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天宫首圣

    这声音一起,我就是一惊,说实话。自从我的实力越来越高之后。很少有人能接近我到这个程度,我还没有丝毫发觉的,可这个叹息声。明明就在我面前七步之处响起,而我们却偏偏看不到任何人影。

    更可怕的是,我能感觉到一股敌意!

    虽然不怎么浓烈。但那一定是敌意!一种想要我命的敌意!

    我瞬间汗毛直竖而起,身上起了一层鸡皮。左右眼皮子一起狂跳,呼吸急促。瞳仁不自觉的放大。额头上的冷汗。密集冒出,嘴角都不直觉的抽动了几下。双手都抖了起来。

    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恐惧!

    对面的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死神,虽然我看不到他的人。可那股威压,却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对着我当头压下,就凭这股气势。我就知道,我绝对不是对手!

    什么深井老大!什么江莫问!什么雷震!到了这人面前,估计都是个菜!我就更不用提了,这人的实力,起码可以甩我五六个来回!

    如果我在三十六门之中,还见过谁有这般气势的话,也许,只有我们徐家先祖。当然,这人的气势,比起徐家先祖来,还是弱上许多,徐家先祖施展天威之时的场景,我还记忆犹新,那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这人不能算是神,但也是个魔!神和魔,其实也就是一线之差而已!

    我一闪身就挡在了陌楠和王敬轩的面前,这巨大的压迫感,使我恐惧,可恐惧不代表不敢面对,陌楠我是必须要保护的,王敬轩也是!

    我一挡住陌楠,就低声疾道:“楠楠,你带轩爷离开,我随后就来。”

    陌楠可不是傻子,这人的声音一起,她肯定也能感觉到那股如山一般的气压,当然知道我在糊弄她,这个人要不想让我走,我必定会永远留在这里,根本就没有逃跑的余地,所以她立即也一闪身,到了我身边,轻声说道:“这一次,我不走,如果没有了你,我也不要孤零零的一个人活着。”

    王敬轩也是好手,哪能感应不出这股气势,同时闪身,站到我另一边道:“你们走!你们还年轻,我拖住他!”

    我和陌楠同声说道:“不行!”

    我和陌楠对视了一眼,目光之中,忽然都多了几分温柔,在刚才那一刹那,我们想的都是一样,既然这次逃不过去了,为何不给花错留一点希望!王敬轩不能死,他得给李药药解蛊,让花错得到圣手青猿,已经成了我们现在唯一的愿望。

    所以我立即说道:“轩爷,你走!去寻三爷!”

    陌楠也说道:“对!轩爷,你快走!”

    这时小白狐也跑了出来,一出来就问道:“怎么回.......”后面的话都没说出口,一张俏脸已经变的煞白,虽然我们看不到对方,可这么强大的气势,稍微有点功力的都可以感应的出来。

    对面那声音又叹息了一声道:“我既然来了,你们还以为谁能活下去吗?今天,金鳞真龙得死!幻影玉兔得死!在场的人和狐狸,都得死!”

    我双手猛的一握,这人说的话,虽然不紧不慢,可话语之中,却透露着死神一般的冰冷,他不是吓唬我们,他是真的要杀了我们。

    而且,他绝对有这个能力!

    我毫不迟疑的说道:“白谛,你带轩爷走!”

    小白狐立即一闪身,就要掠向王敬轩,可身形刚一动,那声音又说道:“小白狐,你再动一下,我灭你终南山狐族一门!”

    小白狐顿时不敢动了,她也知道,这人说的话绝对不假,他有这个能力,小白狐虽然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却不得不为狐族考虑。

    王敬轩这时哈哈大笑,手一伸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来,随手一丢,身形一振,七彩蝶现,朗声道:“我王敬轩虽然不才,却好歹也是蛊门之人,人可以死,蛊门的脸面却不能丢,我和徐聆风、徐关山同辈,如果让你们两个小孩子维护我逃命,那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死后我也没脸面去见大哥!你们走吧!能走多远走多远!不要管我了。”

    我和陌楠再度一起喊道:“不行!”

    对面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徐镜楼,我很奇怪,如果我没看错,这王敬轩是深井的人吧!你们一再让他逃走,我能看出来,你甚至想要用自己夫妻两人的性命来拖住我,也不想让他死在这里,这是为什么?”

