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深井秘卷-为ツ√3〤打赏加更

关灯
护眼
    这些异类一出现,张宗树立即喊道:“你们去对付那些异类,千万不要让他们逃窜了出去。切记。他们本体不过是寻常人,能不伤他们性命,就不伤他们性命。但也要懂得变通,实在凶险的话。保命要紧。”

    其实哪要他说,我们这些人哪个手上没担几条人命。何况我们三十六门。在自己门内有正九门、邪九门之分。可实际上在普通人的眼里。还不都是邪门人物,一个个都阴狠惯了。真要危险,肯定保自己的命。

    但是。张宗树这句话,还是发挥了一点效用。起码三爷的出手,就没那么狠辣了。

    这些已经完全觉醒的异类,速度、灵敏度和力量。都十分强悍。我和他们一接触,就察觉出来了,每一个人的力量,都异常之大,几乎可以抵挡一个三十六门中的好手,只是他们的身体依旧有受限制,好像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来。

    六人闯入那些异类之中,拳打掌切,一接触就放倒了十来个,我出手最快,下手也重,十来个之中,有四个是被我击昏的。

    我顿时放下了心来,大概看了一下,这些异类总共只有三十多个,而且他们换了身躯之后,威力并不能全部爆发出来,也许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而我们的出现,无疑将这个适应期打断了。

    而这时那姜千脸则仍旧一边游走躲避张宗师的攻击,一边喊道:“张宗师,张宗师!我是徐聆风啊!你住手!”不但面孔长的一样,就连身形和声音,也几乎没什么不同。

    幸亏我们见过他真面目,陌楠也早就说过了姜千脸的本事,要不然我们搞不好真的就信了,这要背后给谁一刀,可真是防不胜防。

    张宗树一边不断追击他,一边笑道:“你说你是徐聆风,好啊!施一招九亟我看看。”

    那厮顿时不说话了,人王一门,徐家九亟,就连谢金环都不会,他们那里会使。

    其实我看了这厮的身法和手段,身法灵敏,手段繁多,比起三十六门之中许多人都要强,一般的三十六门中人,绝对不是他对手,甚至三爷想要赢他,也得费一番功夫,可惜他遇上的是张宗树。

    见张宗树那边已经稳操胜券,我也放下心来,随手又击昏过去一个异类,放出力量,直撞过去,和五人一起,一个一个的将那些异类击昏。

    这些异类虽然还没完全发挥出威力来,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等我们六个将这些异类尽数打昏过去,也差不多用了五六分钟,而那姜千脸则还在苦苦支撑,眼见就撑不住了,就这还是张宗树有意想生擒他,不然只怕早就将他毙在掌下了。

    我担心还有漏网之鱼,又进了那个暗门看了一下,里面就是间石室,没有任何出路,昏暗一片,腥臭异常。

    我放出身上金光,照耀整个石室,一见之下,顿时一阵反胃,只见石室中间,堆了好几副牛羊的骨架,有的上面还有些许未吃光的生肉,显然是用来喂食这些异类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以及这些异类排泄的粪便,甚是恶心。

    我强忍心头一阵阵的反胃,巡视了一圈,确定再没有异类之后,才退了出来。

    出来一看,大家并没有过去帮张宗树,应该是张宗树没让插手,黄姑娘让朱达盛等人将所有的异类一排排的放好,加上一开始被我们打昏过去的十几个,足有五十多个,黄姑娘正从口中吐出一颗红色的珠子来,不断在那些人的额头之上悬空一寸之处滚动。

    我见那红色珠子之上,一股炽烈的热浪迫人,四周散放的红光,如同一团火一般,知道是黄姑娘的内丹,但凡妖类,修炼久了必有内丹,此物实乃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凝结而成,可避百邪,而这些异类目前的状况,和鬼上身也没什么差别,用这招来治,确实有效。

    只是,这样对黄姑娘本身是有损害的,这里五十多人救完,一个人就算损伤她一年的道行,也得赔进去五十多年,她这么做,当然是在替三爷减少杀孽。

    红色珠子每在一个人的额头上滚动几下,那个人的口鼻之中,就会冒起一股青烟,青烟起初凝聚不散,如同活物一般,在空中扭动不止,朱达盛、韩光祖和三爷则轮流上前,将那些青烟打散,青烟一被打散,就会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来,随即消失不见,应该是被消灭了。

    我走了过去,陌楠伸手翻开一个身上已经冒出青烟的人眼皮,我扫了一眼,见那人的瞳仁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仍旧昏迷不醒,想来是体内的异类元神已经被驱逐了出去,被三爷等人打散之后,算是彻底毁灭了,元神一毁,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时张宗树已经将姜千脸逼到墙角,微微一笑道:“姜千脸,你还有什么遗言,现在可以说了!”

