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心念终定

关灯
护眼
    同时有许多事也都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苏振铭和苏出云每隔几天再出现的时候,实力必定会增加许多。敢情就是因为学了深井秘卷上的手段。幸亏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让那两个祸害将秘卷上的手段学全了,那可不得了!

    刚想到这里,张宗树已经对姜千脸笑道:“你确定你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可以告诉我的了?”言下之意很清楚。我问你三个问题,你等于一个答案都没有。没有了等价交换。那就没得商量了。

    姜千脸也是老江湖了。哪能听不出张宗树的弦外之音。急忙一摆手道:“有!有!我知道深井老大一直在找一个人,这个人对他好像十分重要。”

    张宗树脱口问道:“是谁?”

    姜千脸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只是有一回,深井老大和麻三来看我。我刚刚修炼结束,一见他们来了。不想和他们说话,就装作仍旧在修炼之中的模样,坐着没动。”

    “我修炼的时候。元神是出窍的。一直按深井老大给我的指示,在天宫幻境处转悠,是听不见他们说话的,所以他们谈话也就没避讳我。”

    “这事大概有十来年了,当时他们见我在修炼,深井老大就问麻三,那个人找到了没有?麻三说找到了两个符合条件的,还不确定究竟是哪一个,深井老大就交代他速度一点,说这人对他十分重要,如果被别人先找到,他就死定了。”

    我顿时一愣,谁能对深井老大造成这么大的威胁?要知道深井老大的手段,肯定是凌驾在雷震之上的,而雷震都可以和江莫问打成平手了,颜丹青和苏二娘,肯定不是江莫问的对手,也就是说,天宫五圣之中,或许只有那个一直未露面的首圣,才有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可他也是五圣之一,没有理由不认识首圣!所以用不着去找,那就不是指天宫首圣了,可除了天宫首圣,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威胁到他的生死!

    张宗树却眉头一皱,沉声说道:“说了等于没说,你说说这些异类的事吧!”

    姜千脸看了一眼张宗树道:“深井的事,你们也差不多都知道,我在深井老大的指引下,在一处荒废的宫殿之中,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幻境,在那幻境之中,全是这样的异类,深井本就源自与那里,所以在我和那里的异类取得了联系之后,这些异类也都同意自毁肉身,让我用转魂之术携带他们的元神出来。”

    “深井老大之所以这么做,好像是要对付几个人,这几个人及其厉害,他十分顾忌,这些异类,就是准备用来对付那几个人的。”

    他这一说,我就明白了,深井老大顾忌的,一定是天宫五圣中的其余三个,他想利用这些异类和江莫问等人血拼,他好坐收渔人之利,而对我们,他则没有放在心上。

    张宗树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姜千脸已经没有什么询问价值了,他被囚禁在这里许多年了,对外界的事情,了解的还不如我们多,当下就一点头。

    姜千脸毕竟是老江湖,一见我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陡然一振,企图逃离张宗树的掌控,张宗树叹息一声,一掌拍下,姜千脸的脚步还没抬起来,脑袋已经蓬的一下爆了开来,尸体还没倒地,张宗树已经一闪身飘了过去,一脚将他的尸体踢飞到我们进来的那个通道之中。

    这时黄姑娘已经收回了内丹,正坐在一旁闭目调息,三爷则守护在她身边,其余人则看着那些异类的变化。

    我们这边一解决,朱达盛就说道:“走吧!这些人身上的异类元神都被逼出来了,我们再耽误下去,搞不好会被发现。”

    话刚落音,有一个年轻力壮的已经醒了过来,一睁眼顿时一脸的迷惑,涩声问道:“这是哪?俺咋在这呢?”

    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情况,倒是张宗树人老圆滑,想了一通说辞,说是他们都是被迷昏了,准备送去黑矿的,被我们几个救了。

    随即大家逐渐醒来,一个个全都一脸迷糊,口音更是天南地北,哪的都有,竟然不是来自一个地方,想来深井也是不愿意引起大众的注意,从全国各地分别弄来的这些人,全国这么多人,每年失踪的人口不知凡几,少这点人,根本引不起注意,深井倒也下了不少功夫。

    张宗树只好将大家集合了起来,将刚才的说辞统一说了一遍,这些人个个感恩戴德。

    可接下来,就麻烦了!