    我还没回话,陌楠忽然说道:“如果我们说出真相,你会不会同意放他离开?”

    那人想都没想,立即说道:“可以,一个小喽啰而已,我根本就没有兴趣,其实我此次出来,只想杀徐镜楼一人而已。”

    这句话一出口,我忽然灵机一动,脱口而出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那人的声音又响起道:“哦?说说看,我是谁?”

    我虽然看不到他,却知道他就在我们前方七步之远,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一字一顿的说道:“天宫首圣!”

    当然是天宫首圣,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个能耐!除了他,还有谁能有这般气势!除了他,还有谁会想杀了我来阻止天宫之门的开启!

    那声音哈哈笑道:“都说你笨,今天看起来,你也不算太笨嘛!”

    接着话锋一转,语调陡然一冷道:“你应该能明白我为什么要杀你吧!徐镜楼,你不要怪我,天宫之门,绝对不能开启,距离天宫之门出现,也就两个多月了,杀了其他守护者,搞不好深井老大还有别的办法,可要是杀了你,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无可奈何。”

    “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三十六门,我不得不杀你!只有你死了,这场祸端才能消与无形。”

    陌楠的脸色已经苍白一片,天宫首圣要杀我,估计谁也阻挡不住,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陪我一起死。

    但是,即使我们要死在这里,怎么也要留下一丝希望,那就是花错!我已经教了花错九亟之术,再让他得个圣手青猿,以花错的资质,必定可以撑起一片天来,所以,王敬轩必须活下去。

    所以我说道:“前辈,你身为天宫首圣,一定不会说话不算数,对吧?刚才你说我们说出真相,你就放轩爷离开,对不对?”

    那声音立即说道:“对!”没有丝毫的犹豫,听的出来,他对王敬轩真的没在意。

    我却松了一口气,点头说道:“我要帮花错抢了李药药身上的圣手青猿,可李药药身中蛊门嗜血之蛆,答应交出圣手青猿的代价,就是要我们替他解蛊,所以轩爷不能死,我身为花错大哥,临死前还能帮兄弟做点事情,也算不留遗憾了!”

    那声音顿时不说话了,过了许久,才疑惑道:“就这么简单?”

    我点了点头,目光之中无比坚毅的说道:“就这么简单!花错是我弟弟,我们之间,和你们天宫、深井都不一样,你们只讲利益所在,我们讲的却是情义,为了他能得到圣手青猿,我可以死!”

    “但是,你也别以为我不会还击,你放轩爷离开,我绝不逃走,就在这里,和你死磕,杀了我,就顺了你的心愿,你看如何?”

    那声音又不说话了,但仍旧在哪里,并未离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气势却开始一点一点的削弱。

    我急忙低声对王敬轩道:“轩爷,你也都明白了,你必须走,三爷他们就在叶神医隐居的山头上,花错的事,拜托你了!”

    王敬轩眼圏忽然一红,一咬牙,伸手在我肩头上拍了一下,一转身,面对前方,朗声道:“我可以走了吧?”

    他一听我说的话就知道,他不走,我们是不会走的,与其大家都死在这里,还不如给我们留个希望,这样起码我们死的时候,心里还是可以得到一丝慰藉的。

    谁料对面竟然没有回声,即没答应,也没否定,只是依旧站在哪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陌楠忽然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扬声道:“前辈,我还想问一句,以你之能,为什么不去杀了深井老大,他才是罪魁祸首,只要杀了他,一切也就平定了,我们根本就不想打开天宫。”

    对面那声音这时才又叹息一声道:“不!他只是推波助澜而已,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徐镜楼,他一定会打开天宫之门的,这是天意,谁都无法阻挡,老夫也不行!就算徐云天复生,也没办法阻挡。”

    “你们走吧!都走吧!老夫本想逆一回天,如今看来,天命难违啊!只是,徐镜楼,你一定要三思而行,要知道和天下苍生比起来,我们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声音之中,竟然充满了无奈和疲惫,还有一丝难言的悲伤。

    话刚落音,一左一右忽然蹿出三道人影,同时对着我门面前七步之遥的地方展开了攻击,一出手就是电闪雷鸣,一人大喊道:“首圣,既然出来了,就别再回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