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死不安息

    江长歌这话一问出口,大家的眼光一齐看向了李药药,估计李药药这个时候要是来一句反悔的话。大家能将他活撕了。

    幸好。李药药还是极其识相的,也许是真的心灰意冷了,他对苏写意那般忠心。最后却被苏家抛弃,给谁遇到这样的事,都难免心灰意冷。

    所以李药药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说实话,这倒令我有点意外。我们自从卷进三十六门是非之中后,就从来没有顺顺当当的办成过一件事。每一次。都是拼死拼活的打杀。当然,为了李药药身上这只圣手青猿。我们架也没少打。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三爷等人围成一个圈。让李药药将圣手青猿转给花错,不一会就响起了花错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这些我都经历过,知道其中滋味。但还是为花错高兴,现在的花错,已经身负香门和人王两门的绝学,再加上一个守护灵,那绝对是如虎添翼。

    可这个时候,江长歌却将我叫到了一边,轻声说道:“镜楼,这次麻烦了,我也没招了,你谈过恋爱,给分担分担吧!”

    我听的一愣,怎么还和谈恋爱扯上关系了呢?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谈恋爱,当时我喜欢陌楠,只是一个劲的对她好,维护她,其他的我和江长歌一样,也是不懂。

    江长歌见我一脸懵逼的模样,就抵了我一下,目光向旁边瞟了一下,示意我看,同时轻声说道:“你就没注意到老四和蓝老大的异常?”

    他这一说,我看了拼命四郎和蓝若影一眼,果然如江长歌所言,两人各自坐在人群外面,全都是一脸悲伤的模样,我顿时就是一愣。

    我们一回来,就是给李药药解蛊,人又多,他们又没说话,所以我也没注意到,可现在这一看,马上就看了出来,他们两个,确实不大对劲,满面木讷,目光呆涩,就像丢了魂似的。

    可这个我也没办法,他们如此难过,应该是还没从钟炎和陶莉莉的死亡中走出来,爱的越深,痛的越久,只有让时间慢慢抚平他们心上的伤口。

    不料江长歌又来了一句:“这一次,我们没取到金乌石,狗子、你老丈人和麻二爷还受了伤,你可知道为什么?”

    我又不是神仙,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当下一脸茫然的看了他一眼,静待他继续说下去。

    江长歌继续说道:“李药药当初得到圣手青猿,是在广西的十万大山其中一个山峰之上,山峰名叫白石牙,只有一千多米高,我们去了这么多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手到擒来。”

    “可我们在白石牙下,遇到了袭击,对方是深井的一批黑袍人,人数上比我们多、实力上和我们差不多,领头的虽然戴着面具,听声音看身形,也就四十多岁,如果硬拼,我们会有损伤,但也有可能拿得下来,可我们却在被伤了三个人之后,只能选择退走。”

    “因为在对方的阵营之中,还有两个人,是我们都不能狠下心来出手击杀的人,陶莉莉和钟炎!”

    我听的一愣,一下没反应过来,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脱口问道:“谁?”

    江长歌苦笑道:“我知道这很难接受,可确实是陶莉莉和钟炎!”

    我顿时大喜过望,急忙问道:“他们没死?”

    江长歌的脸上,忽然闪现出一丝忧伤来,摇了摇头道:“不!他们死了,对方那领头的,是三十六门之中炼尸一门的高手,将他们的尸体炼成了尸,用来对付我们,我们明知道那已经不是莉莉和钟炎了,可我们还是下不了手,只能躲闪,这样还能有好嘛!小狗子和你老丈人分别被他们所伤,麻二爷上前引开他们时也受了伤,好在伤势都不重。”

    “当时蓝大姐和老四就不对劲了,我担心他们再做出什么傻事来,又有深井的人虎视眈眈,万般无奈,只好回来了。”

    “不过我已经联系了齐远爷,让他派去了黄嘴儿,暗中监视着对方,如果对方寻到了金乌石,黄嘴儿一定会来向我们通报,现在还没出现,说明他们还没有找到。”

    我听的一阵心头火起,人都死了,竟然死后也不得安稳,这帮孙子,实在该杀!我也明白了拼命四郎和蓝若影为什么会这般模样了,估计他们在白石牙看见陶莉莉和钟炎的那一刻,两颗心已经碎了。

    人是感情十分丰盛的动物,特别是男女之爱,最是容易刻骨铭心,钟炎对蓝若影一片痴心,蓝若影其实已经芳心暗许,而拼命四郎对陶莉莉,那更是一片痴心,对两人之死,本就悲伤难抑,如今再见到两人的尸体被炼成了尸,受人摆布,两人的心,不碎的稀烂才怪!

