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破解虫蛊

关灯
护眼
    天宫首圣走了许久,我们几个都说不出话来,全都被刚才这场巅峰之战所震撼。估计在大家的心中。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这种印象,对有些人来说,是好事。比如我这样不知道害怕的愣头青,我会想着怎么去打败他们,可对一些人来说。却绝对不是好事,因为可能会将他所有的信心。全部击的粉碎,比如王敬轩。

    王敬轩现在面色一片铁青。双目之中。满是灰心、失望和沮丧。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就算练一辈子。也不可能追赶得上他们的脚步。

    陌楠的眼中,却闪起了一丝亮光。看着我的眼神,也隐含着兴奋之意,也许在她看来,我迟早也有一天。会拥有天宫首圣、深井老大那样的实力,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呢!

    我胸前刚才的伤,还是痛的厉害,看了王敬轩一眼,嘶声说道:“轩爷,现在可不是消沉的时候,咱们得尽快离开,去找三爷,花错还等着你呢!”

    王敬轩苦笑了一下道:“我现在也就这点用处了,你放心,就算我的自信被击得粉碎,也会帮李药药解除了嗜血之蛆的,我就这点手段,再不显摆一下,就真的没有任何存在感了。”

    他这一说,我顿时心头一松,这就等于说,他破解得了嗜血之蛆,我相信李药药没有胆子敢反悔,只要解了他身上的虫蛊,他一定会将圣手青猿给花错的。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对花错有点愧疚,三爷为了我,在他七岁的时候就丢下了他,这些年来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将原本属于他的父爱,全都给了我,花错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说来也奇怪,第一次见到花错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想法,现在,我开始懂得为他人着想了,才觉得自己亏欠他好多,也许,我真的长大了。

    当下我硬撑着胸前疼痛,和小白狐告辞,带着陌楠和王敬轩一路回转,一直回到叶神医原先隐居的山头。

    我们一出现,三爷等人立即迎了上来,好远三爷就开始呵斥:“楼儿,你也不小了,这个时候,怎么还能胡乱跑!你可知道,我们找了你好......”

    一句话没说完,陡然看见了我的面色,又看见了我身边的王敬轩,顿时一愣,随即面色一紧,一闪身就到了我身边,疾声问道:“怎么回事?伤的怎么样?敬轩怎么和你们在一起?”

    江长歌等人全都回来了,一起围了上来,不过一个个都很狼狈,看上去就像斗败了的公鸡,小狗子、陌人豪、麻二爷三人还受了伤,虽然都伤的不重,却也让我吃惊非小,要知道深井和苏家的主力,都被我们牵制在终南山,他们这伙人,几乎可以横着走了,如今却负伤而回,明显是吃了亏,能将他们打伤的,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特别是陌人豪和小狗子,一个勇猛绝伦,一个彪悍凶狠,能让他们吃亏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这时陌楠上前,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大家一听也都膛目结舌,特别听到天宫首圣恶斗深井和苏家三人之时,更是一个个目露神往之色。

    等陌楠说完,三爷就对王敬轩一拱手道:“敬轩,三哥先谢过,我这儿子的事,就全拜托你了!”

    王敬轩也一拱手道:“三哥不用客气,你和我大哥的交情过命,敬轩岂能不知,三哥放心,我必定尽全力而为。”

    一句话说完,王敬轩也不客气,一转头就对花错道:“你小子是最大的受益者,跑跑腿没问题吧!这林子里野鸡很多,你去抓一只来,要公的,要活的。”

    小狗子一听,虽然受了点伤,还是一下就跳了起来,喊道:“这个没问题,交给我就中!要不是依人出去查探消息了,直接招呼一声,要一堆都有,公母随挑。”

    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王齐远和王依人确实都不在人群之中,这父女俩在青龙峰应该相认了,相认之后,不但王齐远没落个清闲,连带着王依人也开始到处查探消息,我们徐家,欠的人情债是越来越多。

    当下花错就和小狗子蹿进山里抓野鸡去了,这对小狗子来说,真不是难事。

    两人一走,王敬轩就自己折了个小树枝,截取了手指长一截,用小钩子一点一点的将中间剔空,形成中空状态,一头削尖,放在口袋中,也不知道留干什么用。

    小树枝整好,花错和小狗子已经回来了,一只肥硕的野鸡在小狗子手里直扑棱。

    王敬轩让李药药道他面前坐下,手一伸咔嚓一下,就将李药药的下巴给卸了,嘴巴顿时张的老大,合都合不拢,疼的李药药呜呜乱叫。

    我虽然胸口仍旧疼痛,却也被引起了极大的兴趣,王敬轩这是要给李药药解蛊了,蛊术我见过不少人施展过,蛊虫更是各种各样的都有,可解蛊我还是头一次见,当下也凑了过去,站在一边观看。

