来,迎风就长,呼的一下已经变成一个个壮汉,手拿斧钺枪戟,个个雄赳赳气昂昂。

    我都看傻眼了,在三十六门之中,撒豆成兵不算什么高深手段,可这样玩的,却从来没有。

    张宗树的面色,已经沉了下来,沉声道:“纸人抱碗!本是一些神棍用来骗人的把戏,大部分都是将纸人钉在门板之上,钉子上有锯好的口子,将碗的边沿卡进暗口之中,就能扣住碗不掉下来,借此欺骗一些不明真相的民众。”

    “但这人耍的这些,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从他撕纸人的速度上,可以判定,这人学过扎纸一门的手段,从他让纸人抱碗的手段上,可以推测出这人还可以通阴,利用阴魂附在纸人的身上,撒豆成兵更是我们茅山一派的障眼法,此人还是影门姜家一门的人,竟然学会了几家手段,当真了不起。”

    “如果用此术来控制尸体,也不是没有可能,谢金环虽然厉害,却毕竟已近粉化,如果让这人施术,并不是办不到。”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了,怪不得刚才三爷说他可能知道谢金环是怎么一回事了,敢情竟然是这人在暗中操纵,要真是如此,那就解释得通了,怪不得谢金环句句所言,都是怂恿我们打开天宫。

    三爷一点头道:“我一看见他,就怀疑是他在暗中搞鬼了,可还有一事想不明白,如果是他,为什么还不撤走?他在这里,我们一发现,不就是什么都明白了吗?”

    张宗树忽然微微一笑道:“不是他不撤走,是他不需要撤走,要不是有人不想让我们被蒙在鼓里,故意引我们来这的话,我们断然找不到这里。”

    三爷一听,双目顿时一亮道:“张宗师,你说的是大哥大嫂?”

    我听的顿时心头一颤,急忙转头看向张宗树,张宗树点头道:“很有可能是聆风夫妻所为,刚才那人影速度之快,只怕我全力也追赶不上,除了聆风,我还真想不出有第二个人来。”

    我一听急忙问道:“既然是爹,为何不出来与我们相见?”

    这次没等张宗树回答,陌楠就说道:“伯父伯母藏身深井之中,岂敢轻易暴露,就算这次引我们来此,只怕也会给他们带去不少麻烦。”

    说到这里,既然话锋一转道:“不过,伯父甘愿冒身份败露之险,也要引我们来此,必有深意,大家小心一点,只怕这里还有什么蹊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