    当下我急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江长歌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地上疼的打滚的花错道:“老四和蓝大姐,绝对不能去了,但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只要我们一提去白石牙,他们一定会要求跟去,不答应都不行。”

    “所以,我建议你悄悄的去,带着陌楠、花错和颜千凌,你们两个经常单独行动,找个借口离开不奇怪,花错有了圣手青猿,会和对应的金乌石有感应,必须去,颜千凌近来画魂之术大为精进,躲在暗处,用画魂之术灭了部分黑袍人,花错和陌楠可以缠住钟二哥和陶莉莉,其余的黑袍人不是你的对手,你杀了其余的黑袍人之后,再送他们一层。”

    我顿时又是一愣,面色一苦道:“我怎么下手?我也下不了手啊!”

    江长歌的眼角,忽然湿润了起来,伸手在肩头上拍了一下道:“下不了手也得下手!有些事,我们必须做,何况,你再想想,他们如此受人摆布,和我们为敌,岂不是更痛苦!相信我,他们不会怪你的。”

    我一看就明白了,这家伙自己下不了手,将难题推给我了,他要是能狠下心来,当时就能杀了那些黑袍人,毁了陶莉莉和钟炎的尸体,送他们入土为安,现在叫我再跑一趟,分明是实在没辙了。

    我转头看了看蓝若影和拼命四郎,心头一阵难过,如果不是因为跟我去天柱峰,陶莉莉和钟炎也不会死,本来是两对,现在留下了两个,形单影孤,其中痛苦,我们虽然能体会,却帮不上任何的忙,唯一的办法,确实只有将陶莉莉和钟炎入土为安,再让时间慢慢淡化他们的伤口。

    当下我就一咬牙道:“好!我去!”

    江长歌眼圏又是一红,忽然说道:“拜托了!”三个字一说完,转身向三爷等人走去,走得几步,抬手轻拭了一下眼角。

    我心头也是一阵沉重,这个担子可不轻,对付敌人,我从来不会有任何的迟疑,可对付自己曾经的兄弟姐妹,我很怀疑我到时候是不是能下得了这个手。

    江长歌一向聪慧,这次却也铩羽而归,道理相同,如果对方全是黑袍人,我们的人就算有损伤,也不会后退半步,可对方是陶莉莉和钟炎,他就没法下那个诛杀令,说不出口,做不出来,对方实力又不比他们差,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选择退走,不然搞不好还会搭进去别的伙伴。

    刚想到这里,旁边的人群已经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来,其中叫的最响的,就是小狗子,我知道定是花错的守护灵附体成功了,当下偷偷瞟了蓝若影和拼命四郎一眼,见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聚到了一起,正在说着话。

    我走到人群中,花错正在接受大家的祝贺,李药药则一脸苦歪歪的,我和花错对视一笑,互相伸出手去一握一拉,肩头一撞,兄弟之间,互相的心意都明白,什么都不用说了。

    欢欣过后,李药药就和我们告辞了,说是要去昆明生活,想做点小生意,找个姑娘,从此安稳的过下半辈子,我灵机一动,将银行卡给了李药药,钱对我们来说,远远没有一个圣手青猿重要,本来抢了李药药的圣手青猿,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下正好,算是对李药药的一丝慰藉。

    王敬轩也要离开,他在看过那巅峰一战之后,同样有点心灰意冷,可又没地方好去,干脆随李药药去了。

    两人前脚刚走,江长歌就道:“小楼,你虽然有伤在身,可也不能闲着,回青龙峰一趟,我们还是得有个总部,你先回去将那附近的暗钉都给拔了,陌楠陪你去,花错新得圣手青猿,也可以带着千凌去练练手,然后也不要回来了,就在青龙峰等我们。”

    我一听就明白,这是再给我们找借口,好让我们暗中赶去广西,当下就一点头道:“好!”

    小狗子吵吵着也要去,被江长歌拦了下来,示意我们先走,事成之后,青龙峰汇合,我向三爷告辞,带着陌楠、花错、颜千凌,转身就走。

    几人刚走两三里路,我正准备将实情说出来,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道:“我们也要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