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家主之争

    我顿时一愣,这白狐已经通灵了,自从我救了它。就一直对我心存感恩。上次甚至追到青龙峰去向我示警,这一点,甚至比许多人类都强。如今这副表情,分明是有求与我。当下一把揽住陌楠的细腰,一闪身就到了水潭对面。对那小白狐道:“你前面带路。”

    那小白狐完全能听懂我的话。一转头就跑。我和陌楠急忙跟上。

    小白狐速度奇快。一路带着我们向恨天崖的方向跑去,好在我们俩速度都不慢。也能跟得上。

    陌楠一边疾奔一边说道:“镜楼,你小心一点。我们去的方向是恨天崖,搞不好会和深井等人有联系。”

    我点了点头。陌楠说的对,那天我们从恨天崖上逃走之后,苏家和深井的人还留在哪里。小白狐应该是属于狐族。一向在终南山中修炼,从未听说发生过什么事,现在忽然来向我求助,很有可能是和他们那批人有关联。

    可小白狐并没有带我们上恨天崖,而是带我们进了恨天崖旁边的一个山谷。

    这山谷极为幽静,草木郁葱,山花烂漫,左边就是恨天崖,右边则是当天雷震和江莫问对决的山头,正好挡住左右的山风,确实是个好地方。

    两人跟着小白狐直入山谷,奔行了一里多路,前方忽然传来嘈杂之声,那小白狐也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再度站起,一双前爪对我拜个不停,一双眼睛之中,竟然流出了泪来。

    我一点头道:“放心好了!我既然来了,一定帮你!”

    那小白狐这才一点头,哧溜一下,钻入旁边草丛之中,三两个闪身,就不见了。

    小白狐已经将我们带到了地头,我们也不需要它带路了,当下两人一对眼色,悄悄的向前潜了过去。

    不一会就看见了一群人,足有上百之多,正在激烈的争吵。

    准确的来说,是一群狐狸所变的人,他们可以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当初三爷带我回云南,路经一个山洼的时候,也遇上了一家子狐狸,当时我就看不出来,还傻愣愣的替它们出头,结果那几个狐狸竟然是想害我的,现在想想,自己那个时候,真是稚嫩。

    两人已经看见了目标,当下就潜伏了起来,先听听他们在吵些什么,就算我是来帮小白狐的,也得弄清楚情况,总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手就开打。

    听了一会,也没听出个详细来,大概好像是搞选举,分成了三四个派系,都在争一个位置,我心里有点为难,按理说,狐族是狐族,和我们不搭茬,不管是选什么,和我们也没关系,我们横加插手的话,必然会破坏人家的平衡,这并不合情理。

    何况,那小白狐也没说要我帮谁,这有三四个角儿参选的,我这要胡乱出手,万一帮了倒忙,那就对不住小白狐了,可要我就这样走了,也不甘心,只好继续观望。

    就在这时,地面陡起一阵狂风,直吹的飞沙走石,狂风一过,场中已经多了一人。

    我一眼看见这个家伙,顿时又是一乐,今天倒是有意思,老熟人都来这里聚会了。

    场中多的那人,竟然是徐家村那个老胡!

    想想也对,老胡也是狐族的,他出现在这里,再合理不过了,可他是跟随着阴参去了昆仑山的,这事让他都赶回来了,可见狐族之中,确实是出了大事。

    说实话,老胡这家伙,我一向不喜欢,当时他投靠麻三,趁三爷不在,对我和花错落井下石这件事,我一直记着,不是我小心眼记仇,是这种行径就让我看不起。

    不过毕竟是老熟人,猛的一下在这里看见,徐家村的点点滴滴,都瞬间回想了起来,还是令我有点亲切感。

    老胡一现身,就有许多年轻的狐狸向老胡鞠躬,喊什么的都有,有称兄道弟的,有喊叔公的,还有喊太祖的,看样子老胡的辈分还不低。

    老胡应了一圈,手一扬,制止大家的嘈杂道:“各位,这次凡人在终南山决斗,招来天雷,老祖为了庇护子孙,遭了天劫,入坠轮回,但狐族不可一日无主,另选家主,是势在必行。”

    “我们本是同根生,若为此事大动干戈,老祖在天之灵,也不得安息。何况,狐族家主,肩担一族之兴旺,智慧、实力、威望必须得兼备,这样才不会将我们狐族卷入是非之中,才能让各位潜心修炼。”

    “但目前大家选举之人,有三四个之多,而且各不相服,再这样下去,只怕反会引起我们狐族内乱,所以我提议,我们不妨学学人类,分三关决定。”

    “第一关考智慧,我们要考,当然不会是考什么诗词歌赋,这些对我们狐族来说,太过简单,我们让参选的几位,各自描述一下他当选为家主之后,准备实行的家族生存之道,我们旁听者,也可以根据他们所说的内容,来决定是否值得追随,各位看可好?”