    那姜千脸一听张宗树叫出了他的名字,终于慌了神,手一抹脸,又恢复了原先自己的样貌,另一只手一摆道:“不要打了!我姜千脸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以你张宗师的手段,想要杀我,早就杀了,你迟迟不杀我,无非是想知道些什么,你就问吧!”

    我暗暗一点头,张宗树估计就等这句话的,这姜千脸也算识相,不过就凭他这个手段,就算他将实情都说出来,我们也不会让他活下去的。

    果然,张宗树手一伸,凌空虚按在姜千脸的脑袋上,微笑道:“你要这样说,那我还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姜千脸苦笑道:“都这样了,你问吧!”

    张宗树问道:“问题不多,就三个,第一个,深井老大是谁?第二个,麻三是谁?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再问第三个,你是影门的门主,他们的人皮面具,一定是由你负责的,据我所知,要想制作出一张完美的面具来,必须得对着对方的面型来斟酌,你一定看过他们的脸,所以,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姜千脸双眼一眯,随即苦笑道:“你还是问我第三个吧!整个深井中的面具都是我做的,这点没错,可我真的没有见过深井老大和麻三。”

    “我这么说你就明白了,自从我在青龙峰被人打昏之后,再醒来就在这里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深井老大和麻三,当时我看见他们的时候,深井老大就是一身金盔金甲,麻三也就那个模样,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变过。”

    张宗树一愣,脱口而出道:“你是在青龙峰上被人打昏的?”

    姜千脸双眼又是一眯道:“这算不算第三个问题?”

    张宗树微微一笑道:“你是在和我讨价还价吗?”

    姜千脸苦笑道:“败军之将,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是的,当时我还在青龙峰,追随陌人豪,一天陌人豪带了个人来和大家见面,是三山一海中的萧朝海,大家聊了一会,意气相投,就多喝了几杯,出去撒尿的时候,就觉得脖子一麻,再醒过来,已经到了这里。”

    说到这里,又苦笑道:“也不用你问了,我自己说吧!我虽然不算什么厉害角色,却也知道一客不事二主,何况陌人豪待我如兄弟,我也想过一死求个忠义,可那深井老大开出来的条件,实在太令我心动,而我答应了之后,他也一直没再让我出去过,只是会不断传递外面的消息给我,所以,我对你们之间的事情,倒是知道一点。”

    张宗树听到这里,忽然一摆手道:“不用说了,第三个问题,天宫秘卷在哪里?”

    他这一问,我就明白了,敢情张宗树留着姜千脸的命,就是想要获得谢金环当年写下的记载有三十六门中大部分绝学的天宫秘卷,这要是能弄到手,对我们确实益处甚大,要知道人有胜负,术无高低,任何一门手段,修炼到一定程度,那威力都是相当惊人的,何况三十六门的招数,还可以互相克制,比如乌骨,就是我们徐家九亟的克星,这要是练会了,无论和谁对上,都可以事半功倍。

    姜千脸身负四门绝学,而深井老大,是不可能亲自教他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将那秘卷给了他,让他自行参照修炼。

    姜千脸却是一愣,随即反问道:“什么天宫秘卷?”

    张宗树笑道:“就是记载有三十门绝学的卷轴,你如果说这个你也没见过,那就是诚心糊弄老夫了。”

    姜千脸顿时一脸恍然道:“原来你说的是深井秘卷,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那东西早就不在我这了,以前确实是在我这,是深井老大给我的,让我分别学了走阴、通灵和茅山术,就在前不久,却被深井老大拿走了,说是要给苏振铭和苏出云看。”

    我听的一愣,瞬间无数疑问冒上心头,这怎么可能呢?苏家什么心思,深井老大一直都清楚,要说教他们点手段,我还信,将整个秘卷给了他们,这完全不像深井老大的作风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