    这些人来自天南海北,身上也分文没有,我们又不能报警,怎么将这些人送回家,倒将我们难住了。

    最后还是陌楠想了个办法,将大家带到有银行的地方,取点钱分给大家,让他们各自回家,虽然并不太妥当,但已经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不然一个一个送回家,我们啥也别干了。

    当下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顺通道而走,沿途再也没遇上任何阻拦,这有点不合常理,按道理来说,深井应该是会发现我们的。当然,他们不拦我们,我们也不会上杆子求着,毕竟还带着这么多百姓呢!

    我们一直出了通道,竟然是山脚下了,这条通道,从山顶到山脚,长达六七千米,实在骇人。

    深井的人不阻拦我们,我们也乐得清闲,带着一大帮人徒步走了整整一天,终于到了那曲,找到了银行,我取了一大笔钱出来,分派了出去,送他们各自上车,总算是安排妥当了。

    当最后一个人千恩万谢的离开,我心里忽然升起一丝特别奇怪的感觉来,感觉好像这才是正确的事,虽然这事仅仅是我们和深井争斗中的附带,可我觉得,这事比我们和深井的争斗,有意义的多了。

    起码,五十多个家庭,不会支离破碎!

    随后我们也没敢休息,立即给江长歌打了个电话,确定他们没事之后,定了汇合地点,包了辆车,赶赴终南山,我们听到了深井老大的话,他想对我们之中没有守护灵的下手,我们必须尽快汇合。

    一路无话,第二天下午,几人到了终南山脚下,直上山道,一直到了当年叶神医隐居的地方,却没见到江长歌等人,竟然是我们先到了。

    张宗树考虑到他们在暗处,会更方便,就和我们爷四个告辞,带着朱达盛和韩光祖离开了,遁入了深山之中。

    我们等了一会,仍旧不见江长歌等人到来,再打电话竟然不通,也不见王齐远和我们联系,不由得心头烦躁,让三爷和黄姑娘在暗处等着,我就拉着陌楠,随步而走。

    不知不觉之间,我带着陌楠已经来到了那个水潭,看着水潭中清澈的山泉水,我忽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想想自己这些年来所作所为,竟然找不到一丝归属感。

    陌楠似乎也感觉出了我的不大对劲,指着那水潭,故意逗我道:“镜楼,你应该给这水潭磕个头的,这水潭可救了你两次了。”

    我一点调笑的心情也没有,忽然握住陌楠的手道:“楠楠,等这件事完结之后,我们该做什么?”

    陌楠一下子沉静了下来,转头看着那水潭道:“如果那个时候我们还活着,就在城里买一处房子,安一个家,远离三十六门,我给你生几个娃,看着他们成长,过平常人的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会老,会死!就像这水潭一样,波澜不惊。”

    随即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你不要笑话我没有出息,我们目前这种生活,虽然充满了惊险刺激,可没有一个女人,会想永远这么过下去的。”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但是,在这之前,我们的使命,必须得完成,既然上天已经安排了我们有这样的宿命,那就只有顺天而为,如果我们不去做,像那五十几个百姓一样的人,就会增加无数倍。”

    我心头豁然一阵开朗,是了!我不想过这种生活,陌楠也不想,那其他人难道就想吗?没有人愿意这样活一辈子的,我们三十六门,已经被时代所抛弃,纵观历史长河,自古以来,优胜劣汰,我们已经被淘汰了,完全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我要解散三十六门!

    但陌楠说的也对,在这之前,得先解决了天宫幻境的麻烦,一切祸端,都是从哪里来,谢金环说的话,虽然大部分都不能信,但有一句是对的,不解决天宫幻境,深井这样的组织就会不断崛起,三十六门中人,也就无法彻底摆脱这种悲惨的宿命。

    不解决掉麻烦的根源,麻烦就会不断滋生!

    刚想到这里,忽然呼的一声,一团白影一闪而至,一下就到了我们对面,却是那只小白狐狸!

    我一见大乐,正准备说话,小白狐狸一见到我,一双后腿竟然直立了起来,一双前腿对着我拜个不停,双目之中,满是焦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