    那些狐子狐孙一齐点头应了,老胡继续说道:“第二关我们考实力,让几个参选的比拼一下,但是,必须点到为止,不伤性命,伤害同族性命者,取消其参选资格,各位可认同?”

    那些狐狸再度点头称好,老胡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继续说道:“第三关,我们考威望,经过前两关的比拼,想必该选谁为家主,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咱们采取投票,得票最多者,当选家主,各位没意见吧?”

    三点一说,那些狐狸纷纷赞好,这时一个少年忽然站了出来,扬声道:“要论智慧、实力和威望,除了已经仙逝的老祖,谁又能比得上太叔公你,我觉得,干脆就让太叔公来当这个家主吧!”

    老胡连忙说道:“不可不可!我早就出了终南山,近年来更是随阴参修炼,只求能早日白日飞升,对家主之位,没有丝毫贪恋,你们另选高明就是。”

    他越是这样说,其他的狐狸就越是抬举他,马上就有另外几个年轻狐狸,也跟上起哄了起来。

    可我却明明看见,在老胡的嘴角边,却浮起了一丝轻微的笑意,显然这个结果正是他想要的。

    我顿时就明白了,怪不得这老东西从昆仑山赶回来了,敢情是夺家主来了,这样我还真的不能不管了,这老东西不是好鸟,让他当上狐族家主,对狐族可一点好处没有,小白狐求我帮忙,或许就是让我对付他。

    何况,狐族老家主之死,追根究底的话,还是因为我们引起的,要不是我们将深井和苏家的人引来恨天崖,也就不会爆发江莫问和雷震的那一场大战,没有那一场大战,狐族老家主也不会死了,既然是我们引出来的,那我们就得为这事负责。

    刚想到这里,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又站了起来,扬声说道:“不妥!老祖临仙逝之前,指定了白谛当家主,你们这样,岂不是违背了老祖的话。”

    他这话一出,马上就有人喊道:“白谛才几岁?她有何德何能?凭什么当这个家主!”

    这家伙一喊,顿时就有人跟上喊道:“就是!怎么着也轮不到她,老祖当时已经奄奄一息,哪里还能分得清轻重,就这么胡乱一指,我们难道就真的信了,万一他指了个人类,我们是不是也要让人类来当我们的一家之主?”

    那花白胡子顿时怒道:“老祖就算奄奄一息,心智也绝不糊涂,你们莫忘了,他老人家指向白谛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说只有白谛才能带我们寻找到真正的和平。”

    这一句喊出,场面顿时又乱了起来,上百个狐狸七嘴八舌,再度互相争吵了起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人一闪身就到了老胡身边,伸手在老胡耳边低语了几句,随即一闪身躲到了角落里。

    这人身影一现,我顿时就吃了一惊,虽然他刻意改变了装束模样,甚至还装扮成了狐妖,可我对他恨之入骨,就算他烧成灰我也认得他,所以他一出现,我立即就认了出来。

    正是苏振铭!

    万万没有想到,苏振铭也掺和了进来,老胡竟然又和他们混到了一起,苏振铭现在已经不算深井的人了,他出现在这里,也就说明,苏家也卷了进来。

    这倒不可怕,苏家除了一个苏二娘,也没人是我对手,苏二娘不一定就会在这里,可怕的是,苏振铭在这里,苏出云和叶知秋估计也在,他们三个在,雷震也一定在暗处,我可不是雷震的对手!

    脑海中整在急思对策,那老胡却一扬手道:“无妨,老祖临终之前让白谛当家主,大家却又不服,这也好解决,让白谛和参选的几位,一起比试就是。”

    话一出口,就有人哈哈大笑道:“比试什么?白谛连个人形都还没幻化呢!”

    笑声还未落,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谁说我还没幻化人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