    王敬轩让三爷按住李药药的脑袋,不许他乱动,让他的头尽量往上抬,嘴巴合不上,就这么张着。

    随即王敬轩才将那根空心树枝掏了出来,伸手接过野鸡,一树枝就插进了野鸡的脖子里,让陌人豪抓着,鸡头向下,固定好空心树枝,对着李药药的嘴巴,他自己则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子来,瓶子里全是红色的粉末,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一切准备就绪,王敬轩才说道:“嗜血之蛆本性属阴,生性最喜鲜血,尤其是阳气重的东西鲜血,公鸡本是最好的选择,可这里是荒山野岭,哪里会有公鸡,就选了只野鸡代替。”

    “但这东西最怕金属,凡是金属沾碰过的鲜血,它们一概不碰,所以我用树枝放血,用鸡血将它们从喉中引出来,恶心是恶心了一点,却是最不伤身体的一种办法。”

    说话之间,野鸡血已经顺这空心树枝滴落了下来,尽数落入李药药的口中,十数滴一滴,李药药忽然扭动了起来,喉头更是一上一下的吞咽,含混不清的喊道:“痒!好痒!”

    王敬轩嘿嘿一笑道:“痒就对了!三哥固定住他,不要让他乱动。”一句话一出,已经将手中装有红色药粉的玻璃瓶子打开,送到了李药药的嘴边。

    又数滴鲜血落下,从李药药的喉头之中,忽然爬出一只肥嘟嘟的肉虫来,整体都呈现血色,一伸一缩,爬行甚快,看上去极为恶心,几个女的更是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随即又有几只肉虫露出头来,一起顺着鲜血滴落的地方往上爬,爬了几下,忽然停住了,好像嗅到了什么味道,全都疯了一般向王敬轩手中的小瓶子处爬去,一爬到近前,一头就扎进了小瓶子之中。

    那些肉虫子一掉进小瓶子之中,顿时就化成一股青烟,从瓶口飘了出来,腥臭无比,众人不自觉的捏住了口鼻。可奇怪的是,那些肉虫子却都一个个前赴后继,络绎不绝,只要一到哪里,自动就钻了进去,丝毫不管自己下去后是否还能活命。

    小狗子在一边看的一脸惊奇,问道:“轩爷,你这瓶子里是什么宝贝?怎么能引的这些东西自动钻进去呢?”

    王敬轩笑道:“这不算什么宝贝,就是三阳粉,取黑狗血、公鸡血晾干磨粉,掺一定比例的朱砂就可,阳气十足,又带有浓烈的血腥味,用来克制这种嗜血之蛆,再合适不过了,一般蛊虫,多是属阴,遇上这个也够受的。”

    “这些嗜血之蛆只要一进去,瓶子里面阳气太足,阴阳一冲撞,就将它们化了,怎么说呢!就好像飞蛾扑火一样,这些东西明知道下去是个死,也会被吸引。”

    小狗子一听,顿时大乐道:“这玩意有意思,轩爷,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卖给我呗!”

    王敬轩顿时笑道:“也不是好东西,你要喜欢,等会给你就是。”小狗子一听不要钱,顿时嘴都乐歪了。

    李药药中这嗜血之蛆的虫蛊,也不知道多久了,身体内潜伏的太多,随着野鸡血不断滴落,也不断的有嗜血之蛆爬出,一直等到一整只野鸡血滴的差不多了,终于不再有嗜血之蛆爬出来了。

    王敬轩这时忽然往李药药口中倒了一点那红色药粉,仔细看李药药的动静,见李药药没什么反应,才长舒一口气道:“万幸,苏二娘大概没把他们当回事,没在他们体内培育蛆王,现在应该没事了。”

    一句话说完,手一伸就将李药药的下巴装好,三爷手一松,李药药已经一翻身趴在地上,哇的一声,呕吐了起来,一直将黄水都吐了出来,才勉强停住。

    小狗子这家伙脸皮最厚,王敬轩刚把小瓶子盖好,他一把就抓了过去,口中连声道:“多谢轩爷!”

    而江长歌这时却对李药药道:“李药药,你提的条件,我们已经做到了,你是不是也该将圣手青猿交出来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